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我為王 » 第六百九十四章:同根相煎何太急(16)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我為王 - 第六百九十四章:同根相煎何太急(16)字體大小: A+
     

    趙廣陽郡,一個不知名的小鎮之中,潘宏坐在小酒肆之中,手裡緊緊地端著粗糙的酒碗,耳朵卻是支楞著,用心地聽著小酒肆里各種各樣的議論。

    這個小鎮屬於皮縣,位與廣陽與代郡的邊境,這一段時間以來,最大的新聞便莫過於趙國常備軍對於代郡的進攻了。

    也正是因為這場戰事,潘宏走到這裡,卻是無法再前行了,軍方已經封鎖了前往代郡的道路,而他,潘宏,子蘭身邊的第一謀士,自然也是趙軍要捕捉的要犯之一。

    想到這裡,潘宏不由笑了起來,雖然在這裡滯留了好幾天了,但每天在這家小酒肆里聽到的消息,卻足以讓他感到振奮。代郡士兵連接大勝,連趙杞都被困在了西陵城下,自己這一行奔波了不少地方,也取得了不錯的成績,大趙之內,不少實力強大的貴族,已經是確表示了對趙無極的不滿,如果能挾此次大捷之勢,或許大事可期。

    只需要最後說服趙牧即可。他在廣元逗留不去,也有一部分原因是想在這裡堵住趙牧,但奇怪的是,趙牧被趙杞替換,但卻一直沒有回去。

    $(an)(shuba).酒肆外傳來急促的馬蹄聲,潘宏循聲看去,只見一匹快馬正迅速由遠及近,馬上騎士顯然也是疲憊之極,就在酒肆之外勒住馬匹,「掌柜的,給我將皮囊里的酒灌滿,這該死的天氣,真是凍死人了。」

    「來嘞,軍爺!」小二飛快地奔跑出去,接過了騎士手中的皮囊。那騎士背上背著一個長長的信筒,分明便是一個信使。

    「軍爺,這仗還要打多久啊?咱們能勝嗎?」酒肆里,一個客人-大聲問道。

    潘宏的耳朵也立刻豎了起來,信使來自前線,知道的自然都是第一時間的最新消息。

    「打多久?誰知道呢?也許馬上就會結束。也許還要曠日持久。」騎士嘆了一口氣。

    「聽說咱們的常備軍被人圍在了西陵城下了,那咱們還能勝嗎?」又有人問道。

    「那就別想了,這三萬人,肯定是送給代郡人了。」信使一撇嘴。

    有人開始驚慌起來,「軍爺,這麼說來,我們不是大敗了,代郡人會打過來嗎?您這是去搬救兵的嗎?「

    「這倒不是,我是去報捷的。」騎士笑了起來,「告訴你們一個大消息吧。趙太尉在我軍絕境之時,巧施妙計,計誘代郡郡守子蘭,現在子蘭已經被我軍殺死了,雖然咱們損失了幾萬大軍,但殺了子蘭,代郡群龍無首,這一仗,咱們究終是要贏的。」

    「真的嗎?」酒肆內歡呼起來。子蘭雖然在趙國之內,名望極隆,但趙王仍然是高居在上,在一般百姓看來。王上要討伐的人,自然是有問題的,而子蘭沒有束手就擒,而是舉兵對抗朝廷。那自然也是大逆不道。

    戰爭沒有人會喜歡,現在子蘭死了,戰爭肯定就要結束了。

    子蘭幾乎以為自己聽錯了。但聽到酒肆內的歡呼,他又肯定自己沒有聽錯,耳朵里只覺得嗡嗡作響,子蘭死了,這是真得么?如果子蘭真的死了,自己所做的這一切,還有什麼意義,不,這一定是假的,子蘭絕不可能這麼輕易的就死了。

    他死死的攥住拳頭,身子在微微顫抖。

    「先生!」身邊的護衛也是震驚萬分,看著潘宏突然變得有些慘白的臉色,十分擔心地看著他,他們現在可是身在敵境,如果露出了破綻,便是長出翅膀也難以飛出去。

    「我沒事,我沒事!」潘宏深深地吸了一口氣。

    三天之後,蝸居於小鎮之上一間小客棧內的潘宏,終於確定了那天聽到的消息是真的,因為,他看到了趙杞,看到了趙軍之中,那副簡單的臨時用木板釘在一起的棺木。看到趙杞出現,潘宏便肯定子蘭當真是已經不在了。

    關上窗戶,潘宏順著牆壁滑了下來,雙手抱著腦袋,無聲地哭了起來,還有什麼意義,還有什麼意義?自己的奔波,取得了那麼多人的支持,但子蘭一事,便前功盡棄,子蘭後繼無人,趙拙死了,趙勇因為身體的原因,幾乎大門不出二門不邁,在代郡,甚至有很多人都不知道有趙勇這麼一個人,他怎麼可能撐得起代郡?

    怎麼辦?現在怎麼辦?

