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我為王 » 第六百七十七章:風雪連天刀鋒寒(29)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我為王 - 第六百七十七章:風雪連天刀鋒寒(29)字體大小: A+
     

    一天的激戰,蓬鬆的雪地逐漸被寒風凍得堅硬起來,天上再也沒有新的積雪飄灑下來,雙方各自退開了里許之地舔食著自己的傷口,雙方之間那一片寬敞的戰場之上,潔白的積雪早已被鮮血染紅,沉重的馬蹄踩踏,又將下面的積雪翻騰起來,紅白相間之間,數不清的人馬屍體,倒斃於其間。

    一天的惡戰,宮衛軍倒下了近三千人,而征東軍也絕不好受,近兩千人的死傷,亦讓高遠心疼不已,先前不斷地騷攏,疲敵,以及連接不斷的陷阱布地布置,無一不是為了削弱宮衛軍的戰鬥力,但即便如此,此時雙方的戰損比仍然接近一比一。打到現在,雙方都是筋疲力盡,宮衛軍還剩下一千餘人,而征東軍在兵力上略戰優勢,也只剩下兩千多人了,按照這個傷亡比例,即便最後全殲了這支宮衛軍,高遠手頭的這支騎兵也剩下不多少人了。

    抬頭看天,風愈加刺骨,這一個夜晚過去,只怕腳下的土地便會變得堅硬起來,那時候,宮衛軍的優勢便將重新恢復了。

    無論是高遠,還是顏乞,此時誰都沒有想過要就此罷兵,兩人就像是殺紅了眼睛的野獸,不將對方置於死地,便絕不罷休。高遠下定決心要吃掉這支宮衛軍,是因為他知道,如此輕易**小說.地滅掉東胡的一支王牌軍隊,以後只怕再也抓不住這樣的機會了,三萬宮衛軍,能吃掉五千人,以後便會輕鬆許多,他絕不想讓他們還有機會活著回去,而顏乞,此時就像抓著一根救命稻草一般地抓住這場戰鬥,如果能擊敗高遠,殺死或者活捉他。那麼,河套平原這一戰,他或許還能絕處逢生,哪怕屈突阿爾根全軍覆滅,但只要能殺死高遠,那麼一切便都是值得的,沒有了高遠的征東軍,必將成為散沙一盤。

    顏乞用力地替自己的戰馬刷著身上的冰屑,落雪,泥濘以及血跡。戰馬亦親昵地將頭伸到顏乞的臉旁,打著響鼻,伸出長長的舌頭舔著顏乞粗糙的臉龐,顏乞在戰鬥之中自然會受到征東軍士兵的圍攻,這匹跟了他多年的戰馬,與他心意相通,替他挨了不少刀劍,身上儘是細密的傷口,看著那一處處翻卷的血肉。顏乞的心極痛,從懷裡掏出上好的傷葯,傾倒在馬身上,只不過那些傷口太長。那點傷葯,完全是杯水車薪。

    從腳旁的韃褳里掏出一把黃豆,遞到戰馬的嘴邊,戰馬狼吞虎咽地吃著豆子。顏乞轉頭看著征東軍所在的方向,此時雙方都是精疲力竭,雖然只隔著一兩里地。但卻都沒有餘力在此時發動進攻了,恢復,是雙方此時竭力想做的一件事情。

    誰先恢復體力,誰就會搶先發動進攻,而這,恰恰是顏乞最擔心的,雖然自己的部下因為這一天血淋淋的廝殺,心氣,火氣都被重新勾了起來,但這並不能持久,而這數天以來積累下來的疲憊,一旦爆發,將不可收拾。高遠既然選擇了這裡作為戰場,想必已經做好了周密的布置,對方好整以暇,自然是後勤不虞,在這一方面,自己無論如何是不能與對方相比的。

    「大將軍!」身邊傳來一人輕輕的呼喚,顏乞回頭,看到的是烏蘇拉坦,烏蘇一部年輕一代之中的翹楚。

    「怎麼啦?」顏乞又掏出一把豆子,遞到了戰馬的嘴邊。

    「晚是,上我們擺脫他們的最佳時機,咱們的戰馬,已經恢復了大半的體力,可以試一下,如果再糾纏下去,咱們只怕會全軍覆滅在這裡。」烏蘇拉坦道。

    「擺脫他們?」顏乞搖頭道:「你以為對手會任我們走脫么?我們的糧食還能堅持幾天?就算暫時擺脫了對方的追擊,但只要他們墜在我們的身後,我們還能長了翅膀飛上天去?」

    「總是可以試一試,大將軍,與其全軍覆滅於此,不如試著做一做,不做怎麼知道不行?大將軍,我不是怕死,我是不想這些東胡健兒死得這樣不值,換一個地方,這裡的勇士也許一個人就能打他們十個。」

    「我知道你不是怕死!」顏乞嘆息道:「但如果我們生出你這種念頭,那才會死得更快,更沒有價值,烏蘇拉坦,眼下這一戰,只有兩條路可走,要麼我們擊敗高遠,要麼我們覆滅於此,沒有第三條路可選。」

