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我為王 » 第八百六十五章 日出東方(90)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我為王 - 第八百六十五章 日出東方(90)字體大小: A+
     

    田單的大軍比起霍思安的部隊出發稍晚,但也早早就出了青田縣境,一步步逼近遼西在的時候,噩耗傳來,幾乎與霍思安不分前後.大驚失色的田單,立即下令全軍停止前進,一邊派出大量的斥候往遼西郡城方向打探具體的消息,另一方面全軍準備後撤.

    但多達七八萬的軍隊,前進固然不容易,想要撤退卻是更難.等到田單全軍拔營後撤的時候,由阿固懷恩統帶的一萬東胡騎兵已經抵達了青田縣,切斷了田單後退的通道.而在田單來時,不屑一顧的青田縣城守軍這個時候亦成了眼中釘,肉中刺,矗立在他們後退的道路上,成了插在心窩之上的一把刀.

    "前進,前進,向前是生,後退是死,殺光這些蠻夷,我們回家!"齊軍將領鮑思浩挺著長槍,縱馬在隊伍之中來回奔走,拚命地給士兵們打著氣,他奉田單之命,率五千先鋒先行,一是探路,二來也是想要牽制住青田縣城的守軍,給大軍後撤創造機會,但他萬萬沒有想到,他回到青田縣后,尚沒有看到青田縣城,便看到了漫無邊際的征東軍騎兵.

    雖然打著征東軍旗幟,但一看他們的裝扮,服色,以及慣用的武器,鮑思浩便知道這些都是東胡人.高遠打敗了東胡,收編了這些東胡殘軍,現在,他們成了懸在齊軍頭上的一柄鋒利的彎刀.

    "殺!"五千士卒列成方陣,吶喊著向前挺進,正如鮑思浩所說,向前是生,後退或者停留都是一個死字,死中求活。或許還能搏出一條生路.

    飄揚的征東軍大旗之下,阿固懷恩看著遠處緩緩逼近的齊人軍隊,側頭問著身邊的高車和木骨閭:"怎麼樣?"

    高車輕輕搖了搖頭。"比起征東軍的步卒,他們要差了不少。與征東軍交戰之時,他們的隊形幾乎沒有停頓,一直向前,但隊列卻一直保持得非常嚴整,這些齊軍與我們以前打過的燕國常備軍差不多,每走十步,便要停下來整頓隊列."

    "大約五千人,分成了五個方陣。前二后三,標準的以步敵騎配備,不過他們來得倉促,沒有配備必要的遠程打擊武器,光靠弓箭,對我們的威脅並不大."木骨閭道.

    "好,高車,你攻左翼,木骨閭,你攻右翼。我率本軍自中路出擊牽制,一層層地將他們的衣服脫光,注意了。不要陷入他們的步兵遼容之中,保持距離,以弓箭禦敵,這些齊人,可沒有徵東軍那樣好的盔甲,咱們的騎弓,對他們的威脅應當不小."阿固懷恩吩咐道.

    "是!"

    看著兩人慾離去,阿固懷恩又叫停了他們,聲音一下子低了下來。"記住了,在擊潰敵人的同時。盡量地減輕傷亡,這些齊人也是會拚命的."

    高車與木骨閭對視了一眼。眼中都有一些莫明的酸意.

    "去吧,功勞就在眼前,去盡情地獲取戰功吧!"阿固懷恩提高了聲音,拔出了腰間的彎刀.一萬東胡鐵騎,迎戰五千齊軍先鋒,其實這場戰鬥還沒有打,勝負便已經決定.

    田單接到鮑思浩五千兵馬為東胡騎兵擊潰的消息之後不久,便又接到了另一個更大的噩耗,他的另一路大軍,由霍思安率領的左路軍三萬人已經被征東軍包圍,擊敗,霍思安以下大下將領戰死數十人,近萬士卒陣亡,余者成為了征東軍的俘虜.在擊敗了霍思安之後,征東軍主力由高遠親自率領,已經向自己這裡疾撲而來.

    田單面無表情地聽著斥候們的回報,心中卻已是驚駭莫名,征東軍集結的軍隊,光是騎兵就有三四萬人,加上步卒,征東軍兵員數量超過了十萬人,在霍思安被擊敗之後,自己光是在兵力之上就已經落了下風.

    "田相,趁他們主力還沒有到,我們應當竭盡全力向琅琊突圍,只要過了崤山關,便能與二公子兵馬會合,然後殺回天河去."大將田寬有些驚慌失措.

    "慌什麼?"田單喝斥了一聲,臉色難看地盯著田寬,"先不說在我們周邊游戈的步兵率領的騎兵,現在在青田,還有東胡人的上萬騎兵,高遠那裡,還有另外的上萬騎兵,我們兩條腿跑得過四條腿么?這個時候,如果加速逃離,只會給他們的騎兵創造更多的戰果.被他們一股一股地擊敗."

    "那現在我們該怎麼辦?"田寬沮喪地問道.

