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我為王 » 第七百四十一章 鼓角連聲鋒芒現(13)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我為王 - 第七百四十一章 鼓角連聲鋒芒現(13)字體大小: A+
     

    曹天賜坐在周淵的對面,仔細觀察著這位曾經權傾天下的燕國前太尉,不過兩年時間,這位退下來的太尉比之當初自己見他之時,已經憔悴了太多,滿頭的白髮,層層堆疊在臉上的皺紋,讓人幾乎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看起他,他的日子不太好過。

    周氏家族雖然因為周玉得到了保存,但周淵這一支人,卻是受到了無情的打壓,從曾經最輝煌的,需要所有周氏族人仰望的一個支系,淪落到現在人人嫌棄,生怕沾上一點腥臭的周淵的嫡系子孫們,自然有許多的不滿之人,這給了曹天賜以可趁之機,監察院第一批進入汾州的人,就招募了好幾個這樣的周氏族人,雖然還只是外圍,但卻也能給監察院在汾州的行動提供不少方便。

    畢竟,汾州是周淵的大本營,瘦死的駱駝比馬大,他們或多或少還是存在著一些影響力的。

    曹天賜在打量著周淵的同時,周淵也在觀察著眼前的這個年輕人,曹天賜實在太年輕了,年輕的讓周淵感到無比的嫉妒,那張朝氣蓬勃的臉龐,透露出來的卻是絕對的自信,曾幾何時,別說是眼前這個人,便是他的主人高遠,在自己面前,也不過是一微不足道的小人物,自己一言便可定生死,但現在,他就這樣泰然自若地坐在自己面前。

    當年在漁陽,出於各種各樣的原因,自己放了高遠一馬,沒有將他害死在戰場之上,或許在回薊城之後,為了拉葉相下馬,自己拿高遠當了槍使。是自己這一輩子犯的最大的一個錯誤,如果自己一直保持著與高遠的良好關係,是不是自己的結局。與現在相比,會絕然不同呢?

    周淵的思緒在這一瞬間。竟然飛到了很遠很遠。

    人老了,總是愛回憶過去。聽到曹天賜輕微的咳嗽之聲,周淵猛然從回憶之中驚醒過來。

    「高遠,一向還可好?他在河套全殲了東胡五萬大軍,老夫聽聞之後,可是痛飲了三杯酒,要知道,自己從回到汾州之後。我已經很少這麼喝酒了。」周淵笑看曹天賜。

    「都督安好!」曹天賜頷首道:「多謝太尉關心了。年前都督剛得了一位公子,現在都已經半歲了。」

    「一晃眼啊,便又是幾年時間過去了!」周淵苦笑著搖搖頭。

    「都督說,如果太尉在汾州過得不開心,不妨去積石城小住,仰或是河套那邊也是可以的。」曹天賜微笑著道。

    「去河套?」周淵眼中閃過一絲異色,轉念卻是笑道:「想來你家都督,一定是希望我還在汾州一直住著才好吧?」

    曹天賜不動聲色,「只要太尉有意,我家都督便會在河套平原大雁湖畔為太尉修一住宅。那裡天高日遠,景色宜人,的確是一個宜居的好所在。」

    「那就修一座吧。或許有一天,我真會去哪裡住一住。」周淵呵呵一笑,「高遠,當真是一個豁達之人,心胸寬闊,世所難及,曹院長,我就想問一句,當年我與你家都督結的梁子可不謂不深。他幾次都險些死在我的手中,他就當真不記恨我?」

    「我也曾就這個問題問過我家都督。我家都督只有一句話,此一時也彼一時。」曹天賜道:「我不明白。請都督明示,都督說,當年那時,太尉還是太尉,處在那個位置之上,便要做在那個位置上的事情,彼此地場不同,自然便會南轅北轍,你死我活,也是應當應份之事,這與私情無關。現在太尉既然已經不在那個位置上了,而我們彼此之間,反而又找到了共同的利益著點,那麼,重新做朋友也並不是不可能的。更何況,太尉自從回到汾州之後,也幫了我們不少了。」

    周淵點點頭,「這些年過去了,高遠已經從一介武夫,慢慢地成長為一個成熟的,了不起的政客了。他是想取大燕而代之嗎?」

    「都督從來沒有跟我說過這樣的話。」曹天賜搖頭道。

    周淵一笑,「好吧,他沒有說過這樣的話,但你一定是這麼想的,是嗎?這裡只有你我二人,你是大燕眼中的叛逆,而我現在的處境你也是知道的,容我活著,也是他們不得已而為之的事情,所以,你也不用防著我。」

    「如果太尉問得是我個人的想法的話,我想說的是,我們不但想取大燕而代之,我們更有著馬踏中原,逐鹿天下的野心,太尉會不會覺得很可笑?」曹天賜盯著周淵。

    周淵身軀微微一震,愣怔了片刻,才道:「這有什麼可笑的?人生來就有野心,有的人只是為了眼前的微末小利,有的人卻心懷天下,只有大小之分,並無本質區別。窮人想變富,富人想更有錢,更有錢了便想有權勢,而如高遠,擁有了一片土地,一片基業,進而展望天下,亦不過如是而已,如今天下最強的秦國,在當年,亦不過是一個小小的諸候而已。那時候,誰覺得他們會有席捲天下之勢,但現在再看呢?」

