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我為王 » 第八百零九章 日出東方(34)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我為王 - 第八百零九章 日出東方(34)字體大小: A+
     

    渾釋之是圖魯長子,一向被圖魯看重,自然也不是徒有虛名之輩,只一看高車的表情,便知道事情要糟,不等高車下達攻擊的命令,他已經搶先縱馬,揮刀直取高車,圖魯一直便是宮衛軍中的將領,與屬下相處日久,心意相通,他這裡剛一動手,兩百宮衛軍已經不約而同地摧動戰馬,將索額圖包裹在中間,向著高車衝去.

    擒賊先擒王,拿下高車,對方必然不戰自潰.

    渾釋之的果斷是高車萬萬沒有想到的,宮衛軍雖然只有兩百人,但行動卻勢如霹靂,渾釋之一動,整個隊伍也就動了起來,渾釋之轉眼之間便到了高車的面前,揮手一刀,便斬向高車.

    高車大驚失色,好在他亦是久經沙場的老將,間不容髮之間,猛然縮頭,藏身,彎刀鋒利的刀鋒自頭頂掠過,將頭盔一刀不知砍到了那裡.避過了這要命的一刀,高車猛夾戰馬,戰馬向前急竄,兩人交錯而過,這一瞬息之間的功夫,高車已經抽出了腰間的彎刀.

    "殺!"他發出狼一般的嗥叫之聲.

    渾釋之不由暗嘆一聲可惜,機不可失,失不再來,第一次突然襲擊沒有拿下高車,再想幹掉他,就是難上加難了.

    "突圍!"他大吼了一聲,向前直衝出去,高車的千餘兵馬先前散開隊形,包圍著兩百宮衛軍,此時戰事驟起,他們卻還沒有來得及聚集起來,分散的隊形給了渾釋之突圍的機會,憑藉著宮衛軍高人一籌的戰鬥力,只是一個衝鋒。渾釋之便帶著他的隊伍突了出去,揚鞭急急奔向遠方.

    高車披頭散髮,神色猙獰,那一刀,險些兒便要了他的命去。此時見渾釋之竟然突圍而出,更是氣得七竅生煙,氣不打一處來,按刀怒吼道:"追,追上去,我要扒了渾釋之的皮!"

    雙方一追一逃。瞬息之間便越過了數十里的距離,到了賀蘭雄他們駐紮的這個小村莊的附近,亦被賀蘭雄派出去的斥候所偵知.

    賀蘭雄與白羽程兩人立即率兵出擊.對方兩股東胡兵火併,合計起來也不到兩千人,而且斥候並沒有發現周圍有其它東胡兵活動的蹤跡。應當不是引誘他們的圈套.

    賀蘭雄所率領的這支騎兵,即便單打獨鬥,也不怵東胡騎兵,因為這支騎兵隊伍之中,更多的是由匈奴人組成,而白羽程帶來的五百特種大隊的士兵,更是征東軍千挑萬選出來的佼佼者,平素執行的多是那種單刀直入。在敵後活動的任務,更是騎術精良,來去如風.

    渾釋之在前頭猛跑。高車在身後猛追,都渾然沒有注意到,已經有一支人數更多的騎兵部隊正從側翼兜了過來,將兩股軍隊都包圍在了其中.

    當征東軍鮮紅的大旗驟然出現在渾釋之的視野之中時,渾釋之腦袋轟的一聲,幾乎炸了開來。禍不單行,福無雙至。他知道在和林的周圍,有這樣一支征東軍騎兵在行動。在萬萬沒有想到,在這個時候,他居然會碰上了這支騎兵.

    看到黑壓壓的騎兵從四面八方湧來,渾釋之絕望地撥轉馬頭,迎著高車沖了過來,"高車,你若還是東胡人,就與我合兵一處,殺出去,回和林,不然,今天我們就一起死在這兒吧!"

    渾釋之大聲吼了起來.

    高車在那一瞬間,也驚呆了,在界鋪口,他與賀蘭雄的騎兵有過交鋒,深知這一支騎兵的戰鬥力絕不在自己的兵馬之下,眼下自己手頭只有千餘兵力,而對方卻多達數千,兵力對比懸殊,而且雙方的單兵戰鬥力相差無幾,高車根本就沒有任何的戰意.

    如果高車是那種敢於死斗的人,他就不會在遼寧衛拋下宇文恪與柯爾克孜跑路,一個已經為了保存實力拋棄過一次同伴的人,再作第二次,便毫無心理壓力,更何況,渾釋之剛剛還險些要了自己的命.

    高車現在只想保住手裡的兵馬,所以當他發現征東軍的騎兵出現之時,他沒有任何的猶豫,立即掉轉馬頭,向來路狂奔而去.

    看著高車落荒而去,渾釋之痛罵出聲.

    但痛罵不能改變眼前的事實,征東軍很快變陣,一步緊追高車而去,另一部卻從側翼橫切過來,斷掉了渾釋之的後路,短短的時間之內,渾釋之便被征東軍四面包圍起來.

    看著四擊密密麻麻數倍於自己的征東軍,渾釋之嘆了一口氣,如果自己的部隊之中沒有索額圖的話,他絕對會發動決死進攻,即便殺不出一條血路來,那也會換取足夠的戰果,但現在,他看了一眼身邊衛士緊緊摟著的索額圖小臉兒已是青紫,不由閉上了眼睛.

