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我為王 » 第八百五十四章 日出東方(79)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我為王 - 第八百五十四章 日出東方(79)字體大小: A+
     

    如果說左岸的失敗是投機取巧,而征東軍則展現了他們的狡滑尤為勝之,而霍思安的強攻失敗,則讓征東軍又表演了他們的近身肉搏的不凡功力,連接兩戰,皆以齊軍的失敗而告終,特別是第二戰,征東軍左右兩翼各自出動了千人不到,便生生地殺退了霍思安數千人的進攻,便由不得田單不重視了.

    事實好像與他的猜測並不符合,這支所謂的新編第一軍所展現出來的戰鬥力,讓田單大為震驚,當霍思安發動第二次進攻的時候,他亦從大本營之中趕到了前線,他要親自看一看對面這支軍隊的能力.

    主帥親臨,霍思安自然是拿出了十二分的認真,再一次向對面的陣地發起了進攻.這一次沒有任何的取巧,沒有一丁點的輕視,就如同田單所設想的那樣,以堂堂正正之師,從正面碾壓,平推.

    看似笨拙,但卻是最有效的辦法.

    崤山關征東軍守軍在輕鬆地獲得了兩場勝利之後,終於迎來了硬仗.

    床弩呼嘯著對射,一輛輛的蒙衝車被射垮,火箭飛舞,戰場之上,四處燃起熊熊大火,齊軍將一壇壇的油脂射進堡壘群之中,然後用火箭點燃,而征東軍也採取著一樣的策略,以火箭引燃油脂,焚燒著對面的蒙衝車,重盾陣地.

    戰場之上,焦糊的氣味,肉香的氣味,夾雜著一聲聲垂死的慘叫,衝鋒的吶喊,彙集成一副副阿修羅地獄的情景再現.

    李善舉著一面重盾,從征東軍兩翼之間直直地殺了進去。在付出了慘重的代價之後,齊軍終於殺進了堡壘群之中,身後大營之中,因為他們的突破而響起了震天的鼓聲,那就鼓勵。也是摧促.

    但突進去的李善卻絕對沒有一點點的欣喜,因為他突然發現,自己從先前的一面受敵,突然變成了三面受敵,雖然他摧毀了對方的第一道胸牆,但那些連接堡壘的胸牆一道接著一道。似乎永無窮盡,突進來的片刻功夫,來自三面的攻擊便不約而同一齊而至.

    霎那之間,他的麾下便損失了三分之一.隨他衝進來的重盾兵不多,他努力地指揮著部下。想用重盾將士卒們都掩護起來,但無論如何努力,也做不到這一點,失去了重盾的掩護,面臨著三面攻擊的齊軍,一個接著一個地倒在對方的弩箭之下.

    "退,退出去!"李善絕望地大叫著,再不做出決斷。別說前進一步,就是後退也沒有可能了.

    看到李善狼狽地退出了剛剛破開的區域,霍思安本來稍稍有些喜色的臉孔一下子陰沉下來.舉目再看整個戰場。除開剛剛李善取得的那一點點成績,竟是無一能再前進一步.

    "鳴金,收兵吧!"田單臉上看不出喜怒,但霍思安卻能從這淡淡的語句之中聽出他的不滿,心中不由抖了一下.

    齊軍開始撤退,崔呈秀立時率部衝出了胸牆。開始反向逆襲,在另一側的高成棟也同樣如此。但這一次,他們卻吃了一個虧。齊軍在撤退的時候,看似亂鬨哄的后軍被崔呈秀殺得四散逃亡之後,露出來的卻不是敵人主力的屁股,而是一個嚴陣以待的口袋陣,崔呈秀一個不防,前隊便被卷了進去.

    見勢不妙的崔呈秀飛快後退,但前隊的上百人,卻被敵軍包圍的嚴嚴實實,內里喊殺不斷,但崔呈秀卻無力救援,退回防線的他,只能眼睜睜地看著那百多名戰士獨自在內里拼殺,漸漸的喊殺聲漸息,一切歸入了平靜.

    齊軍風一般的退走,留下了滿地的雙方戰死者的遺體.

    "李善,你來說說對方陣地內部的情形."大帳之內,氣氛有些凝固,田單盯著身上還帶著斑斑血跡的李善,問道.

    李善走上前來,躬身行了一禮:"相爺,對方的防禦陣形決不是我們在外部所看到的那樣,他們所設置的這個防守陣形環環相扣,互相掩護,沒有死角,末將衝進去之後,立即便遭受到了來自三面的攻擊."

    田單眼睛微微眯起,"也就是說,對方的防線並不是單線?"

    "是的,相爺,末將認為,對方是有意放我們突破一段衝進去,然後利用這種防守,大量地殺傷我們的士卒,所以,這是一個陷阱."

    "最好的辦法是什麼?"

    "平推!"李善毫不猶豫地道:"不要管對手在某一個方位之上露出來的破綻,因為我們不知道那是破綻還是誘餌,最好的辦法便是一個個的堡壘打過去,從外面一層一層地將他們削掉."

    他頓了一頓,"當然,這會造成士卒的大量傷亡."

