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我為王 » 第八百五十九章 日出東方(84)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我為王 - 第八百五十九章 日出東方(84)字體大小: A+
     

    此時的韋和,哪裡還有一個身統數萬騎兵的大將的凜凜威風,頭髮鬍子糾結在一起,滿頭滿臉的傷痕,頭上更是鼓起了數個大包,外頭套著一件鄉間老農的破亂衣服,卻又露出內里的衣飾,被反剪雙手捆著按倒在高遠的面前.

    "韋和!"高遠手裡看著一份報告,這是擒獲韋和的斥候頭領寫上來的,內里詳紅敘述了抓獲韋和的整個過程.

    韋和說來也是憋曲,他不是被征東軍部隊抓獲的,而是一路逃亡,饑寒交加,與幾個一直沒有離開他的親衛在一個村子里去偷吃食之時,被鄉民們發現之際,便拔刀暴起行兇,豈料此時因為韋和的兩萬騎兵已灰飛煙滅,征東軍大軍回返,堅壁清野的政策隨即取消,聚集在縣城的各村的百姓都已陸續返鄉,他們只來得及殺了被偷的這一戶人家中的數人,這些人臨死之前的慘叫便驚動了村子里的人.

    韋和本以為一些泥腿子,只要自己刀子一亮,威嚇一翻便能順利脫身,那知道這些鄉民著實剽悍,揮舞著鋤頭羊叉便沖了過來,更要命的是,內里還有一些人手執著軍隊之中的制式武器,一翻熬戰,雖然又殺死了幾個村民,但雙拳難敵四手,終於被村民們打倒在地,若不是剛好有一隊追尋韋和蹤跡的斥候恰好路過這個村子,韋和等人當場便要被這些鄉民一頓鋤頭砸成肉醬.

    斥候們弄清了韋和的身份,自然不會再允許鄉民們隨意將他殺了,此人可是一條大魚,在齊國。也是赫赫有名的人物,不過韋和此人在逃亡的路上犯下累累血債,這裡的村民更是對其恨之入骨,雖然不能殺他了,但飽以老拳自然是不可避免。而那些斥候們只要韋和不死,便也聽之任之.結果便是韋和變成了現在這副模樣,而他的幾個親衛,卻是活生生地被那些鄉民們當場打殺了.

    "正是在下!"聽到高遠叫自己的名字,韋和抬起頭來,這是他第一次看到這位名震天下的征東府都督。果然如傳聞中的一般無二,年輕的有些不像話,高遠,今年也才剛過二十八歲,如此年紀。在這片大陸上的其它國家之中,了不起也就只能當上一個一般的將軍,那還得家門淵源,有著非同一般的背景不可,就像秦國王子贏英,現在也只是路超麾下一員大將.

    高遠打量著眼前的這位階下囚,冷冷地問道:"你還有什麼話說?"

    韋和一驚,聽高遠的意思。竟是要對自己下毒手了,面色不由大變,趕緊道:"高都督。敗於你的手下,我韋和心服口服,如果都督能大人-大量,放了在下,我韋氏一門,必有厚報.韋氏不才。在齊國卻也是家門淵源,只要都督提出要求。韋氏必然都能答應."

    高遠呵呵一笑,"有求必應?口氣倒是不小。我想要齊國,你韋和做得到么?"

    韋和不由一滯,韋氏在齊國倒也的確是勢力極大,但在韋氏之上,還有皇族,田氏,高遠想要齊國,他如何能做到?聽高遠的口氣,也只不過是打趣而已.

    "都督,韋和不才,在齊國卻也身居高位,統兵多年,想來很多事情,都督也是感興趣的,只要都督放我一條生路,我必然和盤將其托出."韋和趕緊道.

    高遠撇了撇了嘴,盯著韋和,抖了抖手中的報告,"你逃亡途中,於靠山村中屠殺我遼西百姓二十三戶共計九十八人,昨日於下河村中又暴起傷人,殺我百姓十二人,韋和,你犯下如此惡行,居然還想著要活命,是不是太天真了一些呢?"

    "都督!"韋和大叫起來,"那些不過是賤民而已,我韋和堂堂貴胄,願意為都督效力,豈比不過這些人的性命?而且事急從權,那些人也不是我心中想殺的,只是不得已而為之!"

    "好一個不得已而為之!"高遠大怒,走到韋和跟前,砰的一腳將他踢了一個跟頭,"兩軍對壘,我的士兵死在你的手裡,那是他們技藝不精,怨不得旁人,沙場之上,你死我亡,誰也沒得什麼好怨的,但靠山村中,一個青壯也無,只是一些婦孺老人孩子,你們也下得手去?作下如此天人共憤之事,居然還自詡貴胄,在我的眼裡,你連他們一根毫毛也比不上.殺我征東府百姓者,如殺我高遠至親.來人,將他拖下去,押到靠山村,血祭那九十八位鄉民."

    "喏!"堂下衛士立刻撲了上來,一把按倒韋和,拖著便往外走.

    "都督,饒命啊,我韋和還有用啊,都督如取齊國,我韋和願為內應啊!我韋氏一族願為都督效犬馬之勞啊!"韋和嘶聲大吼,但馬上嘴便被堵上了,只發出一陣陣啞啞之聲.

    "都督,此人不若交給在下來押送到靠山村,這一路之上,屬下總還能從他嘴裡掏摸點什麼出來!"高遠身側,閃出一個人影,卻是牛騰.牛騰在東胡潛藏經年,協助木骨閭經略起偌大的勢力,在最後的攻取聖城之中,立下了極大的功勞,這一次,木骨閭被高遠徵召,率部下一齊回遼西,牛騰卻也是將手上事務交割給了熊本之後,也一齊回來了.

