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我為王 » 第七百二十二章 雛鳳清鳴震天下(25)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我為王 - 第七百二十二章 雛鳳清鳴震天下(25)字體大小: A+
     

    「梅花,前面就是大方縣了,也就是尚胖子的老家了。」指著不遠處隱現的城牆輪廓,吳涯大聲道。「他家裡還有老爹老娘,一個媳婦和一個六歲的娃娃,尚胖子走了,以後也不知道他們怎麼辦?」

    「怎麼辦?我說了,尚胖子的家人,以後我養了。」梅華哼了一聲,「你道老子說著玩兒的嗎?與宮衛軍那一戰,要不是尚胖子最後替我挨了一刀,死的那就是我。」丟下這句話,梅華一揚鞭,駕的一聲吼,戰馬如離弦之箭向前奔去。

    看著梅華的背影,吳涯不由感慨地搖了搖頭,這小子以前在家鄉的時候,就是一個混混,沒想到現在完全變了一個人,竟然能承擔起這樣的義務,真是子不肖父啊,他的老子,在家鄉,那可是有名的梅剝皮,鐵公雞啊。

    靠近縣城,道路漸漸地寬闊起來,行人也愈來愈多,大方縣距離河間郡城並不遠,交通便利,是除了河間之外,最為富裕的縣治了,城門口,兩排士兵持矛而立,每個進城門的人,都必須要往門口的一個箱子里丟進去兩枚銅錢。

    「入城錢!」兩人對於這個東西並不陌生,不過這玩意兒在積石郡是沒有的,他們到是沒有想到,河間郡歸附征東府如此之久了,這進城出城錢還沒有取消。

    梅華從懷裡掏出四枚銅錢,丟進箱子之中,正準備繼續向前的時候,卻被一個守門士兵給攔住了,「這位大兄弟,你們兩人是四枚銅錢,但還有兩匹馬呢?」

    「馬也要收錢?」梅華瞪大了眼睛。

    「馬當然得收錢。」守門士兵聽著梅華的語氣不善,聲音也大了起來。「兩個不是本地人吧?這是慣例,多少年了都是這樣。」

    兩人此時都身著便服,雖然看著比一般人氣宇軒昂了一些。但也並不如何出奇,吳涯看到梅華便想發作。心中卻是不欲多事,從懷裡掏出了四枚銅錢,丟進了箱子里,「四個就四個吧,梅華,我們還要辦正事,哪有時間在這裡磨蹭,走吧!」

    「還是這位兄弟明事理。」守門的士兵笑著對梅華道:「這是大方縣的規定。又不是針對你們兩人,走吧走吧,記得哦,出城的時候,還是這樣。」

    梅華哼了一聲,牽馬便行,穿過城門之後,回頭對吳涯道:「入城錢,咱們在積石城的時候怎麼沒有?看來都督根本就不同意這玩意兒,等老子有時間了。得給大傻連長寫封信,讓他將這個事兒跟都督說一說。」

    「大傻連長是軍人,這是民政。不搭邊的,你當連長吃飽了撐的啊?」吳涯哧的一笑,「你別白費力氣了,即便你寫了,連長也多半拿去當了手紙。」

    「你少打擊老子,對了,尚胖子的地址在什麼地方來著,被你一氣,我都忘了。」

    「南城烏衣巷。」

    「那就快走吧。還磨蹭什麼?趕緊辦好了這件事,咱們得趕緊先去葉真將軍哪裡報到。然後將那兩個營頭接過來,抓緊時間訓練。半年呢,半年之後,大傻連長來驗收,你也知道他是個什麼樣的變︶態,吳涯,我怎麼就覺得不對呢?這屁股上就是火辣辣的,感到到了時候,怎麼地也會挨他的踢。」梅華仰天長嘆,「當大頭兵的時候,被他踢屁股,這當了官兒了,還是改變不了這個命運,我的命怎麼這麼慘啊!」

    「快走吧,得了便宜還賣乖,要不是大傻連長,我們能有今天?沒聽咱們走的那一天,郭老蔫說咱們兩個是征東軍史上陞官最快的兩個人嗎?」吳涯扁了扁嘴。

    「說得也是,上官統領當了近衛軍的軍長,那種們大傻連長當一個師長也是應當應份兒的,你說說這個郭老蔫,憑什麼也當了師長呢?」

    「我可聽老兵們私下講了,郭老蔫的資歷可比大傻連長還老呢,老兵們寧可得罪大傻連長被暴揍一頓,也絕不敢得罪郭老蔫,他這個外號可是有來歷的。」

    「我曉得!」梅華哼哼道:「咱們報到第一天,就被這傢伙坑了一把嘛。」

    烏衣巷比起大方縣的正街,就顯得窄小多了,一米多寬的街道,如果牽著馬進去,就顯得太逼仄,兩人將馬拴在烏衣巷外,舉步踏進了這條街道。

    看得出來,這條巷子里居住的應當都是比較貧困的人,牆壁斑駁破舊,不少的地方,還有著一個個的破洞,牆角的青苔一直延伸到了牆上,不時會從牆角流出一些污水,整條街上,散發出一股難聞的臭氣。

