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我為王 » 第六百七十九章:同根相煎何太急(1)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我為王 - 第六百七十九章:同根相煎何太急(1)字體大小: A+
     

    當高遠一行人回到先鋒城的時候,小孤山那一頭的戰役也拉下了帷幕,集結了數萬步卒圍攻屈突阿爾根的征東軍步卒在付出了近一半人的傷亡代價之後,全殲了屈突阿爾根所部,殺死超過三分之二的東胡騎兵,俘虜了數千人,戰馬更是多達數萬匹,隨著高遠殺死東胡河套行營的大將軍顏乞,歷時數月的河套爭奪大戰正式結束。東胡前來河套的大將自顏乞以下,磨延咄,吉骨利,慕容昆,屈突阿爾根,阿齊滋盡皆陣亡。

    「可惜逃走了拓拔宏。」寧馨將一枚白字落到棋盤之上,抬首看著高遠,道。

    「拓拔宏?」高遠微微一笑,「他走不了。他繞道月牙湖,便要穿越匈奴人聚居地,那塊地方,現在還聚集著十數個匈奴中小部落,在此之前,賀蘭燕已經派出了人手去了那裡居中聯絡,十幾個中小部落聯合起來,數千騎兵還是能湊起來的。以有心算無心,拓拔宏討不了好去,更何況等拓拔宏趕到那裡,已是人困馬乏,糧草缺乏,豈是匈奴人的對手。」

    「原來你早有成算?」寧馨驚訝的抬起頭,「你在戰前怎麼知道這一點的?」

    「我又不是神仙,哪裡能知道得如此清楚,左右不過是未雨綢繆,隨手下了一招閑棋而已,卻是沒有想到最後居然能起到作用。」高遠興高采烈地往棋盤上按下一枚黑子,「你剛剛下錯了一著,可是便宜我了,這個角歸我了。」

    寧馨掩口驚呼:「都督,你這可是乘人之危,剛剛我心思浮動。這一招卻是隨手丟下去的,不能算。」

    「不棋不悔真君子,既然落子。可不興悔棋。」高遠連連搖頭,「好不容易這一回有了勝利的希望。斷斷是不能容你悔子的。」

    寧馨淺笑道:「我是小女子,可不是什麼真君子,都督這可錯了。」素手一伸,將那枚白子提了起來,重新落了下去,「都督可小心我這一招了,既化解了都督在邊角的侵襲,還隱隱威脅到了你中腹的大龍。一招應對不慎,可就又要滿盤皆輸了哦。」

    目瞪口呆地看著寧馨悍然悔棋,高遠咬牙切齒半響,方道:「這可真是,真是……」

    「唯女子與小人難養也?」寧馨格格的笑了起來。

    「差不多便是這個意思!」高遠大笑起來,伸手端起棋枰之上的茶杯,淺淺的喝了一口。

    寧馨伸手拂亂了棋子,「都督,那十幾個聚居的匈奴部族,也在您的心中裝著了吧?」

    「我允諾送給他們武器。糧食,讓他們以戰馬來與我交易,如果他們願意加入我征東府。我也可以給他們劃一塊地盤,當然,如果加入,他們的兵馬,便要聽從我的徵調。他們現在過得很苦,我想他們不會拒絕我的好意。」高遠道。

    「野狼剛剛傳回過來消息,秦人已經派出了人進了草原,聯絡上了義渠,這個部落是匈奴王庭覆滅之後。實力保存的比較完好的一個部族,舉族出動。五千騎兵還是能拉出來的,秦人通過一些暗地裡的渠道給他們提供了大量的武器。其意思不言自明,恐怕針對的就是我們了。」寧馨輕輕地道。

    「也不僅僅是我們,或者還有代郡的子蘭,趙國爆發的這場內戰短時間內結束不了,義渠如果當真利令智昏,想要去插上一腳的話,我會讓他們後悔終生。」高遠道。

    「還有,都督的大兄如今可也算是重新崛起了,李信走後,他就任秦國駐韓國大都督,在他的主持之下,韓國如今已被他分成了三個郡,為了鎮壓韓國國內的反抗,您這位大兄手段可算是酷烈,用殺人盈野來形容也不為過,如今他的名字在韓國可算是能止小兒夜啼,在他的鐵腕統治之下,韓國國內的反抗火苗基本被撲來,如今他正在組建新的軍隊,一旦他完成這項工作,必然會窺伺魏國。聽說秦王很是欣賞他,竟然允他以一介文人統領在韓國的軍隊。」

    聽到寧馨說起路超,高遠沉默片刻,「我那大兄,本來就是一個人才。」想到日後很有可能再一次與路超對壘沙場,高遠不禁有些頭疼,對路家,他終究是有一份濃濃的愧疚感。

    寧馨知道高路兩家之間的糾葛,對此她也是不好說些什麼,半晌才道:「你讓四海商貿要路夫人定期送銀錢的事情,四海商貿委託在秦國的合作夥伴一直在做,但路夫人從來沒有收下過一文錢,哪怕是最初他們最困難的那一段時期,看來路夫人心中對你仍然是心結難解。」

    「這事兒是我對不起他們,都說成大事者不拘小節,但在此事之上,我的確對不起他們,但當時,我不拿下山南郡,著實是不敢放心經營河套,秦人,始終便是懸在我們頭上的一把刀。」

