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我為王 » 第八百二十四章 日出東方(49)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我為王 - 第八百二十四章 日出東方(49)字體大小: A+
     

    九月初,葉重所率大軍率先抵達和林.顏海波,孟沖兩部率先出擊,在連接掃蕩了和林周邊的防禦之後,與九月十日抵達和林西城門,九月十一日,葉重率主力抵達,從遼寧衛攜帶了大量攻城器械的葉重沒有絲毫停留,由鐵泫作為先發,率先對和林城展開攻擊.

    葉重焦心於琅琊戰事,作為葉家部將,老人,他實在不願琅琊再一次毀於戰火.現在琅琊的留守兵力薄弱,田單的這個時機抓得極妙,正是讓征東軍顧此失彼的當口,必須要作出取捨.城內的東胡人亦知道這是最後的關頭,從各地匯聚而來的東胡人奮起抵擋,戰事從一開始就進入白熱化當中.與東胡其它重鎮比起來,和林卻是城高險峻,比起內地一些大城絲毫不遜色,攻擊堅城,便成了一件艱苦的活兒.

    九月十五日,高遠率河套諸軍抵達,正式完成了對和林的合圍,這一次不是什麼違三缺一,而是四面包圍,高遠下定決心要畢此功於一役,不讓索普有機會溜會老家,留下隱患.十幾萬大軍連營數十里,和林猶如大海浪潮之中的一葉扁舟,搖搖欲墜,城內所有人都知道,和林的陷落只是時間問題了,失去了外援,強軍的和林城,已經無法再堅守多久.

    東胡的正規軍幾乎已經損失殆盡,城內所餘下的只有二千宮衛軍,以及索普從榆林帶回來的萬餘人馬,不到兩萬的正規軍,再加上從各地趕來勤王的東胡普通百姓,攏共算起來。也只有不到四萬不到的人馬.如果是訓練有素的軍隊,再加上有充足的糧草,四萬人堅守和林,原本也不是什麼難事,但現在東胡卻是人心浮動。小王子索額圖落入征東軍之手,更是給了他們重重一擊,先前索普孤獨一擲,為了準備榆林決戰,和林的倉儲,軍械幾乎被抽調一空。隨著榆林決戰的失敗,和林的失守便也是板上釘釘了.

    現在和林的堅守,只不過是一個延續了數百年的國家最後的堅守和驕傲了.

    "最後這一場攻堅戰,由熊本將軍統一指揮,征東軍各部將領。包括我在內,都必須無條件地執行熊將軍的軍令!"高遠看著帳內濟濟一堂的各部將領,厲聲道:"大家有什麼意見么?"

    高遠的這一條命令出乎大多數人的意料之外,帳內沉默片刻之後,葉重第一個站了起來,"遵命,熊將軍久經沙場,統兵攻堅無數。在這和林城下,亦曾激戰多場,對於和林的虛實。比起我們所有人來都要熟悉的多,南方集團軍,堅決執行軍令."

    葉重開了頭,其它人便也不好再沉默,賀蘭雄不再,孟沖便代表東方集團軍開口:"東方集團軍所部將士。堅決執行軍令."

    許原有些無奈,但他也清楚。自己麾下幹將羅尉然,陳斌諸人。都是熊本部將,自己再不開口,未免顯得小氣."北方集團軍上下,堅決服從軍令."

    三大重將都沒有異議,高遠微笑著轉頭看向熊本,"熊將軍,你一仗,便拜託了."

    熊本感慨萬千,站起身來,先向高遠一揖到地,再抱拳向著帳內大大小小的將領們團團作了一個揖,聲音有些哽咽地道:"多謝都督,多謝諸位."

    數年之前,他率領征西軍本部在這裡與東胡人鏖戰多日,所部損失慘重,最後卻因為燕軍戰略失當,中了東胡人的圈套,不得不隨著當年的太尉周淵一齊向東胡投降,熊本視此役為自己軍旅生涯之中最大的污點,原本以為自己再也沒有機會洗涮這一污績,卻萬萬沒有想到,高遠竟然將最後這一役的指揮權完全交給了他.

    高遠卻是自家人知道自家事,對於這種攻打堅城的作戰,自己麾下的部將的確不擅長,如果沒有熊本,這一仗只能交給葉重,但葉重對於攻堅戰也並沒有多少心得,不像熊本,一直在燕國身居高位,統帶重兵,平生作戰無數,攻城略地,勝利者有之,勝敗者有之,可以說兩方面的經驗都不缺.而除了葉重,其它人諸如許原,孟沖等人,根本就沒有打過堅城,讓他們去野戰,他們都是一把好手,但攻擊像和林這樣的重城,只怕就力有不逮了.便是自己,喝在打下過不少城池,但多是使奸耍詐,並沒有正兒八經地攻打過一座防守嚴密的堅城.而如今的東胡人,面臨亡國之危,這最後的抵擋自然是頑強而激烈的.攻城,這種專來的事情,還是交給專業的人才來做吧!