    田單點點頭,轉眼看向霍思安,"思安,最後對征東軍逆襲的反制打得很漂亮,狠狠地殺了對方的囂張氣焰,這一場是與對手的白刃戰,你覺得對方戰鬥力如何?"

    霍思安站了起來,"相爺,與敵最後一戰,我們雖然獲勝,但也付出了不菲的代價,被我們包圍起來的征東軍,在格鬥之上,的確不像是訓練有素的老兵,內里像這樣有經驗的老兵甚少,應當是他們的軍官,所以這支部隊,應該像相爺所判斷的那樣是一支新軍,但末將擔心的是,這支新軍的戰鬥意志極其強悍,從沒有一個俘虜便可以看出來,真不知道高遠給這些人灌了什麼迷-魂湯,這些士卒完全不懼死."

    霍思安的話,讓大帳內的氣溫再次降低了幾度,田單若有所思地點點頭,揮手道:"今日就到這裡吧,大家也都累了,先下去歇歇."

    眾人退下,大帳之內,僅剩下了田單一人,此時他的面容之上才露出一些疲憊與焦灼,韋和兩萬騎兵入遼西,如今崤山關被征東軍阻斷,他們便成了一支孤軍,雖然現在遼西境內並沒有大股敵軍能夠威脅到他們,但這仍然是一個不穩定因素.最關鍵的便是補給問題,一旦韋和的補給陷入了困難,這支軍隊的戰鬥力便會大打折扣.

    而楚國的行動,讓田單有些出乎意料,一直像一頭病貓的楚懷王這一次竟然下了如此大的決心,大舉調兵往臨沂,雖然那些楚兵戰鬥力不堪一提,自己留在國內的兵馬足以應付他們,但楚懷王所表現出來的決心卻讓田單甚是擔心,楚國畢竟是一個大國,又被秦人所牽制,但一旦楚懷王決心要大幹一場的話,齊國也必須全力應對才能擋得住,但現在,條件顯然也不具備.

    不管楚懷王打得什麼主意,但短時間內,楚軍是不可能威脅到我們大齊的!在心裡默默地估算了一下雙方的實力對比,田單得出了結論.這些年來,自己一直在悄悄地積蓄實力,國內武備充足,自己臨走之時,更是在臨沂留下了一支兵馬以防萬一,現在看來,倒是萬分準確.

    現在最關鍵的,還是與征東府的這一場戰爭,如果自己獲勝,便是陽光燦爛,百花齊放的春天,如果輸了,嚴酷的寒冬必然就會來臨,楚人就算再羸弱,也必然會來趁火打劫.

    值得慶幸的是,駐守在崤山關的的確是一支新軍,頂多裡面編入了一些有經驗的軍官而已,拿下他們,是現在自己必須要做的事情.

    田單終於下定了決心,先前在戰場之上,看到征東軍的兇猛反撲之後的那一刻,他已經有些動搖,甚至起了退兵的打算,拿下琅琊,掌控天河,也是不錯的結果,雖然最後要面對征東軍的反撲.

    如果能順利地擊破眼前這支敵軍進入遼西,自己就會是一本萬利的生意,當然值得賭一把.就此撤兵,留下高遠這個大敵,後患無窮.

    殺人殺到底,決不能留手.

    田單決心一下,張鴻宇的新編第一軍便註定要在崤山關經歷一場血與火的考驗.而就在張鴻宇面臨著巨大考驗的同時,在琅琊郡城,情形卻是在向好的方向發展,田單隻給田富程留下了兩萬兵力牽制琅琊郡城與廣坪的守軍,在田單看來,這兩支軍隊如今已經失去了出城野戰的能力,但田富程卻還兼顧著要為齊國大軍籌集糧草的任務,說是籌集,其實就是搶掠,一股股的軍隊派出去,在各地大肆掃蕩,兵力便大為薄弱,廣坪的丁渭與琅琊郡城的鄭曉陽抓住了難得的戰機,一舉匯合,丁渭放棄了廣坪,全軍突破了田富程的阻截,進到了琅琊郡城之內,丁渭的到來,不僅彌補了琅琊郡城這些日子以來苦戰的損耗,更是將城內的士氣提高了一個頂峰.

    田富程慌亂之下犯了一個大錯,他將青龍山下與黃湛相峙的田敬文所部直接調到了琅琊郡城以保持自己在兵力上的優勢,但田敬文一去,黃湛便立即活躍了起來,黃湛並沒有去琅琊郡城,而是堂而皇之地向新會進軍,威脅著這個齊軍好不容易才奪來的要塞.

    琅琊郡的局勢立時便顯得微妙起來.

    就在田單猛攻崤山關的時候,步兵所帶領的騎兵已經進入了赤馬,而公孫義,洛雷的獨立騎兵師也已經抵達了翠屏山,一場針對韋和兩萬齊國騎兵的剿滅戰,即將拉開帷幕.(未完待續)

    ...



    上一頁 ←    → 下一頁

    網遊之末日劍仙系統之鄉土懶人抗日之超級戰神都市之少年仙尊歐神
    綴術修真路白月光男神自救系統[快百煉成仙重生軍營:軍少,別亂來重生之武神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