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我為王 » 第七百二十章 雛鳳清鳴震天下(23)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我為王 - 第七百二十章 雛鳳清鳴震天下(23)字體大小: A+
     

    類似於白楊村的故事,在積石郡各地都在上演著,積石城的周圍,聚集著大量由退役傷殘軍人以及隨著積石城一起成長起來的移民的村落,他們一點一點地壘起積石城,一點一點的築起自己的家園,將一塊塊荒地,變成如今的良田,將污水溝變成一個個漁溏,曾經荒蕪人煙的地界,變成了如今的繁華家鄉,世外桃園,如今的他們,居有明堂,家有餘糧,夾袋裡有餘錢,這種生活,是他們以前從來沒有想過,也不敢想象的,而給他們帶來這一切的,自然便是征東府,征東軍。

    白楊村,只不過是他們之中最大的一個而已。

    保衛征東府,支持征東軍,便是保衛自己的家園,保衛自己數年來艱苦奮鬥所得來的幸福生活,一時之間,父母千叮嚀萬囑託地送別兒子,新婚妻子雖然淚眼婆娑,但卻仍然驕傲地看著自己的丈夫穿上那一身耀眼的紅色戰襖。

    一隊隊紅色,從積石郡的周邊,開向積石城。

    紅衣衛第一連的駐地,楊大傻坐在連部之中,手裡撫摸著一桿大旗,那是第一連的旗幟,這面旗幟,曾經伴隨著第一連走遍了征東府的所有地域,從開始組建到現在,第一連一共擁有戰士二百五十二人,數年征戰下來,現在他的麾下還剩下五十八人,特別是在河套與顏乞統率的宮衛軍最後一戰,第一連戰殃大半,再加上傷重退役的,現在第一連便只剩下了五十八條漢子。

    四個排長,現在只剩下了孟松海一個人,那些跟在他身後,一往無前的向前衝鋒的兄弟們。如今在天堂過得還好嗎?撫摸著這面染上無數鮮血的大旗,楊大傻一條鐵錚錚的漢子,竟然掉下淚來。

    門猛地被推開。孟松海大步跨了進來,正要開口。卻看見滿臉淚光的楊大傻,不由張大了嘴巴呆在了哪裡,在他心中,大傻連長從來都是一個神經粗壯的鐵錚錚的漢子,便是身上被砍得血肉模糊,軍醫擔心他感染而將烈酒潑水一樣倒在他身上的時候,身上肌肉突突亂跳,他們在一邊都看得膽戰心驚。大傻連長卻哼也沒哼,怎麼現在卻哭了。

    「連長,外面的宴席已經擺好了,大傢伙都在等你呢!」他吶吶地道。

    楊大傻點點頭,站了起來,舉起這面鮮紅的大旗,抬手擦乾了臉上的淚水,「走吧!」

    連部的院子里,排上了三排長條桌,五十六條漢子穿著簇新的戰袍。一個個正襟危坐,他們的中間,有著很多的空位。但每一個空位之上,也都擺著碗筷。如果有心人仔細地數上一數的話,便會數出所有這些加起來,剛好是二百五十二人的份兒。

    看到楊大傻從連部之內大步走出,五十六人嘩拉一聲,全都站了起來。楊大傻沖著眾人點點頭,徑直走到一邊的旗杆之前,伸手將連旗掛好,親自一下一下地將連旗升上了桿頂。大旗在空中迎風飄揚。楊大傻後退了一步,大聲吼道:「敬禮!」

    所有人的右手同時撫上自己的左胸。五十八雙眼睛,凝視著那面在空中招展的大旗。

    「征東軍!」楊大傻大吼。

    「萬勝!」士兵們幾乎用盡全身的力氣吼了出來。

    楊大傻的目光緩緩地轉動。從每一個士兵臉上掃過,從每一個空空如也的座位之上掃過,「弟兄們,從三年前,都督開始組建親衛營,我就在第一連,從一個小兵開始,一步一步,干到了連長,到現在為止,我們第一連一共有二百五十二名兄弟,但今天還能坐在這裡的,一共只有五十八兄弟了,其它的,都先我們一步而去了。」

    所有士兵們聽到這裡,眼睛都有一些模糊了,這些離去的人當中,曾經都是他們熟悉的夥伴,但現在,卻已是天人永隔。

    「大家也都知道了,都督撤銷親衛營的編製,以親衛營為基礎,擴編為青年近衛軍,你們,都將是青年近衛軍的軍官,喝了這頓酒,大家就要散去了,青年近衛軍有四個師,我也不知道你們將會被調到那一支部隊去,但我請你們所有人都要記住,不論你們到了哪裡,不論你們以後當了多大的官兒,帶了多少兵,請記住親衛營第一連,請記住這面染上了你們的兄弟的血,你們的敵人的血,還有你們自己的血的旗幟,請記住與你們一起戰鬥過的這些離去的弟兄。」

