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我為王 » 第七百二十八章 雛鳳清鳴震天下〔31〕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我為王 - 第七百二十八章 雛鳳清鳴震天下〔31〕字體大小: A+
     

    「看來我只能去你家了!」梅華轉頭看著吳涯,」兄弟,你總不能看著我呆在這冷清清的大屋裡,連飯都吃不上一口熱乎的吧!」

    吳涯也是無奈地看著這幢已經了無人氣兒的房屋,」要去可以,但你得跟我發誓,不許提我姐的事情.」

    「不提,不提!」梅華立即舉手發誓,」反正遲早的事情,我不急在這兩天.」

    這話一出,氣得吳涯扭頭就走.

    「等等我,等等我啊!」梅華一看便急了,趴在馬車上往前爬了幾步,摸起馬鞭,打在馬股上,嘴裡還哼哼著:」跟上,跟上.」

    看著梅華與吳涯漸漸遠去的身影,吳瘸子在哪裡呆了半晌,自言自語地道:」營將,手下有上千號士兵,咱們羅田的縣太爺手下,也只有百把號子人呢,這麼說咱們少爺如今是發達了?我得趕緊給老爺報信去,讓老爺夫人也歡喜歡喜.」

    說走就走,吳瘸子立馬從院子里牽出一頭騾子,鎖上大門,便向著縣城方向趕去.

    距離梅家大宅約三里處,一幢茅草屋聳立在青山之下,屋頂之上,炊煙裊裊升起,籬笆紮成的院牆之內,狗撒著歡地叫著,一群雞鴨正搖搖擺擺地聚集在籠舍前,一個妙齡少女手裡拿著一個木瓢,嘴裡咯咯地叫著,一邊叫一邊撒著些穀粒,院子一角,一個略顯蒼老的中年漢子正揮舞著斧頭,將面前的木柴劈成一小截一小截的.

    馬車停在院外,院內的大黃狗一下子撲到籬笆門上,先是狂吠了幾聲,緊接著便似乎是聞出了吳涯的氣味,跑里嗚嗚的叫著,兩隻前爪舉起來,拚命地撓著籬笆的大門.

    正在餵雞鴨的女子抬起頭來,瞪著一雙好看的眼睛,有些好奇地打量著籬牆外兩個身著鮮紅軍服的人,河間郡的軍人,都身著藏青色軍服,像這樣穿著紅色軍服的,她還是第一次見.

    第一眼,覺得騎在馬上的那人有些眼熟,第二眼,當的一聲,手裡的木瓢便落在了地上,她向前走了幾步,再看了第三眼,立時便歡聲叫了起來:」阿爹,阿爹,弟弟回來了,弟弟回來了.」

    埋頭劈柴的中年漢子丟下了斧頭,廚房門口,一個頭髮蓬鬆,臉上沾著些許煙灰的中年婦人也搶出了門來.

    吳涯翻身下馬,卟涌一聲跪在了地上,」阿爹,阿娘,姐,我回來了,我回來了.」

    一大家子跑了出來,中年漢子扶起吳涯,一家人擁在一起,大黃狗在一邊轉著圈地叫著,似乎因為撈不著與小主人親熱無奈而又憤怒地吠叫著,院子里的雞鴨轉頭瞧了一眼,又自顧自地低頭去啄地上的穀粒.

    中年漢子上上下下地摸了一翻吳涯,喃喃地道:」好,好,沒少什麼,活著回來,就好!」

    一邊的兩個女人,卻是喜極而泣.

    馬車上的梅華羨慕地看著親熱的一家人,這樣的親熱,在自己家裡,好像永遠也看不到.

    「咳咳.」他乾咳了兩聲,成功地吸引到了所有人的注意.」吳叔,吳嬸,這個,還有婉君,呵呵呵,我也回來了.」

    中年漢子轉過頭來,打量著趴在馬車上的傢伙,」小少爺?」他驚呼起來,以前吳家,都是梅家的佃戶,叫小少爺,可是叫習慣了.兩個女子的眼光也轉到了梅華的身上,看到他躺在馬車上,年輕女子的眼中,頓時閃過了些許驚慌的神色.

    「你這是怎麼啦?受傷了,殘廢了!」中年漢子走到馬車跟前,看著趴在哪裡的梅華,滿眼的都是惋惜之色,」不過不要緊,活著回來就行.」

    「咳咳,這個吳叔,不是你想的那樣啊,一點小傷,一點小傷,過兩天就好了.」梅華眼珠子轉動著,看到一邊的年輕女子明顯地鬆了一口氣,心中不由也是大大地鬆了一口氣.

    「他呀,傷的不是別的地方,是屁股,那地方肉厚實著呢!」吳涯拖長了聲音,」他家都去縣城了,今天只能在我們家將就一夜,明天就趕他滾蛋.」

    「小涯,這是怎麼說話呢,你們兩個可是袍澤呢!」中年漢子伸手敲了敲吳涯的腦袋,牽起了馬車的韁繩,向著院內走去,」小少爺,家裡簡陋,也不知你習不習慣.」

    「習慣,習慣,我們在外頭打仗的時候,冰天雪地的,能找個雪窩子躺一夜,那就美得哼哼了.」梅華趕緊道.」有張床睡,就太感謝了.」

    「柴房.」吳涯介面道.

    「小弟!」一邊的吳婉君拉了拉吳涯,嗔怪地道,」怎麼對客人這樣沒有禮貌?」

    「他是個屁的客人,這傢伙不懷好意,梅花,就一夜,明天早上,我立馬送你走路.」

    「一夜就好,一夜就好!」梅華呵呵笑著.

