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我為王 » 第七百五十章 鼓角連聲鋒芒現(22)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我為王 - 第七百五十章 鼓角連聲鋒芒現(22)字體大小: A+
     

    崤山關的關門悄無聲息地滑開,戰馬包上了棉布,踩在地上,悄無聲息,馬嘴勒上了嚼子,連每個戰士都在嘴裡含上了一根小小的木棍。

    崤山關的騎兵並不多,胡彥超很清楚崤山關的作用就在於扼守,在這裡,他只配備了約兩百騎兵,就是為了在防守之中,有一支機動的反擊力量。正如葉重所預料的那樣,胡彥超擅長防守,但並不是一味死守,守中帶攻,才是他最擅長的。

    吳波作為他的得意愛將,選擇在今天晚上立即出襲,也是因為雙方剛剛經歷了一天的激戰,對方突過山谷,紮下營盤,立足未穩。

    對方紮下的營盤,距離崤山關城只不過數里距離,出得城門,用不了一柱香的時間,便可以衝到營盤前,白天的時候,吳波便一直在仔細觀察對方的下營,征東軍並沒有挖掘壕溝,只是簡單地立起了木製的柵欄,連哨樓都還沒有建起來。

    距離對方的大營只剩下不到一千步的距離,武赫猛然加速,兩百騎兵伏低身子,緊隨著武赫向前衝去,在他身後,數百步卒邁開步子,向前猛衝。

    對方大營沒有絲毫反應,只到木製的柵欄在長槍大戟面前轟然倒塌,大營之中似乎才警覺起來,鼓聲,號聲驟起,武赫甚至還看到了慌亂的奔跑的身影。

    他不由冷笑一聲,成了。吐掉嘴裡的木棍,怒吼道:「殺賊!」

    隨著他的出聲吶喊,出城的崤山關守軍一齊發出一聲吶喊。

    武赫一馬當先,沖向一箭之地外的對方營帳。心中充滿了襲營成功的喜悅,因為直到此時,對方似乎還沒有成功地組織起防線。看來所謂百戰百勝的征東軍也不過如此。

    一念剛剛及此,武赫便感到自己飛了起來,胯下的戰馬。似乎碰到了什麼東西,竟然原地栽倒。砰的一聲,武赫落到了地上,眼光所及,身後的騎兵們連二接三地似乎撞到了什麼無形的屏障之上,紛紛栽下馬來。而那些戰馬,竟然全都倒在了地上,不停地抽搐著。

    武赫驚呆了,緊隨在騎兵身後的步兵也都驚呆了。

    「有鬼!」作為一名征戰沙場。殺人無算的武將,武赫的心中竟然泛起了這個念頭。但毫無疑問,這一次突襲已經失敗了,不管對手用的是什麼招數,總之絕不是自己想象之中的毫無防備。

    征東軍大營之中,響起了嘹亮的軍號之聲,一支支火箭射在周邊,一堆堆大火轟然燃起,營帳之後,數百名征東軍士卒一涌而出。他們的手中,拿著的是一支支上好了弦的臂張弩。

    「快走!」武赫一聲大吼,爬起來便向回跑。剛剛跨出一步,身前有什麼東西一擋,砰的一聲,跌了一個四腳朝天,仰躺在地上的時候,借著周圍的火光,他終於看清楚了那是什麼,一根細細的繩索橫懸在空中,他一骨碌爬起來。伸手摸到了這根繩索,觸手冰涼。這不是普通的繩索,這是鐵制的。武赫用手一摁。懸在空中的鐵繩僅僅只是顫了顫。

    武赫終於明白為什麼疾沖而來的戰馬,現在都躺在了地上,一匹匹都活不成了的原因,他們在衝鋒的時候,這些鐵制的繩索深深地勒進了他們的身體。

    武赫爬起來,矮身鑽過了這些鐵繩,頭也不回地亡命逃去。

    難怪他們不再挖壕溝,柵欄也修得無比簡易,他們這是在給燕軍挖陷阱,就盼著你來襲營了,如此細的鐵絲,懸挂在柵欄之後,在夜色之中,根本就無法看清。

    黑暗的關牆之上,吳波也是莫名其妙,他隔得更遠,更是無法知道發生了什麼,但看到對方大營之中,突然火光大作,慘叫之聲隱隱傳來,他哪裡還不知道夜襲已經失敗了的道理。

    看著狼狽往回奔逃的士卒,他的眼瞳收縮,他的騎兵,已經不在了,只剩下廖廖幾十匹戰馬,剩下的,都被對手留下了,怎麼可能?

