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我為王 » 第七百七十四章 鼓角連聲鋒芒現(46)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我為王 - 第七百七十四章 鼓角連聲鋒芒現(46)字體大小: A+
     

    河套在平靜了大半年之後,戰火驟然再起,只不過這一次,是由征東軍率先挑起戰火,由賀蘭燕率領的獨立騎兵師為先鋒,一萬五千餘騎兵悍然向靜遠發起進攻,而在他的後方,第二軍羅尉然部近兩萬步卒緊緊跟上,近四萬大軍一路氣勢洶洶直撲靜遠。

    征東府在河套已經配備了完善的軍政和民政系統,以許原為最高軍事主官,以孫曉為最高民事主官,兩人配合默契,在極短的時間之內便動員起了所有的軍隊,準備好了大舉進攻東胡的所有準備工作,而已在河套定居的大量屯墾百姓,對於這一場戰事,更是歡欣鼓舞,這些人,敢於在戰火紛飛的年份來到河套定居,要麼就是膽子極大之人,要麼就是在原藉根本活不下去的人,這些人來到河套的時候,驟然之間,便看了美好生活的希望火花,一個個正幹勁百倍,戰爭,對於他們而言,更是一條在極短的時間內積累財富的捷徑。你可以報名成為輔兵,幫助運送後勤,站崗放哨,護理傷兵,也可以緊跟在軍隊之後,卻搶掠大軍過後剩下的物資,而做這一切,都護府竟然還能給你算功勞,大戰過後,根據你所得的功勞,可以折算銀錢,也可以折換田地,總之,只要你參與,便會有收穫。

    現在尚是七月中,距離秋收還有二三個月的時間,一時之間,河套是郡情涌動,大量的百姓加入到這場轟轟烈烈的東征之中來,往靜遠的道路之上,到處都是身著各色服裝的老百姓,趕著馬車,騾車。推著獨輪車,甚至挑著擔子浩浩蕩蕩向前的隊伍。

    百姓的熱情,極大地緩解了孫曉在運送後勤之上的壓力。也解放了不少的軍隊出來投入戰鬥。而與征東府在河套強大的動員能力,東胡在這一方面就差得太遠了。東胡政府遠遠沒有想到時局的變化竟然如此之快,似乎在一夜睡醒之後,局勢便惡化得無以復加,剛剛簽定盟約的盟友,轉眼之間就被打趴下,而似乎被惹怒了的征東軍,以雷霆之勢迅猛撲來。

    自上一次大敗之後,索普便一直在向靜遠寧遠增兵。到七月的時候,已經有阿倫岱的一萬騎兵進駐靜遠,烏蘇索坦的一萬五千騎兵進駐寧遠,另外,還得加上熊本的二萬餘燕軍。但這些兵力,在征東軍河套的駐軍傾巢而出的時候,顯然有些不夠。索普親率一萬宮衛軍抵達榆林,這也是他壓棺材的老本了,但倉促出動的結果,就是後勤壓力大增。為了供應這數萬騎兵,國內已是叫苦不迭。

    河套戰爭陰雲密布,而高遠的注意力。卻似乎還沒有放到這個地方上來,馬不停蹄地率領著青年近衛軍兩個騎兵師,進入了漁陽。

    周長壽知道自己完了,這一次豪賭,他徹徹底底的輸了個一乾二淨,現在他與孔德尚在僵持,孔德所部雖然屢次被他擊敗,但仍然沒有與他糾纏在一起,當那霸率領的數千征東軍出現在戰場一側的時候。他就已經知道,全城等地完了。狗日的征東軍,果然背叛了先前的盟約。反咬了自己一口。

    正當他開始聯繫孔德,準備向孔德妥協,換取孔德與他聯手,一擊扑滅葉真所屬之時,高遠率領的一萬騎兵進入漁陽,徹底澆滅了他最後的幻想。

    而隨著高遠的抵達,葉真也大軍俱出,現在的周長壽所統率的趙軍,已經陷在了孔德,葉真,高遠的三面包圍之下,除了孔德態度暖昧之外,其它兩個方面,都是明顯的不懷好意。

    而此時,孔德的心情也是複雜不已,當周長壽派人來聯絡自己,願意讓開道路放孔德離去,條件便是雙方罷兵,如果有可能的話,雙方聯手,一齊來對付征東軍,就眼下來說,征東軍已經成了雙方共同的敵人,他不是沒有心動,但征東軍已經搶佔了全城等五城,如果要去打征東軍,不免要硬攻城池,這是得不償失的,倒是對方放開道路,讓自己離開的提議可以考慮,但這事,也不是那麼簡單的,如果對方不死心,自己也不是那麼好通過的,現在的周長壽,雖然面臨絕境,但仍然有擊潰自己的可能,如果讓他拿下漁陽,則全盤皆活了,這其中的風險,孔德不能不考慮。

