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我為王 » 第七百七十六章 日出東方(1)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我為王 - 第七百七十六章 日出東方(1)字體大小: A+
     

    阿倫岱從來都不認為東胡人應該龜縮在城中防守,哪怕敵人的實力要比他強。--征東軍氣勢洶洶而來,先鋒騎兵便多達萬五,阿倫岱沒有絲毫的猶豫,當即便率領麾下一萬騎兵出靜遠迎戰。

    阿倫岱這一輩子打過兩次敗仗,兩次都是敗在高遠手下,第一次是高遠輕騎千里突襲榆林,他在追擊的過程之中遭到了高遠的埋伏,又被白羽程橫『插』一杠子,最後僅以身脫,第二次則是在燕國遠征東胡的過程之中,在『花』營,一場濃霧之中,他再次大敗於高遠之手,數千騎兵橫屍沙場,他的鐵嶺部騎兵幾乎被打殘,最後還是索普將同樣被打殘的克勒三部併入鐵嶺,這才讓其恢復了元氣。

    這兩仗讓阿倫岱刻骨銘心,每當思及此處,臉上的傷疤便隱隱作痛,這一次,征東軍再次前來,騎兵將領居然換成了一個『女』人。

    阿倫岱怎麼會認為自己不及一個『女』人?

    先擊敗他們的騎兵,再打垮他們的步卒,這便是阿倫岱最簡單,也最真實的想法。

    兩支騎兵共計兩萬餘人騎,便在跟靜遠十數裡外的甜水井遭遇。

    賀蘭燕從高遠還是扶風一個小小的兵曹開始,便幫助著高遠訓練騎兵,隨著高遠勢力日漸擴張,她訓練出來的騎兵愈來愈多,像現在名聲遍及大陸的鐵腳步兵,便是她實實在在的徒弟,可以說,當年僅僅會騎馬的步兵,能成為如今名望極廣的騎兵將領,與她有著脫不開的關係。

    長年的騎兵訓練,讓賀蘭燕對騎兵作戰,比起一般的騎兵將領有了更深入的認識,高遠麾下,人口成份複雜,有自小就在馬背之上長大的匈奴人。也有不善騎『射』的燕人,後來更是有了來自齊,秦,趙,魏,韓等地的流民,如何將這些差次不齊的戰士組合成一支強大的騎兵,曾經讓她傷透了腦筋。

    『精』良的騎兵不是一日可以練就的,短時間內,想讓那些勉強會騎馬的戰士成為一名優秀的騎兵。那是做夢。與東胡人比起來,這種先天上的劣勢,根本無可逆轉。

    於是便有了賀蘭燕做試驗用的四百黑衣衛,於是就有了騎術出眾反而被剔除出黑衣衛的梅華與吳涯郎舅兩人。

    四百黑衣衛中,沒有一個人的騎術是出類拔萃的,勉強算得上是中等而已,但嚴格的紀律,強大的團隊力量,作戰之時。密集的隊形,迅如猛龍一般的衝鋒,讓這眾衣衛在初上戰場之時便讓人耳目一新,發揮出了巨大的作用。有了這個成功的經歷,賀蘭燕在成為北方集團軍獨立騎兵師的師長之後,立即便按照這個模子,開始打造屬於她的騎兵部隊。

    原有的騎兵之中。除去每支騎兵的領隊軍官,剩下的騎術太過優透的,反而被淘汰出來。送到了步兵之中擔任騎兵斥候,她的這種做法,曾遭到了公孫義與洛雷的反對,但在賀蘭燕的強勢之下,兩人亦只能服從,大半年的訓練,賀蘭燕讓這支騎兵師脫胎換骨。

    這也是賀蘭燕讓公孫義與洛雷兩人心悅誠服的原因。這支騎兵,單人拉出來,或許不會是任何一名東胡人的對手,但當他們聚集成一個團體,爆發出來的能量,則讓打老了仗的公孫義與洛雷兩人也是心驚不已,兩人也曾換位思考,如果自己站在賀蘭燕的對立面,面對這樣一支騎兵的集團衝鋒的時候,該怎樣面對?

    兩人先是各自思考,最後是聚在一齊商議,最後得出的結果只能是,如果給他們一倍於賀蘭燕的騎兵,當可以在拼消耗之中勝之。正面對攻牽制,外圍遊走奔『射』,像剝洋蔥一樣,一層層地將賀蘭燕的騎兵給剝下來。

    但是這樣,正對牽制的騎兵將付出慘重的代價。

    賀蘭燕苦心訓練這支騎兵大半年的時間,眼見著就要打大仗,就要派上用場了,她豈能不親自到戰場上來指揮?可偏偏此時自己卻懷了孕,為了這,她在心裡已經將高遠罵了一個半死,一翻掙扎之後,她終於還是決定要親自指揮這一仗,看到自己的心血在戰場之上綻放,沒有什麼能比這個更能引『誘』人了。

    此刻,賀蘭燕勒馬於一處山坡之上,沿著山坡向下,她的一萬五千騎兵,分成了三個攻擊陣形,清一『色』的黑衣,在碧草藍天之下,顯得格外醒目,與征東軍大多數軍旗為大紅『色』不同,賀蘭燕的這眾衣衛,連軍旗也是黑『色』的。

