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我為王 » 第六百六十七章 風雪連天刀鋒寒(19)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我為王 - 第六百六十七章 風雪連天刀鋒寒(19)字體大小: A+
     

    許原匆匆來到高遠的居所,看到的卻是高遠正在雪地之中打拳,自從顏乞兵臨城下之後,來自積石城的公文便也斷了,而先鋒城的防守又由許原主持,高遠竟是難得地落了一個空閑,每天除了轉轉軍營,給士兵們鼓勁打氣之外,啥事兒也沒得做了,便只能每天在院子里打熬筋骨,而在廊下,寧馨盤膝坐在一塊氈毯之上,正在全神貫注地燒水泡茶,到先鋒城有一段日子了,最近高遠迷上了茶道和圍棋,寧馨出身大家,琴棋書畫之類的無來精通,甚至可以算得上是大家,倒正好可以做高遠的老師。

    養移體,居移氣,現在的高遠,位置愈坐愈高,這方面,總不能在人前露怯了。

    看到許原進來,高遠仍是不慌不忙地打完了這一整套拳之後,這才收勢住手,走迴廊下,寧馨適時地遞過來一塊毛巾,高遠一邊擦著手,一邊看著許原,「看你著急忙慌的,出了什麼大事了么?」

    許原的確有些著忙心驚,但看到高遠與寧馨兩人一片雲淡風清的模樣,心也不由得沉靜了下來,點點頭:「是,都督,的確有一件大事。」

    「坐,喝杯茶,寧馨沖泡的茶可是一絕。」高遠信手接過許原手中的信,盤腿坐了下來,同時示意許原坐在他的對面,寧馨微笑著將一溜四個茶杯擺在許原的面前,衝上清香撲鼻了的茶水。

    「許軍長,請!」

    許原點頭示意:「多謝寧院長。」端起茶杯,一邊慢慢啜飲,一邊偷眼打量著寧馨,這個女子,的確是美的驚人。前些日子見到她時,大都作男裝打扮,雖然覺得俊俏。倒也沒有特別出奇,但現在換上女裝。雖然只是淡施蛾眉,已經讓許原有些心神蕩漾,心猿意馬起來。

    察覺到自己有些失態,許原趕緊低下頭,一口將杯子里的茶飲盡,心中卻在道,都督終究是都督,整日面對著這樣一個傾國傾城的大美女。居然毫不動心,神態自若的相處,這可是自己萬萬比不得的。難怪這位寧副院長一到先鋒城,賀蘭教頭就如臨大敵,悍然挑釁,只可惜選錯了方式,沒有打倒對手,卻將自己絆倒了。

    對於賀蘭燕,像許原這些軍中將領都有一股天然的親近感,當初高遠與葉菁兒的婚事出現變故的時候。他們這些將領可是一力支持賀蘭燕的,後來一波三折,賀蘭燕還是如願以償。大家也都高興,但現在,又出現了這樣一個禍-國-殃-民的大美女,也難怪她緊張。

    許原與孟沖一般,也是讀過書的人,對於寧馨到先鋒城是出於葉菁兒的示意,蔣議政的首肯,也知道一些風聲,這裡頭的東西。可就值得人玩味了,要知道。這寧馨可與夫人葉菁兒關係親密。

    這是要左右夾擊賀蘭教頭么?

    許原坐在哪裡開始胡思亂想,高遠看著信件。眉頭卻是皺了起來,這是一封已經被解密的信,密信的原件,此時亦在高遠的手中。

    「城下射上來的?」他揚了揚信,隨手將信遞給了寧馨。

    「是,應當是昨天晚上趁天黑射進城來的,今天早上士兵們清理城牆,才發現了這封帶著信筒的羽箭,這信是用密語寫的,真實性沒有問題。就是嚴鵬的這一次行動,未免太大了一些,讓我們都有些措手不及。」許原搖頭道。

    高遠沉轉了一會兒,「許原,你馬上下去準備一下,我猜想,顏乞接下來,肯定對先鋒城會來一次猛烈的進攻。」

    「猛烈的進攻?」許原奇怪地道:「如果這一切都是真的,顏乞現在一定是手忙腳亂,還顧得上進攻我們?」

    高遠一笑道:「正是因為他手忙腳亂,所以才會發動一次猛烈的進攻來遮掩他要派出部隊去援救磨延咄。去準備吧,接下來我也會上城牆去看一看。」

    「是,那末將告辭了!」許原站了起來,向兩人施了一禮,轉身大步而去。

    許原離去,高遠的眼睛半眯,看著陰沉沉的天空,手指無意識地在桌上敲擊著,嚴鵬這一次的行動的確很大膽,但如果成功,卻是可以一舉擊潰顏乞,提前結束這場大戰,這於高遠來講,當然是一件好事。

    「你不生氣?」寧馨將信紙放在桌上,輕輕地問道。

    「生氣?為什麼要生氣?」高遠收回眼神,微笑著看著寧馨。

    「嚴鵬此舉,算得上擅作主張,違備了你之前制定的策略,可謂是膽大妄為了。」寧馨搖頭道。「而且,你不覺得他在行事之前,應當先知會你嗎?」

    「話是這樣說,但你不明白,戰場之上,戰機稍縱即逝,如果請示來請示去,只怕黃花菜都涼了,能抓住轉瞬即逝的戰機主動出擊,這是一個良將應有的素質。」高遠伸手端起一杯茶,「我來到先鋒城,從來沒有插手過先鋒城的防務,你知道為了什麼嗎?」

