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我為王 » 第七百七十五章 鼓角連聲鋒芒現(47)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我為王 - 第七百七十五章 鼓角連聲鋒芒現(47)字體大小: A+
     

    對於征東軍,趙杞是痛恨交加,這不僅僅是因為征東軍介入到了代郡,意圖吞併代郡是昭然若揭,更因為自己還有把柄握在對方手中,趙牧之死,是趙杞決不願意讓世人知道的真相之一。正如趙杞自己大力宣揚趙牧是死於代郡和征東軍之手一樣,征東軍也在大力宣揚趙杞害了子蘭,雙方各取所需。

    在這場交易之中,趙杞認為自己是吃了虧的,雖然自己現在拿掉了趙牧,搬掉了壓在頭頂上的一座大山,但代郡現在成了這般模樣,失土喪師的罪名,自己是怎麼也逃不掉的。趙杞現在倒不怕征東軍會揭穿趙牧之死一事,因為子蘭的死,他們也脫不了干係,揭穿了這層羞布,對雙方來說,都是沒有好處的。

    交易,只要有了第一次,便不愁沒有第二次,問題的關鍵在於,是不是對於雙方都有利。所以當賀天舉出現在趙杞面前的時候,他更多的是欣喜,因為他敏銳地察覺到,從代郡這個泥潭之中體面脫身的機會終於來了。

    「是時候結束代郡的戰事了。」賀天舉面對著趙杞,開門見山地道。

    「你們現在終於認識到自己已經到了窮途末路了么?」趙杞端著架子,冷然道:「想要議和?那就得拿出誠意來吧!」

    看著趙杞的模樣,賀天舉哧的一聲笑了出來,「趙大人,你我雙方,彼此都心知肚明,何必如此惺惺作態。現在不是我們要議和,而是我們願意給趙大人你一個體面結束戰爭的機會,過了這個村,可就沒有這個店了,你可得仔細地惦量惦量。」

    被賀天舉如此恥笑。趙杞也是忍不住惱羞成怒,「我看不出高遠有什麼好心腸。」

    「我家都督對趙大人,可謂是仁至義盡。」賀天舉慢悠悠地道:「代郡之戰。已經打了一年多了,趙大人您得到了什麼?是代郡人的仇恨。還是這幾乎成了一片焦土的南漳?西陵城穩若泰山,趙大人您可有半分餘力前去攻打?現在趙大人在國內已經是焦頭亂額了吧,趙王不滿,同僚嫉恨,秦軍壓境,國內早已民怨沸騰,趙大人早就想結束這場戰事難道不對嗎?現在,我們給您這樣一個機會。」

    趙杞惡狠狠地瞅著賀天舉好一會兒。才道:「高遠想要什麼?」

    「恰恰相反,這一次,我家都督什麼都不要,只需要趙大人您撤出代郡就夠了,結事對代郡的戰事,對你,我兩家都有好處。」賀天舉道。

    「代郡戰事持續近兩年,耗費國資無數,如此撤走,我如何向大趙國民上下交待?」趙杞想到這一點。腦袋便又隱隱作痛。

    「理由我們當然已經給您找好了。駐紮全城的周長壽意圖染指我大燕漁陽之地,現在被我數路大軍包圍,走投無路。他麾下可還有兩萬餘精銳的趙軍,您撤出代郡,換回這兩萬投降的趙軍戰俘如何?」賀天舉道。

    趙杞眉毛一掀,「據我所知,周長壽此人,是絕不會投降的。你所說的兩萬趙軍戰俘,不知從何而來?」

    賀天舉雙掌一拍,「趙大人果然深悉周長壽此人性子,我大軍數路圍困周長壽部。如果想要全殲該部,早就動手了。但我家都督顧念著與趙大人的交情,心中有所不忍。所以願意拿這個來與您交換代郡的和平。周長壽想死戰,但他下頭的將官,必然不肯陪他一起送死,趙大人你定然是有法子解決這個問題的,只要解決了周長壽,那這兩萬趙軍必然便會願意投降了,他們投降之後,我們便用這兩萬趙軍戰俘與您交換撤出代郡一事,我想這樣一來,趙大人您於上於下,可都說得過去了是吧?至少在軍中,你會獲得不少的擁護,因為您放棄了唾手可得的代郡郡城而願意換回被俘的士兵,這樣的好名聲,可不是年年都有的!」

