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我為王 » 第七百四十五章 鼓角連天鋒芒現(17)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我為王 - 第七百四十五章 鼓角連天鋒芒現(17)字體大小: A+
     

    進入五月間的時候,遼西城之中氣氛陡然變得緊張起來,一隊隊分駐各地的軍隊開始絡驛不絕地從各地開始向郡城集結,彙集成一支支大軍之後,然後又帶著無數的輜重開拔,看著他們前進的方向,所有的遼西人都明白,一直傳說中的征東軍攻取琅琊的戰事,看來是要開始了。

    自從葉重來到遼西郡城,開始編練軍隊的時候,這個傳言便不脛而走,琅琊是什麼地方?那是葉氏的封地,葉氏如今的人在哪?一個是征東府都督高遠的夫人,另一個是小舅子,而這個葉重,便是當初葉氏麾下第一號大將,他來到遼西,其本身代表的意義,就是一目了然的事情。

    遼西人覺得琅琊就該是屬於征東府的。

    隨著積石城這幾年的強勢崛起,遼西城的地位在逐年下降,但這絲毫不妨礙遼西人的自豪感,因為高遠是遼西人,隨著征東府政策在遼西的全面推行,當初張守約治下,連養幾萬兵都很費勁的遼西,富今已經是富得流油了,特別是遼西城,成了勾通征東府與燕國其它城市的一個重要通道。

    人多了,自然什麼鳥兒都有,哪怕曹天賜統率下的監察院隔不了多長時間,便會來清洗一番,但總是有漏網之魚倖存下來。

    許言茂便是這其中的一個。他來遼西城中,已經整整兩年了,兩年的擔驚受怕,兩年的戰戰兢兢,讓這位昔日亦曾意氣風發的燕翎衛年輕官員,看起來比起自己的實際年齡要大上不少,他還不到四十,看起來卻像是一個五十歲的老頭兒。

    他曾經前途如錦,但因為押送葉天南夫婦自琅琊入薊城的任務之中。出了大漏子,不但讓當初年紀尚幼的葉楓逃之夭夭,整個負責押送的由他率領的燕翎衛全都給人放翻了。這在從事密諜工作的人來說,是完全不可饒恕的。更何況,最後葉天南夫婦雙雙斃命在馬車之中,死在王宮之前。

    許言茂的前程自然就從此一片黑暗。先是被直接從前途無量的總部官員趕到了琅琊任一個區區的校領,然後又被琅琊郡的指揮扔到了遼西城當坐探。

    遼西城幾乎便是所有諜探人員的地獄,因為這裡是高遠起家的老窩,現在又是高遠控制下的最為重要的城市之一,征東府監察院隔三岔五都會來梳洗一遍,經常能看到各國的坐探被生擒活捉。五花大綁地提溜回去。

    許言茂終究還是一個有能力的傢伙,來遼西兩年了,每一次的清洗,他都安然躲了過去,因為他的身份,實在是讓人無從查起,他扮演的是一個流民,到了遼西城之後,從事的亦是苦力角色,在最初的兩三個月的膽戰心驚之後。他成功地讓自己變成了一個真正的苦力,每天都會提著扁擔,肩上搭著一條汗巾。與眾多無家可歸的苦力一樣聚集在城門口,等著生意上門。

    遼西城中商家眾多,貨物進出量十分之大,這也讓他們這些苦力有了龐大的市場,住的是五文錢一夜的大通鋪,吃的是鹹菜饅頭豆腐湯,偶爾吃上一頓肉,便算是改善了生活。當年英俊瀟洒的許統領如今已是一個腰大膀圓,臉上毛髮從生。身上一搓便能搓出一根根黑條的苦力漢一個。

    沒有誰再能認得出他來了。到了遼西之後,他切斷了上司指定的與他聯繫的上下家。完全成了一個孤魂野鬼。

    他應當是燕翎衛在遼西城的負責人,但他的下屬完全找不到他。而他在琅琊的上司也再也聯繫不上他了,他將自己完全地淹沒了。

    這種略顯極端的掩護策略在後來的事實之中證明是完全證確的,他親眼看見了那些應當是自己下屬的人,一個個被監察院逮走了。

    他們知道有自己這樣一個人,但他們卻無從知道自己在哪裡,監察院查無可查。

    許言茂與另一個苦力,將一個沉重的箱子抬到了馬車之上,然後倚靠在箱子上,扯下肩上的汗巾,擦拭了一下臉上的汗跡。這些天,他們的生意十分的好,因為大量的軍輜被從城內運出來,轉運到駐紮在城外的軍隊之中,然後這些軍隊便帶著這些物資,開始一隊隊的開拔,十幾天來,許言茂已經親眼看到有十數支隊伍從郡城之外開走。

    大約兩萬人的軍隊,這是整個遼西郡中征東軍幾乎所有的兵力了。也就是說,葉重幾乎派出了他統轄下的整個南方集團軍。

    在遼西兩年,許言茂將征東軍的軍制摸了一個一清二楚,也親眼見到了征東軍的訓練,編組,數年時間,葉重之所以只招了兩萬人,不是因為他招不到人,而是征東軍募兵如伍的規矩越來越嚴了,近兩年來,他們招募的士兵,居然必須是在遼西城定居數年以上的良家子,而且要有保人,換而言之,像他這樣來歷不明的流民,不在遼西置家立業的話,根本就沒有資格被招進隊伍之中。