    「這就是尚胖子以前生活的地方?」梅華有些疑獲,「看起來應當很窮啊,怎麼能養出尚胖子這樣的胖子來?」

    「尚胖子以前是殺豬賣肉的,又不缺油水,他家裡家境其實還算好的,只是後來尚胖子捅了人才逃到遼西那邊去,後來參加了征東軍,咦,你怎麼什麼也不知道?」吳涯奇怪地問道。

    「以前尚胖子看我不順眼,我也瞧他不對勁兒,才懶得去打聽他的事情,哪像你這個包打聽。」梅華嘆了一口氣,「可是我真沒有想到,那一刻,尚胖子竟然會替我擋那一刀啊。」

    「因為你們是戰友!」吳涯嘆氣道,「換作是我,哪怕是心裡恨不得一腳將你踢到陰溝里去,你要挨刀子的時候,我也會去幫你擋的。」

    梅華嘿嘿一笑,「我說吳涯,你對你姐夫就不能好一點啊!」

    「滾!」吳涯大怒。「我姐才不會跟你。」

    「你便走著瞧吧!」梅華笑嘻嘻地說著,看到吳涯的拳頭已經捏得格格作響了,才趕緊岔開話題,隨手拉住一個邊上的一個行人,「這位大哥,敢問尚敬的家是哪一間啊?」

    「尚敬?」那人臉露疑惑之色。

    「就是尚胖子,以前在這巷子里賣肉的。」吳涯在一邊補充道。

    「尚胖子啊,我不知道,我不知道!」一聽是尚胖子,那人臉色大變,竟然是轉身便跑開了。弄得梅華吳涯兩人都是莫名其妙。

    一連問了幾人,個個皆是如此,兩人不禁心生疑竇,「怎麼回事,尚胖子就算人緣再不好,也不至於連給咱們指個路的人也沒有吧?還有他離家都三年多了,怎麼會如此,裡頭一定有古怪。」吳涯道。

    「當然有古怪!」梅華哼了一聲,道:「烏衣巷攏共就只有這麼大,我們便是一家一家敲著門去問也能將他們找出來。」

    丟下這句話,梅華徑自走到了一家門口,咚咚地大力敲響了房門。「有人嗎?有人嗎?」

    大門吱呀一聲被拉開,一個中年人拉開了房門,看著梅華吳涯兩人,「你們找誰?」

    「這位大叔,請位尚敬尚胖子住在那一家啊,我們是他的朋友。」梅華盡量讓自己的語氣顯得和善一些,臉上了堆滿了笑。

    哪知這人一聽尚敬尚胖子幾個字,立時便是臉色大變,兩手用勁,就想將門關上,但梅華在敲門的時候便早有準備,一隻手按在門上,以他的手勁,那人即便是使出吃奶的勁頭,也休想那門移動分毫,梅華臉上還帶著笑容,另一隻手卻撩起了衣襟,在那人面前晃了一下,映入那人眼帘的是一把帶鞘的匕首,威脅之意,盡顯無疑。

    那人身子抖了一下,咽了一口唾沫,「從這裡往裡面第三家便是以前尚敬的房子。其它的,我什麼也不知道。」

    梅華微笑著沖他點點頭,鬆開了手,砰的一聲,大門緊緊關上,隔著門,還能聽到那人急促的跑動聲。

    梅華轉過身來,臉上的笑容立時便消失得無影無蹤,一種極不好的感覺浮上了心頭,「從這裡,第三家。」他簡單地說了一句,邁開大步便向前走去,吳涯趕緊跟了上去。

    走到門前,梅華舉起手欲叩門,猶豫了一下,卻又放了下來,如是再三,他終於咚咚地敲響了房門。

    房門被打開了,卻不是他們想象中的人,尚家只有老倆口,還有一個女人帶著一個孩子,可開門出現在他們面前的,卻是一個中年男人。

    「這是尚敬家嗎?」梅華問道。

    「尚敬,不認得!」中年男人很不耐煩地道:「你們找錯地方了。」

    「不可能!」梅華怒道:「明明剛剛別人告訴我們,這裡就是尚敬的家。你是誰,怎麼會在尚敬家裡?」

    看到梅華髮飆,那人倒是立時軟了下來,「這位大兄弟,我是才剛剛買下這個小院的,還不到半個月,真不認識什麼尚敬。」

    「這裡是尚敬的家,你買了他家的房子,居然不認識他家的人?他還有老爹老娘媳婦兒子呢?」梅華問道。

    「大兄弟,我真不知道,我是從龔老爺手裡買的,現錢交易,一手交錢,一手拿房。」

    「龔老爺?他是誰?」

    「龔得志,大方縣最大的商人,財主,來頭大得很,背景也很嚇人的。」那人趕緊道。

    尚家的小院,怎麼是這個龔老爺來賣?梅華與吳涯兩人對視了一眼,眼中儘是疑惑之色。(未完待續)

    ...



    上一頁 ←    → 下一頁

    都市超級醫聖我的一天有48小時總裁一抱好歡喜重生之都市神帝仙緣五行
    走進修仙焚天劍帝億萬爹地寵上癮妃卿莫屬,王爺太腹黑九星毒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