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我為王 » 第八百一十二章 日出東方(37)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我為王 - 第八百一十二章 日出東方(37)字體大小: A+
     

    熊本告辭離去,高遠不由撫額稱慶,看著高遠的模樣,寧馨不由失聲笑了出來,"都督,瞧你那模樣,只怕是眼饞熊本麾下那數萬兵卒很久了吧."

    高遠轉頭,看到的卻是一張笑顏如花的俏臉,寧馨的顏值本來就是極高的,這在征東府中是公認的一件事情,便連兩位夫人葉菁兒和賀蘭燕都是略遜一籌,葉菁兒是柔,賀蘭燕是英,而寧馨卻是二才兼而有之.或許正是因為這個原因,在監察院中,是很難看到寧馨的笑顏的,平素里,也只作男兒打扮.此時在高遠面前,一時忘形,這一笑,當真可算是百媚生,高遠不由看得有些呆了.所謂秀色可餐,不外如是也.

    看著高遠的模樣,寧馨臉一紅,低下頭去.高遠也回過神來,暗叫一聲慚愧,自己也不是那不經人事的小哥兒了,但在寧馨的如花笑顏面前,仍是有些把持不定.乾咳了一聲,稍稍化解了一些尷尬,道:"熊本麾下二萬兒郎,都是原燕國常備軍出身,底子都是極好的,只是上一場大敗讓他們當了數年戰俘,這心氣兒可都被磨沒了.這一次上戰場,原本也沒有指望他們,只是希望慘烈的戰場能激起他們原本的鬥志,現在看來,這一點還是做得很完美,原本都是鐵骨錚錚的男兒,自然該有男兒的氣魄.他們到了新的部隊里,征東軍的軍魂便會慢慢地浸淫到他們的骨頭裡,用不了多久,不僅能讓他們重新煥發光彩,甚至尤有過之.你說我怎能不眼饞呢!"

    "熊本以前也是一個很傲氣的人。沒想到你竟然輕而易舉地便折服了他."寧馨嘆道:"他在東胡一呆數年,卻仍是不肯屈服,可見此人是個真正的倔骨頭呢!"

    高遠呵呵一笑,"可能是我身上的王霸之氣太濃烈了一些吧?"

    寧馨一呆,原本以為高遠會謙遜幾句。這也符合高遠一向的性格,不想高遠突然來了這麼一句,想了想,又是卟哧一聲笑了出來,"王霸之氣,也虧你想得出來!"

    高遠盯著對方。有些無奈地道:"寧馨,你還是別笑了,你一笑,我的心便卟嗵卟嗵地跳."

    寧馨睜大眼睛看著高遠,再一次被高遠給驚住了。這算是調戲自己嗎?應當是的,這該是高遠第一次在自己面前大放厥詞吧,以往他在自己面前可一直是小心翼翼的.

    臉孔緋紅,只覺得火燙燙的,寧馨橫了高遠一眼,"您可是都督,說話怎麼沒個把門的,沒輕沒重."

    高遠哈哈一笑。"都督也是人,而且是個男人,天天面對著你這樣一個大美女。說不心動那可真是騙人的."

    寧馨出身大家閨秀,那裡受得了這個,頭一低,便向門外衝去.聽到門砰的一聲響被她重重呆上,屋裡的高遠笑得聲音更大了些.

    半晌,高遠才算是平靜了下來。摸了摸自己的腦袋,突然之間亦為自己剛才的話有些後悔。寧馨這種出身的人,最是講究不過。自己剛剛的話,或者太唐突了一些.看她剛剛掩面而出的模樣,定是羞惱了,明兒個找個機會向她道謙.

    心裡正想著,門兒吱呀一聲響,寧馨卻又重新出現在門口,臉上紅暈尚未褪去,眼中羞惱之意仍在,卻徑直走到了高遠面前,"剛剛盡聽你胡言亂語,都忘了替你換藥了,這要是以後讓菁兒知道了,豈不是要怪我.坐下,脫衣,我替你換藥."

    高遠摸摸鼻子,規規紀紀地坐了下來,褪去上衣,挺直身子坐好,後背之上,有一道長約尺余的刀傷,雖然入肉甚淺,但因為傷疤長,倒也看著挺是嚇人.雖然已經替高遠換過好幾次葯了,但每每見到這個嚇人的傷口,寧馨都有些昏眩的感覺.像她這樣的人,什麼時候服侍過別人?更別說這種刀傷了!

    輕輕地解開被血浸透的舊繃帶,再將浸著藥粉,已被血凝固的紗條一點點從傷口之上揭下來,就算是寧馨的手再輕再柔,那帶著血痂的紗條從傷口之上被撕離之時,高遠仍是忍不住低低地哼了幾聲.

    "還道你是鋼筋鐵骨不知道疼呢,明明受了傷,還整日價地到處亂跑,醫師說了,這個傷口你要是少動多休養,好得會更快一些."寧馨有些嗔怪地道:"這都好幾天了,都還沒有結痂."

    "這算什麼!"高遠搖搖頭,"你是沒有瞧過兵營之中的那些傷兵,你要是看了,保管你幾天吃下不飯去,我是都督,大戰過後,我不去慰問傷員,豈不是讓他們心寒.這點傷算不了什麼,過幾天就會好的.即便是現在我揮刀上陣,照樣能殺敵."