    「永世不忘。」雷鳴般的吼聲響起。

    楊大傻聽著這山呼海嘯般的回答,眼眶不由又紅了,幾顆老淚不掙氣地又掉了下來,但肅立在他周圍的五十七條漢子,卻沒有一個人笑話他,因為此時,他們也和楊大傻一樣,特別是兩個老鳥眼中的新兵梅華與吳涯,眼淚更是如斷線珠子一般啪啪往下掉。

    但是沒有人伸手去擦。

    「男兒有淚不輕彈,只是未到傷心時!」楊大傻大聲吼道,「沒有什麼可恥的,孟松海,倒酒,給每一個兄弟們都斟滿酒,梅華,吳涯,你們兩隻傻鳥,還不出來幫忙。」

    「是。」兩個哭得淚人一般的傢伙跑了出來,從一邊提起兩壇酒,隨著孟松海一起,將所有的酒碗都斟滿。

    「端起酒碗來!」楊大傻大聲吼道。「第一碗酒,我們敬都督,要不是都督帶著我們走出來,打來赫赫威風,只怕如今我們還像一條狗一樣地活著,紅衣衛們,跟著都督,去打出一個朗郎乾韓,打出一個盛世天下,來,幹了!」

    「敬都督!」五十八人一齊轉向積石城中都督府的方向,高舉酒碗,一揖而起,舉起酒碗到唇邊,一飲而盡。

    「第二碗,敬我們已經離去的弟兄!」楊大傻道:「一百九十四個兄弟,我們只找到了八十三個弟兄的家人,其餘的,不是孤兒,就是親人皆亡,今天,我們當著所有弟兄的面,承諾,哪怕我們第一連不在存在了,但是,我們仍然將奉養這八十三位弟兄的家人,你們,答應嗎?」

    「這是我們的義務!」又是齊整的雷鳴般的吼聲。

    「好,喝了這碗。」

    又是一飲而盡。

    「第三碗,是我敬你們的。這幾年來,第一連的弟兄,只怕沒有人沒挨過我的打,沒受過我的罵,但是你們仍然把我當作最好的兄長,最好的戰友,我謝謝你們。沒有你們,就沒有第一連的赫赫聲威,楊大傻先干為敬。」

    「連長,你是最好的連長,你是我們最好的兄長。」孟松海大聲道,舉起酒碗,環視四周,「兄弟們,是不是?」

    「是。」

    「不管我們以後走到哪裡,連長都是我們的連長,永世不變。」

    「永世不變。」

    「好,好!」楊大傻又忍不住掉下淚來,「兔崽子們,又弄得我掉眼淚了。來,喝,今天大家可以喝醉,不用管值不值勤的事情了,因為,從今天起,我們第一連已經解散了,我們擔負的職責,已經由積石郡衛戍接管了。大家,一醉方休。」

    第的連部之內,立時便熱鬧了起來,無數的老兵端上酒碗,徑自向著楊大傻走去。

    看著被老兵們圍得里三層外三層的連長,梅華與吳涯兩人苦笑著對視一眼,軍隊之中,可是最講究資歷的地方,即便是向連長敬酒,他們只怕要等到最後.

    吳涯端著酒,走向已經與大傻連長喝完之後,被老兵們擠出來的排長孟松海,梅華卻是坐了下來,端起酒碗,沖著他旁邊的一個空位,舉了起來,那個座位之上,除了酒碗之外,還有一個木牌子,上面刻著尚敬的名字.

    「尚胖子,我敬你.說實話,以前我挺恨你的,因為我還在被你們熬鷹的時候,死胖子你居然使出了猴子偷桃這樣斷子絕孫的招數,老子的鳥兒可疼了幾天,你知道嗎?那時候我就想,什麼時候也給你來這一招,讓你也疼疼看,可是你這個死胖子,你為什麼不好好活著等我給你來一記猴子偷桃,你為什麼要替我擋那一刀,你個死胖子,平時連正眼都不瞧我一下,那個時候為什麼要替我擋一刀?」

    他嘩嘩地哭著,一邊哭一邊將酒一飲而盡,然後端起面前的酒,潑灑在了地上.」胖子,喝好羅,在那邊,也不知道有沒有這樣的好酒喝,可別灑了.」

    提起酒罈子,重新倒了兩碗,」胖子,你留在連部的遺書我也看到了,原來你也是河間人,是我的老鄉呢,我給連長說了,你留在家鄉的親人,便由我養了,但我現在也不知道會被分到哪裡去,等一切都落停了,我便去你的家裡,你在哪邊一切都放心吧,這事兒,我跟吳崖也說了,如果哪一天,我也追著你去了,便由他來接手,反正他現在家裡也分了田地,日子好過多了,他的軍晌拿一半出來替你養著家人,也不會餓著,是吧?」

    連著兩碗酒下肚,梅華臉也紅了,眼睛也有些模糊了,搖搖晃晃地站起來,看到大傻連長哪一頭的人似乎少了一些,他立時便提著罈子,向著連長走去.(未完待續)

    ...



    上一頁 ←    → 下一頁

    殺神永生BOSS來襲:嬌妻躺下都市超級醫聖我的一天有48小時總裁一抱好歡喜
    重生之都市神帝仙緣五行走進修仙焚天劍帝億萬爹地寵上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