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我為王 » 第七百九十一章 日出東方(16)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我為王 - 第七百九十一章 日出東方(16)字體大小: A+
     

    天色大亮,一輪紅日從東方地平線之上一躍而出,宇文恪臉色陰沉地策馬行走在一片狼藉的戰場之上,昨天晚上征東軍的一場突襲戰,早在他的意料之中,早有布置的他,卻依然嘗到了失敗的苦果.

    這個失敗,倒不是因為他遭受到了多大的損失,而是他活生生的被人算計了,就在他自己的眼皮子底下.

    賀蘭雄殺上界鋪口,接應葉楓突圍,這是題中應有之意,遼寧衛可能出兵牽制,也在他的料想當中,一切似乎都沒有錯,昨天晚上,征東軍果然就這麼做了,而遼寧衛的征東軍也大隊人馬齊出,接應的態勢是如此的明確,以致於自己調動宮衛軍,想去打從遼寧衛過來的接應部隊,或者能一舉奪得遼寧衛,即便不能奪回,重創這支遼寧衛的守衛部隊之後,也為自己接下來的攻城打下一個良好的底子.

    但出城接應的部隊是一個幌子,向遼寧衛方向突圍也是一個幌子,孟沖帶著征東軍出城十餘里之後,立即便掉頭重新回到了城裡,而在界鋪口,向遼寧衛方向突圍的只有原界鋪口的守軍以及數百騎兵,賀蘭雄的騎兵主力,趁著自己主力調動的瞬間,鐵騎突出,竟然從相反方向徑自殺了出去.

    自己萬萬沒有想到,賀蘭雄的突圍方向,竟然選擇了向東胡境內方向.

    對手的配合是如此的默契,不用說,早在賀蘭雄出遼寧衛的時候,就已經和留守的孟沖將一切都策劃好了,否則在時間之上,怎麼會如此契合。自己自負名將,卻生生地被這兩個傢伙耍了一記.

    強忍著想要吐血的衝動,宇文恪走到了賀蘭敏的面前。這裡,大約百多名因力竭而俘的征東軍將士被五花大綁地按著跪倒在地上.

    "告訴我。賀蘭雄要去哪裡?"宇文恪伸手,抬起賀蘭敏的下巴.

    賀蘭敏的腦袋上挨了一刀,要不是頭盔擋了一下,這一刀足以將他的頭劈成兩半,饒是如此,如今頭盔變成了廢鐵,頭上亦是血流如注,整個人也昏昏沉沉地落下馬來以致於被東胡人生擒。他的盔甲與眾不同,東胡人一看,就知道此人在征東軍中地位不低.

    這是征東軍與東胡開戰以來,征東軍被東胡人俘虜的最高級別的將領.

    賀蘭敏直到此時,仍然是頭腦發昏,搖晃著腦袋,他努力地睜大眼睛,想要看清面前的這個人.

    "我是宇文恪,說出賀蘭雄的目的地,我饒你一命."宇文恪淡淡地道.

    賀蘭敏先是楞了片刻。轉而哈哈大笑起來,"這麼說來,司令官已經殺出去了。哦哈哈哈!弟兄們,咱們的命沒有白丟,司令官他們已經殺出去了."

    賀蘭敏大笑著嚷道.

    聽到賀蘭敏的話,百多個被俘的士兵,不管是坐著的,躺著的,被按著跪倒在地的,全都放聲大笑起來.

    拔刀之聲嗆然不絕,東胡人怒目相向。昨日,這支佯攻的部隊給他們造成了巨大的損失。當然現在所有人都明白,這哪裡是什麼佯攻。這分明就是一支死士部隊,當他們衝進東胡軍營的時候,就沒有再想著活著回去,這也就是為什麼東胡人雖然早有準備,仍然傷亡慘重的原因.

    這些人,就是來送死的.

    宇文恪強壓著心中的怒火,"說出賀蘭雄的目的地,我饒你不死."

    賀蘭敏嘿嘿地笑著,突然呸的一聲,一口帶著鮮血的濃痰直吐到宇文恪的臉上,"都督刀下遊魂,也能裝模作樣,等著吧,用不了多久,你的腦袋就會掛在積石城上示眾的.想要知道我家司令官去哪裡?做夢!"

    宇文明眼見父親受辱,勃然大怒,怒吼一聲拔刀就砍.

    "住手!"宇文恪喝道,盯著賀蘭敏看了半晌,又看了看周圍狂笑之聲不絕的這些俘虜,搖了搖頭,放棄了再去審問其他人的想法,他還不想再被人噴上一臉血沫子.

    "在這裡殺了他幹什麼?押著他們,去遼寧衛."宇文恪拂袖而去.

    遼寧衛城,孟沖站在城樓之上,凝視著界鋪口方向,從昨天晚上佯動,成功地調動東胡宮衛軍之後,他便率軍返回城內,從那時開始,他就這樣全副武裝地一直站在城樓之上,直到天色大明,身上的盔甲濕漉漉的,滿是露水.

    他所能做的就是這些了,賀蘭雄能不能突圍出去,達到他們兩人事前商量好的計策最好的效果,此時誰也不知道.除了求天保佑,孟沖也沒有別的什麼好做.

    霧藹讓遠方顯得去山霧罩,什麼也看不清,但孟沖仍然如同痴心的女子在望著即將從遠方歸來的情人一般,痴痴地看著,痴痴地等著.

