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我為王 » 第六百七十一章 風雪連天刀鋒寒(23)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我為王 - 第六百七十一章 風雪連天刀鋒寒(23)字體大小: A+
     

    「征東軍,萬勝!」嚴鵬大帳之內,爆發出一聲如雷的吶喊聲,數十位營以上指揮官們齊齊向嚴鵬抱拳施禮,然後依次出帳,在他們身上,爆發出來的是無以倫比的殺氣。大戰將臨,東胡人困獸猶鬥,兩萬餘騎兵正在向他們駐防的所在襲來,意欲突破他們的防守,竄入茫茫草原遁逃,他們要做的,便是阻截。

    東胡人糧道已經被斷,他們堅持不了幾天,只要將他們拖在這裡,勝利最終就將屬於征東軍,而這也將是東胡與征東軍爭奪河套的最後一戰,此戰,如果以征東軍的全面勝利而告終,東胡人將再也無力向河套發起強有力的攻擊,隨著時間的推移,征東軍在河套的統治將穩如磐石。

    軍中的將領們心中都藏著一團烈火正在熊熊燃燒,這一戰,羅尉然冒死出擊,與賀蘭燕配合無間,一舉扭轉了征東軍的不利局面,戰後論功行賞,首功怎麼也是跑不了的,而他們,卻只能附其翼尾了,如果在這最後一戰之中還不能綻放自己的光彩,他們將會被羅尉然甩得越來越遠。

    羅尉然不過是征東軍從東胡人手中救出來的一個傢伙,自己怎麼會比他差?所有人心裡都是這般想的,他能做到的事情,我們憑什麼做不到。

    戰意在每一個人心中蕩漾。

    大帳之內,只剩下了嚴鵬與他的一些親近將領,這些人都是來自河間,看著諸人臉上興奮的目光,嚴鵬卻是沉靜很多。

    「此戰,我統萬城兵馬出奇制勝,一舉扭轉戰局,都督大為欣賞。特地寫了信過來對我們作出了極大的肯定。」嚴鵬揚了揚手中的信件。

    帳中的人都笑了起來,「這一回,軍長您可算是揚眉吐氣了。自從到了這河套之後,咱們事事都看那許原的臉色。第一軍的人見到咱們也是鼻孔朝天,哈,可是這一回,首功卻是咱們立下了,等到戰後歡慶的時候,我倒想看看那些人的面目。」一員將領喜不自禁地道。

    其它幾人都是紛紛附和,自從來到這統萬城之後,他們可真是夾著尾巴做人。為了從許原手裡弄到更多的兵馬,他們陪低做小,心中早已淤積了不少的悶氣。

    嚴鵬敲敲桌子,「不要做出一副小人得志的模樣,得意便猖狂,沒得讓人小看了我們。咱們可不是許原那種小門小戶出來的,河套之戰,基本上大勢已定,接下來,我們征東軍肯定是要進軍東胡。徹底平定這些蠻夷,拿下整個遼東,仗還有的打呢。說不定什麼時候便輪到別人在我們面前得意了。今日留一線,他日好相見。再說了,許原雖說不是都督的嫡系將領,可也是跟隨都督最早的那一批人。都督念舊,這一點,你們可得記清楚了。」

    「說到念舊,都督可當真如此,真要說起來,孫司令可實在有些不能勝任這北方集團軍司令官一職。可都督仍然將他放在這個位置之上。」另一員將領壓低了聲音。

    「閉嘴!」嚴鵬眼中寒光一閃,怒目瞪視著對方。「孫司令官也是你能議論的,都督將孫司令放在這個位置之上。自有都督的考慮。要知道,都督看到的不僅是是現在,還有將來,你們要做的,就是打好這一場大仗,你們都是從河間出來的,上一次大戰,我們河間兵丟盡了臉面,這一次,如果不能將這個臉面給我撿回來,你們便自己去遼河之上鑽了窟窿,跳進遼河裡去餵魚吧,也免得給我丟人現眼。」

    「遵命,軍長,只要我還有一口氣,便不會讓東胡人越過我的防線一步,河間兵只要還有一個人,便會牢牢地守住陣地。」數名將領凜然挺身。

    「去吧,別忘了我這次將你們擺在第一線的用意,大風險便也蘊含著大機遇,能不能抓住是你們的能力,能不能活下來,則是看你們的運氣,自來機遇與風險並存,希望你們能撐到最後。」嚴鵬道。

    「軍長,都督安排了第一軍的人來支援我們,他們會不會因為嫉妒我們這次立下大功而有意拖延?」一位將領有些惴惴不安地道。

    「做好你自己!」嚴鵬冷然道:「許原他真敢這麼做,第一個要殺他的便是都督,都督眼中豈是揉得沙子的人。」

    「末將明白了!」

    眾人離去,嚴鵬卻是陷入了沉思之中,剛剛帳中將領提到孫曉,說得並不錯,孫曉雖然是都督的老兄弟,也是他最相信,最親厚的一批人,而且孫曉現在身後的實力亦算得上是征東軍中第一人,岳丈掌控著四海商貿,妻弟撐控著軍法暗諜,都督對曹家和孫曉的信任由此可見一斑。

