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我為王 » 第六百八十四章:同根相煎何太急(6)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我為王 - 第六百八十四章:同根相煎何太急(6)字體大小: A+
     

    李明駿轉南漳已有時日,但秦雷堅守不出,他倒也不著急進攻,只要主帥趙杞那邊拿下西陵,南彰便成無源之水,無根之木,不足為患,這兩天來,他倒是調兵遣將,幫著胡亮維護糧道,確保供應圍攻西陵的大軍後勤無虞。

    說來也是奇怪,這幾天他的軍隊一出,那些一直神出鬼沒襲擊糧道的代郡軍民,忽然之間便沒了任何蹤影,李明駿戎馬半生,隱隱從嗅出了一些不尋常的味道,但這種不安究竟是什麼,卻又探不出根腳,這上他不由得提高了警覺。

    直到哨探來報,南漳的秦雷忽然傾巢而出,竟是主動向他的大軍發起了進攻,他這才似有所悟,看來西陵告急的消息已經傳到了南漳,秦雷再也坐不住了,只能主動出擊。

    而那些襲擊糧道的逆民,大概也知道西陵城即將不保,這才收斂了手腳,想著要當大趙的順民了。

    「這時候想到這些,未免太晚了一點兒!」李明駿哼了一聲:「等到戰後,再來秋後算帳吧,秦雷,一群烏合之眾,也敢來打我的主意,不知死活,來得正好。」

    ****小說.心下大定,李明駿立即擂鼓升帳,聚集眾將。

    「立即傳令給在外幫助維護兩道的人馬向南漳聚集,在我中軍本部與南漳軍隊激戰之時,自兩脅插入,擊潰敵眾。」

    「中軍集結,本將要親臨前線,一舉擊潰秦雷。」

    鼓聲隆隆,號角長鳴,數千趙軍自大營之中湧出,列好陣勢不久,便見到前方不遠處,大隊的南漳軍隊一波一波地自遠方出現。

    趙將吳泉這幾天很是不爽,他奉李明駿之命。率本部二千兵馬協助胡亮維護自鶴峰至南漳的這一段糧道,天天在冰天雪地之中奔波,卻連逆賊的毛都沒有撈到一根,功勞自然是沒有的,但整支人馬卻是累得夠嗆,比起設施完備的大營,在外頭的日子自然是苦不堪言,每日只能啃著冰冷堅硬的窩窩頭,能架起柴火熬一點雪水,便算是不錯的了。苦不堪言的士卒也是怨聲載道。直到他終於接到了李明駿的命令趕赴南漳。這才算是鬆了一口氣,縮在南漳的老烏龜秦雷終於是忍不住探出頭來了,打掉他探出來的腦袋,拿下南漳,他們的苦日子就算到頭了。

    一迭聲的命令部隊急急趕路,吳泉只想早一點結束這場讓他很是窩火的戰爭,快點打完吧,打完之後,說不定自己還能趕回家去。與家人過一個團團圓圓的新年。

    在吳泉看來,這一仗並沒有什麼懸念,以前最為頭痛的便是南漳兵閉門不出,而攻堅。不管對什麼樣的軍隊,都是一個讓人頭痛的難題,鶴峰一戰便足以讓人警醒,但既然秦雷率兵傾巢而出。這一戰的結果便已經註定了。

    與主將李明駿一般,吳泉認為秦雷突然改變以往的策略,必然是主帥趙杞在攻擊西陵城的戰鬥之中。已經取得突破性的進展,迫使秦雷不得不冒險出擊,希望出現奇迹,在擊敗本部人馬之後,能夠回援西陵。

    「痴人說夢!」吳泉哼了一聲,看著眼前冒起的裊裊白汽,又狠狠地吐了一口唾沫,「這天氣,也他媽的太冷了。」

    前軍突然傳來陣陣騷亂聲,從中軍這邊看過去,竟然是亂成一團,吳泉不由大怒,正想發作,前方馬蹄聲聲,哨騎如飛而至。

    「吳將軍,前軍遭遇埋伏,叛逆在道路之上挖設了陷坑,雪地里埋上了竹籤等利器,這些人又在道路兩邊的密林之中設伏,暗施冷箭,前軍一時不防,傷了幾十個兄弟。」

    「多少人?」吳泉稍稍有些緊張。

    「不多,應當只有幾十人,前軍牙將蔡東將軍已經率領一部人馬前去追擊。」哨騎神態輕鬆,「應當只是普通的騷擾。」

    聽說只有幾十人,吳泉也放下心來,看來叛賊是急眼了,一門心思地想要阻礙自己去南漳會合,這也從另一個方面說明,南漳會戰應當已經開始了。

    「不用管這些騷擾了,蔡東回來之後,讓他小心,派出軍隊打掃兩翼,為主力迅速通過掃清障礙。」吳泉道。

    「是!」哨騎迅速轉身離去。

    一開始吳泉並沒有將這種小規模的如同兒戲一般的襲擊放在心上,但愈往前,這種襲擊的密度開始大幅度的增加,人數也漸漸增多,從最開始的幾十人,到中間的百餘人,到得最後,竟然出現了數百人一股的較大規模的襲擊隊伍,雖然對手武器簡陋,看穿著也只不過是當地村民,但他們挖坑做陷阱,設置一些捕獵的小陷阱,時不時暗箭射擊,給吳泉造成的困難也越來越大,終於,當前軍牙將蔡東在一次追擊之中中了埋伏,狼狽地丟下數十條人命逃回來之後,吳泉終於勃然大怒,親自來到前軍,在又一次遇到襲擊之後,他終於抓住了襲擊者的尾巴,銜尾狂追的吳泉下定決心要將這股亂民盡數剿滅了,這股亂民的規模在二三百人之間,應當是這路之上給自己製造困難的亂民的主力。

