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我為王 » 第六百七十六章:風雪連天刀鋒寒(28)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我為王 - 第六百七十六章:風雪連天刀鋒寒(28)字體大小: A+
     

    屈突阿爾根絕望地坐在雪堆之上,整整兩天了,在他的周圍,征東軍越來越多,不僅是軍隊,還有無數的屯田百姓,他們被死死地圍在了一個方圓不到五里的區域之內。

    他所帶的二萬騎兵,已經損失了一半,對於騎兵來說,失去了機動的空間,被無數的步卒困在如此狹小的區域之內,幾乎便已經喪失了所有的優勢。

    敵軍從四個方向上包圍了下來,他們並不主動進攻,只是在戰鬥的間隙瘋狂地構築各類胸牆,拒馬,鹿角,而在這些東西的後方,則是密密麻麻的,讓人望而生畏的床弩,還有隱藏在床弩之後的似乎無窮無盡的臂張弩。

    損失的一萬士兵,大多是被這些遠程武器給擊殺的。

    這一仗,是屈突阿爾根打得最為憋氣,損失也最為慘重的戰鬥,兩天下來,他沒有爽爽快快地與對手進行過任何一次酣暢淋漓的肉搏戰,而只是與那無邊無際的各類障礙,無窮無盡的箭雨作著鬥爭。

    勇士們的性命便在這樣一次次的衝鋒之中,折損在半道之上,兩天,他//小說.向前推進了兩里,但卻陷入到了對手的四面夾攻之中。

    看著那些越來越向中心推進的,用冰雪構築而成的牆壁,屈突阿爾根已經完全失去了勝利的希望。

    這一天的晚上,駐防大雁湖的孫曉率領著大雁城的近萬士卒終於也趕了過來,而牽制孫曉的那五千東胡騎兵在接到顏乞的命令之後,已經繞道月牙湖向著寧遠奔去。這一萬軍隊雖然都是新軍,但對於處於絕境中的屈突阿爾根來說,無疑是壓死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

    孫曉是整個北方野戰集團軍的司令員,他抵達之後,戰場之上的指揮權自然就自動移交給了他,在他的大帳之中。各部軍師一級將領雲集,雖然戰事還沒有結束,但眾人都已經是喜形於色,這場戰事,基本上已經沒有什麼懸念了。

    「司令官,我覺得我們現在應當全軍突擊了,對手的士氣已經跌到了低谷,而且在如此狹小的區域之內,他們已經無法機動挪移他們的部隊,像現在這樣步步築牆。緩緩推進的方式實在有些太慢了!」陶家旺第一個開了口。

    「不妥!」羅尉然搖頭道:「屈突阿爾根雖然損失慘重,但他還有一萬兵力,都督的願望是不希望我們這一場勝利是慘勝,而是要一場完勝,所以,既然有更好的辦法來減少我們的傷亡,我們就絕不能冒進,衝上去大殺一場固然痛快,但我軍的傷亡。可就要大增了。」

    「羅師長,你怕了么?」陶家旺冷笑道。

    嚴鵬敲敲桌子,「陶師長這話說差了,尉然率孤軍出城。先是偷襲阿齊滋,然後與慕容昆血戰一場,是覆滅這兩支東胡軍隊的首功之臣,而後又率師回援。這幾天的戰鬥之中,我想陶師長也看到了尉然的表現吧?」

    陶家旺不由一滯,這一戰之所以能如此迅速的接近勝利。的確是第二軍立下了首功,當然這也正是他不爽的原因,不僅是他,第一軍也是大都不爽。

    「好了,都是袍澤兄弟,又什麼好爭的!」孫曉笑著和稀泥,「家旺啊,你不要這樣酸溜溜的嘛,這一次第二軍的確是立下了大功,但你們第一軍也不差嘛,不僅你,華宗都表現可圈可點,便是都播的陳斌,也是讓人刮目相看呢,以後還有的仗打呢,你還怕沒有與尉然較量的機會?放心,我會給你這個機會,就看你能不能抓住了。」

    陶家旺傲然笑道:「只要司令官肯給我這個機會,我自然便能抓住。」

    羅尉然微笑不語,雖然此次立下大功,但他仍然極其低調,他與陳斌都是從燕國常備軍過來的,與陶家旺倪華宗這些人比起來,根腳不免弱了一些。他是在燕國常備軍中混了這麼多年的人物,對於這些事情,自然知道該如何應付。

    既不示弱,卻也不能挑事,反正嚴鵬是絕不會看著他吃虧的。

    倪華宗咳嗽了一聲,輕輕地道:「我們這裡,倒是可以徐徐圖之,但是我很擔心都督那邊,都督帶著騎兵去堵截宮衛軍,雙方人數差不多,但宮衛軍的戰鬥力,著實令人擔心啊,能不能穩勝,說實話,我是心中有些忐忑的,家旺如此說,也是想騰出兵力去支援都督啊!」

    「都督既我說能勝,那自然就能勝!」孫曉對於高遠,卻有著近乎於一種盲目的自信,這主要也是因為他跟著高遠最久,見慣了高遠在戰場之上大殺四方,算無遺策的種種行為而產生的一種心理結果。

