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我為王 » 第八百三十一章 日出東方(56)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我為王 - 第八百三十一章 日出東方(56)字體大小: A+
     

    征東府的政治經濟中心,積石城在忙而有序中,高速地運轉著,大軍在外征戰,剛剛歸屬征東府的琅琊郡卻又遭到齊國的突然入侵,現在僅靠著兩萬不到的部隊苦苦支撐,但這個新生的政權,並沒有因此而陷入慌亂,各個衙門裡辦事的官員,差吏,幾乎是腳不沾地的辦理著公務,每一個都是那樣行色匆匆,便是遇到朋友熟人,亦只是揮揮手,沖著對方笑一笑,便又趕著去忙自己的事情.

    每一個人都很忙.

    但在整個積石城,卻是平靜的,這基於這些年來,征東軍在對外戰爭之中的戰無不勝,曾經強大的東胡政權在征東軍的兵鋒之下,土崩瓦解,都督高遠親征東胡,雖然最後的消息還沒有傳回來,但所有人都相信,東胡,將在不久的某一天,隨著報捷信使的抵達,而成為歷史長河之中的一個印記.至於現在想趁火打劫的齊人,他們又能得意多久呢?沒看到現在征東軍只有不到兩萬軍隊,便將數倍於己的齊軍拖在了琅琊的泥沼之中了嗎?

    一隊隊的基層民兵從積石郡的各個方向向著這裡集中,而與此同時,河間郡,遼西郡也在做著同樣的事情,除了剛剛歸附的漁陽,還沒有建立起強大的預備役部隊,河間,遼西已經集結了相當數量的民兵,這些人,在郡城換上軍裝,便可以比美一般的常備軍部隊.

    與這片大陸之上其它國家防民如同防川不一樣,征東府,允許百姓自備武器,弓箭。除了在民間禁重弩等重型武器之外,其它的都是聽之任之,這造就了整個區域內的好武之風,一旦有事,一聲令下。青壯們便能自備武器,前往指定地點集結.

    托老天爺的福,這幾年豐調雨順,而征東府轄下每年亦大修水利,道路,糧倉之內儲得滿滿的。每集結起一支軍隊,便會源源不絕地向著遼西方向開進,雖然大軍還沒有回返,但征東府的每一個人都相信,在大軍回來之前。他們完全能夠抵擋得住敵人的入侵,而等到大軍回來之後,那就該反攻了.

    吃了我的給我吐出來,拿了我的給我還回來,當然,還得付上一些利息.這便是所有徵東府中人心中唯一所思所想.

    征東府中所有的官員都很忙碌,唯有一個人是例外,而這個人。恰恰就是在征東府中留守的最高官員,議政蔣家權.

    他在陪一位來自遠方的客人,這片大陸最強大國家大秦的帝師。李儒.

    蔣家權,李儒,師出同門,兩人出師之後,卻因為政治理念,治國理念的不同而分道揚鑣。從此不再往來,李儒得到了秦國國君的賞識。在秦國一呆數十年,將自己的治國理念從上到下貫徹到了秦國的方方面面。雖身無官職,但卻地位崇高,而蔣家權卻潦倒於漁陽,屈居於一郡守之下做一個不被人賞識的師爺,混吃等死,亦是一呆數十年.

    但不到十年的時間,這種差距極大的人生際遇發生了根本性的轉變,蔣家權找到了屬於他自己的舞台,如今,征東府威震東方,收匈奴,平東胡,大殺四方,甚至連他的宗主國大燕,如今在征東府的兵鋒之下也瑟瑟發抖,苟顏殘喘.征東府的強勢,不能不引起志在一統天下的秦人的注意.

    要知道,當年秦人費了多大功夫,付出了多大的代價,才將後院里的敵人一掃而空,即便如此,秦人也沒能將匈奴人拉進自己的懷抱,只能築起山南郡城,將匈奴游騎拒之門外,這一戰略決策,最後卻成就了征東府,高遠幾乎沒有費多大的力氣,便將匈奴人納入到了自己的懷抱,從此建起了一支可以與東胡比美的鐵騎,橫掃東方.奇襲山南郡,奪得山南郡城,更是直接威脅到了秦人的後院,如今,征東府擊敗東胡已經眼前,到時候,班師回朝的征東軍,會不會自山南郡城進軍秦國,威脅秦人的後院,讓秦人再也無遐安心掃蕩天下,便成了秦人上上下下都關心的問題.這才有了李儒的積石城一行.

    他此來,一是想要弄清楚征東府下一步的動向,二來,也是想看看,當年的一個小小的兵曹,究竟是如何在不到十年的時間,發展成如此一個龐然大物的.

    兩個加起了都過了一百二十歲的老頭,一身便衣,緩緩步行在積石城外寬闊的馳道之上,李儒的年紀雖然要更大一些,但多年以來一直養尊處優,即便遊學天下,也是從人侍者一大堆,從來沒有吃過什麼苦,保養得極好,看起來比蔣家權要年輕得多.

