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我為王 » 第八百二十一章 日出東方(46)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我為王 - 第八百二十一章 日出東方(46)字體大小: A+
     

    看到士兵們們迅速各就各位,謝宗傑卻是有些震驚地想起昨天晚上黃湛的話,難道當真是向深康在新會戰死之後,託夢給黃湛給他示警么?如果不是黃湛昨天晚上突然派出軍隊連夜行軍趕往青龍河和楊林渡,而是按部就班的休息一晚之後再在今早行軍,只怕這支齊軍就會渡過青龍河,與己方部隊在半道之上狹路相逢,這對於征東軍來說,便太不利了.

    黃湛統帶前來援助新會的只有三千餘人,而齊人已經抵達新會的先鋒軍隊便有上萬人,兩軍在人數之中差距巨大,如果說齊人在新會耗盡了力氣,那麼,征東軍便是在泥濘的道路之上吃盡了苦頭.

    狹路相逢,即便征東軍勝了,恐怕也是一個慘勝,這並不是征東軍想要的,征東軍要的是遲滯對手的速度,盡量拖延對手在琅琊郡的進程,而不是要一場暫時性的勝利.

    一邊派人迅速回報黃湛,通知龐笠,一邊看著青龍河對岸愈來愈近的齊軍,滔滔的大河成了最好的陣地,敵人想要渡河,便只能搶奪青龍橋,這將自己兵力有限的弱點最大程度地降到了最低,你人再多,也只能通過這一條兩三多寬的橋面向我展開進攻,兩米多寬,自己只需要四五個士兵便足以將正面填滿,然後就是厚度了.最前面架上一台床弩,即便發射速度慢,也足以讓敵人付出慘痛的代價.

    就在謝宗傑既慶幸,又得意的時候,在他的對面,齊人已經停下了前進的腳步,看著飄揚在青龍橋上征東軍的大旗,統帶三千人馬為先導的齊國大將覃山驚得險些從馬上掉下來,就在昨天晚上,青龍橋這一帶並沒有發現征東軍的蹤影,最新的情報也都顯示,征東軍距離青龍橋還有數十里路,比自己要遠多了.

    雙方的斥候在這一段絞殺,已經讓覃山加快了前進的腳步,但萬萬沒有想到,仍然讓對手搶前了一步,看著橫跨在青龍河上的這條窄窄的石橋,再看看奔騰的河水,他不禁猶豫了起來.

    在新會,他已經領教了征東軍的戰鬥力,此時,這裡雖然沒有城牆,但卻遠比新會更加險惡.

    謝宗傑沒有等來齊軍的進攻,而是看到齊人在青龍河的對岸紮下了營盤,除了派出一小支部隊逼近青龍橋進行警戒之外,並沒有任何攻擊的跡象.

    你不來打我,我自然是求之不得,我的目的就是遲滯你的行為,現在兩軍隔岸對峙,卻是更好,謝宗傑不會腦子白痴到帶著他的五百人馬去主動攻擊對岸數千敵軍.敵人不來,他便帶著他的士兵在岸邊開始一點點地修築胸牆,堆集高台.

    黃湛在接到了謝宗傑的稟報之後,沉默了片刻,昨晚上,真得是康子來向自己告別的,他已經不在了.

    沒有留淚,黃湛翻身上了戰馬,大聲道:"走,去青龍山,新會千餘弟兄阻擋了敵人近十天,現在,輪到我們了."

    二千餘士卒在黃湛的帶領之下,向著前方不遠處的青龍山急奔而去.因為昨天的那一個夢,他心下不安派出的兩支部隊,控制住了青龍橋和楊林渡,應當能阻住敵人幾天,這段時間,已經足夠讓他在青龍山布置出一道固若金湯的防線,成為對手進軍琅琊道路之上的一根釘子,只要自己能釘住,對手就不能全心全意,毫無顧忌地進軍琅琊.

    就在黃湛上了青龍山,開始布置防線的時候,田敬文在得到覃山的稟報之後,也迅速趕到了青龍河,看到如此險惡的進攻環境,田敬文也是倒吸了一口涼氣.

    "有沒有尋找其它可以渡河的地點?"他沉默片刻這后,問道.

    "屬下派出斥候沿著青龍河上下游四面打探,這百里之內,只有這青龍橋和往上十數里的楊林渡兩地,但楊林渡現在也已經有了征東軍控制了."覃山為難地道.

    "水這麼大,渡河也是不可能的,屬下試了一下,損失了幾十個弟兄,扎的木排一下水,便被沖得失去控制,這裡河道之中亂石密布,水勢大漲之後,根本看不清他們的分佈,木排就是撞在這些水下的石塊之上散架了的,落水的兄弟,根本連屍體也無法找到."覃山嘆了口氣,"這青龍橋根本就沒辦法打,除非用命去填,將軍,看來我們得等到這水勢落下去之後再想辦法渡河."

    "也只能如此了!"田敬文無奈地搖頭,"新會,我們打了十餘天才攻擊下來,現在又被這青龍河擋住,但願老天爺不要再下雨,讓河水迅速回落下去,那時候我們便可以扎木排渡河,只要水勢一落,我們能夠渡河,對手堅守青龍橋也便沒有了意義."