    但孫曉只能是一個守成之人,卻不是一個開拓之才,這一次河套之戰,最後都督親自來指揮,便是因為都督不放心孫曉的協調指揮能力,以嚴鵬對政治的諳熟,已經可以猜測到都督高遠對於孫曉將來的安排了。

    平定東胡之後,河套,遼東將聯成一片,這一大片土地,將會是征東軍逐鹿天下的根基,高遠肯定需要一個他絕對信任的人來管理這一大片土地,孫曉自然是最合適不過的人選了,他是征東軍北方野戰集團軍的司令官,這一片土地,從名義上來說,便是孫曉打下來的,戰後,他的威望自然會水漲船高,到時候轉任地方,水到渠成,替都督看好這片後院便是他唯一的任務。

    而如此一來,北方野戰集團軍的司令官可就空出來了,嚴鵬左思右想,能夠逐鹿這個位置的人,也只有他與許原兩人了。許原作戰勇猛,狡計百出,自己卻是深謀遠慮,擅長布局,兩人算是各有千秋,那麼在掃平東胡的戰鬥之中,誰表現更出色,誰就將離這個位置更近。

    就算自己只能做到與許原平分秋色,但以自己河間郡的背景和父親在征東府中的影響力,便會佔據更大的優勢。

    想到這裡,他的身上不由燥熱了一些,乾脆起身著甲挎刀,走出了大帳,他要去巡視自己的防線,這一戰,打得不竟是東胡人的前景,征東軍的前途,自然也是他嚴鵬的前程。隨著父親退出河間郡而成了副議政,在河間的影響將會日漸減弱,如果自己不能作出一番成就,嚴氏就將沉淪。

    第二軍的防線以小孤山主,左側是遼河,右側便是大片的灘途地,東胡騎兵想要從這裡衝出去,唯一的路途便是小孤山與遼河之間這片十餘里的空地,而這片空地,自然便是雙方絞殺的戰場所在。

    地被凍得堅硬無比,想在挖出征東軍傳統的戰壕來基本上是不可能的,好在這裡有無數的積雪,用來堆集胸牆,澆上水后堪比岩石,十餘里的寬闊戰場之上,遍布著鹿角,拒馬,雪地里灑下了無數的鐵蒺藜,這種三頭都有尖利長刺的小玩意,不管是對步兵還是對騎兵,對有著莫大的威脅,偏生他個頭極小,很灘完全清楚。

    每隔數十步,便築造出了一個雪台,內里放置著一到兩台床弩,交替發射,可以確保射擊之間的空隙盡量地減少。而臂張弩比起弓箭來射程更遠,力道更強,更是有效地彌補了床弩的不足。

    站在最高的一個雪台之上,瞭望著似乎無窮無盡,縱模交錯的防線,一股豪情自嚴鵬胸中生起,以前的他,從來沒有想過有一天自己會與多達數萬的東胡騎兵對壘沙場,甚至有可能有成為東胡騎兵的終結者,從這一點上來看,他甚至要感謝征東軍并吞了河間,使得他有了揚名天下的機會,嚴鵬深信,此戰過後,他嚴鵬的大名也將隨著這場勝利而傳之天下。

    男兒漢活於世間,當如是也。

    如果硬要說什麼不足的話,那就是自己的手頭的兵力略嫌不足,羅尉然帶走了手下一半的兵力,使得他現在只有五六千兵力使用,為了打贏這一戰,他甚至連輔兵都推上了戰場,而原來輔兵的職責,則盡數交給了在統萬城周邊屯田的百姓。

    這一戰,征東軍贏了,他們便長治久安,如果征東軍輸了,他們也將傾家蕩產,性命不保,所以,所有的人,都必須盡到他們自己的一份力量。

    統萬城嚴鵬嚴陣以待,而此時,在先鋒城,大規模的進攻已經拉開了序幕,一萬步卒一次性地投入,從三個方向上向先鋒城展開了進攻,站在城頭的許原看著鋪天蓋地而來的東胡兵卒冷笑一聲,「果然不出都督所料!」

    一萬步卒扛著雲梯,推著蒙衝車,舉著簡陋的木盾,抬著撞擊城牆,城門的巨大擂木,在震耳欲聾的戰鼓和連綿不絕的號角聲中,吶喊著沖向先鋒城,而更遠處,顏乞的中軍大旗迎風飄揚,在他的周圍,五千宮衛軍亦是全副武裝,待命左右。

    「床弩準備。」城牆之上,負責遠程打擊的軍官高高地舉起手中的令旗。

    「撕裂!」令旗落下,無數根粗如兒臂的床弩自城上射下,鑽進密集的人群之中,開出一道道血衚衕,帶出一條條血霧,溫熱的鮮血遇上外面寒冷無比的空氣,頃刻之間便有騰騰熱氣冒出,空氣之中,儘是股股血腥味。(未完待續)



    上一頁 ←    → 下一頁

    鄉野誘惑無敵葯尊激情燃燒的歲月驚世毒妃:輕狂大小姐三國之最強皇帝
    從我是特種兵開始打卡快穿之我才是女主鳳唳九天長生界我想與你共度餘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