    「太尉說得好。」曹天賜道:「我家都督,一向便將秦人做為最強勁的對手。」

    「以強秦為最終對手,這麼看來,高遠的確是有問鼎天下的野心了。」周淵嘆道。「說吧,高遠讓你來我這兒,究竟是為了何事?」

    曹天賜微微一笑,「太尉,如今已不比往時,我來汾州已經有些日子了,之所以決意親自來見太尉一面,是看到太尉的確過得很不如意,實話實說,如此下去,您這一支周氏族人,只怕是朝不保夕,說得嚴重一些,或許周氏祠堂都要易主,真有了那一天,只怕您百年之後,在周氏祠堂之中,得一靈位也屬奢求吧?」

    「你想說些什麼?」

    「太尉是經過大風浪,見過世事滄桑的人,或者不會在意這人世浮沉,但總不能不為您的子孫們想一想,據我所知,您在去年可剛剛又得了一小孫女,長得甚人惹人憐愛啊!」曹天賜笑道。

    周淵深深地吸了一口氣,「你倒打聽得清楚。說正事吧!」

    「好,我們在不久前得到情報,東胡人與薊城已經達成協議,熊本將在東胡境內,重組那三萬仍是戰俘的燕國常備軍,準備以他們為主力,再次入侵我河套地區。」

    周淵的眼睛驀地睜大,「開什麼玩笑,那三萬人在東胡可不是白白地被養著的,他們在做苦力,在吃苦受累,這種狀況之下,還有多少戰鬥力?他們就心甘情願為東胡人效力?」

    「據我們探得的情報,這是事實,說實話,熊本將軍是有能力的,這三萬人,即便戰力大不如前,但挑挑撿撿,一兩萬人還是能湊出來的。再好好地養上幾個月,恢復以前的戰鬥力也不是空話,想要挑起這些人的戰鬥精神,對於熊本將軍來說,也並不是什麼難事,這些人,早就想回家了。」曹天賜道:「對於我們來說,他們或許造不成多少障礙,我們在河套地區,駐紮的可是征東軍最為精銳的部隊,是都督的老底子,但當真打起來,殺來殺去,死得可都是大燕人,都督於心不忍。」

    「難怪高遠要在河套為我修一宅子,願來是希望我去哪裡替他解決這件事情!」周淵嘆道。

    「也不僅僅是如此。」曹天賜笑道:「其實在汾州,太尉已經替我們解決了很多問題了,至少,利用汾州周太尉您所擁有的船廠和那些優秀的船工,我們已經擁有了好幾條海船,我家都督說,這些海船以及以後會源源不斷造出來的海船,將會成為征東府的一支重要力量。所以即便您不答應這一件事,河套的宅子,仍然會給您造起來的。」

    「造海船,是想對付齊人了?高遠還嫌他的敵人不夠多麼?」

    「敢為天下先,就自然要有與全天下人作對手的覺悟。」曹天賜呵呵一笑,將話題重新拉了回去,「熊本是太尉的心腹愛將,於周玉他們是一向不買帳的,不然他也不會在最後時刻,拒絕隨您一起回國而情願呆在東胡當戰俘,都督想請太尉您重新出山,可不僅僅是為了將他們這一支人馬重新拉回來,而是想藉此契機,讓東胡人再也沒有翻身的機會。」

    周淵深深地吸了一口氣,他有些明白高遠的想法了。

    「東胡人病急亂投醫,對於我們在河套的堅城固壘無法可施,竟然想出了這樣一個法子,這便好比將一柄雙刃劍橫在我們二者之間,有可能傷了我們,但也很可能割傷他們自己。如果太尉肯出馬,這柄雙刃劍可就成了割斷他們喉管的利器。」

    聽著曹天賜的話,周淵緩緩地閉上了雙眼,心中卻在反覆思慮著對方的提議。

    「如果我這樣做了,就等於完全背叛了燕國,你明白嗎?」

    「如今的燕國朝堂,難道還值得您留戀么?」曹天賜微笑反問。

    「你剛剛說在年前得了一個惹人憐兒的小孫女是嗎?」周淵忽然睜開了雙眼,逼視著曹天賜。「高遠也有一個半歲大的兒子。」

    曹天賜一怔,看著周淵,眼中閃過不可思議的神情。

    「如果高遠的兒子與我的這個小孫女定下婚約,這件事情我便答應了,拼著這把老骨頭不要,我也去河套走一遭,你將我的這個意思傳給高遠,由他決定吧!」周淵站了起來,「曹大人,我年紀大了,不能久坐,就不多留你了。」(未完待續)

    ...



    上一頁 ←    → 下一頁

    神醫狂妃:天才召喚師神醫小萌妃:王爺,榻上偽裝學渣他來了,請閉眼特種兵在都市
    武道宗師重生之我是大明星萌妻當道:嗜血總裁77神話物品專賣店我是大反派[快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