    「追上他們,殺光他們!」吳泉抽刀怒喝,此時,跟在他身後的約有五百餘名趙軍士兵,這些士兵也給這些無休無止的襲擊給惹毛了,憋著勁狂追,眼見著雙方越來越近,對方一直在奔逃的身影卻突然停了下來,在吳泉有些詫異的目光之中,剛剛還亂成一團,潰不成軍的亂民,在轉瞬之間,便集結成了一個小小的方陣。對方行動之迅速,讓吳泉突然有了毛骨悚然的感覺,至少在這樣的奔逃之中,他自忖自己的軍隊,絕對做不到能如此迅速有效地集結。

    集結起來的這兩三百亂民掀起衣襟,從內里抽出一樣黝黑的東西,第一二排迅速蹲下,吳泉看到他們手中的東西之時,離他們只不過有百多步遠了。

    「臂張弩!」吳泉驚呼出聲,隨著他的叫聲,啉啉怪叫之聲陡然之間響起,數百支弩箭以驚人的速度撲面而來,吳泉猛拉戰馬,戰馬長嘶聲中人產而起,撲撲之聲不絕於耳,他的戰馬也不知挨了多少箭,哀鳴聲中轟然倒下,吳泉身手敏捷的一躍下馬,環顧左右,一顆心頓時沉到了谷底,就這一輪齊射,自己的麾下就倒了數十人。

    「殺上去,不要讓他們射第二輪!」剛剛躍下馬,吳泉就已經拔腿向前奔去。在他的身後,都是久經戰仗的士兵,經驗豐富,沒有絲毫的猶豫,踩著同伴的屍體,挺著長槍,吶喊著向前衝去。

    第二輪弩箭再一次射出,果不其實,比起第一輪來,稀疏得多了,這一次對手的攻擊,只不過倒了十數人。對手也拋下了弩箭,拔出了腰間的佩刀。

    吳泉看著對面那清一色的精壯的漢子,想著那黑壓壓的弩箭,心裡已經明白,對方是從哪裡鑽出來的人手了。

    「征東軍!」他咬牙切齒,心裡的恐懼卻在不斷加重。

    突然響起的如雷馬蹄之聲,,讓他終於如墜深淵,那些扮成亂民的征東軍身後的密林之中,怒發如潮,風馳電摯一般沖了出來。

    「快逃!」吳泉立即轉身,全身上下不知從哪裡湧起來的力氣,瘋狂地轉身向來路跑去,馬上回到主力哪邊去,集結軍隊,組成陣勢,否則對手騎兵一個衝擊,便足以將他的兵馬,全部打垮.

    不過人的雙腿,哪裡跑得過戰馬,吳泉只跑出數十步,耳邊的馬蹄之聲便已經如同敲擊在他的耳邊,啉啉的羽箭之聲不絕於耳,慘叫哀嚎之聲不絕.

    腦後傳來風聲,吳泉猛然停步,轉身,手中佩刀用力迎上,當的一聲絕響,手腕劇震,佩刀脫手飛出,眼前寒光閃過,吳泉只覺得脖子之上一涼,他下意識地抹了一下,卻見滿手的鮮血,而下手的那個騎兵早已經縱馬向前,甚至連看都沒有看他一眼.

    吳泉重重地栽倒在地上,最後的視野之中,他看到的是無數的騎兵從他的眼前掠過,向著不遠處他的軍隊方向狂奔而去.

    「完了!」

    這是他最後的意識,然後,便陷入到了永久的黑暗當中.

    吳泉的部隊連水花也沒有冒出一個,便全軍覆滅在前往南漳的道路之上.

    「打掃戰場,清點傷員,負傷者就地疏散,余者立即跟我出發前往南漳!」

    一系列的命令下達之後,步兵這才將目光看向一邊的橫刀,」橫刀,白隊長那頭,可已經準備好了?」

    橫刀用力地點點頭,」步軍長放心,白隊長以及餘下的兄弟這幾天一直在做這件事情,到時候,在南漳城下,保證給李明駿一個意外的驚喜.」

    「太好了!」步兵伸手撥動弓弦,嗡嗡不絕聲中,他大笑起來,」拿下李明駿,趙杞便是翁中之鱉,咱們,或者可以回去過新年呢!」

    兩人議論之中的白羽程已經其它的特種隊員們,這些天來,一直在做一件事情,那就是發動四鄉八里的鄉親,鶴峰的屠城,胡亮的護糧軍隊瘋狂地報復,讓本就對大趙朝廷心懷怨憤的百姓終於怒氣爆發,只消丟一點點火星在裡面,便足以燃起衝天大火,無數的鄉民從四面八方開始向著南漳進軍,隊伍越來越壯大.(未完待續……)



    上一頁 ←    → 下一頁

    綠茵傻腰抗戰之召喚猛將我的末世基地車太浩鬥羅大陸II絕世唐門
    撿漏三生三世枕上書第2部隱婚99天,總裁好眼光惡魔法則大夏王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