    正當他躊躇不決的時候,高遠騎兵入漁陽和薊城特使的抵達,徹底澆滅了他的這個心思,就算周長壽與他聯手又如何,在葉真與高遠兩面夾擊之下,他們也是沒有勝算的。如果自己的部隊打光了,自己也就失去了所有的價值,自己的前途,也會變得黯淡無光。現在,奉薊城之命,保存實力撤回天河郡,既不失大義的名份,又保存了自己的實力,大燕眼看著便大履將傾,征東軍咄咄逼人,亂世已至,在這個亂世之中,有什麼比手裡還握著幾萬兵力,更讓自己有安全感。

    心意一決,孔德立馬便與高遠,葉真達成協議,三方合力,凌逼周長壽,迫使對方投降,然後高遠放孔德回到天河,雖然丟了漁陽,但保存了自己的實力,順手還將大燕的宿敵趙軍坑了一把,何樂而不為之?至於將來如何,那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只要自己手還有兵,便有進退的餘地。不管是薊城得勢還是高遠以後掌權,對於擁有重兵的自己,終究都是要給幾份顏面的。

    「本將絕不會投降,哪怕戰至最後一兵一卒,也絕不會向你們投降。」面對著高遠派來的使者,周長壽咆哮著怒吼道。

    「高都督本著仁者之心,不忍雙方將士在有死傷,周將軍,眼下情景,你也清楚,貴部雖然還有可戰之兵,但已深陷包圍,外無糧草,內無援兵,能撐到幾何?周將軍難道就眼看著這些跟隨你的兒郎最後客死異鄉?這本是我家都督一番好意,只要貴部肯投降,我部絕無留難之意,必然會保護上至將軍,下至每一個士兵的生命安全,但周將軍既然不肯領受,我也只能就此回去覆命了,只希望周將軍不要後悔。」使者冷笑著丟下這番話,揚長而去。

    周長壽的理智已經瀕臨崩潰,他本來是一個謹小慎微,有兵極是小意的將領,但隨著趙牧不明不白的死去,罩在他頭上的那株大樹轟然倒塌之後,對於前途的憂慮,終於讓他鋌而走險,他這一輩子,唯一就是這一次冒險,然而也就是這一次,便讓他萬劫不復。

    他絕不會投降,這不僅會讓大趙顏面無存,也會讓死去的趙太尉死不瞑目,更何況,一旦投降,即便保著了性命,回到趙國之後呢,只怕等待自己的是比戰死更可怕的命運,如果自己戰死沙場,說不定趙王為了安撫國內將士,還會善待自己的家人。

    死戰!這便是周長壽最後的心愿。

    周長壽想要拚命,高遠卻不太願意。困獸猶鬥,面對已經身陷絕境的對手,高遠更願意兵不血刃地拿下,更何況,周長壽這隻籌碼,他還要好好地利用一下呢!

    代郡,南漳,趙杞見到了征東軍派來的特使。

    在代郡,趙杞已經是騎虎難下,雖然在征東軍重心移走,他集結重兵之後,再一次攻克了鶴鋒,監利,拿下了代郡重鎮南漳,似乎在軍事之上取得了極大的勝利,但他自己也明白,想要拿下西陵城,已經是痴心妄想了。

    鶴峰,監利,代郡人現在視趙人為仇眥,小規模的暴亂此起彼伏,征東軍由步兵率領的騎兵遊走不定,根本抓不住對手的主力所在,一不小心便會被他們撲上來咬一口,而在代郡郡城西陵城,已經開始集結,訓練越來越多的士兵,代郡整個兒已被打爛,但因為有著征東府的支持,代郡在後勤物資之上,完全可以支撐與他進行長時間的大規模戰爭。

    問題是,自己還能支撐下去嗎?

    河東,李信率領的秦軍動作愈來愈大,荊如風必須要全力應對,完全無法對他這裡形成支援,而河東郡的趙晉,已經多次要求他馬上結束對代郡的戰爭,轉而全力應付秦人,而在魏國方向,秦人-大將路超,率數萬大軍,攻入魏國,勢若破竹,數月之內,已經戰據了魏國半壁江山,魏國幾乎是每日一使者往邯鄲,苦苦哀求趙國出兵救援。

    唇亡齒寒,魏國如還存在,尚可以牽制住大量的秦軍,一旦魏國徹底滅亡,則趙國亦危矣。

    不論從哪一個方面來講,對代郡的這一場戰事,必須要結事了,趙杞現在需要的是體面的結束這場戰事,讓他能向趙王有個交待。

    如何體面的結束,便成了趙杞現在考慮最多的問題。

    也就是在這個時候,來自西陵城的特使到了他的面前。來人叫賀天舉,是征東府派往西陵城,協助趙勇處理政務的一名文官。

    隨著戰事的深入,代郡對於征東府的依賴愈來愈深,這也讓征東府對於代郡的滲透愈來愈深,到現在為止,代郡的文武大政,幾乎都把持在征東府手中,再加上駐紮山南郡的馮發勇,已經明確向高遠表示,將唯高遠馬首是瞻,將代郡納入囊中,已經是時間上的問題了。(未完待續)

    ...



    上一頁 ←    → 下一頁

    天才召喚師:冷妃戲邪帝豪門暖婚蜜愛最後一個道士誘妻入懷:前夫,請溫柔末日之最終戰爭
    炎玄九變世上第一寵婚暗戀成婚,總裁的初戀愛娛樂玩童錦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