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我為王 » 第七百九十九章 日出東方(24)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我為王 - 第七百九十九章 日出東方(24)字體大小: A+
     

    高遠負手立於大門口,看著從不遠處一行人馬伴著一輛馬車緩緩行來,馬車之中坐著的便是周淵,而熊本,騎著戰馬,伴在馬車之旁,不像是一員大將,倒似得周淵的侍衛一般,這個人,倒是忠義無二.看著射材魁梧的熊本,高遠在心中不由贊了一句.

    這個人自己是想要收服的.此人在燕國-軍隊之中,居高位久已,戰略眼光,戰術能力,都是不差,上一次燕國征伐東胡,幾場大仗,惡仗,都是在此人的主導之下打的,最後燕軍之敗,實在與此人無關,大勢而已.此人麾下,亦是人才濟濟,陳斌,羅尉然雖然在他軍中鬱郁不得志,得不到提拔,但這跟整個燕國的人事體制有著極大的關係,這兩人如果說在軍事生涯之中沒有受到過熊本的影響那是不可能的,一個傑出的將軍,能帶出許多傑出的部下,這一點,高遠確認無疑.

    熊本忠心,但卻不死板,這也是高遠看重他的另一點.

    一行人馬漸近,馬上的熊本看到高遠,不由吃了一驚,高遠他只是見過兩面,彼此之間並不熟悉,但像高遠這樣的人,見過一面之後,總是能給人留下極深的映象,更何況熊本這幾年在東胡,對他的大名可說是如雷貫耳.

    早年之間,熊本是征西將軍,高遠是征東將軍,彼此位置相同,份屬同僚,但現在,高遠早已不可同日而語,自己卻算得上是落難了,前太尉周淵的境況更是不如自己,說是一個落魄老人也不為過,如今只能託庇在高遠治下,這還是高遠不念舊惡的緣故.

    熊本沒有想到。高遠竟然會親自來到大門口迎接自己與周淵兩人,先前他曾無數次設想過與高遠再次見面的場景,卻完全沒有想到會是這樣一個場景.

    他翻身下馬。隔著馬車車廂對裡面低聲說了一句什麼,馬車的車門立刻便被推開了.

    隔著大門還有數十不遠時。馬車便停了下來,熊本攙扶著顫巍巍的周淵從馬車上走了下來,這亦是一種態度,表明著周淵對高遠完全臣服的態度.

    "周太尉!"高遠笑著迎了上去,抱拳一揖,又轉向熊本,"熊將軍,我們又見面了。將軍在東胡之事,高某不甚感佩."

    "敗軍之將,何敢言勇!"熊本連連搖頭,"如果不是高都督力挽狂瀾,如今我還是東胡人一階下之囚呢!"

    "非戰之罪,當然敢提當年勇!"高遠微笑著對他道:"高遠甫到積石郡,便打擾二位了,本應當親自前去太尉府上拜訪,但公務實在繁忙,賀蘭燕的身體又弱得很。不宜出行,實在是失禮了."

    "都督太客氣了,都督駕臨。周淵本應當前來拜訪,只是怕擾了都督,這才不敢貿然前來,都督相召,自當前來."

    高遠大笑著上前扶起了周淵的一隻胳膊,"太尉,說起來我應當稱呼您一聲親家翁,你現在可算是我的長輩呢,高遠既來到大雁郡。關戚之間走動拜亡,何來打擾一說。不知太尉在大雁郡住得可還習慣?"

    "好,很好!"周淵有個露出了笑容。"孫都護為我建的房屋不但大,而且寬敞,大雁湖畔,景色宜人,吾來此之後,每日繞湖散步,看日出日落,賞花開花謝,心情愉悅,這身體倒是比在汾州之時硬郎多了,這可真是託了都督的福了."

    "太尉住得習慣那就好."高遠微笑道:"請,我在內里置了些酒菜,說來我與太尉相識日久,卻還從來沒有在一起喝過一頓酒呢."

    "慚愧,慚愧!"周淵一語雙關,高遠一笑了之.

    三人並肩往內走去.

    "太尉沒有將我那兒媳婦帶來么?聽孫曉說起過,今孫女雖然年幼,但長得是明眸皓齒,端端一個美人胎子啊!"

    "小孫女倒也的確長得惹人憐愛,今兒個都督相召,擔心都督有事相詢,所以沒有帶來,都督即然垂問,下一次便專門帶來讓都督見一見."

    "好,好,未來的兒媳婦,自然是要見一見的."高遠大笑著.

    大堂之中,早已備好了酒菜,高遠伸手相請,要周淵坐在上席,周淵卻是無論如何也不肯就坐,"小老兒如今已是草民一個,託庇於都督治下,誠蒙都督不念舊惡,小老兒已是感念不盡,這太尉二字,都督以後切莫再提起了."

    "今日相見,不論官職地位,只序年齒,只念親誼,太尉,哦,不,周先生年長,自當坐道首位,熊將軍,您說是不是?"

    "雖有長幼,但地位仍有高下,還請都督就坐,免得太尉與在下都不自在."熊本道."都督,您請."

    "既然這樣,那就失敬了,坐,坐!"高遠微笑著坐在了首位,周淵與熊本一左一右相陪.

