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我為王 » 第七百一十四章 雛鳳清鳴震天下(17)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我為王 - 第七百一十四章 雛鳳清鳴震天下(17)字體大小: A+
     

    看著信,吳崖突然咯咯的笑了起來,惹得梅華抬頭瞅著他,直翻白眼,眼見著吳崖將信一丟,在房間里又叫又跳,他不由得惱火地將將匕首奪的一聲插在桌上,吼道:「你幾個意思?瘋瘋癲癲地幹啥呢?」

    吳崖一個箭步躍到他的面前,兩手揪著梅華:「梅花,我家有地了,哈哈,整整三十畝呢!這下子家裡雖然辛苦一點,但一年到頭,總算是能吃飽飯,不會餓肚子了。」

    「你家裡怎麼來的地?咱們哪塊,地價不便宜呢?不會將你姐姐賣了吧?」梅華突然大驚失色的跳了起來。

    「賣你姐姐!」吳崖大怒。

    「那你家哪來的錢?我可知道,你家窮得叮噹響。」梅華不解地道:「不過也是,你姐姐雖然長得挺漂亮的,但也賣不出三十畝地的價啊?」

    吳崖信手拔出桌上的匕首,作勢插向梅華,「你個狗日的,老子今天非划亂了你的嘴巴不可!」

    兩人打鬧了一番,氣喘吁吁地住了手,一屁股坐到地上,吳崖一上一下地拋著匕首,看著梅華,「說真的,信上也沒說,我也不知道這地是怎麼來的,不管了,反正有地就好。咦,梅花,你怎麼不看信啊?」

    「再叫我梅花,信不信我撕了你的嘴!」梅花大怒,不過一看吳崖笑嘻嘻的滿不在乎的模樣,又是一聲長嘆,「算球吧,你也知道老子就嚇嚇你,我哪信,有個屁看頭,反正就是將我罵得狗血噴頭唄,老頭子還有幾個大有作為的兒子呢,我算個屁啊。要不然當初也不會將我丟出來當兵了。」

    吳崖嘿了笑了笑,「當兵有什麼不好嗎?梅花,別崩著呢。我知道你想看呢,只不過當著我拿不下面兒來。不要當我不知道,以前我看信的時候,你眼裡那可是滿是羨慕勁。」

    「什麼拿不下面兒來!」梅華哼了一聲,爬起來拿了那封厚厚的信來,隨手撕了,才看了幾頁,不由怒道:「狗日的吳崖,老子知道你家的地是怎麼來的了。敢情原來是我家的地啊!」

    「你家的地?」吳崖先是驚了一下,接著又點點頭,「也是,咱們哪一塊,幾乎所有的地都是你們家的,對了,你們家的地怎麼被官府賣給我們了,是不是你家犯事被全部捉拿下獄了?」

    「你就不能盼我點好么?」梅華翻著白眼看了吳崖一眼,「懶得理你。」接著看下去,半晌才把這一封厚厚的信看完。「原來是這麼個由頭,這吳郡守可真夠陰險的啊?」

    「你一個大頭兵,敢罵吳郡守。不要命了你!」吳崖提醒他道。

    「這裡是軍營,他吳慈安在河間郡,我怕個屁啊,難不成你還去告密?你瞧瞧,你瞧瞧,我家老頭兒總算是想起我來了,還叮囑我要用心打仗,當個將軍然後回去給他出氣呢,說我們當地的縣太爺把我家可欺負壞了。他當打仗是在地上薅白菜呢,他就不怕我被對手一刀砍了。身首異處?」

    吳崖探過頭去,盯著梅華:「喂。我說梅花,打仗的時候,你怕過嗎?有沒有想過下一刻就會死啊?」

    梅花哼了一聲,「你和我一樣上了陣,那個點兒上,你來得及怕嗎?不是你砍死我,就是我砍死你,怕頂個屁用啊,想活,就得將對手砍死。」

    「你說得有理,不過打完之後,我就怕得要死了。」吳崖聳聳肩,「你說咱倆的運氣也真好啊,咱們連少了一半人,何胖子,劁豬匠,棍子,那麼厲害的傢伙,一個個都倒在了戰場之上,咱們兩個反倒活了下來。」

    「咱們兩個是新兵,那些老哥兒們關照我們,不知替我們擋了多少刀子呢,最後那一仗,要不是棍子替我擋了一刀,後來怎麼會氣力不濟,死在那個宮衛軍手中。」梅華有些傷感地道。

    「你不是給他報了仇了么?」吳崖道。

    「這能對等算嗎?這段時間不許離開軍營,等安頓好了,我再找找棍子的家人,連長說了,咱們連里的老兄弟去了的,剩下的人,都得去當兒子。」

    「到時候我陪你去。」吳崖點點頭,「說來最幫我們的還是大傻連長,不過咱大傻連長也真是厲害啊,有時候我都覺得他不是人。」

    「算了不說這些沒趣兒的,你那包裹里都有些什麼,應當是咱家鄉的特產吧,拿來分一點,我家老頭子,便沒這份心思。快點快點,我都要流口水了。」

    吳崖伸手扯過包裹,解開,掏出一個包得嚴嚴實實的袋子,甩手扔給梅花,「還是老樣子,榨糖蜜地瓜干,我啊,都吃膩了,你倒是樂此不疲。」

    「你這個憨貨,老子這吃的是地瓜幹嗎,老子這吃的是鄉愁鄉念。」梅華對吳崖不屑一顧,自顧自地叼著一根地瓜干,向後一仰,就這樣躺在地上,翹起了二郎腿,一顫一顫地去體會他的鄉愁了。