    "怎麼辦?"田單哼了一聲,"霍思安成事不足,敗事有餘,三萬齊軍健兒,竟然在短短的幾天之內便盡數為征東軍擊敗,高遠想要決戰,那就決戰,來人,馬上給我派出信使,傳令給田富程,盡起琅琊郡我軍,殺奔遼西,傳令給天河我國駐軍,全軍以最快的速度趕赴遼西.傳令河間的霍思危,讓他不要在與征東軍糾纏,而是給我破壞,破壞,再破壞,將河間打成一片白地,燒,殺,搶,掠,儘可能地讓征東府感到肉疼."

    他看著帳下眾將,傲然道:"我田單一生征戰無數,無數次面臨絕境,卻也每每讓我化險為夷,不知多少次要比現在更加兇險,卻也沒讓我掉了一根毫毛,更別說現在本相手下還有八萬大軍,在琅琊,還有三萬人,在天河,亦有三萬人,征東軍想要啃下我,不是那麼容易的事情.高遠擺出這副陣仗出來,不就是想要逼得我不顧一切加速撤離,他好亂中取利么?本相偏偏不如他意."

    聽著田單的豪言壯語,帳內眾將稍稍安下心來,是啊,他們還有八萬大軍,這可不是泥塑木雕的,雖然在征東軍的主場之上作戰,但對方也比他們多不了多少人啊,如果外頭田富程以及天河的駐軍迅速趕到,那麼這一仗,鹿死誰手還未可知呢?

    "以長壽縣城為中心,構建陣地,準備與征東軍決一死戰!"田單厲聲道.

    "喏!"帳下眾將,齊聲應命,隨即匆匆離去開始按照田單的吩咐作好大戰的準備,當整個大帳空下來的時候,田單振奮的神色卻一下子垮了下來,挺拔的身材也突然佝僂了下來,疲態盡顯,老態盡露.雖然剛剛還神態激昂,但也只有他心裡清楚,剛剛的自己,只不過是為了激勵士氣罷了,這一仗,自己已然敗了.

    時間,最終沒有站在自己這一邊.

    眼下所做的一切,只不過是為了在最後能與高遠坐上談判桌,通過談判來解決這一問題,而顯然易見的是,這一次,自己只怕要付出可觀的代價,只是不知道高遠的胃口到底有多大.

    高遠率領的征東軍主力,說快不快,說慢也不慢,三天之後,便抵達了長壽,與田單的數萬大軍形成了對峙之勢.

    一場攻防大戰旋即展開,這一次率先展開進攻的卻是由許原率領的北方集團軍.

    崤山關,田敬文所統率的五千兵馬,押送著數百車糧草剛剛抵達這裡,崤山關還殘留著先前大戰的痕迹,走在征東軍放棄的防禦陣地之上,田敬文一絲不苟地檢視著這些地方,他想從這些陣地之中,窺視出一些征東軍作戰的技巧.

    一道道壕溝,一道道胸牆,被摧毀的堡壘遺迹,田敬文越看越是心驚,心中的疑惑也更大,崤山關不像是被打破的,倒像是對方故意放棄的,走到防守陣地的後方,看著那幾乎還完整無缺的防禦陣地,田敬文的心裡嗖嗖冒著涼氣,作為經驗豐富的大將,如果換作是自己在這裡防守,必然還能堅持上一段時間,那怕對手是田相.

    崤山關是通往遼西的要道,先前這支征東軍拚死抵抗,可為什麼到了後來,卻又主動放棄了?這裡頭一定有貓膩,田敬文的手有些微微發抖,只有一種可能,那就是他們不需要在這裡死守了,他們已經作好了準備.

    "傳令全軍,準備拔營,我們去青田,越快越好!"田敬文轉身,對跟著自己的親兵到.

    深一腳淺一腳地走過一片狼藉的陣地遺迹,田敬文剛剛準備率軍出發,先他出發的斥候已經趕了回來,看著斥候蒼白的臉色,田敬文便感到大事不好.

    "將軍,青田發現大量的東胡騎兵."斥候聲音有些發抖.

    "東胡騎兵?"田敬文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是東胡騎兵,不過他們打著征東軍的旗號,傳聞這些東胡騎兵在青田,殲滅了鮑思浩將軍統率的五千人馬.現在青田,已經完全被征東軍控制了,除了這支東胡騎兵之外,在青田,還有數量不明的征東軍步卒,其指揮,正是當初在崤山關阻截我軍的張鴻宇."

    田敬文腦子裡轟轟作響,先前的預感被證實,田相的主力大軍被封在了遼西境內,高遠的主力部隊早就回來了,他們設下了圈套,而齊軍則一頭扎了進去.

    "你馬上回琅琊,找到田富程將軍,告訴他這裡的狀況,請他馬上率軍來援,只要我們能拿下青田,我們便能替田相打通回家的路."田敬文澀聲道.(未完待續)

    ...



    上一頁 ←    → 下一頁

    我真的長生不老傭兵的戰爭我在末世有套房當醫生開了外掛儒道至聖
    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穿越絕色毒妃:鳳逆天下快穿:男神,有點燃!萬年只爭朝夕末世大回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