    和林四面楚歌,遭重兵圍城,而倉皇棄和林而走的高車,卻也陷入了進退兩難的境地,在他踏入那一片茫茫的黑山白水之間,自以為到了自己的家,自己的地盤的時候,赫然發現,在他們前進的道路之上,四處出沒著衣裳襤褸,卻又手持著上好刀槍的流匪,這些流匪時而凌散出沒,襲擊他的前鋒,哨探,後衛,輜重營,時而又湊在一齊,嘯聚成大股的上千的部隊,對他派出去剿匪的部隊實行圍攻,一連幾次之後,對於流匪本來哧之以鼻,不屑一顧地高車恐懼地發現,這些流匪進退有度,分明有著極高的組織紀律性,有人在操控著他們的行動,這使得他再也不敢派出小股部隊出擊,而只能將整支人馬聚合在一起,小心翼翼的前進.

    大股兵馬聚集,流匪啃是啃不動了,但每日的騷擾卻無時不在,他們會在你睡覺的時候,突然金鼓齊響,作出攻擊的動向,等你擺好陣勢,他們又消失無蹤,他們會在你前進的道路之上的水源里下毒,或者丟進去大量的糞便,讓你無水可飲,他們會在草從里,樹林中,布下一個個獵人的陷阱來暗算士兵,各種陰謀詭計,寸出不窮,每天,高車的部隊里都會多出一二十個傷員.連著折騰了十數天之後,高車好不容易從和林帶出來的這三千多人馬,已是疲憊不堪,士兵低落到了極點.

    但高車又不敢停,在他的身後,賀蘭雄如同附骨之殂,緊追不捨,雙方之間的距離已經越來越近,兩邊的戰鬥人員雖然差不多,但問題是,一方士氣如虹,一方卻如喪家之犬,而且賀蘭雄所帶領的騎兵,就連馬上技巧,比起東胡人來也不遑多讓,這讓高車徹底喪失了與其一戰的決心.

    營地之中,傷兵們的哀嚎之聲,讓高車心煩意亂,傷兵從來都是麻煩,但這個時候,他卻不敢拋棄這些傷兵了,兔生狐悲,所有的士兵此時都心慌意亂,誰也不知道下一個受傷的會不會是自己,如果此時拋棄了這些傷兵,只怕會讓士氣更加低落.東胡軍隊之中並沒有隨軍的醫師,在戰場之上,如果受了重傷,多半便是由同伴幫助了結,輕傷就靠自己找些藥草胡亂糊上去,能不能活下來,全靠天意.

    自己真的沒有路了么?高車猶如困獸,在大帳里轉來轉去.自己拋棄了宇文恪,拋棄了和林,求的不就是一條生路么,可是生路在哪裡呢?

    "將軍,將軍!"一名東胡將領有些手忙腳亂地闖了進來,看他的模樣,竟是有些驚慌失措.

    "慌什麼?賀蘭雄那匈奴雜種追來了么?"高車厲聲喝問道.

    將領先是點頭,接著又是一陣亂搖頭.

    "到底是怎麼會回事?"高車不由大怒,如果現在不是用人之際,按他以前的脾氣,早就一刀砍過去了.

    "賀蘭雄派了一個使者過來,說是要見將軍您!"將領終於緩過氣來,也回過了神,大聲道.

    "使者?"高車瞪大了眼睛.

    "是,一個叫葉楓的征東軍將領,自稱是賀蘭雄的使者,要面見將軍,說,說是要指點給將軍一條生路."

    "放他娘的屁!"高車大怒,正要喝令將這個什麼叫葉楓的傢伙拖出去殺了,突然心中一動,葉楓?不就是守界鋪口的那個傢伙么?賀蘭雄為了救他,不惜搭上了一兩千騎兵,現在怎麼給自己送上門來了呢?這個人的身份可非同小可呢!他是高遠的小舅子,身份貴重,如果拿他在手上,怎麼也能找到一條生路出來吧!

    他沉吟了一下,"帶他進來."

    來的的確是葉楓,他的身後,僅僅跟著兩名衛士,此時他們三人,都是赤手空拳,身上的武器,再進大營的時候,就已經被收走,但葉楓神態自若,昂然而入,雖然今年他過剛剛滿十八歲,但神態舉止之間,早已不見了弱冠的青澀,取而代之的是一股成熟男人的自信.這幾年的軍事生涯,讓這個曾經的邊城少年,相府貴子,迅速地成熟起來,特別是賀蘭雄為了救他而犧牲了近兩千騎兵,最後還搭上了界鋪口他所有的部屬以及賀蘭敏的性命,更是面了一支摧化劑,讓他從先前的鋒芒畢露變得內斂起來,近一個月跟著賀蘭雄東沖西殺,在戰鬥技巧愈發成熟的時候,身上也多了無數的傷疤,原本俊俏的臉上,也新添了一條二寸長的刀痕,這刀痕長在臉上,卻讓他少了一些俊,多了一點酷,用賀蘭雄的話來說,現在,你真得是個男人了.

    一路猛追高車的賀蘭雄,接到了高遠緊急送來的命令,高車,是一個可以利用的人物,東胡聖城還駐紮在莫延賀的一萬宮衛軍,雖然木骨閭與牛騰用小刀一點一點地割了莫延賀不少的肉,但其元氣並沒有大損,在拿下和林的同時,高遠不想看到在這片黑山白水之間,還有這樣一支力量的存在.(未完待續)

    ...



    上一頁 ←    → 下一頁

    紹宋大劫主師父又掉線了醫手遮天武器大師
    至尊毒妃:邪王滾一邊陰陽鬼術嬌妻在上:墨少,輕輕親極靈混沌決異能之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