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我為王 » 第七百四十七章 鼓角連聲鋒芒現(19)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我為王 - 第七百四十七章 鼓角連聲鋒芒現(19)字體大小: A+
     

    很顯然,哨所里的煙花報驚動了這片區域里所有的征東軍斥候,一路之上,唿哨之聲此起彼伏,在那個哨卡里,有這些斥候們儲備的物資,平時都留有兩到三人看守,在這片由征東軍斥候們已經掌控了局勢的區域,應當是不會出現意外的。

    靠近那個哨所的時候,張喜已是嗅到了空氣之中濃濃的血腥味,一顆心不由得猛地沉了下去。加快了腳步,他沖了過去,哨所之前,已經站了好幾名先期趕到的斥候,而在他們的面前,一名征東軍斥候仰面朝天躺在那裡,一隻手中還緊緊地握著一支長弓,在他的胸前,插著一柄短匕,讓所有的斥候憤怒的是,這柄短匕正是死去的這名斥候自己的。

    張喜步履有些沉重地跨進哨所之內,那裡,還躺著兩名士兵的遺體,張喜蹲了下來,仔細地檢查著死去同伴的遺體,一個腦袋幾乎都打碎了,根本就無法辯出面容來,在他的身邊,丟著一根帶血的扁擔,而在另一側,另一個倒在地上的士兵脖子之上有一道細細的勒痕,看到這個傷口,張喜心中一跳,這不是普通的武器,而是被一種極細的繩子勒斷了脖子,這種繩子不是一般人所能擁有的,張喜有一個兄弟在監察院行動隊中,在他那裡,他見過這種類似的武器,別小看一根細細的繩索,卻可以承重數百斤。

    這不是敵人的斥候,這一段時間,被擊斃的敵方斥候數以百計,從來沒有在對方身上發現過這種武器。

    張喜站了起來,撿出那根扁擔,走出了房門。咣當一聲扔在了地上。

    片刻之後,其它的斥候從周圍陸續搜索出了一些破爛的衣服,汗巾。草鞋等物,這些東西堆在一起。對方的身份已經呼之欲出了。

    「不是對方的斥候,看這些行頭,應當是一個扛工的苦力。」張喜道。

    「也就是說,這是一個姦細。」

    「他在我們這裡換上了我們的服裝,帶著我們的武器,食物,重新潛逃了。」

    「他只有一個目標,那就是崤山關。」

    「那還猶豫什麼?追上去。殺了他。」

    一群斥候七嘴八舌地很快便拼湊出了事情的真相。

    張喜看著地上的三具戰友的遺體,踏前了一步,「雖然是猝然偷襲,但能殺死我們三個同伴,此人的武功不是一般的好,所以在追擊的過程之中,我們至少要保持兩人一組,絕不能落單,因為落單之後,我們不會有一個人是他的對手。看此人殺人的手段,只怕是燕翎衛之中的高手,我們需要一個人馬上回去報信。既然此人是潛伏在遼西郡的燕翎衛探子,此刻回歸,必然是帶走了至關重要的情報,我們需要讓長官們知道這個情況。誰回去?」

    沒有一個人應聲,張喜環視了眾人一眼,「賀天舉,你前兩天受傷了,還沒有好利索,你回去。」

    「是。隊長!」賀天舉有些不甘心,但他們這裡。可是不興討價還價的。

    「別嘟著個嘴,我哪邊抓了一個對方的斥候。現在沒功夫去理會他了,你回去的時候,順手做了他,先給這裡躺著的弟兄討一點利息回來。」張喜給賀天舉指點了一下先前自己抓人的位置,然後轉過頭來,看著其它人道,「我們走,那個傢伙應當還沒有走遠。」

    當張喜和他的斥候隊員們瘋子一般地尋找著那個兇手的時候,在遼西郡中,葉重正在召見手下的兩員大將,鄭曉陽與鐵泫。

    兩位大將都興緻不高,因為這一次,遼西郡這裡只是偏師,主攻的方向卻不是在他們這裡。

    「葉司令官,我在想,要是我們這支偏師竟然稀里嘩拉三下五除二將胡彥超打得尿了褲子,都督會不會認為我們違反了他的作戰策略?」鄭曉陽有些好奇地問道。

    「胡彥超就那麼好打?」葉重似笑非笑地看了他一眼,「此人在遼寧衛,帶著萬餘常備軍和數千民夫,硬生生地扛住了東胡數萬人馬的攻擊而屹立不倒,最終還安然無恙的退了回來,此人的能力,由此便可見一斑,檀鋒周玉留他守琅琊,就是看中了他在防守之上的功力,此人到琅琊之後,也是立足防守,不僅是琅琊郡城得到了重新加固加高,但是在我們前進的道路之上,所有的縣城,如今也都是大換樣了,此人在守城之上,的確頗有心得啊!」

    「征東軍戰無不勝,沒有打不下來的城堡。」一邊鐵泫淡淡地道:「管他是不是固若金湯,都將他砸個粉碎。」

    「你們不要太意了,不說別的,單是曉陽現在前進路上的崤山關,便是一個難啃的硬骨頭,崤山關扼守著我們出遼西的要道,關口雖然不大,但卻地形險要,所駐軍隊三千人,都是從東胡撤回來的那一批精銳,守關將領吳波,也是胡彥超麾下悍將。而崤山關,我們是一定是要借著這一次機會將其拿下的,只有拿下了崤山關,我們以後才算是打開了琅琊的大門,以後想攻便攻,想退便退,攻,前方便是一展平原,退,身後是崤山山脈,這是琅琊的一道命門。」