    「你不殺路超,放了他一條生路,亦算是沒有虧待他們。」

    高遠搖頭,「我虧欠了,路伯父於我有大恩,這一件事,只怕我永遠也無法原諒自己,我利用了他們,雖然沒有殺大兄,但實際上仍然將他推上了死路,如果不是他有一個好老師,只怕他早就不在了。」

    「人生於世上,總有許多無奈的時候,別說是你這等做大事的人,便是最普通的人,亦有兩難的時候,不必太放在心上了。」寧馨也不知如何去開解高遠。

    「算了,不提這事兒了,即便與大兄他日要對壘沙場,也不是短時間之內的事情,現在我們需要集中精力,解決好東胡的事情,你那頭,應當起動了。我聽說你收服了一個叫木骨閭的東胡人。」高遠道。

    寧馨點頭道:「此人是東胡柔然部的少族長,身份亦算尊貴,柔然族在東胡內亂之中站錯了隊,舉族都被罰沒,連木崩閭都做了奴隸,不過此人倒也算是一代人傑。居然從一個奴隸做起,重新崛起,不過顏乞拋棄他們獨自逃走對他打擊很大。此人不贊成索普收歸各部落軍權於東胡王庭的做法,倒是一枚可以利用的棋子。柔然部落絕大部分人分散流落於東胡各部之中,如果利用得好,或可收到奇效。另外,其它方面已經開始起動,接下來的和林,必然將會是腥風血雨。」

    「這件事做好了,將會讓索普自顧不遐,我們這一次雖然擊敗了東胡。但自身損失也頗大,需要幾年來恢復我們在河套的實力,而代郡的事情,也需要做一個了結。此事,你要多費心了,需要人手,儘管向天賜索要。」

    「我明白!」寧馨道。「都督準備要將代郡納入征東府管轄之下么?」

    「此事尚不明郎,卻邊走邊看吧,子蘭不死,我們便不能明正言順地納代郡。但偏偏子蘭絕對不能由我們殺死。」高遠道:「天賜已經派人在接觸代郡的文武官員,收穫不小,現在就看趙國如何處理與子蘭之間的關係吧。」

    「馮發勇是一個關鍵。此人坐鎮山南郡城,手下擁有兩萬兵馬可都是代郡的善戰之兵,如果能收復此人,必然能事半功倍。」寧馨建議道:「我聽說都督與馮發勇關係不錯?」

    高遠大笑:「此人在戰場之上被我俘虜過!」

    看到高遠莫名的笑容,寧馨似有所悟。

    積石城內,雖然天空陰沉,但地面之上,卻是萬家燈火,猶如天上的星辰。點亮了一大片的土地,比起河套的戰火紛飛。這裡宛如世外桃源,厚厚的積雪覆蓋原野。一條條黑色的道路將這塊雪原劃分成方方正正的塊壘,一切都顯得那麼井然有序。

    寧靜的夜,被陣陣急促的馬蹄聲擊碎,數名騎士從遠處沿著馳道疾奔而來,馬上騎士無一例外,全都背插紅旗。

    「開門,開門。」戰馬奔行到城門之外,馬上騎士仰頭大呼,「我們是來自河套的報捷使者,都督率軍在河套大敗東胡,殲敵數萬,河套一舉得定。」

    隨著馬上騎士的呼喚,城上守衛的士兵轟然一聲歡呼起來,城門被打開,馬上騎士縱馬而入,在城門守軍的歡呼聲中,打馬直奔城市正中的都督府。

    「大捷,大捷,都督率軍大破東胡,殲敵數萬!」隨著馬上騎士一邊疾奔一邊高聲大呼,城中一家家緊閉的房門被倏忽打開,無數的人從房門之中涌了出來,先是傾聽著馬上騎士呼喊的內容,接緊著都是狂喜地跟著大聲喊了出來。

    「大捷,大捷!」越來越大的聲浪,在城內四處迴響。

    都督府內,蔣家權,嚴聖浩,吳凱,曹天成等留守積石城的重臣此刻全都聚集在都督府的後院,而他如嚴聖浩的夫人,吳凱的夫人等,竟然也全都在此。今天對於積石城來說是一個大日子,因為都督夫人葉菁兒今日午間突然發作,竟是要臨盆了。早就候在府中的數個經驗豐富的穩婆立刻便行動了起來,醫官裘得寶也在府內坐鎮,發作已經半日,眾人在外頭聽得裡面葉菁兒撕聲裂肺的哭喊聲,一個個都是心急如焚,便是平時里山崩於前而不色變的蔣家權,亦是倒負著雙手,在屋裡不停地走來走去。

    「外面是什麼聲音?」嚴聖浩突然站了起來,走到門邊,推開房門。

    「大捷,大捷!」此時,聲音愈來愈響,似乎整個城市都在呼喊。

    「是在喊大捷,莫非是河套有消息了?」嚴聖浩轉過身來,又驚又喜地看著蔣家權。

    外面響起急促的腳步聲,一名府內侍衛臉上帶著狂喜的神色,一路狂奔到了眾人面前,竟然是忘了向眾人行禮,「各位大人,河套信使抵達,都督率軍大破東破顏乞,殲敵數萬。」(未完待續)



    上一頁 ←    → 下一頁

    長生界我想與你共度餘生焚天之怒靈域官醫
    綠茵傻腰抗戰之召喚猛將我的末世基地車太浩鬥羅大陸II絕世唐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