    吳崖卻是從包裹里又拿出了兩雙布鞋,抖著鞋子在梅華面前顯擺,「瞧見了嗎,我姐給我做的,一做就是兩雙。」

    梅華瞅了一眼,恥笑道:「看來你姐姐的針線活兒當真不大行,瞧瞧,兩雙都不在般大小。」

    「你眼花了吧?」吳崖冷笑,將兩雙鞋放到眼前一比,不由也是傻了眼,兩雙當真是一大一小。梅華哈哈笑著,一挺腰坐了起來,將其中一雙鞋子搶了過來,不想卻在這鞋內看到了一朵綉著的梅花,不由一怔,「我說吳崖,你姐這雙鞋不會是給我做的吧?你瞧瞧,裡面綉著一朵梅花呢!」

    「放屁!」吳崖哼了一聲,「你想得美。我姐咋知道你腳的大小?」

    梅華湊了過去,「你忘了,那一次我偷偷翻牆去瞅你姐洗澡,被你發現了,大打了一架,事後我可發現我的鞋子拉在你家了,是不是你姐姐那時候就瞧上我了,特意留下了我的鞋子。」

    「我操你們烏龜兒子,還敢說這事兒!」吳崖一下子跳了起來。

    「等一會兒,等一會兒!」梅華舉著鞋子晃了晃,「是與不是,咱一試便知,反正這雙鞋,你是絕對穿不上去的。」

    梅華嘴裡叼叼著,也不管吳崖的拳頭懸在自己的腦袋上,徑直脫去了腳上的軍靴,一伸腳,便將這雙布鞋套了上去,不大不小,正正合適,跳起來來回走了幾趟,得意地看著吳崖,「怎麼樣?我就說是給我做的吧,瞧瞧,大小正合適。」

    吳崖也呆在了哪裡,瞧這大小,還有那內襯之中的梅花,莫不成當真是給梅華做的?

    穿著鞋子蹦噠了幾圈,梅華滿足地坐了下來,盤著腳,看著吳崖,「我說吳崖,如果將來我沒有死在戰場之上,等回到家鄉之後,就讓你姐嫁給我吧,我娶她當老婆,好不好?」

    「我姐才不嫁給你!」吳崖怒氣沖沖地坐在梅華的對面。

    「為啥?如果說我以前是個小混混,現在總不是了吧?老子還在戰場之上救過你的命,你也替我擋過刀,咱們這是過命的交情呢,將你姐嫁給我,還怕我欺負她啊!」梅華不滿地道。

    「你們家哪么大,你老子妻妾一大堆,你幾個哥哥也是,你將來也好不到哪裡去,咱們窮家小戶,可不得要受你們欺負!」吳崖哼哼道。

    梅華探過頭,壓低聲音,「要不我入贅你們家?」

    吳崖大吃一驚,伸手來摸梅華的額頭,「你沒瘋吧?咱們那裡男兒漢除了走投無路,哪個願意上門當贅婿?」

    「當上門女婿又咋得了,反正老頭子好幾個兒子,我又是他心中最不成器的那個,左右不過是眼不見心不煩,幾個哥哥說不定還拍手稱快呢!又少了一個分財產的。」梅華惱火地道。

    「你拉倒吧!話是這麼說,你真要入贅到咱家,你老子的面子往哪裡擱,我們吳家可鬥不過你們梅家。」

    「說來說去,你就是不願將你姐姐嫁給我是吧?」梅華惱火起來。

    「是又怎樣?」吳崖冷笑:「老子一直就看你不順眼行吧?當然,戰場上除外,老子就這一個姐姐,咱們在戰場之上說不定什麼時候就嗝屁了,我可不想她當寡-婦!」

    「你個狗日的就咒我吧,等著小吳子,老子這一回當了軍官,一定請假回去將你姐娶進門來,你小子也就一個大頭兵的命,到時候看你怎麼擋?」

    「那老子先拿刀劁了你!」

    「哈哈,老子將你姐姐娶進門,你劁了老子,你姐姐就守活寡了,哈哈哈!」梅華大笑著跳起來,穿著那雙布鞋,在屋裡蹦來蹦去,看得吳崖一陣陣鬱悶,莫非姐姐當真對這個小流︶氓有意思?不然怎麼還給他也做了一雙鞋呢!

    兩人都安靜了下來,各自想著心事的時候,外間突地響起了緊急集合的軍號之聲,緊跟著楊大傻的大嗓門吼了起來:「小崽子們,一刻鐘之內,著裝整齊,到老子面前站好,不然仔細你們的屁股!」

    兩人頓時一躍而起,楊大傻在戰場之上是個好上司,老大哥,但在平時,下手狠著呢,讓他踢上一腳,屁股鐵定要疼上好幾天。(未完待續)

    ...



    上一頁 ←    → 下一頁

    都市逍遙仙尊那時喜歡你無限恐怖完美盛宴超品相師
    天才寶貝的獵爹計劃殺神永生BOSS來襲:嬌妻躺下都市超級醫聖我的一天有48小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