    "但願如此吧!"兩人苦笑對望.一條河,五百人,便將他們牢牢地阻隔在了河的對岸.

    "我們是客軍,對琅琊的地形地貌並不熟悉,這一點我們落了下風,征東軍的援軍肯定不僅僅是這青龍橋和楊林渡兩地的千餘人,對岸有什麼可以布置防線阻擋我們的?"

    "據斥候回報,在對岸便只有青龍山有可能讓敵人利用了,過了青龍山,便是琅琊最富裕的地區了,那裡一展平原,再也沒有可以阻擋我們進軍琅琊郡城的腳步."覃山道.

    "一步錯,步步錯啊!"田敬文苦澀地道:"沒有想到小小的新會能將我們擋這麼多天,如果不是在新會折損嚴重,我怎麼會多休整了兩天,不多休整這兩天,怎麼會讓青龍橋落到對方手中?我太大意了,沒有想到他們的援軍來得這麼快?"

    "征東軍的行進速度實在是太出乎人的意料之外了."覃山搖頭道.

    "等吧!這種條件之下,根本無法打的.想要攻擊青龍橋,便要以密集隊形衝鋒,看到橋上的床弩了吧,一發床弩,便能要我們多少兄弟的命去啊!"田敬文握了握拳頭,"幾天,我們應當還是等得起的."

    "但願老天爺作美啊!"覃山看著陰沉沉的天空,擔心地道.

    覃山的擔心在當天夜裡便變成了現實,天空中開始下起了毛毛細雨,到了第二天早晨,雨竟是越下越大,看著青龍河中的水位不僅沒有落下去,竟還有上漲的趨勢,兩人一籌莫展.除了每日督促士兵砍伐樹木,打造木筏之外,竟是無事可做.

    而此時,在青龍山上,卻是另外一番光景,數千征東軍士兵忙得熱火朝天,青龍山上的樹木已是被伐大半,原本鬱鬱蔥蔥的青龍山,如今竟似是被剃了一個寶蓋頭,只餘下了山頂那一一片綠色,四面山坡,已是被砍得光禿禿的,只餘下了一個個樹樁,這些錯落雜亂的樹樁還被砍成了一個個三稜錐似的鋒利樹矛,而征東軍的防禦工事,便在這山坡之上,錯落有致地形成,每隔一天,整個防禦便成形一份,也更完善一份.隨著一個個以木頭搭建然後再抹上一層層厚厚的稀泥的堡壘在青龍山上立起來,整個青龍山的防禦已經全部完成.

    即便是附近的鄉民,只怕也再認來得青龍山現在的模樣了.他就如同一個渾身長滿了疙瘩的怪獸,矗立在天地之前.

    這幾天,黃湛除了發布一第系列的命令之外,基本上不說什麼話,每天都是和普通的士兵一樣,砍伐樹木,扛著一根根的圓木冒著雨在泥濘的山坡之上艱難地行走,或者挑著一筐筐的稀泥,將他們塗抹到堡壘之上,直到將自己累成一癱稀泥,才能讓自己在疲勞之極之中沉睡過去.

    五天時間,老天爺似乎也在為征東軍助威,這雨足足下了五天,被阻隔在青龍河對岸的田敬文望河興嘆.直到齊國主攻琅琊的這一路大軍的主帥田富程終於率主力抵達青龍河邊.

    田富程,齊國首相田單的二子,勇武而暴虐,向來以治軍嚴苛著稱,但同時,他的部下也是最能打的齊軍軍隊之一,當看到田敬文竟然在青龍河邊無所事事地呆了五天之後,暴怒之極的他一抵達,便操起鞭子,親自抽打了田敬文一頓.

    "給你一天時間,拿下不青龍河,我便取了你的頭顱!"當著麾下數十名將領的面,田富程狂怒地揮舞著鞭子.

    頂著累累傷痕,田敬文含羞帶怒地組織麾下兵馬,開始向青龍橋展開了進攻.

    河水依然暴虐,特意加固的大木筏一下水,便被沖得東倒西歪,雖然不像先前那樣被一碰就散,但在河中根本無法控制方向,看著一個個木筏在河中歪歪扭扭地一種向下,田敬文只能將重點放在了進攻青龍橋上.

    在河的對岸的美美的休息了五天的謝宗傑和他的五百士卒,不但已經完全恢復了體力,更是利用這五天的時間,將自己的陣地又多加固了幾次,因為河水的暴漲,他將另外兩台床弩也移到了橋的中央,形成了一個梯次的射擊,以保證能給敵人以最重的傷害,他已經得到了黃湛的命令,堅守到青龍河水位回落,敵人可以渡河攻擊的時候,便立刻撤往青龍山.r1152

    ...



    上一頁 ←    → 下一頁

    絕世天才系統總裁的代孕小嬌妻同時穿越了99個世界紹宋大劫主
    師父又掉線了醫手遮天武器大師至尊毒妃:邪王滾一邊陰陽鬼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