    "此人自知必死,說出來的話必然不盡不實,豈可輕信?"高遠搖頭道.

    "都督,即便是死,也有很多種死法呢?"牛騰微笑起來,"此人到了我的手上,保管他為了求速死,連他祖宗十八代的最陰密的事情也要吐露出來."

    "當真?"高遠嘿嘿一笑,"此話有些過了吧?"

    牛騰笑道:"當然,有些心志極其堅毅之輩不在此列,不過觀此人,倒不像是這種人,此次都督拿下田單。必然會揮刀向齊國,能從他嘴裡掏出一些東西來,多多少少是有用處的."

    高遠哈哈一笑,"隨你,一個將死之人。你愛怎麼折騰就怎麼折騰吧,此人我看著也有些噁心."

    "多謝都督."牛騰大喜,興沖沖地便往外走去,這一年多來,他的那些手段,倒多是用在黑山白水之間一些惡匪身上。能經手韋和這樣的人物,那可是可遇而不可求的事情啊,如果這一次不是韋和在逃亡的途中殺了那麼多無辜鄉民,都督也不見得會雷霆大怒,一定要處死此人.

    看到牛騰興高采烈的離去。侍立一邊的木骨閭突然臉色泛白,竟然乾嘔了幾聲,看到木骨閭的模樣,身邊的高車不由陰陽怪氣地道:"怎麼啦,木骨閭,莫非都督處死這個傢伙,你還心有不忍么?"

    木骨閭大怒,"放屁.我。我只是想到牛騰的那些手段,有些反胃而已.你高車有種,怎麼不跟著去瞧瞧牛騰的手段?"

    高車一愕。木骨閭也是殺人不眨眼,吃人不吐骨頭的主兒,能將這樣的人物弄得反胃的事情,自己還是不瞧為妙.

    高遠淡淡地掃了兩人一眼,兩人立即肅然挺立,再也不敢作聲。這一次高遠回師遼西,隨行的便有木骨閭。高車,阿固懷因三位東胡將領。三人也知高遠用意,但卻無可奈何,還不得不帶上本部精銳隨行,否則將精銳留在東胡,只怕等他們回去之後,這些精銳早就不是自己的了,更何況,他們也擔心不帶著精銳隨行,在戰場之上,高遠輕飄飄的一個命令,就足以讓他們送命,借刀殺人,從來都是上位者的拿手好戲.

    三人跟著征東軍一路從東胡返回遼西,別的不說,單是行軍強度,就讓這三位自詡強悍的東胡將領差點驚掉了下巴,征東軍步卒一日最多盡可挺進上百里,而一應後勤,在步卒抵達之前,早已準備得妥妥噹噹,這種強大的後勤能力,讓三位東胡將領大開眼界,他們何曾見過如此打仗的?

    雖然說大軍未行,糧草先動,但能將這件事情做到如此極致的,他們也是頭一次看到,征東軍的強勢,以前互為敵對之時,只覺得征東軍打仗悍不畏死,極難對付,後來加入到其中,才見識到了真正的征東軍是如何打仗的.

    整個征東府,便如同一架極其精密的儀器,環環相扣,其高效,讓人嘆為觀止,而了解得越多,三人便越是死了原先那一點點的心火,進入遼西之後,更是連一點心氣也沒有了,徹底下定決心死心塌地的為高遠效力了.

    "三位將軍!"高遠沖著三人招招手,三人立即走了過來,在高遠面前站成一排,挺立著靜等高遠吩咐.

    "我已經下令,開放崤山關,田單十數萬大軍,會湧入我遼西,而我,也決定在遼西與他們進行決戰."高遠看著三人,微笑道:"步兵,公孫義,洛雷三人所率騎兵已經先行,你們三人率各自所部,迅速跟進,兵貴神速,田單亦是積年老將,如果發現不妙,必然會轉身溜走,而我軍在琅琊郡城之內,留守兵力並不多,很難堵住他們的退路,所以,我希望你們能從戰場之上斜插到青田縣,堵住他們的退路.如果這一戰功成,你們三人,當記一大功."

    "保證完成都督的命令!"阿固懷恩大聲道.

    木骨閭遲疑了一下,也點點頭,"必不負都督所託."

    高車先是點點頭,接著問道:"都督,我們在遼西,也是人生地不熟,這路途,還有一路的糧草補給?"

    "這個你放心,你們每人的軍中,都會安排一名後勤官員為你們協調後勤,一路如何前進,也會有專門的斥候指點,你們只管一路向前,不要理會沿途的齊軍,只要以最快的速度插到崤山關便可."

    "遵命!"

    "還有一點,你們需得牢牢記住了!"高遠的語氣突然陰森起來,"你們如今也是征東軍一員了,征東軍軍紀森嚴,而我知道,你們以前行軍打仗,以戰養戰是習慣了的,但現在,一應所需都有我軍供給,如果出現了騷擾本地百姓的事情,你們自己知道後果."

    "不敢,不敢!"三人連連搖頭.

    "那就好!"高遠哈哈一笑:"你們三人跟著我,必然不會讓你們後悔.遼東那個小小的地方,有什麼值得留戀的,我帶著你們,去好好見識一番中土的花花世界."

    三人神色複雜地對視了一眼,的確,進入了遼西之後,這裡的肥沃的土地,富庶的城市,讓三人都是艷羨不已,即便是和林,也難以與這裡相比啊!(未完待續)

    ...



    上一頁 ←    → 下一頁

    綴術修真路白月光男神自救系統[快百煉成仙重生軍營:軍少,別亂來重生之武神道
    修羅丹神我真的長生不老傭兵的戰爭我在末世有套房當醫生開了外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