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我為王 » 第六百七十章 風雪連天刀鋒寒(22)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我為王 - 第六百七十章 風雪連天刀鋒寒(22)字體大小: A+
     

    大帳之內雖然溫暖如春,但顏乞的內心卻如同外面的嚴寒一般,直接冷到了骨頭裡,從誓師出兵到現在,不到兩個月的功夫,當初信心滿滿的出現,到現在竟然瀕臨絕境,他想不通,這究竟是為了什麼?

    從對岸零星逃回來的騎兵帶來了讓所有人震驚的噩耗,慕容昆在前往都播的路途之上,遭遇了埋伏,全軍覆滅,連慕容昆也戰死當場,一萬騎兵幾無倖存者。不用多想,他便可以想到在都播的磨延咄必然也是無幸。

    他無法想明白,為什麼磨延咄麾下一萬騎兵,數千步卒,攻打以都播為中心的這幾個寨子,竟然耗費了如此長的時間也無法拿下,究算攻不下都播寨,那他們又是如何輕易被人所趁的?

    顏乞現在已經完全想清楚了對方的布置,先是統萬城不知用什麼方法突然襲擊了阿齊滋,擊潰了阿齊滋的大軍,然後對方揮軍過河,自己在這裡出現了一個致命的失誤,誤以為對方是去都播攻擊磨延咄,但萬萬沒有想到的是,對方打得竟然是從自己這裡派出去的援軍的主意,也就是說,對方竟然有把握僅憑賀蘭燕的四千餘騎兵便能擊敗磨延咄。

    事實也正是如此,賀蘭燕以極快的速度擊潰了磨延咄之後,狂奔八十餘里,在遼河邊上攔截住了中了埋伏退回來的慕容昆,然後與統萬城的兵馬兩相夾擊,再次全殲了慕容昆的兵馬。

    所有環節,絲絲如扣。

    顏乞當然不知道,征東軍戰事如此順利,其中還有一支百餘人的部隊在這場數萬人參與的大戰之中,發揮了令他意想不到的作用。正是他們的存在,讓賀蘭燕得以輕易地擊敗磨延咄,再前往遼河阻截住了慕容昆。若非如此。以慕容昆的警醒和決斷,他本來是可以退回來的。

    一招看起來對這場戰事影響不大的小分隊。決定了這一次戰役的最後結果。

    現在怎麼辦?顏乞痛苦地捂住了腦袋。

    東岸,賀蘭燕與羅尉然已經合兵一處,統萬城的嚴鵬竟然悍然出了城,向著先鋒城緩緩逼過來,前兩天還在城中堅守的先鋒城許原,現在也已經統領一部出城,這是打算要全殲自己的節奏啊。

    決戰,顏乞一點也不怕。哪怕他現在已經丟掉了兩萬騎兵,還有五千騎兵在大雁城附近,但他的手中,還有兩萬五千騎,其中更是有五千宮衛軍,他不怕決戰,他甚至期待對方真正與他決戰一場。

    但他知道,這根本是沒有可能的。

    自己出擊,對方只會堅守,與自己磨。與自己拖,因為自己的咽喉命門,糧道現在已經掌握在了對方的手中。從現在起,自己將會得不到一粒糧食,一點補給。

    人可以省著點吃,這樣能多捱幾天,但馬呢?這季節,連草料都得從後方運來,更不用糧食了,一天不吃,馬就會沒勁。兩三天不吃,馬就廢了。沒有了戰馬的東胡人。還算是戰士么,下了馬。他們又如何與訓練有素的征東軍步卒對陣?

    厚實的帳簾被掀起,一股寒風撲面而來,顏乞抬頭,看著進來的人,「屈突阿爾根,現在軍中如何?」

    「大將軍,磨延咄與慕容昆兩位將軍陣亡,兩萬大軍覆滅的消息已經在軍中傳開了,現在軍心有些混亂,敵人出現在東岸,意味著我們的糧道就斷了,這一點,即使是最普通的士兵也明白。」

    「下頭的將領們怎麼說?」

    「大家的意思是馬上退軍,否則只怕會全軍覆滅在此。」屈突阿爾根低下頭,有些不敢看顏乞的眼睛。

    「你的意思呢?」

    「大將軍,事不可為了,這場戰爭,我們失敗了,退吧!」屈突阿爾根大著膽子道。

    「我也想退啊!」顏乞苦笑,「你也看了今天的哨探報告,你覺得我們容易退走嗎?」

    「退,或者會死很多人,但以我們的戰鬥力,總是可以突出一部分去的,這樣不至於全死在這裡,但退得越晚,我們的損失便會更大,也許,連一個人也突不出去了。」屈突阿爾根道。

    顏乞拉過地圖,擺在屈突阿爾根的面前,「你來瞧,我們的糧道被斷,事實上,現在靜遠,寧遠那邊已經不可能送出糧食來了,因為那是在給征東軍送補給,從我們這裡,到寧遠靜遠有多遠?八百餘里。即便我們全力趕路,也要四五日的功夫,但你認為,敵人會給我們這個時間嗎?馬,能不吃東西而又全力奔跑嗎?」

