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我為王 » 第八百三十八章 日出東方(63)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我為王 - 第八百三十八章 日出東方(63)字體大小: A+
     

    密室之內死一般的寂靜,半晌,才有人低聲道:"我們手中無兵無將,僅靠家裡的大貓小貓三兩隻,在這上萬大軍駐紮的城中,能濟得什麼事來?貿然動手,只怕是徒尋死路.王大人,我不贊同這樣做."

    "葉宏,不要以為你也姓葉,曹天賜便會對你手下留情,葉菁兒便會為你說情,不要忘了全明康是葉氏老臣,說起來與葉氏的情份,比起你來不知強了多少,一旦事發,曹天賜屠刀揮落,可見那葉菁兒為他討過情沒有?葉菁兒不但是曹天賜的主母,更是他的師娘,她如開口,還怕不能留下全明康的命來?"

    被稱作葉真的人話剛一出口,便被噎了回來,氣得麵皮發紫,劇烈地喘息半晌才道:"我倒要聽聽,你能怎麼做?咱們這幾家中,當時便是聽了你的話,將家中青壯大部分遣入了軍中,本想控制了這支青壯以待時機,可誰想征東軍的編組之法極其奇特,咱們的人,完全被打散零落各處,根本無法聚集起來,稍有異動,便是死路一條,現在,你又想出了什麼法門?"

    "法門自然是有的,就看你們齊不齊心?"姓王的老者獰笑道.

    "這都什麼時候了,王老你還賣什麼關子?莫非真等著那曹天賜揮舞著刀子殺進門來么?我可不想一家老小如同全明康一家般,落得個個身首異處的下場."密室里響起了七嘴八舌的抱怨之聲.

    "好,既然大家都一條心,我也不賣什麼關子了,咱們想要活命。還要著落在葉菁兒的身上."王姓老者雙手下壓,制止了眾人的抱怨,低聲道.

    "開什麼玩笑,剛剛你還說過不能指望她."葉宏怒道.

    "我們不是指望她,但如果他落在我們的手中呢?"王姓老者冷冷地道.

    密室之中。再一次的冷場,半晌,葉宏才道:"王老,你還是在開玩笑么?莫說我們家中大部分青壯都已被收入軍中,即便他們都在,面對著曹天賜手下那些黑衣煞神。難道有半分勝機?"

    王姓老者冷笑:"我自然不是信口開河,外頭齊軍攻城甚急,破城那是遲早的事情,曹天賜的手下的確很厲害,但真到了城上危急的時刻。他必然會帶著這些人上城去協助防守,他們一去,葉府之中必然空虛,那個時候,只要咱們瞅準時機,集合了咱們能集合起來的力量,突然殺入葉府,脅持了葉菁兒。不怕鄭曉陽,曹天賜不屈服,那時候咱們打開城門。恭迎齊軍入城,不但保住了自己家族的性命,更是奇功一件."

    "這倒是可行,只是,王老,你如何斷定到了那時候。曹天賜一定會帶著他的兵去城上協防呢?"葉宏喃喃地道.

    "我是根據葉菁兒的性格來分析的,當年在積石城。葉菁兒曾親自上城擂鼓為士卒助威,如果城上危急。以她的性子,豈會任由曹天賜帶著數百人保護她一個人,定然會逼著曹天賜帶兵上城助戰,那時候,就是我們的機會,我在葉府之中收買了一個下人,到時候,他自然會來與我報信."王姓老者胸有成竹地道.

    "如果葉菁兒如同在積石城一般,也隨著士兵上了城牆,我們如之奈何?"

    "不會,那時她只是一個人,現在她已經有了兒子,即便她故伎重施,上了城牆,她的兒子尚未滿歲,總不至於也跟著上城牆去吧,拿出了高興,結果卻也是一樣的,高興可是高遠的獨子."王姓老者獰笑道."各位,事已至此,容不得我們有半分猶豫了,當初既然走上了這條路,那就不得回頭了,總得搏一搏,不僅是為了自家的富貴,也是為了一家老小的性命."

    "自當一搏,王老,我這就回家,準備死士,等候王老的召喚."一人站了起來,郎聲說了一句,轉身便向外走.

    "自當如此,搏上一搏,總不能束手待斃."又有幾人站了起來.屋內瞬間走得只剩下了葉宏一人.

    "葉大人,你待如何?"王姓老者看著對方,厲聲問道.

    "事已至此,還能如何?"葉宏長嘆一聲,"唯有拚死一搏,置之死地而後生也."

    琅琊郡城之戰,一天比一天激烈起來,田富程在付出了上千人傷亡的代價之後,終於推平了除開護城河外的所有阻礙,現在他與城牆之間,相隔的便只有一條十餘米的護城河了.

    一輛輛的攻城車推到了護城河邊,車頂上的弓弩手,操縱著床弩,弓箭,頂著城頭之上如雨的弓箭攢射與其對射,力圖壓制住城頭之上的遠程打擊,即便不能壓制,亦能牽制住對手一部分兵力,方便下頭攻城的步卒填平護城河.