    趙杞聽到這裡,已是砰然心動。代郡這場戰事,發展到現在,早已經是打不下去了,在征東軍的支持之下,代郡甚至都沒有動用在山南郡的馮發勇部,便與自己打了一個相持不下,而趙國,又不可能派出太多的部隊投入到代郡中來,河東與魏國方向,秦軍的壓力與日俱增,這個時候,拿代郡來交換落入征東軍圈套的兩萬戰兵,的確可以緩解各方面的壓力,至少在軍方,他們不會來責怪自己了,而有了軍方的支持,其它人的一些狂吠,又何足道哉?

    「我軍撤出代郡,你們是不是就要正式吞併代郡了,如果是這樣的話,我仍然無法交待啊,這失土之責,我可背不起。」趙杞開始討價還價。

    賀天舉大笑:「趙大人您大可放心,代郡,雖然是我征東府必拿下的一塊地盤,但也不會選在這個時候,所以您儘管放下這層擔心。」

    「我軍可以結束對代郡的戰事,但已經佔領的地方,不會退還給代郡。」

    「趙軍必須退出南漳,至於鶴鋒與監利,趙大人儘管可以留在手中。」賀天舉微笑道:「南漳是西陵城的門戶,趙大人只有退出了南漳,方才顯出誠意來,我們雙方也才能放心地交易。」賀天舉在這個問題之上當然不會讓步,鶴鋒,監利已經幾乎打成了一片白地,百姓十不存一,早一點晚一點拿回來,並無礙大局,但南漳必須收回,也只有收回了南漳,征東軍才能放心地將步兵所統率的騎兵抽調到東胡戰場。接下來,高遠將要竭盡全力解決掉東胡,將整個遼東完整地拿到手中,也只有做到了這一點之後,他方才能放心地回過來的,將自己的重心,重新移回中原。

    賀天舉帶著滿意的心情,悄然離開了南漳,代郡歷時兩年的戰爭,終於可以結束了。這兩年來,征東府從各個方面,全方位地對代郡展開滲透。到如今,軍,民兩個系統之內。屬於征江府的官員,已經幾乎掌控了全權。當趙軍退出代郡的時候,便也代表著代郡正式從趙國之內分離出來了。

    謀取代郡,征東府從策劃到實施,再到最後收取果實,足足經歷了五年之久,如今終於功德圓滿,怎能不讓他心花怒放?

    漁陽,被圍困於雙水村一帶的周長壽部。已經山窮水盡,軍中糧草將竭,周長壽發起的數起突圍行動,均一一失敗,如今他儘是想一戰而不可得,在他的周圍,燕軍將營壘修得鐵桶一般,打得儘是要將他活活困死的節奏。

    整個趙軍軍營中,一片悲雲慘霧。這兩天來,軍中已經開始殺騾馬等牲畜充饑。而突出重圍,看起來根本毫無希望。

    周長壽已經決定孤獨一擲了,召集了所有將領。決定在第二天向孔德部發出最後一擊,吃柿子撿軟的捏,最後一戰,挑上孔德部,總比對上戰鬥力更強勁的征東軍要好得多,哪怕是多殺死幾個燕軍,也算是值得了。

    趙軍拿出了最後的糧草,殺掉了所有能吃掉的騾馬,飽飽地吃了一頓之後。倒頭便睡,周長壽定下的出擊時間。在黎明時分,睡上一覺之後。正好精神飽滿地向著敵人發起決死的衝擊。

    周長壽是這麼想的,但並不是每一個將領都是這麼想的。

    夜半時分,趙廣全副武裝地出現在周長壽的大帳之外,在他的身後,還跟著數名黑衣人。

    「趙將軍,周將軍已經睡下了。」大帳之外,周長壽的親衛迎了上來。

    「睡下了么?睡下了好!」趙廣的臉上露出了詭異的笑容,不等那名親衛察覺有異,一名黑衣人已是閃電般地逼了上來,一手攬住親衛的脖子,另一隻手中握著的短刀,已經深深地嵌入到了他的胸膛之中,親衛睜在眼睛,不可思議地看著趙廣。

