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我為王 » 第八百五十七章 日出東方(82)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我為王 - 第八百五十七章 日出東方(82)字體大小: A+
     

    耽擱了整整半天功夫,韋和才終於搞清楚自己現在已經踏入了赤馬境內,昨天半宿狂奔,竟然逃了上百里路,與扶風一樣,赤馬同樣堅壁清野,派出去的士卒好不容易搶收了一些莊稼回來,一番忙碌,也顧不得剛剛打來的糧草誨澀難吃,草草吃了一點,韋和便帶著剩下的萬餘騎兵倉遑向著琅琊方向行去.

    來時意氣風發,只覺天地盡在自己掌握當中,去時卻如喪家之犬,惶惶不可終日,這其中滋味,非是當事人,實在難道其中苦楚萬一.

    日頭漸至正午,昨晚的一場大雨,讓道路泥濘難行,好在這赤馬還有一條寬闊的馳道十分清爽,萬餘人的騎兵在馳道之上拉出長長的隊形,緩緩地向前推進.

    "韋將軍."前方騎兵突然發出陣陣騷亂,聲聲驚呼此起彼伏,其實不用士兵們提醒,韋和的一顆心已經沉到了谷底,在他們前進的道路之上,一支全身著黑的騎兵隊伍靜靜地立在哪裡,黑色的大旗迎風飄揚,在陽光底下熠熠生輝.雖是騎兵,但卻排成了一個一個的方陣,大約十來個方陣從離齊國騎兵里許遠的地方,一直排到視野的盡頭,看規模,只怕不下兩萬騎.

    北方集團軍獨立騎兵師,黑色大旗之上,金色絲線綉出來的一行字體,不斷地刺激著韋和的眼球,直讓他眼睛酸澀難擋.

    他有些艱難地回過頭來,在他身後,是扶風,在哪裡。有一支數目不明但肯定實力強於自己的征東軍騎兵,在自己的前方,這些黑衣魔鬼已經擋住了去路,而對手唯一放開的通道,便是往盤山而去。而盤山之中,毫無疑問,此時正有著大量的征東軍部隊正在向著這個方向急奔,自己竟是墜入到了天羅地網之間,上天無路,入地無門.

    "韋將軍。我們怎麼辦?"身邊,一名將領面帶驚懼地問道,昨夜的一場雨戰,已經讓這支軍隊失魂落魄,連精氣神兒也沒有了.

    韋和緩緩地抽出腰間佩刀。回頭看著身後慌亂的隊伍,澀聲道:"想要回家,便向前衝殺吧,向前是生,後退是死,與其如此,不如死戰到底."

    他高高地舉起了手中的刀,怒吼道:"隨我殺出去。回家,回家!"

    回家的念想,終於刺激起了這支殘軍最後的武勇。上萬騎兵抽出馬刀,平端刺槍,高呼著回家,策動馬匹,向著遠處那一片黑色的騎兵軍陣衝去.

    公孫義與洛雷都是匈奴族人,最是精擅騎射。但他們所帶的騎兵,卻大都是中原人。他們兩人也被賀蘭燕硬生生地給練成了一個絕不以個人武力彰顯的騎兵將領,北方集團軍獨立騎兵師。一萬五千餘人,從中抽出任何一個人來,騎射功夫都是平平無騎,別說是匈奴人,東胡人,便連對面的齊軍騎兵也比不上,但當他們組成一個團隊,在嚴格的軍紀與隊形的約束之下,所爆發出來的能量,卻連東胡宮衛軍也畏懼三分.

    看著對方發起決死衝擊,公孫義呵呵大笑,"步兵夠意思,沒有趕緊殺絕,他啖了頭湯,還是給我們留下了幾道美味,洛雷,你左我右,蕩平這群小丑,嘿嘿,想趁火打劫,來動我們征東府的地盤,這一次就讓你們血本無歸."

    洛雷微笑,"再來比一比,看誰能抓到韋和?"

    "當然!"公孫義大笑,"吹號,進攻!"

    嘹亮的軍號之聲響起,獨立騎兵師開始啟動,一個方陣接著一個方陣地開始策馬向前,從小跑過渡到中速的時候,整個方陣已經變成了四騎一排的衝鋒隊形,一支支刺槍平端而起,就如同一座座移動的鋼鐵堡壘,呼嘯著沖向不遠處的齊軍軍隊.

    沒有聲嘶力竭的喊殺,有的只是鋼鐵一般的沉默,獨立騎兵師,與步兵的騎兵,兩種截然不同的進攻風格,但獨立騎兵師給予韋和的壓力卻更大一些,不是因為對方人更多,而是因為上萬騎兵的衝鋒,除了馬蹄的隆隆之聲,居然聽不到對方的任何聲音,那種冷冰冰的沉默,讓所有的齊軍騎兵們都感到一陣陣的悸動從內心深處泛起.

    這支獨立騎兵師,自組建以來,幾乎參加了對東胡的所有戰役,殘酷的血腥搏殺,使得這些士兵在生與死的邊緣之中,磨練出了超出一般騎兵的心理素質以及對團隊紀律的超級服從,一次次的大戰下來,他們的戰損比,比起其它部隊,總是要少上幾分,這更加激發了士兵們對於紀律的遵從,如果說步兵的麾下是一尊尊魔神,那這支騎兵就是一支高效的殺人機器.