    城頭之上,一枚枚床弩呼嘯而至,將一台台攻城車射倒,射塌,上頭的士兵慘叫著跌下去,但過不多時,便又有一輛新的攻城車填補上來,那些倒下來的木頭架子,零落一地.

    數天的攻擊,齊軍也已經殺紅了眼,不少兇悍的齊軍,甚至直接跳進護城河,有的抱著一根木頭柱子,向著對岸游來.城頭之上,一時照顧不到這些傢伙,倒讓不少人游到了岸邊,爬上河堤,躲到了城牆根下的一些死角當中,琅琊城不比積石城,建城之時就充分考慮到了防守問題,這裡的老式城牆,仍然有不少的死角,往那裡一躲,別說弓箭射不到,便連看也不容易看到了.

    一波又一波的齊軍將一隻只裝滿土的麻袋投進護城河中,河水漸漸上漲,眼見著便漫過了堤岸,不到半天功夫,環繞城牆的護城河,已經被填出了十數段道路出來.

    范登科看著鋪天蓋地悍不畏死衝上來的齊軍,眼中充滿著深深的憂慮,看著身邊依然沉靜的鄭曉陽,問道:"鄭軍長,有把握嗎?"

    鄭曉陽瞟了他一眼,淡淡地道:"他們還沒有蟻附登牆了,那才是刀子見紅的時候,現在,只不過是小打小鬧罷了,范郡守不必擔心.咱們征東軍在刺刀見紅的搏鬥之中,真還沒有輸過."

    "看出田富程準備主攻那一面了么?"范登科心下稍定.

    鄭曉陽搖搖頭,"田富程極有經驗,打到現在,仍然看不出他的主力兵力藏在哪裡,我們卻不能靠猜防守,只能見招拆招,范郡守,你那五千青壯,到時候只怕要拉出來救急了."

    "放心,他們都已經做好了準備.隨時可以上城協助守城."范登科點頭道:"鄭軍長,我們能守多長時間?"

    "能守多長時間?"鄭曉陽哈的笑了起來,"有我在,他們就休想攻破琅琊郡城.范郡守,你只要想想,夫人與小公了都在城中,我們就沒有任何退路可走,如果失了城,失陷了夫人與公子,即便我們逃得性命,又有何面目回征東府?"

    "鄭軍長說得是,我問得差了.只是不知道都督的大軍什麼時候才能回還啊?"范登科嘆了一口氣,"我等死不足惜,但如果失陷了夫人與公子,那就萬死難贖其罪了."

    "就算一切順利的話,起碼也要一月以上."鄭曉陽淡淡地道:"大軍開拔,豈是那麼容易的事情,與其指望都督的大軍趕回來,還不如指望遼西,積石,河間等地的援兵."

    鄭曉陽的目光此時卻在看向天河薊城方向,以前他恨不得薊城的人早死早乾淨,現在,卻盼望著薊城一定要多挺一段時間,如果薊城快速敗亡,田單主力一股腦地沖入琅琊,那才是大難臨頭了.

    "曹院長這幾天神神秘秘的,也不知在忙些什麼?"范登科突然道.

    "他在捉蟲子!"鄭曉陽哈哈一笑,"范郡守就不用管他了,他的任務是捉蟲子以及保護夫人公子的安全,我們就不要指望他能來幫著守城了,他那點手下,上城來,也濟不得什麼事?"

    范登科也是一笑,"那是,我就不在這裡防礙鄭軍長指揮了,我這就下去,組織後勤,督促那些新兵訓練,臨陣磨槍,不快也光嘛!"

    鄭曉陽被他也說得笑了起來,"范郡守不用管我,田富程想要破城,就憑他這塊料,我還真不懼他呢!"

    田富程的確有些急火攻心了,攻打琅琊郡城已經是第六天了,但他的兵還沒有一個能踏上城牆,橫亘在城牆之上的那道鐵絲肉,無情地阻隔著他們與城牆之間的親密接觸,想要拔除這道鐵絲網,卻是異常不易,鐵絲,田富程並不眼生,這玩意兒齊國也能弄出來,但將鐵絲弄到如此細之後,卻是極易折斷,但讓他驚訝的是,征東軍的這些由一根根鐵絲構成的鐵絲網,不知使了什麼法兒,竟然極其堅韌,一刀下去,斬斷一根不費什麼勁兒,但想要一舉破開整體,卻是難上加難,因為揮刀的士兵根本沒有機會揮動第二刀,就會死與非命.城上將燒得滾開的開水,油脂倒下,這些致命的玩意兒透過網眼,落在下頭士兵的身上,那裡還有命在.眼看著城下已經積屍如山,那些該死的鐵絲網竟然還只破開了一小段,他便覺得心火上升.(未完待續)

    ...



    上一頁 ←    → 下一頁

    我當道士那些年滄元圖大明帝國日不落帝道獨尊隨波逐流之一代軍師
    重生校園女神:明少,太最強仙府升級系統妾歡龍王殿大唐貞觀第一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