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我為王 » 第八百一十五章 日出東方(40)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我為王 - 第八百一十五章 日出東方(40)字體大小: A+
     

    田單這一招瞞天過海可謂是騙過了幾乎所有的天下人,以聚集大軍入魏援助魏人抵禦秦國為理由,召集了數十萬大軍,行軍途中忽然轉向,而燕國此時正一門心思地想著如何抵擋高遠在平滅東胡之後很可能到來的進攻薊城的行為,萬萬沒有想到齊人在這個時候,從後背上捅來了致命一刀.

    近二十萬齊軍分成數路,猝不及防的燕軍兵敗山倒,上一戰中丟掉了琅琊與漁陽,燕國朝堂便開始抽調各路兵馬進入天河,打造防禦,以便抵禦高遠,齊趙邊境之上,只留下了數量可憐的軍隊與一些地方軍,在齊人早有蓄謀的攻擊之下,連延緩時間也做不到,十餘天的功夫,齊人高歌猛進,連下數城,大軍直逼天河郡.

    直到此時,燕國朝廷才總算是回過神來,好在天河郡內此刻聚集了大量的兵馬,胡彥超,孔德等部急如星火地緊急調動,在齊軍攻到天河郡之時,總算是趕到了前線,擋住了齊人的第一波攻勢.

    但到了此時,燕國朝堂,已然只剩下了區區一個天河郡了,偌大的國土,要麼被高遠收入囊中,要麼被齊人攻佔.

    胡彥超麾下只剩下兩萬餘人,孔德也只有此數,再加上天河郡兵以及薊城的守衛兵馬,周玉勉強湊齊了八萬人,前往迎戰田單的二十萬大軍,前景黯淡,薊城哀鴻一片.

    齊國的驟然入侵,不僅讓燕國面臨絕大危機,積石城的征東府也同樣是震驚不已,齊人兵鋒可不僅僅是威逼薊城。同樣的讓琅琊也處在極大的危機當中.而此時的大琅琊,大軍亦幾乎抽調一空,只剩下了鄭曉陽麾下一個軍的兵力,如果齊人-大舉來攻,琅琊危矣.

    蔣家權。嚴聖浩可不會認為田單的目的只是拿下薊城,而與高遠會和平共處,這幾年在征東軍與東胡人熬戰的過程之中,齊人就沒有少搗亂,從軍官入東胡幫助訓練步卒,到無數的軍械物資經海路進入東胡。現在看來,田單的目就是為了讓東胡人能夠與高遠抗衡得更久,能夠最大程度地消耗高遠征東軍的實力,為他今日的行動作下鋪墊.

    可嘆的是,征東府上上下下。自高遠到蔣家權,誰都沒有想到,田單的胃口竟然是如此之大.

    "鄭曉陽已經日夜兼程,率部趕往新會,希望來得及在齊軍攻佔新會之前趕到那裡增援,封住天河往琅琊郡的大門."蔣家權眉頭緊鎖,"漁陽的葉重已經提兵越過了邊境,進入天河郡。在必要的時候,對齊軍展開進攻,但現在我們的問題是。兵力嚴重不足,鄭曉陽只剩下一個軍不到兩萬人,葉重麾下的步兵也率六千騎兵隨都督到了榆林,算上駐守全城與趙人抗衡的軍隊,葉重能動用的兵力,不會超過一萬人."

    "現今之計。或者只能讓葉重率部返回琅琊."嚴聖浩沉吟道.

    "這個絕對不行."蔣家權一口回絕了嚴聖浩的提議,"平滅東胡。是我們的基本之策,眼下大功就要告成。絕不能功虧一簣,如果讓東胡人緩過這口氣來,這一仗還不知道要打到什麼時候,拖得越久,於我們越不利,我們這邊再艱難,也要熬到都督率軍自東胡得勝歸來的那一天."

    "哪就只能寄希望於鄭曉陽能夠在琅琊堅持住."嚴聖浩臉色凝重,"天河,琅琊,漁陽,這是燕國的三大重郡,田單不會錯過這一點,如今天河郡里,燕國朝堂大兵雲集,他一時三刻不見得能啃不下,漁陽距離他甚遠,而唯有琅琊,是他嘴邊的一口美食,他絕不會放過的."

    聽著嚴聖浩的話,蔣家權凝立在地圖之前,看著地圖之上新會那一個小小的黑點,"如果封不住新會這個點,齊人就會突入琅琊,全面開花,鄭曉陽一萬餘軍隊絕對不可能擋住齊軍."

    "夫人還在琅琊,必須馬上讓夫人回來,而且小公子也跟著夫人去了琅琊,一旦琅琊不保,夫人與小公子落在齊人手裡,可就麻煩了."嚴聖浩又想起葉菁兒如今正在琅琊的事情,不由驚出了一身冷汗.

    "天賜."蔣家權霍地轉身,"你親自去,帶上你監察院能帶上的所有行動隊,帶上最好的戰馬,一人雙騎,歇馬不歇人,前往琅琊,一定要將夫人和公子帶回來."

    "屬下遵命!"

    "還有,命令你監察院在齊國的所有人員,以及在如今齊人所佔燕國區域之內全面行動,焚燒敵人糧草,刺殺齊人將領,不惜代價,不計死傷,只要能滯納齊軍前進步伐就行."

    "明白."

    "傳令遼西鄭均,全遼西全郡動員,進入最高戰時狀態,一旦琅琊有失,遼西絕對不能出現任何意外!"蔣家權凜然道.

    琅琊郡城,葉府.

