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我為王 » 第八百六十四章 日出東方(89)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我為王 - 第八百六十四章 日出東方(89)字體大小: A+
     

    朝陽自遠處的地平線上升起的時候,伴隨著隆隆的鼓聲,征東軍一列列自遠處逼近雲陽縣城,一個個的方陣,在接近到城牆五百米左右的時候停下了腳步,這個距離,也是城上床弩射程的末端,鼓聲不停,無數的騎兵自兩翼分出,馳向縣城的兩側,從一個個方陣的通道當中,盾兵們手持著大盾,魚貫而出,在步兵陣列之前,列成一列橫隊,然後又是一隊盾兵,連接走出了五列盾兵逼近到雲陽縣城不到兩百步距離的時候,城上的床弩終於開始怒吼.

    一枚枚床弩從城牆之上飛向,大盾再厚實也無法抵擋得住如此強勁的力道,弩箭輕而易舉地撕開盾牌,將後面的盾兵擊倒在地.

    前一排倒下,后一排立即有人補上,將缺口補齊.而在他們的後方,一架架放置著床弩的平板車也被推了出來,在盾兵之後列陣.

    太陽自征東軍的後方升起,耀眼的光芒直射城樓,霍思安立在城樓之上,眯著眼睛,看著遠處征東軍展開進攻隊形,他沒有看到對方陣營之中有攻城車,蒙衝車,雲梯等攻城武器,心中不由大惑不解,他們攻城,準備採用什麼辦法?難不成還能從天上飛過么?

    霍思安當然知道這是不可能的,他猜不透對方想要幹什麼,心裡不免有些惴惴然,按照他一直以來的經驗,像雲陽縣城這樣的小城,即便有一萬人馬防守,便足以讓攻城者無計可施,更何況自己有三萬人.他不怕對方攻城,倒最怕對方圍困,畢竟他們是客軍,三萬人所需要的糧草是一個極大的問題.現在只怕已經不能指望後方還有糧草運上來了。己方騎兵已全滅,征東軍的騎兵毫無疑問可以遮蔽整個遼西.

    這也是霍思安對這場遼西之戰已經絕望的原因,因為征東軍並不需要著急。只需要將齊軍困住,時日一久。要主動尋求決戰的不是征東軍,反而是遠道而來的齊軍了.

    但征東軍現在的舉動,大大地出乎了他的意料之外.

    城上床弩的呼嘯每隔上一段時間就會響起,每一次響起,都會給城下的盾兵帶來不小的傷亡,但對方卻絲毫不為所動,一有傷亡,就向前補充。反而是他們身後正在集結的床弩越來越多,看著那一排排向著遠處延伸過去的床弩,霍思官只覺得頭皮有些發麻,對方並沒有與他展開對射壓制,難不成是想集合成百上千台床弩,然後一齊發射,用床弩來一次覆蓋性打擊么?

    在霍思安的視野之中,現在征東軍起碼已經集結了數百台床弩.

    城下,床弩大陣之後,上官宏看著集結起來的數百架床弩。臉上閃過一絲獰笑,大聲吼道:"都給老子瞄準了,一次齊射。我要看到成果."

    一台台床弩開始搖動曲臂瞄準,半晌,隨著一面面的小紅旗豎起,上官宏大手猛地向下一劈,怒喝道,"射擊!"

    數百台床弩發出了驚天動地的怒嘯之聲.他們射擊的方向,不是城牆上的齊軍,而是這整面城牆的三分之一高度所在.

    隨著床弩的怒嘯之聲響起,列陣的盾兵發出一聲吶喊。嚴整的隊列隨即散開,向前狂奔而去。從城下看去,卻是這上千名盾兵在追隨著床弩的射擊前進.

    盾兵之後。楊大傻揮舞著陌刀,厲聲吼道:"出擊."

    梅華將他的陌刀拖在地上,向前狂奔,在他身後,是剛剛補齊士兵的第三營,與他平頭一齊向推進的,是他的小舅子,老搭樓吳涯的第四營.

    "近衛軍,前進!"兩人不約而同地怒吼著.

    "近衛軍,前進!"回應他們的是二千餘名第三營第三營近衛軍的吶喊之聲.

    看到對方床弩射擊的方向,霍思官先是一楞,緊接著便是大驚失色,腦子裡猛然響起了一個恐怖的可能.

    但不等他的腦子裡閃過第二個念頭,數百支床弩橫空而來,重重地擊打在城牆之上三分之一高處.

    城牆劇烈的搖晃起來,不是那種遭到重擊之後的震動,而是前後的搖晃,包括城牆之上高大的城樓,也在前後晃動,霍思安被晃得站立不穩,一下子單膝跪倒在地,一手緊緊地握住面前的木製欄杆,俯視著城牆之上,他的士兵被這劇烈的晃動震得下餃子一般掉下城去,一台檯布置在城頭之上的床弩轟然倒下,股股煙塵騰空而起,耳朵之中除了驚叫之聲,便是遠處征東軍的吶喊之聲,霍思安的眼前一下子變得模糊起來,巨大的煙塵遮擋了他的視線.

    現在他明白了,為什麼雲陽縣城沒有防守,為什麼雲陽縣城裡沒有一個人,因為征東軍在這裡給他設下了一個巨大的陷阱,不知他們用了什麼手段,竟然將這一面城牆變得如此脆弱.

    耳朵邊又傳來了無數床弩的呼嘯之聲.

