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我為王 » 第六百六十五章 冰雪連天刀鋒寒(17)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我為王 - 第六百六十五章 冰雪連天刀鋒寒(17)字體大小: A+
     

    天色漸明,陳斌替城下最後一名戰士擦乾了臉上的血跡,替對方蓋上了厚厚的氈毯,直起身子,整了整軍容,深深地向這些勇士鞠了一躬,轉身,決然地沿著斜梯走上城牆,再也沒有回頭,在城牆之上,他僅剩下的二百餘兄弟相互扶持著站了起來,在陳斌的面前,站成了一個方陣。

    看著這些兄弟,陳斌微微點頭,抽出了自己的佩刀,大聲吼道:「弟兄們,來吧,讓我們追隨先去兄弟的腳步,用敵人的鮮血染紅我們前往黃泉的道路,黃泉之路,絕不寂寞。征東國,萬勝!」

    「征東軍,萬勝!」如雷般的吶喊聲響起,二百餘人走向牆垛,拿起臂張弩,替床弩換上最新的弓弦,扣上僅剩的弩箭,所有人的身子挺得筆直,睜大眼睛看著東胡大營的方向。

    他們的敵人,將從哪個方向出現。

    風漸起,雪漸大,飄飛的雪花鋪天蓋地,遮擋住了所有人的視線,看不清前方的景緻,但卻能聽見遠處,戰鼓之聲陡起。

    最後的時刻就要到了!

    磨延咄心裡憋著火,自從他奉命進擊,為了掃平都播寨周圍那些小堡壘,他付出死傷兩千餘人的代價,狂攻都播寨數天,亦是損失慘重,雖然顏乞給他補充了三千步卒,但昨晚的一場莫名其妙的集體中毒,現在他手頭能動用的兵力,算上所有的騎兵,竟然只有五六千餘人,竟然損失了泰半人馬,就算今天打下了都播寨,三五天內,也休想過河去支援顏乞,他能想象得出顏乞的怒火。

    「拿下都播之後。我要扒了他們的皮,抽了他們的筋。」他咬牙切齒地道。

    「只怕我們抓不到一個活人。」邊上的賀天舉有些陰陽怪氣。

    「就算是死人,我也要鞭他們的屍!」磨延咄狠狠地吐了一口唾沫。嗆啷一聲拔出了腰間彎刀,怒火道:「所有人。下馬,四面攻擊,一通鼓罷,我要看到我們的軍旗插在都播寨上。」

    五千騎兵齊聲吶喊,大部分人下了戰馬,抬著雲梯,沖向都播寨,而另一部分騎兵則開始策馬小跑。向著那三個攻城坡道衝去。

    城牆之上,陳斌毫無懼色,手中高舉著征東軍大旗,傲然立於牆頭,「準備戰鬥!」他拚命地舞動大旗,聲音早就嘶啞了,卻仍在竭力吶喊著給士兵們打著氣。

    地面震顫,馬蹄如雷。吶喊聲響徹天地,陳斌看不見遠處的場景,所能看到的。只是城牆之前數十米遠的距離,他看到一匹戰馬出現在了他的視野之中。

    磨延咄,骨吉利。賀天舉也聽到了身後傳來了如雷的馬蹄之聲,賀天舉疑惑地看向磨延咄,「顏乞大將軍派了援軍過來了么?」

    磨延咄同樣也正將疑惑的目光投向身後,風雪遮擋了視線,即便他的眼睛睜得再大,也看不到遠處的詳情:「沒有,顏乞大將軍手頭已經沒有更多的兵力了,再說都播這樣一個小寨子,也不可能再派軍隊到這裡來。」

    賀天舉臉色大變:「不是我們的援軍。那會是誰?」他陡地想起前幾天接到的軍報,征東軍有一支騎兵師一直遊盪在外。

    「敵襲!」賀天舉尖著嗓子喊了出來。這些天,他一直是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樣。但此時,他的臉色扭曲的不成樣子,看著磨延咄,大吼道:「馬上停上攻城,所有騎兵立即回來,上馬,準備迎敵,那是賀蘭燕的騎兵。」

    聽到賀天舉變了聲音的尖叫,磨延咄在難以置信之餘,也是變了顏色,但馬上,他的懷疑就變成了現實,因為從風雪之中,傳來了清晰的征東軍萬勝的口號聲。

    「停止攻城,上馬,準備迎敵!」他大吼著。

    但他手頭能用的所有兵力,已經全部投了出去,除了大約千餘騎兵準備自坡道攻城之外,剩下的四千餘人全都下了馬,作為步兵投入到攻城之中,此時風雪交加,視力不過數十米,兵力投出去容易,但想收回來,又談何容易。

    收兵的號角之聲凄厲而急切的響起,衝出去的東胡兵剛剛發動進攻,便聽到了收兵的命令,一時之間,竟然是無所適從,有的還在向前沖,有的卻又轉過身來,準備收攏,戰場之上,竟然在這一瞬間混亂了起來。

    將令,最怕的就是朝令夕改,令下頭的人無所適從,而現在,東胡人就暫時性地陷入到了這種境地里。

    這是極其致命的一個混亂,因為就在這個混亂之中,磨延咄的視線之中,突然出現了一道鮮紅的人影。

    首先從風雪之中躍馬而出的是楊大傻,那一身大紅的戰袍,此時在飄飛的白雪之中,顯得是那些的刺眼,在他的身側,梅花,吳崖一左一右相伴而行,三人都是手執著清一色的陌刀,如同從地獄之中躍出來的死神,一衝便扎進了東胡人的隊列之中。