    蘇拉與烏拉兩人此時權充了倒酒奉菜的丫頭,替三人杯子中斟滿了酒,高遠舉杯,"這第一杯,自然是敬太尉身體康健,長命百歲."

    周淵趕緊舉杯,"在都督治下,民生安樂,小老兒也是心情愉快,自然會努力活得更長久一些."

    三人-大笑著一飲而盡.

    "這第二杯嘛,我要敬熊本將軍,一來是敬熊本將軍的為人,為了那些士兵兄弟,在東胡不肯歸去,一呆就是數年,這忠義二字,將軍是占定了,二來嘛,這一次如果沒有熊本將軍深明大義,率部來投,我軍想要拿下寧遠,擊敗阿倫岱,烏蘇索坦,非得付出大代價不可,熊本將軍與我征東府,可是大功一件."

    "不敢!"熊本舉杯應道:"熊某隻是盡軍人本份."

    飲罷這杯酒,熊本站起來,從烏拉手中接過酒壺,親自替高遠與周淵二人倒滿,放下酒壺,道:"也不瞞都督說,在下也知道,太尉與都督早前多有隙嫌,而如今見都督有如此胸懷,不僅是太尉感念萬分,熊某也是敬佩有加,所以我也準備向都督討一個莊子,就在太尉的莊子旁,不知可否?"

    高遠大笑:"熊將軍想要一個莊子嘛,我可就不能答應了."

    熊本微微一愕.

    "熊將軍正當壯年,多年領軍,經驗豐富,說實話,我能熊將軍可是垂涎久矣,雖然東胡將滅,但那只是征東府事來的開端呢,熊將軍這就想要一個莊子養老,我是萬萬不能答應的."高遠微笑著端起酒杯,沖著熊本,"不知熊將軍有意與高某一起縱馬天下,會一會這天下豪強的意思么?"

    熊本怔忡不語,半晌才道:"都督,燕國待我不薄."

    高遠微笑道:"燕國如今已是夏蟲,危如累卵,朝不保夕,說句老實話,平滅東胡之後,高某遣一大將,即可將薊城收歸我所,自然用不著勞動熊將軍,我想與熊將軍一齊馬踏的是這天下,而不是區區燕國.太尉,你說是嗎?"

    周淵微笑不語,熊本慨然莫名,目光游移片刻,終於還是站了起來,"既然如此,熊本敢不效力?秦趙楚雄霸天下久矣,以往熊某想會會天下英雄,亦是力有不逮,如今既有都督來領頭,熊某自然也想試一試天下鋒銳!"

    "好,好!"高遠大笑著:"這一杯酒,便是我歡迎熊本將軍正式加盟我征東府.來,你我共飲一杯,周先生作陪可好?"

    三人飲下這一杯,周淵開口道:"都督今日相召,必然有事相詢,周某不才,卻也不是無用之輩,這天下大勢,倒也略知一二,如果是問東胡事,熊本在東胡呆了數年卻也不是白呆的,這東胡的山水地理,亦是一清二楚."

    "正是有事相詢!"高遠點頭道:"如今東胡雖然勢弱,但百足之蟲,死而不僵,就在我準備發兵討伐之時,東胡卻是突然糾集數萬兵馬,反擊遼寧衛,如今我征東軍在遼寧衛有些吃緊."

    "只要守住遼寧衛,則萬事大吉!"周淵道:"東胡人打得主意,恐怕就是想要趁著征東軍措手不防的時候,一舉拿下遼寧衛,兵出盤山,威脅遼西腹地,迫使都督在寧遠靜遠二地收兵罷戰,所以,只要遼寧衛不失,些許兵馬損失,並不用在意."

    "周先生此言,與我倒是不謀而合,如今索普在榆林聚集大量兵馬,欲與我決戰榆林,二位對此有何看法,我軍欲勝,關鍵在何處呢?"

    "熊本在東胡多年,對東胡要比我熟悉得多,熊本,你與都督好好說一說吧!"周淵看著熊本道.

    熊本微微躬身,看著高遠,道:"河套一役,東胡已經元氣大傷,麾下精銳兵馬損失泰半,索普聚兵榆林,其實亦是無奈之舉,於東胡而言,這是生死存亡的一戰,所以都督必然不能小覷對方的死拼之心,東胡三萬宮衛軍,駐老家一萬,被都督上一戰殲滅五千,這一次到榆林一萬,首要提防的,倒是這宮衛軍,駐紮在東胡老家的那一萬宮衛軍,說不定什麼時候就會來此參戰,這可是一股決定性的力量,都督不得不防."

    高遠微笑道:"那一萬宮衛軍,一時半刻來不了,我在他們老家下了一著暗旗,現在卻是已經發動,那些宮衛軍,現在恐怕是疲於奔命吧,除非索普不要他祖宗的陵寢了."

    聽到這話,熊本不由大喜,"如果這一萬宮衛軍不能參戰,不,只要他們不能及時趕來參戰,那這一戰,便好打多了,都督,這一次集結榆林的東胡軍隊,我倒是知之甚詳."(未完待續)

    ...



    上一頁 ←    → 下一頁

    末日輪盤權武風云大聖傳龍符修真聊天群
    他與愛同罪明日之劫逆天神醫妃:鬼王,纏上全職抽獎系統一劍斬破九重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