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我為王 » 第七百二十七章 雛鳳清鳴震天下 30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我為王 - 第七百二十七章 雛鳳清鳴震天下 30字體大小: A+
     

    一輛平板馬車在道路之上顛簸著前進,馬車之上鋪著厚厚的棉絮,梅華俯卧在棉絮之上,隨著馬車的每一次顛簸,都會慘兮兮的叫一聲,每叫一聲,坐在他旁邊的尚華都會乖巧地用手去輕輕地擦拭著梅華額頭上的汗珠。{頂}點{小}說3w.

    一百軍棍,即便是放手,也不是一般人能忍受的,現在的梅華便覺得生不如死,屁股上還是被打得稀亂,敷上了外創紅葯之後,疼痛便一直伴隨著他,只能這樣俯卧著。

    「先前那麼英雄,現在又變成狗熊了。」一邊的吳涯瞧著他,嘲諷道:「也不怕敗壞了你的英雄形象,那些監察院的探子和葉司令官的親兵,一提到你,可都是豎起大拇指,叫一聲好兄弟,好漢子呢!」

    聽到這話,梅華頓時咧開嘴得意地笑了起來,「他們真這麼說得么?啊哈,我這一次算不算聲名遠播了!」

    「是聲名遠播了,名聲肯定會傳到積石城去,我估摸著啊,大傻連長一定會哈哈大笑,說一聲不愧是我的兵,而監察院的那位冷麵院長一定會暴跳如雷,說不定這會兒正琢磨著怎麼收拾你呢?」吳涯幸災樂禍地道。

    「還要收拾我么?我不是挨了一百軍棍么?」梅華頓時又緊張起來,監察院的那位年青的冷麵院長,沒有人不怕的。

    「誰說得准呢?」吳涯道:「反正我是聽說這一次你是闖大禍了,聽說這個龔得志與秦國黑冰台有勾結,監察院查了他兩個多月了,正準備釣一條大魚起來,被你這一攪合,大魚脫鉤跑了。」

    「操他娘的。」梅華想想這後果,好像的確不是自己能承受的,乾脆光棍地道:「管他呢。是福不是禍,是禍躲不過。我說吳涯,你能不能慢一點,這走得太快了,顛得我全身都疼,我是一個傷員,你能不能照顧一點。」

    「死不了的。」吳涯嘿嘿笑著,「葉司令官看你這樣子,反正至少也得十天半個月才能幹活,乾脆便准了我們半個月的假。讓我們先回家省親,老子一年多沒回家了,想家人想得狠了,慢得下來么?要不是你這混蛋現在這模樣,咱們騎上馬,一天多都到家了,現在這模樣,非得兩三天不可。」

    「滾蛋你,要不是老子這模樣。你撈得著這半個月的假么!」梅華吐了口唾沫,「得了便宜還賣乖的混蛋。」

    吳涯得意地沖著梅華做了一個鬼臉,看著馬車之上的尚華,「這小傢伙怎麼辦?」

    「以後就是我兒子了!」梅華伸出手摸著尚華的小腦袋。慈愛地道,「怎麼樣,羨慕吧,老子現在就有這麼大個兒子了。」

    吳涯哼了一聲。「是么,那你以後找的老婆一定要賢惠得緊,不然一進門就當媽。有些人可不見得干。」

    梅華撐著下巴,「我覺得你姐不會在意這個吧,她的心地很好的。」

    「滾犢子你!」吳涯揮起馬鞭便要抽下來。

    梅華大驚,「我是傷員,我是傷員,你不要動粗好不好。」

    「你再敢胡說,瞧我不抽死你。」

    「我看你也捨不得,你姐還等著我呢!」

    「梅花,我與你不共戴天。」

    「你別急嘛,等回了家,我一定三媒六證上你家求親,而且向你保證,這一輩子只娶你姐一個,有你在旁邊瞧著,老子也不敢對不起你姐姐,是不是?像我這樣的英雄姐夫,不是哪裡都能隨便扒拉一個的,年少,帥氣,還多金,高富帥好不好?將來鐵定是要當將軍的,比你這小子前程可要遠大得多,你姐嫁給我,鐵定不吃虧的。」梅華手舞足蹈,向吳涯大力地推薦自己。

    吳涯給徹底地擊敗,又不能真對這個被打得七葷八素的傷員怎麼著,只能閉著嘴巴,瞪著眼睛,將馬車趕得更快了一些,於是在梅花的大力吹噓之中,不時又會傳來陣陣慘叫聲,還夾雜著小娃娃快活的咯咯笑聲。

    兩人的家鄉在距離大方縣近兩百裡外的羅田縣,距離郡城,騎馬的話,也不過數日的功夫,不過這大路可比不得在積石郡,雖然也有馳道,卻是顛簸難行,又要照顧一個傷員,這行程怎麼也快不了,足足走了近三日功夫,才在第三天的黃昏時分,抵達了目的地。