    「紅衣衛,高遠的紅衣衛!」與宇文恪一戰,紅衣衛的威名已經傳遍了整個東胡,所有東胡騎兵都知道,這是一支絕不輸於東胡宮衛軍的騎兵戰隊。

    楊大傻的身後,更多的紅衣衛躍馬而出,大紅的披風,紅色的頭套,紅色的旗幟,沖斥著所有東胡兵的視線。

    「殺,殺,殺!」楊大傻興奮的大叫著,每一聲殺字出口,都有一名東胡兵倒在他的刀下,他一門心思向前,一左一右自有梅花和吳崖兩人衛護,兩個菜鳥如今已經非常老辣了,伴隨在楊大傻的左右,他們的責任不是殺敵的多少,而是衛護衝鋒的楊大傻的左右兩翼。

    千人不到的紅衣衛一出場,便將本來就混亂的東胡隊伍攪得更加不成模樣。

    在紅衣衛身後出場的,是賀蘭燕與她的四百黑衣衛,與紅衣衛每三人一組衝殺不同,四百黑衣衛卻是組成了一個大的方陣,如同一瓢滾水潑在了雪上,迅速無比的融化在東胡雪塊。大的黑色方陣之中,賀蘭燕居中指揮,而在她的左右,卻有十幾個紅色的身影伴隨左右,那是高遠專門調去保護賀蘭燕的郭老蔫等人。

    郭老蔫身處黑衣衛的正中間,他們這些人,不熟悉黑衣衛的戰術,唯一的作用,便是不讓賀蘭燕衝殺在前,看著不遠處的紅衣衛正在大殺四方卻也只有乾瞪眼的份兒,他們的任務是保護賀蘭燕,雖然這讓賀蘭燕極試不爽,稱呼他們為大米之中的老鼠屎,但郭老蔫卻仍是發揮了他蔫了巴嘰的本性,不言不語,不理不睬,讓賀蘭燕也沒有脾氣。

    賀天舉臉色慘白,游目四顧,已經打算逃跑了,在他看來,這場戰事已經沒有獲勝的一丁點可能了,磨延咄卻還在拚命地命令身邊的親兵吹起聚兵號角,想將更多的騎兵聚集在身邊來,作殊死一搏。

    事實上,磨延咄的確成功地聚集志了近兩千左右的騎兵,但當公孫義與洛雷兩人各率本部人馬從兩脅插入這支騎兵隊伍之中后,戰事已經基本成了一面倒的局勢。好不容易舉集起來的這兩千東胡騎兵還沒有回過神來,並被這兩支一左一右插進來的隊伍再一次切割開來,陷入到了各自為戰的境地。

    上官宏很是興奮,手裡的熟銅大棍舞得如風車一般,擋在他前面的人,死得都很慘,大部分是一棍碎頭,少部分則是被棍子掃中筋斷骨折,跌下馬去,被紛亂的馬蹄砸得不成模樣.

    上官宏身為紅衣衛的統領,一身武功自然是出類拔萃,難有人相比,奮力衝殺之間,他猛然抬頭,便看見了磨延咄那面醒目的大旗,看到了旗下,有些驚慌失措的磨延咄.

    上官宏心頭大喜,嗷的一聲怪叫,縱馬便沖向了磨延咄.

    賀天舉見勢不妙,撥馬轉身便跑,磨延咄卻是嘶吼著挺馬迎了上來,彎刀插回了腰間,手挺長槍,哧的一聲便刺向了上官宏.

    棍至,槍到,棍槍相交,上官宏一聲悶哼,兩臂肌肉鼓起,棍開,槍折,兩馬都是齊齊後退一步,上官宏被崩開的長棍再次落下,磨延咄兩臂舉著斷了矛頭的矛桿,奮力迎上,喀的一聲響,矛桿再一次折斷,重棍卻是依然落下,砰的一聲響,正正地擊在了磨延咄的腦門上,如同一棍砸開了一個西瓜一般,紅的白的迸濺而出.屍體栽倒在馬下,上官宏得意地哈哈大笑,絲毫不顧兩臂酸麻的已經有些失去知覺,橫棍一掃,將磨延咄的中軍大旗打斷在地.

    城頭之上,抱著必死之心的陳斌和他的士兵們,絕路逢生,一個個撲在城牆之上,努力地睜大眼睛,看著城下,紅色的紅衣衛,黑色的黑衣衛,還有身著藏青色的征東軍騎兵,在城下縱橫來去,撲殺著混亂不堪的東胡騎兵,不時爆發出陣陣的喝彩聲.

    陳斌卻在這一瞬間,似乎失去了渾身的力氣,癱倒在城牆之上,張大嘴巴,拚命地喘著粗氣.

    小莫子拄著長矛,一蹦一跳地到了他的身邊,」團長,援兵來了,我們的援兵,我們贏了,我們不用死了,哈哈哈!」

    是啊,不用死了!陳斌終於吸進去了一口新鮮的口氣,他從來沒有感覺到過,空氣居然是如嘴的新鮮,如此的甜蜜.

    活著,真好!(未完待續)



    上一頁 ←    → 下一頁

    天生至尊不朽神途農女有田:娘子,很彪悍英雄聯盟之從小兵開始凌天戰尊
    超級黑卡鄉野誘惑無敵葯尊激情燃燒的歲月驚世毒妃:輕狂大小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