    "千金之子,坐不垂堂,又道君子不立危牆之下,你是都督,整個征東府的精神所系,這種上陣衝殺的事情,自有下頭將士們去做,像這樣危險的事情,以後切切不能再做了,你自己也說過,不怕一萬,就怕萬一,戰場之上,哪裡有絕對安全的事情,哪怕你身邊侍衛環繞,但一支冷箭便能讓你面臨致命的危險."寧馨低聲道:"你也不想想,要是東胡軍中有一個像步兵這樣的神箭手,你想想危不危險?"

    高遠一扭頭,身子一動,寧馨不想他這時突然轉身,手一下子按到了傷口之上,疼得高遠滋的倒吸了一口涼氣.

    "啊,對不起!"寧馨有些驚慌地道.

    "沒啥!"高遠道:"你說這些話,倒是像極了府里的那幾個夫子,整日價都在我面前嘮叨這些,其實這一點我比誰都清楚,但前幾天那一戰,我非得上陣不可,宮衛軍的厲害,你不親眼瞧見,是很難相信這世上有如此凶厲的軍隊的,說他們是天下第一軍,並不為過,我幾次戰勝宮衛軍,那都是天時天利人和而已,那一戰,我親自上陣殺敵,便能激起所有士兵的戰意,士氣,殺意.哪怕為些受些傷,也是值得的,再說了,我的命硬著呢,想殺我的人,還沒有生出來呢!"

    高遠說到這裡,寧馨倒也不好再說什麼,那一戰,她雖然沒有親臨戰場,但後來看到連高遠的侍衛都死傷枕藉,可見那其中的兇險.

    "好在打過了這一仗,東胡便再也無力與我軍會戰了!"她彎腰從水盆里提起剛剛用開水浸過的紗條,在上面均勻地灑上藥粉,輕輕地貼在高遠的傷口之上,再小心地包紮好."我希望以後都不要替你裹傷了."

    兩手交替,在高遠的肩上打了一個蝴蝶結.

    高遠呵呵一笑,"我倒是很享受這一刻."

    "都督,你又說瘋話了."寧馨聲音低了下來,"你要是再說這些,下一回我便讓瑤兒和琴兒來給你換藥了."

    高遠沒有回頭,另一隻手卻反轉了過去,將寧馨的手按在自己的肩上,低聲道:"寧馨,等我滅了東胡之後,你也嫁給我吧."

    後面的呼吸之聲驟地粗重了起來,卻半晌沒有迴音,高遠這話一出口,便有些後悔,想補救一下,卻又不知從何說起,心一橫,話都說出口了,還有什麼可擔心的.

    "菁兒其實也很希望你與她做成真正的姐妹!"

    寧馨輕輕地抽回了手,彎腰端起了水盆,默然向著門外走去.

    "寧馨,你答應么?"看到寧馨曼妙的背影已經要走出門去,高遠忍不住追問了一句.

    寧馨回過頭來,眼間眉梢,儘是羞意,"等你打到了薊城之後再說吧!"

    這一夜,兩人都是輾轉反側難以入眠,寧馨不知道自己是從什麼時候開始喜歡高遠的,在她心中,似乎很早很早,大概是從葉菁兒那一句待我長發及腰時,君來娶我可好傳到薊城之時,對高遠感到好奇的時候,便產生了一些矇矓的好感吧!自己到積石城也快兩年了,但高遠一直對自己表現的若即若離,今天終於聽到了他的表明,心中不免是又驚又喜.

    而高遠,卻也在想著這些年與寧馨的交往,從寧府的那驚鴻一瞥,到最近的朝夕相處,細細想來,這兩年,自己與寧馨呆在一起的時間,竟是比葉菁兒與賀蘭燕加在一起還要多些.

    「自己可真是一個花心大蘿蔔啊!」高遠在心中暗自自責,有了葉菁兒和賀蘭燕,竟然還不知足,又喜歡上了寧馨.伸手摸著肩上那個精緻的蝴蝶結,想著寧馨的一顰一笑,剛剛那點自責又不翼而飛了.

    醉卧美人膝,醒掌殺人權,男子漢大丈夫,當如是也.

    梅華一覺醒來,第一件事便是跑到傷兵那裡,昨天晚上沒有人來叫醒自己,便說明昨天晚上沒有傷兵因傷重而離開這個世間,那個柯遠山,還真是有幾把刷子的.

    看到梅華走了過來,頂著兩個熊貓眼兒的吉祥巴巴地跑了過來,」營長,你交待的事情我都辦好了,這下子可有法子拿捏出這位柯醫師了.」

    盯著吉祥,梅華有些奇怪地問道:」你昨天一夜沒睡?」

    吉祥有些委屈地道:」營長交待下來的事情,我怎麼敢怠慢,這不連夜去打聽了嗎?功夫不負有心人,這位柯醫師的把柄,可是妥妥的給我捏在手中,不怕他不聽話了.都督交待給營長的事,是鐵定沒問題的.」

    聽到吉祥說得如此肯定,梅華不由喜上眉梢,轉動著眼珠看著屋裡頭一個個在替傷兵換藥的柯遠山,低聲道:」到我屋裡頭說.」(未完待續)

    ...



    上一頁 ←    → 下一頁

    盛寵萌妻神級龍衛籃壇紫鋒帶著火影重生日本東京斂財人生之新征程[綜]
    總裁寵妻很狂野烈火軍校三國遊戲之回歸我渡了999次天劫絕世天才系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