    馳道修得極是寬闊,先用三合土墊基,再在上面鋪上碎石子,最後有馬拖著沉重的石碾子將其壓得平平整整,即便是前幾天剛剛下了一場大雨,但這條路卻絲毫不見泥濘,走在上面,清清爽爽,單單就是這一條一眼看不到頭的馳道,在秦人的國都咸陽,也是看不見的.咸陽也只是在城內的一些主幹道上鋪上了石板,其它一些地方,一到雨天,便泥濘不堪,更別提城外了.

    積石城外都是如此講究,城內就更不用說了,李儒抵達積石城尚沒有幾天,但已是暗暗心驚,作為一個國家的政策制定者,他當然很清楚,要將一座城池建成這般模樣,那得需要多大的人力,物力和財力,即便以秦國之強大,也無力完成這樣的工程,小小的征東府,究竟是如何做到的?

    他可以問蔣家權,但自尊卻不允許他這麼做.更何況,即便他問了,對方也不見得會真心回答他,自信的李儒相信,只要自己在這裡再呆上一段時間,憑藉著自己的睿智,自然能一一破解.

    馳道兩邊的小樹最粗的也不過碗口粗細,再過上一些年,相必這馳道兩邊便綠蔭如蓋了,此時離城漸遠,道路的分岔口也越來越多,將主幹道上原本擁擠的人群漸漸地分流開來.

    蔣家權心中極是高興,更多的也是得意,這麼多年來,即便自己最為窮困潦倒的時候,也沒有想過去向自己飛黃騰達的師兄求助,因為在他看來,治國理念的不同,已經讓二人再沒有任何的共同語言可言,原本以為輸定了的自己,不想卻在生命的最後一些年頭裡,來了一個大翻轉,用一句大白話講,就是典型的眼睛一眨,老母雞變鴨,真真正正的鹹魚翻身啊,曾經高高在上的師兄,如今降尊紆貫地到積石城來拜會自己,這本身便是對自己對大的肯定了.

    是的,蔣家權覺得自己有資格驕傲.看著馳道之上那帶著滿足笑容的來來往往的百姓,看著這寬闊的道路,無盡的糧田,這裡便是真正的世外桃源啊.

    "今年又會是一個大豐收年!"蔣家權走出了馳道,蹲在田埂之上,撫摸著沉甸甸的麥穗,笑盈盈地道."糧倉里到現在還是滿的,現在我可就發愁新糧上市,這舊糧該怎麼辦才好呢?"

    李儒眉頭微皺,"師弟,君子遠皰廚,你這個模樣,實在是有辱斯文."他能聽出蔣家權話里的得意洋洋,心中略有不快.

    蔣家權笑著站了起來,"師兄,我可比不得您,不過在我們征東府中,並不以此為辱,便是我們的高都督,在視察的時候,還曾經親自挽起袖子,與百姓一起揮鐮收割呢!」

    李儒冷笑一聲,不過是收買人心的舉動而已,在大秦,每年的春耕之時,秦武烈王帶著文武百官,還不是一樣去挖一挖土,揮了揮鐮.

    看李儒的模樣,蔣家權便知道他不信,他自然也是懶得解釋.一笑站了起來.

    「既然糧食這麼多,不知我們秦國可不可以向征東府購買一些呢?」他試探著問道.

    「有什麼不可以?」蔣家權大笑,」只要秦國人真金白銀地拿出來,我們當然賣,新糧要入倉,舊糧自然便要處理,不過師兄,我們可不會讓價的.」

    「陳糧自然不能與新糧一個價!」李儒道.

    蔣家權狡纈的一笑,」據我所知,秦國西面大片國土今天可是遭了天災,國內糧食產量銳減,秦國要不是前兩年滅了韓國,如今又佔了魏國大片土地,只怕今年便難地度日,即便如此,秦國朝堂對此也很憂心吧?路超在魏國的攻勢漸漸放緩,李信在函關谷也是東一鎚子西一棒頭,難道與此無關?你們要糧,我們有糧,你們要糧要得緊,我們卻不在乎,哪怕放在那裡爛了呢,也可以餵豬喂牛餵羊,師兄也知道,我們這裡別的不多,就是牲口多啊!」

    李儒聽得臉色發青,」這些具體事務,自然有專門的人來與你們談,只要你答應願意賣就好了,師弟,這種事情,總還不需要你操心吧?」

    蔣家權呵呵一笑,」自然,自然!」心道你們的人下去找戶部的人談,只怕更要被王武嫡敲骨吸髓.(未完待續)

    ...



    上一頁 ←    → 下一頁

    嬌妻在上:墨少,輕輕親極靈混沌決異能之紈?寧小閑御神錄蓋世帝尊
    海賊之最惡新星極品上門女婿我當道士那些年滄元圖大明帝國日不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