    看著遠處鬱郁青山之下,那星落密布的一幢幢房屋正在冒起的裊裊的青煙,兩人一個騎在馬上,一個在馬車之上撐起上半個身子,不由都是有些痴了。

    「回來了!」

    「回來了!」

    兩人不約而同地道。

    「當初踏上戰場上的時候,真沒有想過還能活著回來。」梅華感慨地道:「恍如隔世啊!」

    兩人都是不由自主地擦了擦眼淚。

    「梅花,我先送你回家,然後我再回去。」吳涯牽起了拉車的馬韁,道:「你老子老娘一年多沒有看到你這個幺兒,想必也想念得狠了。」

    「我家老頭子才不會想我,他恨不得我死在外頭呢!」梅華嘴裡強硬,心頭卻在此時無限柔軟起來。

    「別嘴硬了,瞧你的眼睛,淚水都打眶里轉了。」

    「放屁,我是被風迷了眼,老子男子漢大丈夫,流血不流淚。」

    「喲,那這幾天換藥的時候,也不知是誰,叫喚得死去活來,哭得稀里嘩啦。」吳涯嘲諷道。

    「這種糗事,你能不能不再提?」

    「我當然要提,我還要回家跟我姐好好地講講某人的不堪。」

    「你敢!」梅華一挺身便坐了起來,屁股一挨著馬車,頓時發出一聲慘叫,大吼道:「吳涯,我跟你不共戴天。」

    「老子才不怕你。」吳涯大笑著,揮舞著馬鞭,迎著太陽的餘暉,伴著馬蹄清跪在得得聲,向著前方行去。

    一幢與近處明顯不同的大院出現在兩人的面前,高大的門樓,顯示著這家人與其它民戶不同的家境,這便是梅華的家了,與吳涯的家,相距並不太遠,不過數里遠,馬車停在大院門口,兩人卻有些楞住了,大門之前,荒草長得比人的膝蓋還高,大門也緊閉,別家都冒起了裊裊青煙在準備著晚飯,而梅華的家裡,卻是冷火秋煙,啥都沒有。

    「這是怎麼啦?」吳涯喃喃地道。「梅華,你老頭子在信里沒有給你講嗎?」

    「沒有啊!再說那封信也是幾個月前的了,還是咱們在河套的時候寫的呢,這都快半年了,你他娘的快去敲敲門。」

    吳涯下了馬,咚咚地敲著大門,半晌,內里才傳來一個不耐煩的聲音,「誰呀,敲什麼敲,急著去投胎啊?」

    「是吳瘸子。」梅華趴在馬車上,道。

    大門吱呀一聲被打開,吳瘸子探出一個頭來,第一眼便瞧見穿著一身嶄新的紅色戰襖的士兵站在門口,頓時嚇了一跳,佝僂著的背也一下子挺直了,「這位軍爺,您找誰?我們東家已經不在這裡住了。」

    「吳大叔,我是前頭的吳涯啊,你不認得我了?」吳涯笑著大聲道。

    「吳涯?天,你當真是吳涯啊,這都一年多沒見過了,哈,你穿這一身,我還真認不出你來了,你怎麼回來了,我家少爺呢?」

    「吳瘸子,我在這裡躺了半天了,你眼瞎了,瞧不見么?」躺在馬車的上梅華沒好氣地罵道。

    聽到梅華的罵聲,吳瘸子一溜煙地便從門裡竄了出來,倒是讓吳涯嚇了一跳,真沒見過瘸著一支腿還跑得這麼快的人。

    今日回家,梅華也特意換上了一身簇新的軍服,臉也颳得乾乾淨淨,看起來著實英俊挺拔,如果不是這樣趴在馬車之上著實有挨觀瞻的話。

    「少爺您也回來了,你這是怎麼啦?怎麼躺著啊,是不是打仗受了傷,殘廢了?唉呀我的個老天啊,這老爺夫人要是看見了,可怎麼活啊!」吳瘸子頓時呼天搶地起來.

    「胡說什麼?你咒我變成癱子啊,老子只不過是受了一點小傷而已,過幾天就又活蹦亂跳了,吳瘸子,我問你,我家裡人呢,都去哪裡了?」

    聽到梅華沒事,吳瘸子頓時鬆了一口氣,」老爺夫人和兩位少爺都搬到羅田縣城去住了,這裡的田都沒有了,住在這裡也沒啥可乾的,老爺說,做生意還是得在縣城裡,所以舉家全搬走了,這裡,就只留下老漢一個人看家,免得有不開眼的小賊來偷東西.」

    「哦,這樣啊,沒事就好,沒事就好!」梅華一顆心落回到了肚子里.

    「少爺,這小孩子是誰啊?怎麼這麼瘦,可憐兒見的.」看著梅華身邊瞪著一雙大眼睛看著自己的小娃娃,吳瘸子隨口問道.

    「這是我兒子.」梅華也隨口說道.

    「原來是小小少爺啊!」吳瘸子話一出口,便覺得不對了,」少爺,您什麼時候有這麼大一個兒子,這怎麼可能啊?」

    「有什麼不可能的.」梅華嘿嘿笑著,伸手一拉吳瘸子,」我還告訴你吳瘸子,你家小少爺現在可是一位營將了,手底下有上千號人呢.」(未完待續。。)

    ...



    上一頁 ←    → 下一頁

    走進修仙焚天劍帝億萬爹地寵上癮妃卿莫屬,王爺太腹黑九星毒奶
    最強反套路系統時空長河的旅者凡人修仙傳英雄聯盟之開掛直播系統陰陽代理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