    距離對方騎兵還有上百米,韋和便覺得如山的壓力撲面而來,抬眼望去,除了對方排在第一列的騎兵面容可見之外,剩下的,他便只能看到一支支鋒利的閃著寒光的長槍,幾乎是下意識地他一拉馬匹,避開了面前這支沉默著衝來的騎兵隊伍,讓開了對方衝擊的大道.

    沒有人理會他,迎面而來的敵人仍然筆直地沖了過來,如同一柄重槌,重重地敲在他身後的騎兵隊伍之中,頃刻之間,便是人仰馬翻,對手最前頭的幾排騎兵幾乎在第一時間便栽下馬去,但自己的騎兵卻被趟出了一道深深的溝槽.

    沒有停留,一支支刺槍平端著向前,再向前,即便是剛剛發生了一起對沖,對方的騎兵隊形卻絲毫未亂,一騎倒下,後面的便迅速加速上前填補空白.

    韋和避開了對手的第一輪衝鋒,轉過頭來,臉色蒼白地看到自己上萬人的騎兵此時已經被衝擊得不成模樣,被對手切割成了一塊又一塊的單獨的個體.

    韋和此時已經顧不得他的部下了,他身邊的這千餘騎兵是他的親衛,每一個都是騎術極其超群的好手,他瘋狂地向前,不斷地避開對手的重陣衝擊,那裡人少,便往那裡逃去.戰鬥,此時不屬於他,他只想逃出這一片天地去.

    公孫義很是惱火地看著韋和帶著的這一小股騎兵,與自己的衝擊隊伍擦肩而過,也只有在這個時候,他才會煩惱起來,因為這種戰陣一旦衝進擊起來,就不可能輕易地完成轉向,等他兜一個圈子回來,對方早已離他甚遠了.

    洛雷運氣稍好,韋和避開了公孫義的衝擊,卻一頭撞向了他的隊伍,一陣兵器的碰撞和戰馬的嘶鳴聲之後,洛雷平趟過了韋和的隊伍,韋和的上親兵在這一輪對撞之中已是倒下了一半,從洛雷的軍陣之中脫身而出,韋和已經絲毫沒有了戰意,剛剛的一輪白刃效鋒,他的眼前,閃動的全是鋒得的長矛的影子,快如閃電,一支一支地向著自己戳來,饒是自己自負武藝高強,脫身而出的時候,身上了多了幾個洞洞.

    打馬狂奔,向前奔逃.

    身後敵人的軍號之聲再度響起,韋和回頭,看到那個個衝擊的敵軍軍陣從長形的隊列圈轉過來,就成了一個個圓形,在圓形的中央,被圍困著的,正是自己的部下,大大小小十幾個圓陣,幾乎困住了他所有的部下.

    此時雙方都沒有速度,被圍在中間的齊國騎兵正被緩緩向內壓縮著空間,每當齊軍奮起向一個地方發起衝鋒的時候,便會被外圍的獨立騎兵師的騎弩迎頭射回去.

    直陣衝鋒,刺槍格殺,圓陣困敵,騎弩殲敵,獨立騎兵師的戰術極其簡單,但真要實施起來,卻非得千錘百鍊不可.

    越是簡單,便越是有效,但卻越是難以磨練成形.賀蘭燕開創的騎兵新戰法,眼下在這片大陸之上,卻還是獨樹一幟,唯此一家,其它國家的騎兵,在這個時代,仍然還是借鑒著東胡人,匈奴人的打法,以騎兵的個人戰力為主,唯一不同的是,中原的各個國家,很少集中大量騎兵獨立作戰,而是輔之以步卒方陣配合而已.

    齊國田單,第一次集中大量騎兵單獨承擔一個方向上的重任,本想來一次閃電戰,但卻遭遇到了征東軍騎兵,雙方無論是在戰鬥力或者戰鬥意志之上,都相差了不止一個檔次,迭經血戰的步兵騎兵與一直在與東胡的對戰之中磨練出來的獨立騎兵師,豈是齊國人在訓練上練出來的騎兵能比的?

    韋和倉惶逃離了戰場,這場數萬人的騎兵對決,僅僅是幾個回合的衝鋒,勝負便已經決定,速度之快,讓公孫義與洛雷兩人都瞠目結舌,顯然,他們以前碰到的敵人,比起這支齊軍騎兵都要難纏得很.

    "呸,外強中乾.銀樣蠟槍頭!"公孫義加入征東軍極早,受中原文化熏陶也更深,如今一開口,倒也能蹦出一串串的俗語.

    "草包!"洛雷卻沒他這樣有文采了,很有些鬱悶地道:"好像韋和跑了."

    "跑,他往哪裡跑?"公孫義哈哈大笑,"這是我們的主場.他跑不了."(未完待續)

    ...



    上一頁 ←    → 下一頁

    都市之少年仙尊歐神綴術修真路白月光男神自救系統[快百煉成仙
    重生軍營:軍少,別亂來重生之武神道修羅丹神我真的長生不老傭兵的戰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