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我為王 » 第七百九十六章 日出東方(21)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我為王 - 第七百九十六章 日出東方(21)字體大小: A+
     

    遼寧衛城,喊殺聲震耳欲聾,東胡人的攻勢一波高過一波,這已經是宇文恪進攻遼寧衛的第三天了,城下伏屍累累,城牆卻仍自巍然不動.

    宇文恪很清楚,留給他的時間並不多,現在就是他最好的時候,一旦征東軍的援軍抵達遼寧衛,他的戰果也就到此為止,接下來,就是與征東軍面對面的交鋒,在河套與征東軍有過充分交手經驗的他很清楚對方的戰鬥力,當雙方在兵力之上對等的時候,他著實沒有必勝的把握.

    更何況,征東軍的援軍一到,又怎麼會與他在兵力之上對等呢?高遠已經釐清了他與燕國之間的關係,琅琊,漁陽盡數被他收入囊中,薊城的燕軍,早已沒有了反攻之力,自保尚且無遐,再也不能威脅到征東軍了,高遠的征東軍可以調集更多的軍隊穿起盤山向自己發起進攻.

    自己唯一的勝機,就是趁著征東軍調集軍隊的這個空窗期,拿下遼寧衛,然後憑城死守,拒征東軍與遼寧衛之外,這樣,至少可以保證東胡在這個方向上無虞,也可以讓索普心無二用地在榆林與高遠決戰.

    一旦自己這裡失利,和林也好,榆林也好,都在征東軍的威脅之下,東胡國運便岌岌可危.為了東胡,也為了自己,即便是拚命,也要拿下遼寧衛.

    "高車敗下來了."一邊的宇文明臉色難看之極,他們甚至沒有登上城牆."父親,高車的信心動搖了,前幾天孟沖的必殺令顯然影響到他了."

    宇文恪哼了一聲,"越是如此,便越是要拿下遼寧衛。否則我們當真會被夷族的,柯爾克孜,你接著上。如果拿下不遼寧衛,我們便洗乾淨脖子。等著征東軍來割吧!"

    "遵命!"柯爾克孜臉上戾氣顯露無疑,"想要滅我的族,我便先屠了你的城."嗆的一聲拔出彎刀,摧馬搶出陣去.

    "阿明,柯爾孜克之後,便輪到你出擊,我給你配備一百名宮衛軍,由你親自率領。力爭突上城頭."宇文恪道.

    "是,父親."

    遼寧衛城頭,高車所部潮水一般的退下去並沒有讓孟沖鬆一口氣,因為又一部東胡人沖了上來,"車**戰,他娘的,這就是欺負老子兵力不足啊!"

    "軍長,讓我們上去頂一陣子吧,至少可以讓一些弟兄休息一下."何大友一瘸一拐地走了過來,這幾天。他的隊伍仍舊在充當預備隊,並沒有上一線."恐怕對手會一直不停歇地進攻下去,如果咱們不國輪換一下的話。恐怕接下來面對對手更兇猛的進攻的話,就無力抵擋了."

    孟沖遲疑了一下,終於還是點了點頭,"大友,正面這一段,就交給你們了,給我頂住一個時辰,就換你們下來."

    "軍長放心,便是兩個時辰。我們也頂得住."何大友興奮地道.

    一千多民夫衝上了城頭,替換下已經激戰了半天的正面約三百米城牆上的士卒。段千里滿臉血污地跑到了何大友面前,嘶聲道:"大友。這一段便交給你了,我去另外幾段城牆上督戰."

    他已經有些說不出話來了.

    "段師長,你也休息一下吧."何大友道,"東胡人技止如此耳."

    "士兵能休息,我哪裡能休息!"段千里咧開嘴笑了笑,配上滿臉的鮮血,說不出的猙獰與可怕,但在何大友的眼中,這卻是最可愛的笑容了.他用力揮了揮刀,吼道:"戰場,老子何大友又回來了."

    一千餘民夫熟練地裝填著臂張弩和床弩,在征東軍控制區域內,雖然禁止個人擁有弩器,但每個村寨,都會裝備一些這樣的武器,在白楊村,利用這有限的一些弩器來進行訓練,是民夫的必修課.這些玩意兒,對於他們而言,並不陌生.

    老兵們很鎮定,而初上戰場的民夫們則多多少少有些緊張,握著臂張弩,嘴唇發乾,臉色漲紅,城外山呼海嘯一般的吶喊和海潮一般撲來的人浪,對於守城者來說,壓迫是不言而喻的.

    "鄉親們!"何大友揮舞著他的大刀,在這一段城牆之上一瘸一拐地跳著,"想想你們現在的日子是怎麼來的?想想你們的婆娘娃娃們現在住著多好的房子,吃著多好的飯食,穿著多好的衣服,這都是都督給的,要是這一仗老子們打輸了,你們這些東西都會被城下的這些狗雜種給搶走,不要以為這裡離積石郡很遠,城下這些狗雜種跑得賊快,想要保住我們現在的一切,就只有一條路,將他們殺光."

    "告訴我,你們想失掉你們現在的一切嗎?"何大友吼道.

    "不想!"

    "好,那就挺直了腰板,握緊了刀槍,拿好了弓弩,給我瞄準了射.死了也沒什麼打緊的,腦袋掉了碗大個疤,你們的婆娘娃娃會有都督替你們養著,咱們村子里哪么多的戰死兄弟的遺屬,大家平素是怎麼照顧他們的,將來就會有人這樣照顧你們的,殺一個夠本,殺兩個賺一個."