    「師長,這一戰,你在這裡看著就夠了,就讓我與洛雷帶著兒郎們去吧。」公孫義幾乎是以哀求的語氣對賀蘭燕道。「您就算不為自己著想,也為腹中的小公子想想吧,戰馬顛簸,您怎麼受得了,要是您有個小小的意外,這一仗,我們就算打贏了,那也是輸了。」

    公孫義還有話藏在心裡沒有說,他好不容易從一個小小部落的騎兵隊長一路爬到現在的高位,那可是用一個個傷疤換來的,要是賀蘭燕肚子里的娃娃有個三長兩短,只怕他的騰飛之路,就在在此打上句號了。

    「放心吧,我就在這裡看著。」賀蘭燕點點頭,「只要你們爭氣一些,將這個什麼阿倫岱打趴下,我犯得著去吃沙子么?」

    「那就好,那就好!」公孫義如釋重負。「您就看好了吧!」

    公孫義打馬飛奔向自己的陣列,看著他的背影,賀蘭燕不同得意地笑了起來,直腸子人,當真好騙得緊喲,本姑『奶』『奶』好不容易到了戰場之上,要是光在這裡看著,我跑來幹什麼?

    遠處煙塵騰起,號角凄厲,千軍萬馬奔騰而來,瞅著東胡騎兵進攻的場面,賀蘭燕不由冷哼了一聲,「老一套,一點都沒有新意。吹號,進攻!」

    賀蘭燕身後,十名手持軍號的騎兵同時揚起了軍號,嘹亮的軍號之聲自中軍大旗之下響起,隨著中軍的號聲,三個攻擊陣形,同時響起了應和的軍號,一萬二勤衣衛分作三個攻擊陣形,開始緩緩啟動。

    騎兵上萬,無邊無際,一萬騎兵的衝鋒,其視覺效果和視覺上的衝擊力,遠遠不是一萬步府能夠比的,站在賀蘭燕的這個位置之上,所能看到的便是無邊無際的東胡騎兵正向著她所在的方向衝來,如同破堤的河水,勢不可擋。換作一般人,在這種氣勢之下,便極容易心生恐懼,但賀蘭燕卻是見慣了騎兵大規模衝鋒的人,根本不為所動。

    方圓十數里的戰場之上,東胡騎兵如同漫天洪水,勢不可擋,而三個征東軍騎兵攻擊集團卻如同三眾『色』的利劍直向這漫天的洪水之中衝殺了過去。

    羽箭如同飛蝗一般在空中飛舞,騎『射』之術對於東胡人來說,是家常便飯,但對於這支征東軍騎兵來講,一向是一個難題。要在馬上彎弓搭箭,他們就不再可能保持這種密集的隊形和嚴整的陣容。所以這支騎兵,在進入羽箭『射』程之後,他們第一件事情要做的,便是忍受對方遠程的攻擊。騎兵為了減輕戰馬的負重,不能穿著太厚的盔甲,而這支騎兵師又顯然不能像高遠的那朱衣衛一般,每人身上的甲胄都是特別打制。所以他們只能在身上最重要的部位之上做好防護,比方說頭盔,再比方說護心鏡,而在其它的地方,都只是穿著皮甲.

    唯一能慶幸的是,騎兵的騎弓偏軟,只要不是命中面『門』等要害地方,一般來說並不致命,而密集隊形之中的騎兵,在對方羽箭如蝗的時候,統一將長槍伸向空中,用力揮舞,大多數的羽箭在這種擊打之下都被打落,少數鑽進人群之中,造成的傷害也極其有限.

    羽箭並沒有讓對手的隊形散『亂』,對方甚至根本沒有做出任何的躲避的動作,仍然如同一柄大斧一般,向著阿倫岱直劈過來.這種場面,讓習慣了騎兵傳統作戰的阿倫岱不由一楞神,他從來沒有看到過騎兵作戰也如同步兵一樣,排著如此整齊的隊形,如同石碾子一般碾壓過來的場景.

    "正面牽制,側翼游『射』!"吃驚歸吃驚,但阿倫岱仍然在最短的時間內,作出了正確的判斷,也做出了最好的選擇,唯一的不足就是,他的兵力不足.在征東軍三個正面衝擊的攻擊面上,他的兵力顯得太單薄了.

    公孫義,洛雷以及都用慣了彎刀,但在這支騎兵隊伍之中,他們也必須同最普通的士兵一樣,拿起長槍.終於熬過了羽箭的『射』程,公孫義咆哮了一聲,身子伏低,長槍前探,怒吼道:"破陣!"

    "破陣!"每一個獨立騎兵師的騎兵都吼叫了起來,數千人齊唰唰地一下子伏低身子,長矛前指,從遠方來看,是一副樣壯觀的景象,當然,在他們對面的對手,就不會這樣想了,他們的眼前,瞬間出現的便是一柄柄寒光閃閃的長矛.

    衝擊,刺殺,絕不停留,在這個過程中,墜下馬來,就只能是死亡,因為後續的衝鋒隊伍,絕不會有絲毫的停頓.;--47262+dsuaahhh+25677402-->

    ...



    上一頁 ←    → 下一頁

    最後一個道士誘妻入懷:前夫,請溫柔末日之最終戰爭炎玄九變世上第一寵婚
    暗戀成婚,總裁的初戀愛娛樂玩童錦桐七零年,有點甜國民男神狠強勢:秦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