    「雖說如此,但我們仍然要以防萬一,如果能派出一支援軍去的話,至少對於顏乞來說,是一種心理上的威懾。」倪華宗仍然堅持自己的想法。

    嚴鵬笑道:「可是都督那邊無論敵我,都是騎兵,而且按照都督的想法,必然會先施以疲敵之計,只怕現在遠在我們數百里之外,我們這裡都是步卒,便是日夜不休,也趕不過去啊!」

    倪華宗笑道:「其實,我們還是可以湊出一支騎兵來的。」

    「那裡還有騎兵?」這一下,連羅尉然也有些迷惑了。

    孫曉聽到這裡,卻是眼睛一亮,「華宗說得不錯,我們的確還是可以湊出一支騎兵來的,嚴軍長,你手下的親兵,總還是有幾十匹馬的吧?我們這裡所有人的親兵加起來,湊個數百騎,問題應當不大吧?」

    「把我們的親兵湊起來?」嚴鵬皺起了眉頭,「可是他們從來沒有在一起作過戰,相互之間,更是談不上配合,也不熟悉,這樣的一支騎兵,派出去能有作用?」

    「派出這支騎兵,最主要的作用不是去打仗的,而是去嚇敵的,你們想想,如果顏乞看到這樣一支騎兵出現在戰場之上,他會想什麼?他會想屈突阿爾根已經完蛋了,我們的援軍已經在路上,離他不遠了,你說,那些宮衛軍會怎麼想?」孫曉已經想通了這其中的關節,笑吟吟地道。

    「哪由誰來指揮呢?」嚴鵬也明白了這一點,「這個人必須要有足夠高的位置,否則很難節制這些人啊!畢竟是各有統屬,打完這一仗又都會回來。」

    「我看由尉然去吧!」孫曉笑著看向羅尉然,這是一個酬功的意思,以酬羅尉然在這一戰之中立下的巨大功勞。

    「我不行!」羅尉然卻是連連擺手,「我從來沒有帶過騎兵,我是一個步軍將領,可帶不了騎兵,司令官還是饒了我吧。」

    羅尉然是一個極其聰明的人,這一戰,他已經出盡了風頭,孫曉雖然是好意,這卻是將他架在火上烤了,豈不是讓其它將領更加眼熱,這對於自己可不是好事,一邊笑著推辭,一邊將求助的眼光看向嚴鵬。

    嚴鵬也是老官僚世家出身的人,自然明白了嚴鵬的意思,「司令官,尉然這一次打得實在太辛苦了,不說別的,伏擊慕容昆那一戰,在雪窩窩裡趴了將近一天,這一仗打完,又馬不停蹄地趕到了這裡,看起來精神狀態還不錯,實則上已經強弩之末了,司令官便體恤體恤有功之臣,讓他好好休養一陣子吧!」

    孫曉揪了揪頦下的短須,看著嚴鵬與羅尉然二人有些詭異的狀態,似乎明白了什麼,對於這些東西,孫曉的確還懂得不多,不過既然察覺出了異樣,自然也就不會再堅持,「好吧,既然如此,便由家旺去吧,家旺是征東軍老將了,大家都認得你,絕不會陰奉陽違的。」

    陶家旺霍地站了起來,「司令官放心,家旺一定會儘快地趕到戰場去相助都督。」

    「好,會議之後,請各位將領將能夠湊齊的所有騎兵,全都交給家旺,我們這裡,就不需要,反正他們在這裡,也只能當步兵使。」孫曉笑著道:「沒有讓他們感到委屈。」

    眾人都大笑了起來。

    笑聲之中,外頭突地響起急促的腳步之聲,一名軍官急步而入,向在座的將領們行了一個軍禮,大聲道:「司令官,剛剛接到前方哨騎回報,東胡軍隊異動,看模樣是想連夜進攻。」

    「看樣子屈突阿爾根是急不可耐要來送死了,各位,請回到自己的防區,讓我們用箭雨,用長矛,大盾,讓這些不可一世的東胡騎兵接受洗禮吧!」孫曉大笑著。

    眾將都是急不可耐地奔向自己的防區,陶家旺更是快馬加鞭,回去之後,三言兩語交待了自己的副手幾句,便帶著自己的親兵們趕到指點地點,按照孫曉的命令,各將領們的親兵,必須在一個時辰之內,自己備好所有長途奔襲所需要的物資和武器集合,陶家旺將連夜出擊。

    當陶家旺率領集結起來的四百餘騎兵打馬離開戰場的時候,在他們的身後,喊殺聲已經響成一片,屈突阿爾根不甘被征東軍生生磨死,悍然發動了決死攻擊,即便是用命淌過去,他也要作最後的殊死一搏,能突出去多少,便突出去多少。(未完待續……)



    上一頁 ←    → 下一頁

    從我是特種兵開始打卡快穿之我才是女主鳳唳九天長生界我想與你共度餘生
    焚天之怒靈域官醫綠茵傻腰抗戰之召喚猛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