    "村長,我想殺十個呢!"一個年輕一些的民夫大聲吼道.

    "那你可就賺翻了!何大友怪叫道:"你真殺了十個還能活著回家的話,你家裡的地可就要多幾十畝了,而且是永業田,不繳稅的那一種,小子,難不成你還想娶個婆姨不成?我可記得你家裡的那個可凶得很呢!"

    "哼哼,等我立了戰功,又賺了幾十畝永業田,她還凶個屁,得給老子把尾巴夾起才行呢!"年輕人紅著臉,顯然為自己怕老婆而感到有些羞愧.

    城頭之上大笑起來,先前的緊張轉眼之間不翼而飛.

    頭上羽箭嗖嗖飛來,何大友一矮身子,喝道:"敵人上來了,小心一些,夥計們。干翻他們,為了自己的婆姨,土地。為了都督,殺!"

    "殺!"聲聲暴喝在城頭之上響起。剛剛穿上盔甲的民夫們從牆垛中間探出身子,將手裡的臂張弩箭,傾泄了下去.

    慘叫之聲響起,伴隨著一架架雲梯咣當咣當地架在了城牆之上,東胡人不要命地向上攀附而來.

    "來啊,倒黃金湯!"

    所謂的黃金湯,就是將油和水一起煮沸,內里再加上人馬的糞便。這種加了料的滾燙的玩意兒,最是歹毒不過,一旦澆在身上,可不僅僅是燙傷這麼簡單,而是會中毒,以東胡人簡單的醫療水平以及戰場之上的條件,根本沒有治好的可能,最終的結果,便只能是在痛苦的嚎叫著,眼睜睜地看著傷口潰爛而亡.

    城樓里。孟沖提著大刀,看著何大友帶著這群民夫奮勇作戰,不由感嘆地道:"終究是扶風出來的老兵。了不起."

    走到城樓之下,孟沖看著下面站著的五十個親衛,笑道:"好了,咱們也別閑著了,準備上去砍人吧,那裡有問題,咱們就衝到那裡去,你們的刀閑了好幾天了,可也得見見血了."

    這些親衛是孟沖的貼身衛兵。這些天來,孟沖還沒有親自上過陣。只是瞭望指揮,調度兵馬。這些人便也只能在一邊干瞧著,現在看到孟衝要赤膊上陣了,一個個都是興奮起來,對於老兵來說,眼見著別人殺敵自己卻只能幹瞧著,心裡的那份酸意,可真是難以克制.

    "給我盯好了!"孟沖喝道,"咱們就是救火隊,看這架式,今天這宇文恪是非要與我見個真章了."

    柯爾克孜出發之前,殺氣騰騰,信心滿滿,但等他衝上去之後,迎頭而來的痛擊,便又讓他感到陣陣窒息,他面對的這一段城頭,明顯是換了一撥人手,這更是讓他心驚不已,好幾天了,第一次看到對手出現新的部隊,莫非城內還隱藏著更多的部隊么?

    數輪攻擊,除了留下一地屍體,一無所獲,最好的結果便是一個副將帶人登上了城頭,但馬上便被好幾把長槍給捅成了篩子,皮口袋一樣從城頭之上跌下來.

    「退!」看著躺在地上哀嚎的士兵,柯爾克孜無奈地下達了撤退的命令.

    看到柯爾克孜再一次敗退下來,宇文恪臉上的肌肉抽搐了幾下,抬頭看了看日頭,」阿明,該你上了.」

    一百餘名宮衛軍,換上了普通東胡士卒的服裝,混在隊伍之中,向著城牆衝來.

    城牆之上的孟沖,眯起了眼睛,這一波攻擊開始的時候,他敏銳地感到了不同,壓制城頭的攻城車,在這一刻突然多了好幾台.呼嘯的床弩每一擊射在城牆之上,城牆似乎都在顫抖.

    「要來了么?」他提起了大刀.

    哈桑低著頭沖在隊伍中間,如雨的弩箭之下,左右的同伴一個個地倒下,耳邊的喊殺聲似乎離他很遠,又似乎很近,他家是宮衛軍世家,父親,哥哥都在宮衛軍中服役,但上一次的河套戰役,哥哥戰死在了河套,父親年紀大了,本已經退役,但這一次東胡王徵召所有六十歲以下男丁,父親重新披掛上陣,隨著東胡王去了榆林,而他,則來了遼寧衛.

    與一般的士兵不同,哈桑且一手套馬的絕技,所以此刻,除了手中的刀之外,他的另一隻手上,還提著一卷繩套,向前,向前,雖然沒有攻過城,但這幾天看下來,他心裡也有了一點譜,在衝擊到城牆之下的這段距離之中,便是最危險的,而到了城牆之下,反而要更安全一些.

    他不管不顧,埋頭向前猛衝.

    眼前漸漸稀疏起來,衝到城下的人越來越少,他看到了前方的雲梯,將刀一橫咬在嘴中,一隻手扶著雲梯,猿猴一般向上敏捷地爬去.(未完待續)

    ...



    上一頁 ←    → 下一頁

    神級反派醫毒雙絕:冥王的天才寵權少誘歡,寵妻成性末日輪盤權武風云
    大聖傳龍符修真聊天群他與愛同罪明日之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