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我為王 » 第八百四十五章 日出東方(70)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我為王 - 第八百四十五章 日出東方(70)字體大小: A+
     

    ps:想聽到更多你們的聲音,想收到更多你們的建議,現在就搜索微信公眾號「qdread」並加關注,給更多支持!葉府大門,往日這裡總是站著兩排黑衣衛士,但今天,卻只有孤零零的兩個人扶著刀柄,站在大門前,看到街頭來了一大群兩三百全副武裝的士卒,一名黑衣衛士便向前迎來,邊走邊大喊道:"停步,你們是那一支部隊的?"

    王姓老者很清楚,自己可以矇混過先前那個騎兵牙將,但在這些黑衣監察衛面前,卻是想也別想,嗆的一聲,他抽出刀來,怒吼一聲:"殺了他,殺進葉府,活捉葉菁兒!"

    王姓老者一拔刀,身後數百人一齊大呼著向前搶來,那黑衣衛嚇了一跳,險些一跤跌倒在地,但旋即反應過來,轉身便往回跑,大聲呼叫著同伴,"有刺客,快,關門."

    門口的那名黑衣衛士甚是機警,一見事情不對,早已跳進了門內,將門關得只留下一條縫,等自己的同伴跑進來兵,兩人立即將門掩上.

    聽得裡頭門拴發出的響動之聲,王姓老者不由大急,今日之事,便是打得一個時間差,要是不能在第一時間掌控住局面,便是一個全軍覆滅的下場,五六十歲的年紀,這一霎那,竟是比一般的小夥子還要矯健許多,一個縱跳,竟是便到了門前,怒吼一聲,合身便往門上撞去,有了他這個榜樣,身後緊跟著的一群人,也是怒吼著向大門撞去.

    轟隆一聲。硃紅色的大門門板被撞得飛了出去,兩個頂著門的黑衣監察衛也跌倒在地,看到外頭人群一涌而入,兩人翻身爬起,飛也似的便向著後院跑去。便跑便聲嘶力竭地喊道:"來人啊,有刺客!"

    王姓老者剛剛這全力一撞,雖然將大門撞開,可自己也著實是五內翻騰,臟腹之間,此刻正翻江倒海。拄著刀,獰笑著看著那兩個監察衛亡命而奔,"叫吧,叫吧,此時此地。叫破喉嚨也沒有人來救你們了,等他們來時,我早已拿出了葉菁兒."

    稍稍喘息片刻,提著刀,大步向前,"快,快,抓緊時間。往前一步便是天堂,延後一步便是地獄,向前."

    一群人緊追著兩個監察衛便向著後院奔來.

    一個下人模樣的人。從一邊的草從之中閃身而出,"王老,夫人與小公子都在後院水榭哪裡."

    "好,好得很!"王姓老者得知了葉菁兒的具體位置,頓時心下大定,"去後院水榭。活捉葉菁兒."

    葉府佔地極廣,但現在卻比原來縮水了近三分之二。葉菁兒到了琅琊之後,將原來的葉府一大半都捐給了琅琊郡府。用來作了榮養院,收養鰥寡孤獨,但這個后花院卻是留了下來,此時領頭的王姓老者以及葉宏等人在葉天南時代,都是府上的常客,自然對裡頭的格局是一清二楚,幾人領路,近三百青壯直奔水榭而去.

    水榭位於一個大池塘的正中,一條木製的走廊連通著水榭與岸邊,王姓老者一踏入此地,便看到水榭的正中,葉菁兒一身白衣,正負手立於水榭正中,一個丫頭抱著小高興,在葉菁兒身體后側,在她們兩人的身側,大約站著近二十名黑衣監察衛,將通往水榭的森廊堵得死死的.

    葉菁兒臉上沒有害怕,沒有恐懼,看著他們的神色,卻是震驚,憤怒之中夾雜著一絲憐憫.盯著葉菁兒,王姓老者心中閃過一絲悸動,但路已經走到這裡,那裡還有回頭的餘地,他大步向前,"小姐,得罪了.還請不要反抗,免得多造殺孽.要是一個失手,傷了小姐你和小公子,那就不美了."

    葉菁兒寒著臉,沒有答話,一眾黑衣人卻是一讓,從中走出一個人來,此人穿著一身普通的黑色監察衛制服,冷笑著看著王姓老者,"王跋,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獄無門你撞來,來得好,也不枉了我這些天來的一番忙碌,終於是等來了你!"

    "曹天賜!"看到眼前這個年輕人,王跋臉上閃過一絲驚恐,這個人不應該出現在這裡,他不是帶著黑衣衛去了城牆上了么,怎麼會出現在這裡?心中大恐,揮刀大叫道:"弓箭手,放箭,放箭!"此刻,他也顧不得還能不能活捉葉菁兒與小高興了,看到曹天賜,他已經有了那麼一絲絲預感,自己掉進圈套了.

    箭嘯聲驟然響起,然而卻沒有一支是射向水榭方向的,就在王跋大喊放箭的時候,水榭周圍的假山之中,花從後面,大樹之上,臂張弩的嘯叫之聲便驟然響起,如雨的弩箭將這群人完全籠罩於其中,首當其衝的便是他們中的弓箭手.

    慘叫之聲連綿響起,一輪箭罷,無數的黑衣衛士從隱藏的地點沖了出來,面無表情地殺向這群已經被射得暈頭轉向的刺客.

    "曹天賜!"看到數名黑衣衛向著自己衝來,王跋尖叫著,絕望地大叫起來,橫刀便向自刎,但刀剛剛擱到脖子上,手腕便是一陣巨痛,一名黑衣衛沖了過來,手起刀落,便斬斷了他持刀的手腕,跟著一腳踢在他的膝彎里,將他踢得跪了下來,反手一刀柄,王跋兩眼一翻,已是暈倒在地.