    伴隨著這無數的箭嘯之聲,城牆的晃動幅度之大,已經讓人毫不懷疑它已經撐不住了,首先倒下的便是高高的城樓,木製的城樓因為下面基座的大幅度前後晃動,大梁首先撐不住從中斷裂,屋頂轟然倒塌下來.

    而這僅僅是一個開始,城樓倒下,而城樓之下的整個一段數十米長的城牆在最後一次最大幅度的搖晃之後,轟然向內倒下,城牆之上密密麻麻的齊軍士兵,隨著無數的磚塊瓦礫起坍塌下去.兩頭的斷頭之上,一些齊軍士兵僥倖沒有掉下去,但無一不是目瞪口呆地看著這從未見過的一幕.整整數十米城牆,就在他們的眼皮子底下塌了.

    城牆之下,征東軍的大盾兵率先抵達,一聲低聲,一面面盾牌被士兵們扛到了背上,往地上一蹲,手裡的大刀向地上一插,用肩膀和手中的刀柄撐住了大盾,在他們身後,梅華咆哮著揮舞著他的陌刀,踏上了這個斜斜向上的大盾,縱身一躍,已是跳了起來,人在空中,手中陌刀橫掃而出,在他面前的一斷殘垣應聲被掃落,雙腳落下,踩在滿地瓦礫之中,身形搖晃了一下,他高舉著大刀,怒吼著衝進了城內.

    齊人的最高指揮官霍思安在第一時間就死了,他站在城樓之上督戰,而城樓的倒塌,直將將他埋葬在了無數的瓦礫當中,與他一起倒在這片瓦礫之中的還有他隨身的親兵以及傳令兵.

    霍思官的突然死亡,讓城內的數萬齊軍失去了有效的指揮,而征東軍的破城方式不僅出乎他們的意料之外,更是讓他們魂飛魄散,三萬人擠在這座小城之中,本身就已經夠擠了,此時城內亂成一團,首先打開的城門是西門,一名齊軍指揮官在目睹了東城突然倒塌之後,竟然率軍從城內逃了出來.

    慌亂之中,他忘記了,城外是征東軍的騎兵.看到大股齊軍從城門一哄而出,公孫義與洛雷不由大喜過望,一左一右兜了過來,迎著慌亂的齊軍猛砍猛殺.

    沿著這段豁口,征東軍步卒殺進了城內,與齊軍直接展開了肉搏戰.楊大傻帶著他的第一師,如同一隻猛獸闖進了綿羊群中,在街道之上殺出一條血路,整個街道,盡數被鮮血染紅.

    隨著郭老蔫的第二師攻上了完好的城牆,開始用臂張弩對密集的齊軍展開覆蓋射擊的時候,這場大戰已經失去了懸念.

    一方是士氣如虹,一方卻是魂飛魄散,連主將都在第一時間死於非命,戰鬥意志幾乎完全被瓦解,失去了鬥志的軍隊不再是軍隊,而是一群待宰的羔羊.

    南門,北門相繼被打破,更多的征東軍攻進了城內,與被困在城內的齊軍展開巷戰,而唯一的出路就在西門,可在西門之外,有著征東軍的騎兵.

    齊軍被一步步地向著城中心壓縮,那裡是雲陽縣城的衙門,整整一條街道,完全被退到這裡的齊軍擠滿,四周城牆以及外圍的街道,已經完全被征東軍佔領.

    高遠與葉重兩人騎在戰馬之上,緩緩地步入雲陽縣城.

    "暫停進攻,喊話,讓他們投降吧,給他們一刻鐘的時間考慮,否則,就不要怪我們不客氣了!"高遠淡淡地道.

    被困的齊軍看著外圍一台台集中起來的床弩,看著周圍的屋頂之上,密密麻麻的手持著臂張弩的征東軍,絕望而又無助,以他們現的密集程度,只怕一支床弩就能造成巨大的傷亡.

    外圍零星的戰鬥還在發生,那是征東軍在清剿一些躲藏在房屋之內的齊軍.

    一刻鐘的時間很快便到了,隨著床弩緩緩抬起,最外圍的齊軍終於經受不了被數百台床弩指著的壓力,當的一聲,不知是誰扔掉了手裡的武器,如同瘟役一般,噹噹響聲不絕,一個個齊軍扔下了手中武器,雙手抱頭,蹲了下來.

    血人一般的楊大傻很是有些遺憾地搖搖頭,"就這麼投降了,不過癮啊不過癮!"說這話的時候,正好上官宏走到他的身邊,聽到這話,伸手便敲了他一個暴栗,"你還想怎樣?全殺了,被困在這裡的至少還有二萬齊軍,你殺得過來么?再說了,這些都是多好的勞動力啊,往東胡,河套一送,幫咱們種田去豈不更好,你就知道殺殺殺,也不想想,咱們當兵的吃得從哪裡來,穿得從哪裡來?"

    楊大傻哈的一笑,"那是都督該操心的問題,我就只管打仗."看著上官宏又舉起手來,楊大傻一個箭步竄了出去,揮舞著手裡的陌刀,厲聲吼道:"每十人一組,雙手抱頭,走過來,老實一點,有一人不老實,全隊十人,統統斬殺!"(未完待續)

    ...



    上一頁 ←    → 下一頁

    修羅丹神我真的長生不老傭兵的戰爭我在末世有套房當醫生開了外掛
    儒道至聖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穿越絕色毒妃:鳳逆天下快穿:男神,有點燃!萬年只爭朝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