    烏蘇拉坦默然半晌,「好在沒有繼續下雪了,這一夜過去之後,地上積雪便會凍結實,我們也許還有幾分勝機。」

    顏乞嘿的一聲,「我們能想到的,難道對方想不到?而且今天這一夜,只怕難熬得很,風越來越冷,我們的大帳都丟得所剩無幾了,大家怎麼熬過這一夜?真要凍得連路都走不得了,明天怎麼戰鬥?」

    烏蘇拉坦吃了一驚,「大將軍,你是想?」

    「去吧,去吃飽,二個時辰之後,我們將向對手發起全面襲擊。那時候,地面也凍得差不多了,對我們的影響將會減少,雖然對手比我們戰士多一些,但戰力至少可以持平,你瞧那邊,火光熊熊,歡聲笑語隔了這麼遠我們都能聽到,他們必然以為我們會利用這個晚上恢復精力,等待地面完全凍結實,肯定想不到我們會冒險進攻的。這是我們唯一的機會了。」顏乞神色平靜,「是死是活,我們就看這一遭吧!」

    所有倖存的宮衛軍士兵在接下來都知道了顏乞的決定,於他們而言,反而有一種解脫感,是死是活,就看這最後一戰,用手裡的彎刀來說話吧,整個營地里反常地沉默下來,每一個宮衛軍士兵填飽了肚子,開始默默地整理自己的武器,替自己的戰馬梳理毛髮,他們的盔甲,在白天的戰鬥之中,已經完全丟棄,現在,他們的身上,只穿著一件皮襖。

    夜半時分,隨著一聲命令,所有的宮衛軍從地上一躍而起,牽著他們的戰馬,彙集到了顏乞的面前。

    「包上馬蹄,人含木,馬銜枚。」顏乞沉聲道。

    一陣忙碌之後,所有的騎兵都翻身上馬,顏乞轉身看著遠處,那裡,仍然有著依稀的火光,不過先前的喧鬧,卻是再也沒有了,顯得格外的安靜。

    「出發!」雙腿一夾馬腹,戰馬悄無聲息的向前奔去,馬蹄微微下陷,雖然還是沒有凍結實,但對於奔馬而言,影響已經很小了。

    就在顏乞向著征東軍騎兵所在地發起偷襲的時候,另一支數百人的騎兵,卻正在焦急地趕著路,陶家旺不停地摧促著這些剛剛集結在一起的騎兵,厲聲喝道:「兄弟們,先的戰鬥,咱們都沒有撈著多少肉吃,現在一個好的機會擺在大家面前,都督正在與東胡宮衛軍纏鬥,如果你們不是想著去幫都督打掃戰場而是想去幫著都督殺敵的話,那就再加一把勁兒,向前,向前,直到沖入戰場之中,殺光那些東胡蠻子,讓這些自稱天下無敵的宮衛軍去見鬼吧!」

    陶家旺的話,讓這些士兵的勁頭更高了一些,作為將領身邊的親兵,他們是軍中的翹楚,一身的本領比起一般的士兵要強得多,但這一次大戰,他們的確上陣的時候不多,這可是將這些傢伙憋出了一身的毛病,眼下有了發泄的機會,而且是與宮衛軍對壘,自然更是興奮,文無第一,武無第二,干翻號稱天下第一的快感,自然比幹掉一群垃圾要舒爽的得多。

    兩千東胡騎兵分成了三路,向著征東軍宿營地疾沖而去,此時他們距離對方的縮營地只有里許了,幾千匹戰馬,即便是包上馬蹄,也不可能再瞞住對手,隨著一身吶喊,顏乞左手高高地舉起彎刀,一馬當先,猛然提速,向前疾沖而去。

    征東軍的營地之中,火光依然,帳蓬林立,但卻是死一般的寂靜,營地里,一個人也沒有,直到宮衛軍沖入營地,踩翻大帳,依然沒有發現一個活物。

    顏乞臉色煞白,對方早就猜到了他的用意,直到這個時候,他才真正明白為什麼高遠在對陣東胡的時候,從來沒有打過敗仗,自己的所思所想,完全都在對方的意料之中,這仗,還怎麼打?

    後頭突然亂了起來,借著營內的火光,顏乞看到了紅色的火雲。征東軍竟然從他的尾部反殺了過來。

    「掉頭,決一死戰!」顏乞幾乎是從牙縫裡迸出了這幾個字。

    東胡大隊剛剛掉過頭來,從他們的身後無邊的黑暗之中,再一次傳來隆隆的馬蹄之聲,黑衣衛持槍殺至,緊跟著,兩脅喊殺之聲再起,公孫義,洛雷兩支人馬從兩翼殺到。

    由高遠,賀蘭燕,上官宏,郭老蔫,楊大傻等一群戰力最頂尖的傢伙組成的尖鋒從尾部深深地捅入到了宮衛軍的腹心之地,這幾個人,隨便扒拉出一個,都是頂尖的高手,此時組合在一起,更是擋者披糜,有了他們在前,緊隨在他們身後的紅衣衛更是勢不可擋。很快便將軍衛軍從中剖成了兩半。(未完待續……)



    上一頁 ←    → 下一頁

    快穿之我才是女主鳳唳九天長生界我想與你共度餘生焚天之怒
    靈域官醫綠茵傻腰抗戰之召喚猛將我的末世基地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