    「小弟,那個小娃娃是誰啊,怎麼跟著你們一齊回來了?」

    「這小傢伙啊!」吳涯回頭看了一眼怯生生跟著進來的尚華,笑道:」那是梅花的兒子.」

    「什麼,他怎麼有這麼大一個兒子了,他成婚了?」吳婉君驚訝地問道.

    看著姐姐的樣子,吳涯本能地感到不妙,」那裡,這傢伙現在還是光棍一條呢,他這樣的傢伙,也只有瞎了眼兒的女兒家才嫁給他呢,這小娃娃是我們一個戰友的兒子,沒有親人了,梅華決定當兒子養著.」

    「沒想到他還這麼心善啊!」吳婉君看著梅華的眼神,變得列柔軟了一些.吳涯突然感到有些頭痛,姐姐瞧著這個梅華的眼神,只差冒星星了,聯想起以前姐姐給自己做鞋,居然還給這小子做一雙,難不成真是瞧上他了.

    吳涯爹走到了院子里,拴好了馬車,與吳涯兩人合力將梅華從馬車上架了下來,」老婆子,殺雞,殺鴨,我再去網幾條鮮魚,好好地做一頓,給兒子補補.」

    夜已深,梅華趴在床上,豎起耳朵聽著隔壁吳涯一家人的喁喁細語,不時傳來的歡笑聲和驚呼聲,讓他心中充滿了艷羨,說起來,自己的家裡比起吳涯來,家境那是一個天上,一個地下,但這種父慈子孝,母親姐愛的情境,他卻從來沒有體會過.

    也不知過了多久,房門吱呀一聲響,吳婉君端著一盆熱水走了進來,梅華立時精神大振,手臂一撐,就要坐起來,卻是不小心觸到傷口,唉呀一聲叫,又趴了回去.

    吳婉君抿嘴笑了笑,」你不方便,我端點水來,給小尚華洗一洗.」

    「有勞了,有勞了!」梅華目不轉睛地盯著她,連連點頭道.

    「小尚華,過來,姐姐幫你洗澡.」吳婉君沖著趴在床幫之上,已經昏昏欲睡的小尚華招手道.

    「這個,他現在叫我叔,以後得叫我爹,不能叫你姐姐.」梅華趕緊道.

    吳婉君臉一紅,低下頭,伸手將小尚華扯了過來,抱在懷裡解著衣裳,低聲道:」你叫你的,我叫我的,又有什麼相關的?」

    「當然相關了!」梅華一下子急了,正想說什麼,突然看到對方面紅耳赤的模樣,不由又收了嘴,半晌才道:」他也叫吳涯叔的,叫你姐,豈不是亂了輩份!」

    女子抬頭瞅了一眼梅華,眼中的幽怨之意盡顯無疑,梅華心中不由一盪,伸手握住懷中的一物,躇躊著要不要拿出來.

    見梅華沒有聲音,女子低下頭來,將尚華立在盆中,替他擦洗起來.

    「謝謝你給我做的鞋,很合腳,穿著很舒服.」半晌,梅華才道.

    「穿著合腳就好.」女子小聲道.

    「沒捨得穿呢!就只是收到的時候穿了一回.穿壞了,可就沒了.」梅華道.

    「一雙鞋,有什麼好的,你要覺得穿著好,我以後還可以給你做!」女子手上不停,嘴裡道.

    「那,那你能給我做多久?」梅華只覺得心頭狂跳,按捺不住,還是大著膽子問了一句,」能給我做一輩子嗎?」

    女子霍然抬起頭來,看著梅華,臉上紅暈滿面,直欲滴下血來.,掃了梅華一眼,又低下了頭去,只不過手上力氣明顯重了一些.

    「姐,疼!」小尚華立時便痛叫了起來.

    「叫姑!」梅華立是地更正道,看到對面女子的反應,梅華心裡樂開了花,一直握在懷裡的手終於抽了出來,」婉君,這個送給你.」

    一串晶瑩透剔的珠子做成的手鏈,那是在與宮衛軍一戰之中,梅華收穫的戰利品,當時瞧著好看,而且也極珍貴,這小子便多了個心思,藏在了懷中,沒有上交,打著的就是現在這個主意.

    「這,這太貴重了,我不要.」女子雙手亂搖,水花四濺.

    「珍貴什麼,在我眼中,可沒有你給我做的鞋珍貴,快收著,要是你弟瞧見了,肯定要收拾我,我現在這個模樣,可不是他的對手.」梅華急急地道:」你要是覺得貴重,再給我做幾雙鞋不就好了?」

    女子紅著臉,終於接過去了這串珠子,卻沒有戴在手上,而是珍而重之地藏在了懷裡.

    「婉君,明天我就回家了,等一切安頓好了,我就讓爹娘來你家裡提親.」看到吳婉君收了珠子,梅華只覺得整個人都輕飄飄地似乎要飛到空中,不假思索地道.

    吳婉君將光溜溜的小尚華往以床上一丟,端著水盆,逃也似的走出了房間.看著吳婉君的背影,梅華得意的哈哈大笑起來.

    片刻之後,吳涯急如星火一般地沖了進來,先是掩上房門,然後直衝到梅華面前,」我姐樣子不對啊,你剛剛對她做了什麼?」

    梅華還沒有說話,一邊的小尚華卻開了口,」梅叔說回家后就讓人來提親.」

    「梅華,我掐死你!」吳涯一下子撲在梅華身上,一雙手掐著梅華的脖子左右搖晃著.

    「救,救命啊!」梅華被吳涯坐到了屁股上的傷處,殺豬般的嚎叫起來.(未完待續)

    ...



    上一頁 ←    → 下一頁

    焚天劍帝億萬爹地寵上癮妃卿莫屬,王爺太腹黑九星毒奶最強反套路系統
    時空長河的旅者凡人修仙傳英雄聯盟之開掛直播系統陰陽代理人大瞬移時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