    當年葉天南雖然被押赴薊城而且死在薊城王宮之前,但位於琅琊郡城的這座葉氏府邸並沒有被收回,胡彥超後來坐鎮琅琊郡,亦並沒有入住郡城之內這座最龐大也最豪華的大宅,而是住在城守府中,這座府邸便被原樣的保存了下來,當葉菁兒帶著兒子高興高致遠回到琅琊的時候,便直接入住了這座舊宅.

    大宅子仍然保持著原樣,范登科更是細心地將還活著的一些老僕人也都找了回來,可即便如此,回到府邸之中的葉菁兒仍然感到了陣陣冷清,物是人非,過去的一切,終究是不能再回來了.

    琅琊初定,人心不穩,葉菁兒帶著小高興的回歸,的確在極大程度之上穩定了琅琊的人心,老主人家的小姐回來了,而且是新主人的當家大婦,更有如今新主人唯一的子嗣,長子,這使得琅琊人不必擔心。他們會受到格外的對待,有了葉菁兒和小高興的庇護,或者他們在新主人的疆域之中,仍然會保持著以前超然的地位.

    回到琅琊的葉菁兒,亦是不辭辛勞。配合著范登科巡視琅琊各地,安定人心,不過她牢牢地記著高遠臨走之時對他所說的話,絕不干涉琅琊的內政,對於找上門來求官的那些琅琊舊人,一概推給范登科.

    征東府自有一整套選拔官吏的體制。這些舊人之中,不乏過去的高官顯貴,他們在琅琊掌權之時,范登科還只是一個管理奴隸的頭頭,但時間是最大的魔術師。時過境遷,當他們落魄之時,范登科卻是步步登高,如今已是貴為一郡之郡守,深受高遠信任,將琅琊重郡託附於他,這也使得范登科戰戰兢兢,如履薄冰。生怕辜負了高遠的信任.

    對於最為要緊的官吏體系,范登科哪敢有絲毫的越雷池舉動,要知道。他沒有高深的學問,淵博的學識,也沒有高超的政治手腕,唯一能仰仗的,也就是自己做事小心,謹守本份.久在征東府的他自然知道。在征東府的官僚體系之中,不能說沒有人情故舊的緣由在。但更多的還是要看個人的能力.對於那些找上門的舊人,他一絲苟的嚴格按照征東府的選拔體系來選拔。既不拒之門外,亦不格外照顧.

    可這樣一來,他得罪的人可就海了去了,按照征東府的選拔體系,這些舊官僚,十成當中,倒有九成是不符合征東府的選官原則的,有一些甚至於對征東府的治政根本有著抵觸情緒,這樣的人,范登科自然是萬萬不敢錄用的.

    可是不管這些人怎麼罵,怎麼詆誨自己,范登科巍然不動,現在在琅琊,只要葉菁兒不來,其它人他根本就不怕,真要鬧得狠了,還有鄭曉陽的軍隊替他撐腰.從底層一步步爬到今天的鄭曉陽,對於這些眼高過頂的老傢伙們,根本就沒有任何的好感,拍桌子拔刀子,三下五除二,便將一些企圖鬧事的傢伙給狠狠地打壓了下去.

    琅琊開始穩步地進入征東府的節奏當中,一切都在向著好的方向發展,范登科已經從歸初的理順關係的事務之中轉移注移力到馬上就要到來的秋收之上了.琅琊是燕國三大倉之一,秋收至關重要.

    但就在這個時候,形式大變,齊人的悍然入侵,讓琅琊亦感到了逼人的嚴寒.

    「小姐,請帶著小公子馬上回積石城去吧!」范登科此時已經顧不得自己是一郡之守,是征東府的高官之一,卟嗵一聲跪倒在葉菁兒面前,他是葉府舊人,一向稱呼葉菁兒為小姐.」鄭軍長已經說得很清楚了,齊人有絕大可能進攻琅琊,我們在琅琊的兵力不足,面對齊人進攻,極有可能抵禦不住,登科是琅琊郡守,守土有責,即便是死,也會守到最後一口氣,但小姐和公子在這裡,萬一有個閃失,登科萬死難贖其罪啊!」

    「是啊,夫人,曉陽馬上派部隊衛護夫人與小公子離開,琅琊即便丟了,等到都督大軍回返,奪回來也是輕而易舉,但如果讓夫人與小公子陷入敵手,我和范大人都擔不起這個關係啊!」鄭曉陽在一邊幫腔道.

    葉菁兒抱著高興,卻是坐在那裡巍然不動.聽到鄭曉陽的話,她的雙眉微微一挑,」鄭軍長,未戰而先言敗,這可不是征東軍的作風,也不是高大哥的信條,你就這麼沒有信心么?」

    鄭曉陽額上青筋跳動,抱拳躬身:」夫人,不是曉陽沒有信心,而是夫人與小公子干係重大,夫人與小公子離開,曉陽亦能全心全意地與敵激戰而不必分心旁騖.」

    「我不會走的,琅琊是我的家!」葉菁兒斷然道:」當年在積石城,我們只有一城之地,只有三千守軍,亦讓檀鋒的數萬大軍無可奈何,何況如今,高大哥征戰在外,我既然奉他之命回到琅琊,就絕不會讓琅琊在我手中丟去.」(未完待續)

    ...



    上一頁 ←    → 下一頁

    帶著火影重生日本東京斂財人生之新征程[綜]總裁寵妻很狂野烈火軍校三國遊戲之回歸
    我渡了999次天劫絕世天才系統總裁的代孕小嬌妻同時穿越了99個世界紹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