    當的一聲,他丟下了手中的彎刀.一伸手將索額圖從身邊的衛士馬上抱了過來,大聲叫道:"這是東胡王的兒子,我們投降了,請保證他的安全."

    賀蘭雄率軍去追高車了,這裡負責的是白羽程,聽到渾釋之的話,白羽程不由大喜過望,先前卻萬萬沒有想到,這一次的出擊,收穫的竟然是如此大的一條大魚.

    索普只有一個兒子,如果眼前這個小子真是他的兒子的話,那可是意外之喜.

    "入下武器,下馬,雙手抱頭,蹲在地上."白羽程厲聲喝道,"如果你們不想被射成刺蝟的話,最好照在我的話去做.老子姓白,叫白羽程,你們應該聽過老子的名字."

    渾釋之當然聽過白羽程的名字,這個人本是縱橫東胡境內的馬匪,在東胡境內橫行無忌,多次緝拿無果的兇悍人物.

    渾釋之沒有作任何的無益的反抗,他抱著索額圖,下了馬,蹲在了地上.兩百宮衛軍你看我,我看看你,最終,他們都丟掉了手中的彎刀,翻身下馬,抱頭蹲在了地上.

    白羽程揮了揮手,身邊的虎頭帶著幾人翻身下馬,走向了渾釋之,先將渾釋之按住捆了起來,索額圖只不過八歲,被虎頭擰著提了起來,哪裡有任何掙扎的餘地.

    首領被擒,兩百宮衛軍再也沒有了任何反抗的意志,任由著征東軍將他們按倒在地,一個個地捆了起來.

    高車宛如喪家之犬,狼狽而逃,只可惜他剛剛帶著的千餘兵馬狂追了渾釋之十數里路,馬力已經耗費了大部分,在這個要命的時候,驟然遇到強敵,又只能縱馬狂奔,馬兒即便再強壯,但連續這樣的加速狂奔,又如何能持久?

    一方蓄力已久,一方卻是人困馬乏,雙方之間的距離愈來愈近,高車無奈之下,只能連續派出部隊返身阻截,以此來爭取逃亡的時間.在被賀蘭雄連續三次吃掉了近一半的騎兵之後,他終於擺脫了身後的追兵.此時離他的軍營已經不遠,賀蘭雄也擔心和林城中的宮衛軍突然出擊,那到時候,逃亡的可就要變成他自己了.

    見好就收.

    狼狽逃回軍營的高車,再也不敢在和林呆下去了,征東軍的兵馬已經到了和林之外,而他們的大股軍馬,隨時都有可能自遼寧衛而來,那個時候,便極有可能自己想走也走不了了.回到軍營,二話不說,高車當即下達命令,全軍拔營,四千多騎兵立即起程,向著聖城方向奔去.

    落跑的同時,高車還是派了一個人回到和林去告訴圖魯,你的兒子和大王的兒子,現在都已經落在了征東軍的手中,我救援無果,現在也已經無法可施,只能自己走了,你看著辦吧!

    接到高車派出的使者的報告,圖魯如同五雷轟頂,頹然坐倒在地.

    「征東軍在和林附近的軍隊並不多,只是一支殘餘的騎兵,我派出所有的宮衛軍,請高車將軍也盡出兵馬,我們兩部合擊,擊敗敵人,救出小王子.」他看著使者,道.

    「首輔大人,高車將軍在我來之時,已經率部開拔了.」使者覺得有些難堪,低聲道.

    「高車,他要去哪裡?」

    「高車將軍說,他要率部回聖城去加強聖城的防守!」

    聽到使者的話,圖魯卟的一口鮮血吐了出來,高車的心思,再明白不過了,他是要逃回那片黑山白水之間,他已經對這場戰事再不抱任何希望了.

    圖魯絕望之極,而在寧遠和靜遠,一場決定東胡命運的戰爭也已經進行到了尾聲.

    索普派出阿倫岱,烏蘇索坦牽制靜遠的征東軍部隊,而自己率主力猛攻高遠,只要能擊敗甚至殺死高遠,這一仗,便算是東胡人勝了,但理想很豐滿,現實卻很骨感,索普竭盡全力,不但無法撼動高遠的主力,反而在高遠親自率領部隊殺得節節後退,損失慘重,當宮衛軍在一次次的慘烈衝擊之中在征東軍銅牆鐵壁的防守和一次次的逆殺之中損失殆盡的時候,這場大戰實際上已經接近了尾聲.

    索普本來也沒有指望阿倫岱和烏蘇索坦能夠擊敗靜遠的征東軍,他們兩人只帶了兩萬騎兵,但靜遠的征東軍光騎兵便有一萬五千餘人,再加上步兵,兵力是東胡軍的數倍,而實際上,這兩人也沒有展露奇迹,在苦苦支撐數日之後敗北.

    靜遠守軍抵達主戰場,便宣靠了索普的完敗.索普黯然撤兵,一路退回榆林,再退往和林.而征東軍在這一戰之中雖然獲得勝利,但也是損失極大,一路追擊拿下榆林之後,便停下來休整部隊,東胡覆亡已成定局,高遠此時,已經不急了.(未完待續)

    ...



    上一頁 ←    → 下一頁

    最強升級系統狙擊天才上門兵王盛寵萌妻神級龍衛
    籃壇紫鋒帶著火影重生日本東京斂財人生之新征程[綜]總裁寵妻很狂野烈火軍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