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我為王 » 第八百五十三章 日出東方(78)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我為王 - 第八百五十三章 日出東方(78)字體大小: A+
     

    天空中第一縷陽光撕破天幕,將瀰漫在空中的霧霾一掃而空,剛剛還在戰場之上回蕩的震天吶喊之聲卻在此時消去無蹤,只空餘下受傷未死者痛苦的呻吟聲,跟隨在千餘名敢死隊之後的數千齊軍,瞪大眼睛看著他們的前方,在對方的陣地之前,上千敢死隊員,沒有一個還能站著,包括他們的將領左岸在內.

    前進的腳步戛然而止.

    左岸雙眼一片血紅,搖搖晃晃地從地上站了起來,剛剛那一輪暴風驟雨般的弩箭,將隨著著突出來的士兵完全籠罩,關鍵時刻,身邊的護衛搶上一步攔在了他的身前,饒是如此,他也身披數箭,對方箭弩的強勁完全超出他的預料之外,精良有甲胄完全擋不住那鋒利的箭頭,深深地嵌進了肉內.每一動彈,便劇痛鑽心.

    身邊,沒有一個戰士,身後,數千跟進部隊距他尚有數百步的距離,他突然咆哮一聲,高高地舉起大刀,拖著受傷的一條腿,一步一步向著對方的陣地前進.

    身後,傳來了齊軍的驚呼之聲.

    崔呈秀冷笑,伸手,從身邊戰士手中接過臂張弩,左臂屈起,將臂張弩架在屈起的左臂肘上,抬起,瞄準.

    "你想死還不容易?"從嘴裡迸出這幾個字,崔呈秀毫不猶豫地勾動扳機.

    嗖的一聲,弩箭電射而出,不偏不倚,正中狂呼的左岸咽喉,左岸仰面倒下,死不瞑目,剛一接戰。他便毫無價值地死在了他看不起的對手手中.

    這正是一支臨時編組起來的青壯嗎?最後的意識當中,左岸在想著這個問題.

    左岸的死法,激起了身後齊軍的憤怒,戰鼓聲聲,齊軍吶喊著沖向了征東軍的防線。看到怒潮一般湧來的齊軍,崔呈秀笑了起來,他們這支部隊堅負的任務便是要阻擋住田單的大部隊進入遼西,從一開始,征東府便在準備著這個計劃,這支部隊之中。別的不說,遠程攻擊武器的配備比例達到了一個恐怖的數字,與弓箭不同,臂張弩的射擊不需要進行長期的培訓,一個新手。只要稍加訓練,便能端起臂張弩射擊,雖然射擊精度不高,但弩箭向來便是用來作覆蓋射擊的.齊軍這種一波接著一波的密集隊形攻擊,看向崔呈秀只想放聲大笑.

    齊軍從來沒有與征東軍大部隊交手的經驗,他們先前碰到的對手,無論是新會的向深康,還是琅琊郡的鄭曉陽。所在部隊之中,那有配備如此密集的遠程武器.

    臂張弩,床弩的嘯叫之聲在接下來的時間裡掩蓋住了所有的聲音。特別是臂張弩,一輪接著一輪,似乎無窮無盡,在割韭菜一般地將齊軍射倒之後,齊軍的憤怒終於被恐怖的傷亡數字所壓倒,如同來時一樣。他們又潮水一般地退了下去,只餘下了一地的屍體.

    首戰便遭重挫。大將左岸當場陣亡,意想不到的失敗。讓齊軍上上下下一時噤言,看向崤山關舊址那遍布的堡壘陣地,眼中的不屑漸漸地消失,取而代之的是鄭重的表情.這支敵軍看來不是想象中的那般好對付.

    田單心中自然也是惱怒無比,左岸的戰死,並沒有讓他心痛,反而心中甚是惱火這員大將,自家本錢雄厚,與敵對戰,當可堂堂正正的碾壓過去,根本就不須玩什麼陰謀詭計,搞什麼凌晨突襲,如果在是光天化日之下,擺明車馬進攻,何來會中敵人的陷阱?

    但現在因為左岸的死,卻使得士氣有些低落,田單必須馬上扭轉這個局面,使所有的將領們能重新恢復起必勝的信心.

    他仰天大笑起來,面對著一帳驚愕莫名的將領,田單笑道:"果然是一群青壯組成的新兵,看來征東府也知道這些士兵根本不堪戰,所以只能給他們配備如此密集的遠程武器來彌補戰力的不足,但武器是死的,人是活的,他征東軍弩箭再利再多,可也不是天下無敵,無法可破."

    他頓了頓,看著帳下一員大將:"霍思安."

    "末將在!"霍思安大步出列,抱拳聽令.他與霍思危是親兄弟兩個,不過霍思危雖是弟弟,位階卻比他要高,如今已可以獨領一軍,獨擋一面了.

    "你率本部兵馬出擊,以重盾開路,同時命隨軍匠戶打制蒙衝車,掩護步卒前進,推進到對方陣地之前,與敵展開肉搏.給我開出一條路來."

    "末將領命!"霍思安大聲道.