    趙廣臉色沒有絲毫的變化,看也沒有看倒下去的親衛一眼,徑自一挑帘子,便進入到了大帳之中。

    燈中燭火昏暗,周長壽全身著甲,倒在床上正呼呼大睡,看他模樣,倒是安詳之極。趙廣一努嘴,身後數名黑衣人猛撲上去,將周長壽按倒在床榻之上,周長壽也是大將,武功過人,但奈何這些襲擊他的人都是來自虎豹騎的高手,幾人合力,哪裡有他掙扎的餘地,三下五除二,已是被牢牢地捆了起來。

    「趙廣,你敢害我?」圓睜雙目,周長壽看著面前的趙廣,怒吼道。

    「周將軍,是你害了我們這數萬大軍!」趙廣也瞪視著他,「明天的攻擊,只會是送羊如虎口,你要活活葬送這數萬兒郎么?」

    「不戰死,當戰俘么?那有什麼兩樣?」周長壽吼道。

    「不一樣!」趙廣搖了搖頭,從懷中取出了趙杞的手令,「趙大人已經與高遠達成協議,他以從代郡撤兵為條件,從高遠手中換取我們回去。」

    周長壽一愕,盯著趙廣,道:「你竟然投靠了趙杞,趙廣,你別忘了,你也是太尉的嫡系將領,趙杞不會讓你好過的。」

    趙廣悠悠嘆道:「哪總也比現在就死了要強。還得搭上這數萬兒郎。」

    一名黑衣人拔出刀,走到趙廣面前,雙手將刀呈給了他,「趙將軍,請吧,大人有令,周長壽需要您親自處決!」

    趙廣接過刀來,走到周長壽的面前,「對不起了,周將軍!」在周長壽的嘶罵聲中,長刀一送,徑直插入了對方的胸膛。

    半個時辰過後,趙廣的部隊完全控制了中軍,旋即聚將鼓起,從各營趕到中軍大帳的趙軍將領們,看到的赫然是高坐大帳正中的趙廣,以及放在大案之上周長壽的人頭,還有趙杞的手令。

    漁陽近兩萬趙軍,於次日投降征東軍。

    十天之後,代郡之戰正式結束,趙軍退出代郡。

    又五日之後,被解除了武裝的近兩萬趙軍,經過全城等地,被遣返回趙國。

    雙水村頭的大樹之下,擺了一張小小的方桌,桌上放置著幾個簡單的菜肴,對桌而坐的,赫然是燕軍大將孔德與征東軍的首腦高遠。

    「高都督,我敬你一杯,翻手為雲,覆手為雨,連趙人亦玩弄於鼓掌之上,佩服之至。」孔德舉起了酒杯。

    「孔將軍英勇善戰,我亦是久聞大名。」高遠舉杯回應。

    「說到善戰這兩字,在別人面前,我或許還可自詡一番,但在都督面前,就不獻醜了。」孔德搖頭道:「如今中原諸事已定,都督便要趕赴東胡了么?」

    「自當平滅此等蠻夷,復我中華在遼東之聲威!」高遠微笑道:「其實就在我們飲酒這刻,收復遼東的戰役已經打響了。」

    孔德將杯中之酒一飲而盡,挺身站起,「既如此,我便祝都督早日得勝。時候不早,我也該告辭了。」

    「不送,他日終有再見面之時!」高遠端起酒杯,遙遙向他一舉。

    孔德點點頭,翻身上馬,蹄聲得得,已是遠去。

    「倒也是一個有趣的人!」隨手扔了酒杯,高遠站起身來,看著孔德遠去的背影,不由微笑起來。(未完待續)

    ...



    上一頁 ←    → 下一頁

    豪門暖婚蜜愛最後一個道士誘妻入懷:前夫,請溫柔末日之最終戰爭炎玄九變
    世上第一寵婚暗戀成婚,總裁的初戀愛娛樂玩童錦桐七零年,有點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