    潘宏就這樣蜷縮在牆角里,直到天黑,代郡的前途,便如同外面的黑夜一般,讓他看不到絲毫光亮。

    門輕輕的被推開,護衛幽靈一般地從外面閃身而進,轉身關上房門,走到了潘宏身邊,「先生,我回來了。」

    潘宏扶著牆壁站了起來,「打探到什麼消息了沒有?」

    「打探到了,只是消息太有些駭人了。」護衛低聲道:「我花了五十兩銀子,從那些退回來的士卒哪裡打探到,相公的確已經過世了,但是,趙牧也已經死了,遺體便隱藏在軍中,趙杞擔心趙牧的死會影響到朝中大勢,所以一直秘而不宣。」

    「趙牧也死了?」潘宏大吃一驚,隱隱地覺得,這裡頭恐怕極不簡單,必然隱藏著一篇極大的文章。

    「你詳細說說。」

    「自從趙杞被困於西陵城下之後,趙牧便在回邯鄲的途中趕了回去,並邀約子蘭相公在馬鞍山商談,但馬鞍山究竟發生了什麼,卻沒有人知道,只知道最後子蘭和趙牧都死了,那士兵也是聽人說,是趙牧設計了子蘭相公,在馬鞍山事先埋伏下了軍隊,殺死了相公,他們雖然殺死了相公,但在代郡隨後的反擊之中,趙牧也死了,聽說為了將子蘭相公的遺體帶回來,趙軍還付出了兩千士兵的代價。」護衛所說的消息斷斷續續,很多東西都讓潘宏覺得匪夷所思。

    「既然是在馬鞍山約談,那裡距離鶴峰極近,想必是趙牧為了表示和談的誠意,那安保工作必然是由我軍負責,趙牧怎麼可能事先埋伏下軍隊,而且趙杞既然被困在西陵城下,他又怎麼會出現在這裡?馬鞍山的防守是誰在負責?」

    「先生,那士兵不過是一個小小的哨長,怎麼可能知道得這麼多。」護衛搖頭道。「能打聽出這些,還是因為現在便連趙軍之中,也是傳言多多。大家都在議論此事。」

    潘宏在屋裡轉了幾圈,突然道:「收拾東西,我們連夜離開,回代郡。」

    「先生,現在相公已經走了,我們怎麼辦?」護衛有些遑恐不安。

    「相公雖然走了,但相公還有兒子,我們回去,不管怎麼樣,我要替相公守住這份基業。」

    「可是小公子他?」

    「小公子身體是不好,可是小公子已經成婚了,只要有了後嗣,便還有希望,現在,只怕有不少的勢力都在對代郡虎視眈眈,我們要趕回去,幫公子一把。」潘宏毅然道。

    數天之後,潘宏出現在了馬鞍山之上,趙牧與子蘭約談的地方,現在已經成了一片廢墟,到處都是戰爭的痕迹,潘宏細心地在灰燼之中扒著,想要找到一些蛛絲馬跡,空曠的山上,除去嗚咽的寒風,絲毫看不到生命的蹤跡。身邊的護衛已經去打聽鶴鋒的相關情況,在潘宏的心中,這件事情里透露出太多的蹊蹺,本不應該發生的事情發生了,那裡面就一定有問題。

    手在灰燼之中碰觸到了一件硬物,潘宏伸手握住他,將東西抽了出來。那是一枚弩箭,握著這支弩箭舉到眼前,潘宏不由倒抽了一口涼氣,這弩箭是征東軍的,不是臂張弩,而是即便在征東軍中,也裝備不多的騎弩弩箭,潘宏見過這種弩箭,一次可以裝弩三發連射,近戰威力無比。

    征東軍的武器怎麼會出現在這裡?

    潘宏的腦子裡出現了一個大大的疑問。

    「先生。」身後傳來急促的腳步聲與粗重的喘息之聲,潘宏回頭,看到自己的護衛正奔跑過來。

    「都打聽到了什麼?」他問道。

    「打聽到了不少東西。」護衛咽了一口唾沫,「出事那段時間,鶴峰的駐軍,正是征東軍將領步兵所率領的一支騎兵隊伍,因為我們在鶴峰的力量已經被趙軍掃空了,當時,負責馬鞍山防務的也是征東軍另一部,不過聽說這一支部隊在與趙軍的衝突之中,全軍戰歿了。」

    「征東軍,又是征東軍!」潘宏的身體微微顫抖起來。

    「還有什麼?」

    「公子已經在西陵城正式宣布繼承代郡郡守一職,但還有另外一件事,卻是征東軍大將葉真率五千騎兵進入代郡,現在已經離西陵城不遠了。」護衛咽了一口唾沫,「聽說是應公子之請前來代郡,為的就是防備趙軍再次的反撲。」

    「五千騎兵!」潘宏倒抽了一口涼氣,「征東軍從哪裡來的五千騎兵,他們在河套作戰,在盤山也在與東胡人對峙,從哪裡來的五千騎兵?」

    他瞪視著眼前的廢墟,突然反應過來,征東軍似乎早就預料到了今天的事情,所以在很早的時候,他們就開始抽調軍隊來應對眼前的事情,否則,以征東軍現在面臨的局勢,怎麼可能如此快的就調集了五千重兵及時地出現在代郡。

    如果一切都是征東軍在其中謀划,那他們的用心便不言而喻。潘宏只覺得身上涼嗖嗖的。代郡,這是前門拒狼,後門迎虎么?(未完待續……)

    ...



    上一頁 ←    → 下一頁

    輪回樂園零一隊長傲世九重天一個鋼?兒美食供應商
    我有超體U盤請你留在我身邊塵骨海賊之最強附身文明之萬界領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