    "給你一天的準備時間,明天,我要看到你的進攻."

    "相爺放心,末將這便回去,明天太陽升起的時候,末將準時發動攻擊."

    一天的等待,或者此時的田單並不覺得什麼,但卻實實在在的發生了很多的事情,比方說在楚國,楚懷王發布了動員令,屈重開始將一封封調兵命令發往各地,楚國沉睡了多年的軍隊開始動了起來,雖然不知道他們還有多少戰鬥力,但這樣一個龐大的國家,一旦動員起來,其實力仍然是驚人的.

    如果是楚國動起來,還讓田單哧之以鼻,不以為然的話,那麼此時在遼西翠屏山中,一支騎兵的抵達,則註定將會成為田單噩夢的開始.

    這支騎兵只有六千人,率領他們的是高遠麾下大將,被稱為鐵腳將軍的步兵.而在他身後,緊追著他們步伐的是公孫義,洛雷率領的一萬五千北方野戰軍獨立騎兵師.

    翠屏山,已經是遼西的地盤了.此山在赤馬境內,距離扶風,對於騎兵來說,也不過只有兩三日的路程,而此時,對此一無所知的韋和,正在向著扶風急奔.

    也就在這一天,征東軍的主力軍團抵達了遼寧衛,在這裡稍加休整,補充之後,開始越過遼寧衛,走進了盤山,踏上了回家的路途,熊本率領兩萬步卒留守和林,理清戰後混亂的東胡局面,孫曉沒有回來,他以遼東都護的身份,總管著河套,以及原東胡境內的所有事宜.

    崔呈秀不知道這一天,完全可以算得上是整個戰役的一個重要的分節點,此時的他,正專心致志地對付著面前的敵人.換了一個將領,換了一個打法,不過很明顯,這個對手要難對付多了.

    一層層的重盾為前鋒,在他們的身後,是一輛輛的蒙衝車,崤山關周圍,樹木茂盛,對手就地砍伐樹木,做成了一個個的蒙衝車,步兵藏於車下,推動蒙衝車向前,他們最大的倚仗臂張弩便失去了作用.而床弩雖然能射散這些臨時打造的並不甚結實的車子,但射速實在太慢,無法緩解對手的攻勢.

    "要肉搏了!"崔呈秀舔了舔嘴唇,殺氣騰騰地道.不過他的刀此時並沒有抽出來,而是瞪大眼睛,看著對手一步步地向前的推進,一直到了某個點上.

    "吹號!"他厲聲叫了起來.

    凄厲的軍號陡然之間響了起來,聲音高亢尖厲,直衝雲宵,齊軍不懂這個軍號代表著什麼意思,但征東軍的攻擊卻在這一瞬間開始了.

    攻擊不是來自他們眼中遠處的敵人堡壘,而是來自他們的腳下.

    幾乎就在一層層重盾的跟前,一層層草皮被掀翻,一個個征東軍士卒突然從地下躍了出來,凶神惡煞地破開了重盾大陣,直接沖入到了重盾身後的齊軍士卒當中.這些士卒手中無一例為地都提著一個陶瓶,內里裝著油脂,手揚處,這些陶瓶擊打在蒙衝車上,瓶碎油出,隨即一枚枚的火箭射出,頃刻之間,一輛輛的蒙衝車便被成了一輛輛烈火戰車,不過這烈火戰車當中的齊軍士卒可就不好受了,當他們渾身是火地從車中逃將出來,慘叫著在地上打滾的時候,崔呈秀已經帶著數百士兵從堡壘之中殺了出來.

    進攻的陣容此時已經被從地底里突然殺出來的征東軍士兵攪了一個稀亂,崔呈秀的突然逆襲時間把握的極好,剛好在對手最混亂的時候再度殺入,齊軍前陣,頓時潰不成軍.

    崔呈秀砍瓜切菜一般地斬殺著身前的敵軍,百忙之中,還抬頭去瞅了一眼自己左側的高成棟的防區,二人不愧是積石城軍事大學這一期的並列雙英,所想出來的法子驚人的一致,就在崔呈秀大殺特殺的時候,高成棟也正率軍展開了反擊,所採取的戰法,與崔呈秀一模一樣.

    感謝積石城軍事大學搜羅了這個世上幾乎所有的軍事著作,在那裡,教官們仔細地跟學員們分析了各個國家軍隊作戰時的特點,愛用的戰陣,隊列,攻堅的方法等等,並且讓他們各自去想出一一對應的破解方法,今天,他們不約而同地用上了在學堂里曾經在演練之中對付過教官的法子,果然無往而不利.

    崔呈秀與高成棟兩人率領出擊的官兵,前後兩撥總計也各只有五六百人,但他們出其不意的打法卻取得了驚人的效果,霍思安的第一次攻擊,便在一片混亂之中收場,亂糟糟地逃了回去.(未完待續)

    ...



    上一頁 ←    → 下一頁

    次元手機網遊之末日劍仙系統之鄉土懶人抗日之超級戰神都市之少年仙尊
    歐神綴術修真路白月光男神自救系統[快百煉成仙重生軍營:軍少,別亂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