    「舉火!」他嘆了一口氣,這一次夜襲,大敗虧輸。

    黑暗的崤山關之上,猛然之間燈火通明,關上本來都是一切準備妥當,如果成功,大隊人馬便隨後殺出,將對方再次逐回山谷中去,如果失敗,也可掩護襲營的士卒回來。

    征東軍大營之中,陳偉興沖沖地跑到了丁渭的營帳之前,隔著帘子喊道:「軍長,那些王八蛋逃跑了。」

    大帳里傳來了丁渭翻身的聲音,緊跟著一個不耐煩的聲音響起,「跑了就跑了唄,老子剛剛正在做好夢,又被你鬼嚎搞醒了,知不知道,老子才娶老婆還沒半年呢,剛剛正要提槍而入,就被你小子攪了,滾滾。」

    陳偉啞然半晌,前頭打得熱火朝天,後頭軍長居然在做春-夢,遲疑半晌,才接著道:「軍長,真不追么?」

    「追你媽!」屋裡傳來了丁渭的破口大罵,「追過去便能拿下崤山關啦,吳波那小子定然給你準備了無數羽箭,追個屁,還不如讓兄弟們好好睡一覺,明天起來再打過。」

    聽到屋裡傳來了翻身坐起的聲音,陳偉一邊答應著,一邊一溜煙地跑了,他可不傻,要是丁渭爬起來出了營帳,自己屁股便要開花。

    崤山關頭,吳波悵然若失,在逃回來的士卒後頭,並沒有徵東軍一兵一卒追來,他微微眯了一下眼睛,對方是胸有成竹么?竟然連這樣的追擊也懶得做?

    這一夜,征東軍睡得很香,而崤山關內,卻是一夜未眠。

    就在丁渭睡得香甜的時候,距離崤山關千里之遙的河間郡安陸縣城,也剛剛經歷了一場血與火的考驗。

    安陸守將曾憲一渾身染血,正一步一步地行走在殘破的城牆之上,腳踩在地上,有些滑溜,那是因為鮮血浸濕了腳下的地面,城頭之上,士兵們雖然疲憊,卻仍在強撐著精神收拾著城頭,敵人的屍體被毫不留情地拋下城去,發出一聲聲的悶響,己方戰友的遺體則被一具具的抬下城牆,城內有專門的人手處理遺體,一般都是就地火化,一個活生生的人,轉眼之間,便只剩下一個小小的方盒子,對於曾憲一來說,征東軍的這個規紀,他還不是很習慣,他更習慣於傳統的入土為安。

    也許不久之後,自己也會變成那麼一小捧骨灰,被裝進這樣的一個小盒子里吧。看到自己一個熟悉的面孔被抬著從自己的面前走過,他不由有些傷感起來,這個小夥子是自己的一個親兵,不到二十歲。

    安陸縣城之內有三千守軍,但已經不全是曾憲一原來的部屬了,自從歸順了征東軍之後,自己的三千嫡系便被打亂混編,先前他還有些擔心自己會被架空,但隨著時間的推移,他發現自己的每一個命令都會被堅定不移的執行,這才放下心來。

    慢慢地,他熟悉了征東軍的軍制,在征東軍的體系之中,根本上沒有自己的嫡系這一說,安陸這支守軍自己來當主將,他們是這樣,換一個人過來,他們也是如此,換一個說法,如果自己此時被調到一支完全陌生的部隊,指揮起下邊的部隊,也照樣不會碰到問題。

    這大概就是征東軍強大的原因吧,一支軍隊,絕不會因為主官的更換便會導致戰鬥力的突然下降.

    他在安陸已經守了八天,麾下傷亡過千了.

    安陸縣城並不必一定要死守,曾憲一接到的命令是在此堅持十天,然後撤退到新會,與那霸會合,新會,至少要守到半個月以上,然後退往呂梁山區繼續抵抗.

    這個命令讓曾憲一有些不解,安陸的鐵礦銅礦對於征東軍的重要性不容置疑,可為什麼要在尚有餘力的情況之下放棄呢?是想誘敵深入么,不像啊,因為現在征東軍的中央集團軍兵力並不足,步兵帶著足足六千騎兵尚在代郡呢.

    放棄安陸容易,但想要再奪回來,可就沒那麼簡單了.曾憲一覺得己方完全可以憑著堅城來消耗對手,自己守了八天,上亡過千,但躺在安陸城下的燕軍,卻有數倍之多.假如那霸不是在新會布防而是與自己一齊來守安陸,便能讓孔德感到肉痛了,也會讓他考慮,付出這麼大的代價奪回安陸究竟值不值得?

    但命令就是命令,曾憲一心中雖然懷疑,但並不會去違反它,還守兩天,便全軍退往新會,那霸會安排人來接應.這十天的時間,便是將礦區里已經生產出來的毛鐵運走,曾憲一甚至覺得如果要放棄安陸的話,至少也要將礦洞毀了.

    當他在戰前向葉真提出這個意見的時候,葉真卻是笑著說:」不要毀了,留著吧,用不了多久,我們就會回來的,再說了,毀了礦,這裡的數萬礦工和他們的家人可怎麼活?不管是給我們干,還是給孔德干,他們都是能拿到工錢的是吧?」

    這個回答讓曾憲一覺得有些匪夷所思.

    看來征東軍高層定然是心有成竹,有信心在極短的時間內重新奪回安陸,只不過以自己的級別,還不夠資格知道罷了.(未完待續)

    ...



    上一頁 ←    → 下一頁

    我是大反派[快穿]巫界術士幻想世界大穿越盜墓筆記儒武爭鋒
    校花狂少修仙歸來當奶爸寒門崛起諸天神魔種玄門敗家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