    訓練有素的黑衣衛,對上匆匆集結起來的這些青壯,完全就是一邊倒的屠殺,片刻之後,除了黑衣的監察衛,岸邊已經是再無一個站著的青壯,無論他們是抵抗還是尖叫著跪地投降,黑衣衛們都是毫不客氣地一刀斬落,頃刻之間,整個水塘里的水,已經被染成了紅色.

    嘩的一盆涼水潑到了王跋的臉上,他悠悠醒轉,手腕上傳來的劇痛讓他一陣陣地抽動,抬眼看時。身邊葉宏諸人被捆得粽子一般地跪倒在水榭之中,而岸邊,一群群的黑衣衛正在收拾著殺場,將屍體一一抬離.

    抬頭,看見葉菁兒如同冰霜一般的眼睛.

    "王跋。家父在世之時,對你不薄,你如何喪心病狂,勾結齊人,意圖綁架我獻城投降?"葉菁兒一定一頓地道.

    聽到葉菁兒提起葉天南,王跋臉上閃過一絲愧色。但馬上,這絲愧色便被瘋狂所取代,"是,葉相對我們是不錯,但那又怎樣。他死了,我們這些人,因為他的緣故,受了多少罪你知不知道?我的家產被檀鋒他們勒索走了大半,這幾年來,每日戰戰兢兢,如履薄冰,就在我們最遭罪的時候。齊國田相伸出了援手,我們為什麼不去投靠,好。你是嫁了一個好男人,高遠打回來了,我們本來也想從此與齊人一刀兩斷,但高遠給了我們什麼?我們什麼也沒有得到,我們沒有得到一絲絲補償,被那個小人得志的范登科拒之門外。范登科算個什麼東西,不過一個匠戶頭子而已。如今也可以騎在我們頭上拉屎拉尿了,好。你們不願意再接納我們,有人願意,田相答應我們功成之後,便讓我來當琅琊郡守,為什麼不能搏一搏,成王敗寇而已,只可惜老夫錯算一著,中了曹天賜這個屠夫的詭計,如今要殺在砍,悉聽尊便."

    "你真是瘋魔了!"葉菁兒看著瘋狂的王跋,搖頭嘆息道:"你只知道範登科是一個匠戶頭子,你可知道這些年來,他隨著征東府立下多少功勞,流了多少血汗?沒有付出,那來收穫,我們打回來了,你們想當官,高遠不是沒有給你們道路,但你們對征東府的策略知道多少?你們當真能征東府所的政策對無條件支持么,錯,你們想當官,不過是想重新拿回你們失去的利益而已,你只知道在燕廷當道之時,你們失去了很多,但你們為什麼不想想,即便失去了那些,你們的日子比起一般的琅琊人來,還要好上百倍千倍."

    "要殺便殺,何來多言?"王跋大呼道:"你們也撐不了多久了,高遠還在東胡,田相大軍不日即將殺到,琅琊,遼西,河間,積石,都會在田相的大軍之下盡成墼粉,你們也別想活命,老夫在黃泉路上等著你們."

    曹天賜冷哼一聲,"老匹夫,只怕你是看不到這一天了.田單想來與我們征東軍較量,那是打錯了算盤,這一次我們便叫他明白什麼叫做老虎屁股摸不得?他來得正好,省了我們以後好多功夫."

    轉過身來,看著葉菁兒,"夫人,這些人都罪大惡極,根本不思悔改,沒有必要耽擱時間了."

    葉菁兒嘆了口氣,點點頭,"你去處置吧!"

    曹天賜躬身應道:"是!"

    轉過身來,大聲下令道:"將這些賣主求榮的混帳統統推出去斬了,立即派人奔赴他們家中,逮捕他們的家人,一個也不許放過."

    監察衛們一涌而上,將被捆起來的一群人拖起來便走,王跋認命地閉上眼睛,死狗一樣的被拖走,一旁的葉宏卻是大哭起來,瘋狂地掙扎著,叫喊著.

    "小姐,小姐,看在我也姓葉的份上,讓我去城牆之上戰死吧,給我一個體面的死法吧!"

    葉菁兒長嘆一聲,"天賜,把他帶過來."

    曹天賜揮揮手,兩個監察衛將葉宏按著跪倒在葉菁兒的面前,看著眼前這個痛苦流涕的中年男人,葉菁兒嘆道:"我記得你,當初我初回琅琊之時,你曾來家中作過客.你為什麼要姓葉?真是辱沒了葉這個姓氏."

    葉宏俯地痛哭.

    葉菁兒看向曹天賜:"天賜,我要向你討個情,給他一把刀,讓他上城牆上去殺敵吧,葉宏,你殺死一個敵人,我便饒你府上一人."

    葉宏又驚又喜地抬起頭看了葉菁兒一眼,跟著連連叩頭,"多謝小姐,多謝小姐."

    曹天賜哼了一聲,"來人,帶他去城牆,交給鄭軍長,將夫人剛剛的話,轉述給鄭軍長聽."(將在官方微信平台上有更多新鮮內容哦,同時還有100%抽獎大禮送給大家!現在就開啟微信,點擊右上方「+」號「添加朋友」,搜索公眾號「qdread」並關注,速度抓緊啦!)(未完待續)

    ...



    上一頁 ←    → 下一頁

    妾歡龍王殿大唐貞觀第一紈 都市極品仙帝蛇王纏身:老婆,生個蛋
    我跟天庭搶紅包重生之賊行天下萬古第一神次元手機網遊之末日劍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