    馬蹄之聲驟然響起,一匹快馬自霧藹之中突然衝出,馬上騎士揮舞著雙手,大聲吼道:"突圍成功了,司令官突圍成功了."

    騎士的吼叫之聲,在寂靜的早晨,顯得如此的清晰,遼寧衛城頭,陡地暴發出一陣山呼海嘯一般的歡呼,便連孟沖,也是揮舞著手臂,在城樓之上又叫又跳.

    騎士從打開了一條縫隙的城門之中擠了進來,翻身上馬,向著城樓之上急奔而來,城門,在他進入的那一瞬間,又咣當一聲緊緊地閉上.

    "孟軍長,昨日午夜,司令官率兩千餘騎兵向東胡方向突圍,成功殺透敵陣,如今已經擺脫敵人的追擊,司令官命令末將回來稟告孟軍長,說他一切都好,遼寧衛,就交給孟軍長了."騎士大聲道.

    "好,好!"孟沖揮舞著拳頭,"有我們征東軍,東胡人休想跨進遼寧衛一步."

    "軍長,我在來遼寧衛的途中,發現了東胡人正在向遼寧衛運動,恐怕過不了多久,他們就會兵臨城下了."騎士道:"還請孟軍長早做準備."

    "時刻準備著!"孟沖大笑,"這句話不僅僅是都督命令刻在積石城軍事大學的大門上的,也刻在我們征東府每一個人的心上."

    "你們,準備好了么?"孟沖揮舞著手中的大刀,沖著城頭之上所有的士兵大聲吼道.

    "時刻準備著!"城上,傳來如雷鳴一般的怒吼聲.

    伴隨著這聲聲怒吼的,是刺破沉沉霧藹的金色的陽光,絢爛的光線灑在城頭,將所有的將士全都沐浴在金色的海洋之中.

    時近中午的時候,東胡的大隊騎兵出現在了遼寧衛城下,讓城頭之人所有人又驚又怒的是,東胡人紮好陣容,竟然從隊伍之中拖出了上百名血跡斑斑的人來按著跪倒在陣前,不用說,那是昨天晚上被他們抓住的征東軍士兵.

    孟沖緊緊地握住了拳頭.

    城頭之下,東胡人將一根根碗口粗細的旗杆埋在了地上,上面垂下的一根根繩套,套在了每一個被俘士兵的脖子上,對方要幹什麼,城頭之上的士兵哪裡還能不明白?

    "軍長,末將請命出擊!"一名將領臉紅脖子粗的衝到了孟沖的面前,吼道.

    "軍長,末將也請命出擊!"又一個將領沖了出來.

    "軍長,出擊!"孟沖周圍的士兵大聲吼道.

    "軍長,出擊!"

    "出擊!"所有的士兵,都在怒吼.

    孟沖的拳頭越捏越緊,指甲深深地嵌進掌心之中,劃破了皮肉,流出了鮮血,他卻如同未知,臉上青筋畢露,兩眼燒得血紅,聽著城頭之上山呼海嘯一般的出擊的吶喊之聲,他險些便要脫口而出下達出擊的命令.

    冷靜,冷靜!他在心裡拚命地吼叫著,宇文恪為什麼要這麼做,不就是想激自己出戰么?現在城中,大大小小算起來,攏共也就只有五千餘人,守城尚嫌不足,如果出城作戰,只能是自尋死路,自己戰死不要緊,但丟了遼寧衛,可就是大事,危及到整個征東府討伐東胡的大事.

    "出擊!"

    "出擊!"

    一聲聲的怒吼之聲仍在響起.

    孟沖回過頭,瞪視著群情洶湧的將士,吼道:"你們想幹什麼,想遂了敵人的意嗎?他們正盼望著我們出城作戰呢!回到你們的崗位上去,約束你們的士兵,你們是領兵將官,不是不知輕重的少年."

    城頭之下,一名征東軍士兵被晃晃悠悠地拉上了旗杆,城上一片哀鳴之聲.

    孟沖死死地盯著在空中扭曲的那名戰士,緊咬嘴唇,緩緩地單腿屈膝跪下.

    城下,宇文恪盯著城頭,聽到城上那山呼海嘯一般的出擊的吶喊聲,心裡也在喊著:"出來吧,出來吧,讓我們痛痛快快地打一場."

    但無論他如何千呼萬喚,城上卻是漸漸地安靜了下來,接著他看到一條條挺立著的人影,屈膝跪在了城頭.

    他的心慢慢地冷卻下來.

    "一個個的拉上去弔死,那個賀蘭敏,最後一個吊上去!"他怒吼道.

    城下,越來越多的士兵們拉上了旗杆,掙扎片刻,便再也寂靜不動,城下,東胡兵們默然不語,城上,征東軍士兵憤怒無語,此時此刻,城上城下,竟然陷入到了一片死寂當中.

    孟沖看到了賀蘭敏,賀蘭敏沖著城頭在笑,是的,他在笑.孟沖跪在城頭,兩手死死地摳著磚縫,努力地睜大眼睛,看著那張笑臉,看著賀蘭敏被一點點地拉上了旗杆.

    他慢慢地站了起來.(未完待續)

    ...



    上一頁 ←    → 下一頁

    魔獸戰神咫尺之間人盡敵國總裁在上:新妻,別喊疼頂級寵婚:悶騷老公壞死神級升級系統
    豪門男配是我弟[古穿今升邪我的18歲女鬼未婚妻道君我的冰山美女老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