    「司令官放心,我一定會將其拿下。」

    「我仔細研究過胡彥超在遼寧衛的那一戰,此人守城,從來都不是死守,而是守中帶攻,經常性地會開關出擊,這個吳波,既然是胡彥超的愛將,必然也是精通此招,在攻打崤山關的時候,一定要注意這一點。」

    「末將記下了。」

    「鐵泫,你率隊走斜谷,繞道數百里,目標是拿下琅琊郡的新田縣,這個時間,你一定要好好的把握,拿下新田縣之後,便在哪裡呆下來,至於如何讓敵人不懷疑你的目的,那就要看你的了。我將整個集團軍的所有騎兵都配屬給了你。你應當知道這其中的意義。」

    「明白!」鐵泫重重地點點頭,「拿下新田,佯進琅琊。等待時機,轉道向南。配合都督,殺奔天河。」

    「我們這裡,是偏師,但偏師如果出了問題,便會直接影響到正面戰場,這一次都督是要兵臨薊城之下,要的是兵貴神速,打得就是一個出其不意。所以這一次都督所率領的軍隊,只有青年近衛軍的兩萬兵力,如果我們這邊沒有打好,讓胡彥超騰出了手去,便極有可能威脅到都督的側翼,所以,曉陽你拿下崤山關之後,要將胡彥超牢牢地粘在琅琊郡動彈不得。」

    「明白!」

    「孔德攻安陸,我們打琅琊,算是各打各的。就看誰能撐得更久一些,但恐怕所有人都想不到,這一次真正的戰場。卻是在天河。」葉重殺氣騰騰地道:「當都督兵臨薊城之下的時候,整盤棋便全都活了。琅琊,漁陽全都要震動,到了那個時候,我們便可以根據對手的反應來決定下一步的行動。」

    「都督這一次是要拿下薊城?」鄭曉陽有些興奮地道。

    「那有這麼容易的事情。」葉重笑了笑,「兵臨薊城,姬陵必然要慌亂,保衛薊城,是他不得不做的事情。但他能調的兵只有兩處,要麼是琅琊的胡彥超。要麼是漁陽的孔德,而我們。則是根據他們的選擇,得到這其中的一處地盤。接照議政們的估計,如果一切順利的話,對方恐怕會放棄漁陽。」

    「為什麼不是琅琊?」

    「回為漁陽是燕趙邊境,我們拿下漁陽之後,還要分心提防趙國,周長壽也不是一個好對付的傢伙呢!此人小心謹慎,有好處便上,稍有風吹草動便拔腳開溜,滑不溜手,此人可是趙牧麾下的哼哈二將之一,周長壽奸滑,吳增勇悍,兩個都是棘手的人物,比較而言,姬陵自然願意放棄漁陽,讓我們去與趙國較量。」

    「哼哼,反正在代郡也與他們幹上了,也不差漁陽。我就是可惜這一次不能一鼓作氣拿下薊城!」

    「真要這要想的話,就有可能打成一場爛仗了,在滅掉東胡以前,我們是滅不掉燕國的。等著吧,總之是有這麼一天的。」葉重道。

    「對了司令官,現在我麾下的斥候們正瘋了一般在追殺那個燕翎衛探子呢,監察院到底查出了什麼沒有?」

    「此人應當是燕翎衛的人,從目前調查出來的情況來看,此人裝扮成一個苦力,在遼西郡城中已經呆了兩年了,而他所屬的這一群苦力,這一次全程參與了我們的軍輜的轉運工作,此人應當是一個老手,從這些軍輜之中,判斷出了我們的軍隊數量,攻擊方向,因此才會想著逃回去稟報,能殺死我們三個斥候,此人功夫很不錯啊,不過到現在,還沒有查到此人的真實身份。」

    「監察院的這伙無能的傢伙,居然讓一個燕翎衛的探子在遼西郡城呆了近兩年,此人身份必然不低,這一次軍情泄露肯定會給我們的進攻帶來麻煩。」鄭曉陽有些惱火,「那些斥候不見得能攔住他。」

    「麻煩肯定是有的,但也影響不大,胡彥超知道我們要打了,也作了相應的準備,這傢伙真要回去的話,說不定還會讓胡彥超產生一些錯誤的判斷。」

    鄭曉陽突然省悟過來,「對啊,此次進攻的真實目的,在遼西郡,只有我們三個人,再加是鄭郡守知道,下頭的士兵們,都以為我們要大舉進攻琅琊,前兩年我還聽到士兵們在傳,說都督調了盤山的賀蘭雄騎兵部隊呢!」

    葉重哈哈大笑起來,「可能是我們將全集團軍的騎兵集中到了一起開拔,給他們造成了一些錯覺吧,錯有錯招,好,不用禁止他們,讓他們就這樣去傳,連我們自己人都信了,不怕胡彥超不信。」(未完待續)

    ...



    上一頁 ←    → 下一頁

    重生之我是大明星萌妻當道:嗜血總裁77神話物品專賣店我是大反派[快穿]巫界術士
    幻想世界大穿越盜墓筆記儒武爭鋒校花狂少修仙歸來當奶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