    「可是我們總不能坐以待斃吧!」屈突阿爾根道。

    「當然不能,我已經派出信使去見拓拔宏了,他率五千騎兵監視大雁城兵馬,我讓他立即轉道,繞道月牙湖,那一片地方,應當還聚居著不少的匈奴部族,從那些匈奴人哪裡,他們可以獲得補給,甚至為我們籌措到一部分補給。」

    屈突阿爾根眼前一亮,「您是說,我們從那條線?」

    「當然,那條線上,攔阻我們的是統萬城的人馬,統萬城嚴鵬的主力已經被羅尉然帶走了一半,所以,現在包圍我們的人馬當中,他是最弱的。擊垮他,我們追拓拔宏,只要他能為我籌措到足夠的糧草,我們就能活著回家。」

    「大將軍所言極是。」

    「你,屈突阿爾根,帶兩萬騎兵,向統萬城方向發起進攻,摧毀他們,然後向月牙湖快速行軍,不要回頭,不要戀戰,抓緊時間,用你們有限的糧食,一定要頂到與拓拔宏會合的時間。」顏乞伸手抓住屈突阿爾根的手,「我將這兩萬騎兵交給你了。希望你能帶著他們中的大部人回家。」

    屈突阿爾根一驚,「大將軍,那您呢?」

    顏乞臉色慘然,「我受大王看重,統大軍征河套,如今卻以慘敗收場,將這麼多的東胡健兒葬送在遼河之畔,我還有什麼臉面回去見大王,你們在突擊統萬城嚴鵬之時,先鋒城的高遠一定會出擊牽制,而東岸的賀蘭燕,羅尉然也會出兵的,所以,你們需要一支軍隊來牽制對手。」

    「大將軍,你率軍突圍,我留下來斷後。」屈突阿爾根熱血上腦,大聲道。

    顏乞微笑搖頭,「你的忠心我是知道的,但是,如果看不到我,高遠就會猜到我們想幹什麼,所以,只能是我留下來。我帶五千宮衛軍,他們是東胡的英雄,絕不會在戰場之上,在敵人面前退讓一步,還有一萬步卒也留下來,你只消給我們留下三天的糧食就夠了。」

    「大將軍!」屈突阿爾根熱淚盈眶。

    「去吧,下去安排吧。你只有一天的時間準備,帶上足夠的糧草和兵器,其它的,都不要了。總要有人犧牲,這個人也只能是我,回到和林之後,替我向大王告罪。」顏乞揮揮手,轉過身去,不再看屈突阿爾根。

    屈突阿爾根跪了下來,向顏乞砰砰地叩了三個響頭,站起身來,抹了一把眼淚,轉身大步出帳而去。

    屈突阿爾根走了許久了,大營里隱隱傳來了陣陣喧囂之聲,但旋即又平靜了下去,顏乞緩緩地回過身來,臉上卻滿是痛苦之色。

    「屈突阿爾根,對不起,我能想到的,高遠又怎麼可能想不到,我只能聲東擊西,放棄你與那兩萬騎兵了,我要帶著這五千宮衛軍回家,他們,才是東胡的精英,只要宮衛軍還在,東胡就不會滅亡。整個東胡王庭,只有三萬宮衛軍,他們損失不起。」他痛苦地捂住了臉龐。

    在顏乞的計劃之中,屈突阿爾根所統率的兩萬騎兵與那一萬步卒,都是被放棄的人,他們,將向敵人發動最兇猛的進攻,所有的目的,只是掩護他帶著五千宮衛軍撤退。

    屈突阿爾根的確只留下了三天糧食,但這包括一萬步卒,而這一萬步卒,將不會得到一粒糧食,他們都將成為他顏乞和五千宮衛軍最後的救命稻草。

    先鋒城中,一片歡天喜地的氣氛,賀蘭燕與羅尉然兩軍聯手,在東岸連接摧毀了磨延咄與慕容昆兩支兵馬,這使得顏乞不得不收縮兵馬,現在的態勢,不再是東胡人圍著先鋒城,情勢反過來了,現在卻是由征東軍由三面合圍,只給東胡人留下了一條通往大雁湖的道路,但那是一條死路。

    被隔絕已久的通信終於再次恢復,高遠站在城頭之上,輕輕地扶摸著久已不用的軍刺和身邊豎立著的那柄陌刀,笑咪咪地道:「老夥計,又有你的用武之地了。」

    許原大步登上了城頭,「都督,倪華宗與陶家旺已經出發了。」

    「很好,我也要走了,這先鋒城,便交給你了。」高遠將軍刺插在靴筒時,轉頭看著許原笑道。「敵人的攻城行動不會持續很久,當你擊敗對手之後,不要追擊這些步卒,他們跑不了多遠,沒有糧草,沒有補給,在這冰天雪地之中,不做我們的俘虜,他們便只有餓死凍死一條路可走。」

    「末將明白,我會去圍殲對手攻擊統萬城的人馬。」許原用力點頭道。「可是都督,你哪邊當真不用支援么?」

    「不用!」高遠淡淡地道。「統萬城那邊,才是敵人的主力,至於所謂的宮衛軍么,嘿,一群喪家之犬,當真以為他們天下無敵么?」(未完待續)



    上一頁 ←    → 下一頁

    超級黑卡鄉野誘惑無敵葯尊激情燃燒的歲月驚世毒妃:輕狂大小姐
    三國之最強皇帝從我是特種兵開始打卡快穿之我才是女主鳳唳九天長生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