    近距離地觀察征東軍的訓練,也讓他一次又一次地感到心驚不已,征東軍的訓練說起來不是什麼秘密,包括現在的燕國常備軍,也在採用高遠的練兵方法,但就許言茂看來,只怕是形似而神不似。

    征東軍,似乎有一種燕軍難以具備的向心力,同樣的訓練方法,同樣殘酷的訓練,練出來的征東軍的戰鬥力,似乎就要強上許多。

    許言茂曾悄悄地窺探過南方集團軍的一次對抗演習,他很難想象,一次對抗演習之中,居然傷亡多達數十人,這才燕軍之中,肯定是要追究領兵將領的責任的,但在征東軍中,似乎習已為常,傷者治療之後,或者返回軍隊,或者就此退役,而在訓練之中亡故的,竟然也被他們送入到了英烈堂,與戰死在戰場上的士兵。享受著同樣的待遇。

    兩萬征東軍,起碼要一倍以上的燕軍,方才能與他們在戰場之上較量。這是許言茂對雙方整體的一個評價。

    兩萬南方集團軍傾巢而出,而無數的輜重。糧草,也源源不斷地跟進,戰爭,肯定是要開始了,這些天來,許言茂覺得這兩年來的辛苦終於沒有白費,他完完全全地掌握了對方軍隊的數量,開拔的線路。以及後勤的準備狀況,整個遼西郡的動員情況,現在他也瞭然於心。

    是時候離開了,戰事已經要開始了,帶著這些情報回去,也足以向上司交待了。

    許言茂恨葉天南,恨葉氏,便也連帶著恨上了高遠,恨上了征東府,征東軍。如果不是他們,自己怎麼會淪落到如此地步,想著還在京城苦捱時日的家人。他就全身恨得發抖,兩年與家人沒有任何的聯繫,也沒有與上司有任何的聯繫,只怕他們都以為自己死了吧?

    帶著這些情報回到琅琊郡去,胡彥超將軍是大燕有名的將領,麾下數萬大軍,更有當初從東胡撤出來的上萬精銳,那可是在遼西城中,與數萬東胡兵真刀真槍干過的好漢。有了這些準確的情報,胡將軍便能有的發矢。將這些叛逆一一擊敗。只有徹底擊敗了這些混蛋,自己才能一舒心頭之恨。

    「老許。想什麼呢?領錢,喏,這是你的份兒。」苦力頭兒走了過來,將幾錢散碎的銀子丟給許言茂,「要說啊,還是給這些大兵幹活有賺頭,給的多,不講價,比起那些狡詐的商戶要強多了。」

    許言茂一個激凌,一下子清醒了過來,「是啊是啊,可惜這樣的好事不多啊!」

    「誰說的,剛剛我去領錢的時候,負責這裡的兵頭還說了,接下來還會有更多的物資運來呢,我們啊,今年都不愁活兒幹了!」苦力頭兒壓低聲音,道。

    「還會有更多的物資運到這裡來?」許言茂一怔。

    苦力頭兒壓低了聲音,「是啊,我聽了也是歡喜啊,本想還多問幾句,但那個兵頭不耐煩了,將我趕了出來,我多留了一個心眼,在外頭悄悄地聽了一鼻子,聽裡頭他們在議論,說是什麼還要從盤山調人過來,還是騎兵,需要的物資糧草更多,本來還想多聽一會兒,可外頭來了一個兵,我就趕緊溜了,這要是惹惱了他們,說不定這活兒就不給我們幹了。」

    許言茂心中一緊,盤山,哪裡是征東軍東方集團軍的控制範圍,難道他們是想調盤山賀蘭雄麾下的騎兵過來嗎,如果真是這樣的話,就說明這一次征東軍的進攻重點當真是放在了琅琊方向。

    很有可能啊,琅琊之富,便是在整個大燕,也是僅次於天河的好地方,而且琅琊因為與高遠之間的特殊關係,高遠將攻擊的矛頭指向這個方向,也是很正常的。

    「老許,走吧,今天咱們這夥人,每人湊一點份子,好好地去喝一頓,如何?」苦力頭拍著他的肩,大笑道。

    「好啊!」許言茂連連點頭。

    「走吧走吧,眼看著天便要黑了,晚了,可就進不得城了。」苦力頭兒招呼著眾人走向遠處遼西城的大門。

    許言茂默默地跟在隊伍的最後。

    遼西城本來是不宵禁的,城門也是如同積石城一般,晝夜不關的,但從這個月初開始,便開始了宵禁,城門也在天黑之後,便關閉了,非有重大軍情而不得開啟。

    「哎約,肚子痛!」眼看著距離城門越來越近,許言茂突然一捂肚子,叫了一聲,「頭兒,我要拉屎,你們先進去,我馬上就來。」

    苦力頭兒回頭看了他一眼,「快點兒去,等會兒城門關了,你小子可就得在城門洞子里蜷一夜了。」

    「好的好的,頭兒你們先去,給我留個坐兒,我馬上就來。」許言茂提著褲子,一溜煙地奔向遠處的灌木叢中。(未完待續)

    ...



    上一頁 ←    → 下一頁

    特種兵在都市武道宗師重生之我是大明星萌妻當道:嗜血總裁77神話物品專賣店
    我是大反派[快穿]巫界術士幻想世界大穿越盜墓筆記儒武爭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