    不等寧馨回答,他接著道:「許原經營先鋒城許久,對於先鋒城裡的強點,弱點一清二楚,那些士兵可以當先鋒,那些士兵能作後援,那些士兵可以死戰,那些士兵只能保留使用,他比我要清楚多了,所以如果我接手他的指揮,從情理上,完全是沒有任何問題,但最後效果,卻不見得有他好。嚴鵬,亦是如此,而且他與許原不同,出身河間,而河間與我們征東軍的關係還有些複雜,經過了上一次的事情,嚴鵬算是徹底歸心了,但他自覺與許原相比,還是矮了一截,所以,他想打一場大大的勝仗來證明自己,當然也是證明河間人的實力,這無可厚非。」

    「可他的這一次行動有可能造成混亂啊!」寧馨道。

    高遠大笑起來:「混亂?那又有什麼可怕的,現在在河套,雖然我們占著地利,但就實力上而言,東胡人則要強得多,我們是弱者,怕什麼亂?亂了才好,真要按部就班地打,倒是讓顏乞歡喜。亂了,才好亂中取利。再說了,嚴鵬這一擊,連我都出乎意料之外,更惶論顏乞了,最不好的結果,便是如你所言,打成一場亂仗,賀蘭燕出擊磨延咄,沒有順利拿下,形成膠著之勢,而羅尉然去殂擊顏乞的援軍,雙方也是膠著之勢,誰也拿不下誰,但於我們而言,卻沒有任何損失,至少,我們滅了阿齊滋所部,也將磨延咄所部牢牢地粘在了都播一帶,羅尉然一部也可牽制一部分敵人,而且更重要的是,敵人的糧道,將會受到賀蘭燕騎兵師的威脅,數萬步騎的後勤供應一旦出了問題,嘿嘿,那可不是小問題,那是會滿盤皆輸的。」

    「最好的結果是什麼?」寧馨問道。

    「最好的結果,便是賀蘭燕在都播順利殲滅磨延咄,然後回師救援羅尉然,兩人合力,擊敗這股敵軍之後,封鎖遼河東岸,如果真做到了這一點,顏乞可就岌岌可危了。那時他要考慮的,就是如何逃回去,而不是想著與我們爭奪河套了。如果顏乞將他的這支部分葬送在河套,嘿嘿,東胡實力,可就去了一小半兒了,國內非得大亂不可。」

    「賀蘭師長勇猛無雙,定然不會讓都督失望的。」寧馨微笑道:「這一戰過後,先鋒城倒是可以過一個祥和的新年了。」

    「就是酒量太差了一些。好在酒品很好,喝醉了便只是呼呼大睡!」高遠也是笑了起來。

    笑聲之中,外頭突然傳來了雷鳴般的鼓聲和震天的吶喊之聲,面前的桌子和上面的茶具都微微顫動了起來。

    「果然不出都督所料,顏乞這次進攻,規模可不小。」寧馨道:「來得可真快。」

    高遠長身而起,「要不要去瞧個熱鬧,這樣的戰爭場面,你還沒有見過吧?」

    「如果是我一個人,我自然是不敢去的,那種血肉紛飛的場面,著實有些讓人難以目睹,不過既然都督有興趣,我倒是願意作陪。」

    「帶上你的黑白子,咱們去城樓之上,就著箭矢來對奕一盤,說不定我便有機會贏你一局了。」

    「都督這可是耍賴了,那種場合之下,寧馨自然是心神不寧,而都督是見慣了這種場面的,心中自然是波瀾不驚,這可是佔了大便宜去了。」

    「我的棋藝遠不如你,自然得想千法設萬計削弱你的優勢,發揮我的長處,黑白之道,亦是戰場態勢啊,如果這樣還不能贏你,那我可就太失敗了。」高遠大笑道。

    此時的他們,卻還不知道,由寧馨的嫡系部屬牛奔所率領的特戰大隊一分隊,已經癱渙了磨延咄近乎一半的兵力,這使得賀蘭燕抵達之時,幾乎是以秋風掃落葉之勢,將磨延咄的部隊一掃而空,數千拉稀的東胡兵,現在正被囚禁在都播寨中,受凍挨餓。

    而此時,在距遼河五十餘里的羅尉然部,正靜悄悄地趴在自己挖出的雪窩子里,等待著顏乞派出的援軍,羅尉然五千部眾,在這裡利用地形,布下了一個u字形的口袋,兩側,布置著無數的床弩和臂張弩,而在u字的底部,近三千步卒裝備著大盾,長矛等,則組成了一個厚實的方陣。(未完待續)



    上一頁 ←    → 下一頁

    農女有田:娘子,很彪悍英雄聯盟之從小兵開始凌天戰尊超級黑卡鄉野誘惑
    無敵葯尊激情燃燒的歲月驚世毒妃:輕狂大小姐三國之最強皇帝從我是特種兵開始打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