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我為王 » 第六百五十八章 風雪連天刀鋒寒(10)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我為王 - 第六百五十八章 風雪連天刀鋒寒(10)字體大小: A+
     

    封凍的遼河,不再是東胡軍隊的天塹,一隊隊的騎兵踏著冰面過河,堅硬的馬蹄在冰面上敲擊,卻是連一個白點也難留下,顏乞打馬停在前不久剛剛完工的勾通東西的大橋之前,凝視著橋面之上那龍飛鳳舞的天下第一橋五個大字,不由贊道:「好氣魄,這橋也許算不上天下第一,但高遠敢造,就當得起這天下第一。」

    「大將軍,這橋留下來么?」

    「當然得留下來!」顏乞回頭看了一眼慕容昆,笑道,「高遠替我們造了這樣一座大橋,省了我們多少功夫啊,等我們擊敗了他,以後通過這座橋,便可以勾通兩岸,那可是方便多了,以我們現在技術力量,想要造出這樣宏偉的橋來,那可是不太可能的事情。」

    「這麼說,我們還得多謝高遠羅!」

    「謝當然是要謝的,不過是等我活捉了他之後。」顏乞大笑聲中,低頭看了一眼右手,這隻手再也不能握刀,便是拜高遠所賜。當時自己與此人初會之時,他還是一個上不得檯面的小人物,想不到數年過去,竟然已經是一方豪雄,聲名鼎鼎,王上在和林的大殿里柱子上頭刻著的第一個名字,可就是他呢,也不知道高遠得知此事之後,會不會為此而自豪。

    「過河!」顏乞兩腿一夾馬腹,戰馬輕揚四蹄,踏上了天下第一橋的橋面。而在橋的兩邊,無邊無際的騎兵,步卒正在逶邐而過,場面之大,著實令人嘆為觀止。

    「大將軍,大將軍。磨延咄將軍求見。」身後,傳來呼喊之聲,顏乞回過頭來。便看見磨延咄正飛馬而來,不過看他怒氣沖沖的神色。似乎有些不太高興。

    「磨延咄將軍,我不是已經給你撥去了三千步卒攻打都播寨了么,你怎麼看起來還是很不高興?」顏乞今天心情很好,語氣之中也沒有多少責怪的意思。「三千步卒,已經是給你的極限了,都播寨只有一千餘征東軍士兵防守,而你手中還有近萬騎兵,再加上三千步卒。如果還打不贏,那折的可不是你磨延咄的威風,而是我東胡大軍的士氣和王上的臉面了。」

    「大將軍!」磨延咄氣沖沖地道:「我正是為此事而來,我請求大將軍行軍法,砍了後勤輜重官的腦袋。」

    「出什麼事了?」顏乞一驚,後勤輜重可不是小事,河套以前就是一片蠻荒之地,一年前在此屯田的東胡部落又被征東軍幾乎一掃而空,數萬大軍所需要的糧草輜重盡皆要從後方運來,這可不是一個小數目。一旦出事,便是危及全軍的大事。

    「昨天我部接收了一筆糧草,可是有整整兩個千人隊。吃了這批糧草之後,竟然上吐下瀉,人都拉脫了形,哪裡還爬得上馬,攻得了城?現在我部完全不敢動這批糧食了,全軍上下,眼看著就要餓肚子了。」磨延咄氣憤地道。

    顏乞臉色微變,「是不是有姦細作亂?」

    磨延咄搖頭道:「這不太可能,如果有姦細。屬下所有軍隊,只怕都會著手。怎麼會只有兩個千人隊出事,那批糧草。昨天可是全軍都用了,可出事的只有兩個千人隊,我們查了那兩批糧草,最大的可能,便是這批糧草霉變了,根本就吃不得。軍隊在前方作戰,不顧生死,沒有倒在敵人的刀槍之下,卻倒在自己的後勤輜重之上,這豈不是笑話。請大將軍行軍法處置了這些枉法之輩,說不得,他們一定是勾結不法之徒,將好糧拿來換了霉變的糧食,這樣的事,以前也不是沒有過。」

    顏乞卻是搖頭,「後勤輜重的統領是霍天良,那是王上親自任命的,我可沒有權利處置他。」

    「當初我就說不能讓一個燕人掌管我們的生死命脈。」磨延咄憤憤地道:「大將軍,正好藉此機會,廢了這傢伙。」

    「霍天良與高遠有大仇,與燕人朝堂更是有滅門之恨,此人在我東胡,做事一向盡心,而且也是有才幹的,這數萬大軍所需的糧草,他能在極短的時間內便籌措起來,便足見用心,此事,或者另有原因,磨延咄將軍,兩個千人隊,還不足以使你裹足不前,我相信這樣的事情不會再出現了,我會發文給霍天良,讓他徹查此事,如果有人利欲熏心,說不得要拉來祭旗的。既然只是那兩個千人隊出事,他們所分得的糧食便不再用了,另行調撥吧,這段日子,你節省著一點,糧食從寧遠和靜遠兩地運來,所需時日不短啊。」

    「是!」磨延咄點點頭,「大將軍既然如此說,我自然是沒說得了。這便回去處理此事。」

    「對了,都播寨你可得儘快拿下。如果來得晚了,說不定這邊便沒你的功勞了。」顏乞笑道:「一個千人的小寨子,應當擋不住你多長時間吧?」

    「這個自然。」磨延咄笑道:「那個賀天舉還是有幾分本領的,現在我軍已經壓制住了都播寨的遠程打擊,馬上就可以直接攻城了。大將軍您卻看著吧,三天之後,我便會出現在您的面前向您報喜的。」

    「好,我等著你!」顏乞附掌大笑,「先鋒城,統萬城兩城,集結了征東軍兩萬餘主力,拿下此兩城,大雁城便再不足慮,旦夕可下,河套定矣。」

    「大將軍,我來之前,那個賀天舉讓我提醒大將軍,小心高遠的騎兵。」

    「高遠的騎兵!」顏乞點點頭,「一個能在正面作戰中摧毀宇文恪所部的騎兵部隊,我怎麼會小瞧呢,我這次帶來的五千宮衛軍,就是為他們準備的,你放心吧,我早有防範。」

    「那末將便告辭了!」磨延咄彎腰行禮,轉身打馬離去。

    對於這樣一個小小的插曲,不管是磨延咄,還是顏乞,都沒有引起足夠的重視,磨延咄來叫苦。只不過是為了如果攻打都播寨一旦受阻,也好有個說辭,都播寨那裡雖然有賀天舉。但賀天舉也說得很明白,都播寨只能拿人命來填。如果死傷太多,有了今天這事兒打底兒,相信顏氣也不至於會追究他的罪責。

    而顏乞,此時卻沉浸在腳踏第一橋,要與高遠再一次在戰場之上見個真章的快感之中,高遠成名於抗擊東胡之戰里,民間傳言高遠對東胡作戰向來是百戰百勝,對於這們一個名氣。顏乞自然是嗤之以鼻,他要來活生生地打這些人的臉,看著他是怎樣擊敗高遠的。

    「真是壯觀啊!」站在先鋒城頭,高遠看著連綿十數里的東胡營帳,不由拍手稱讚,「我這可是第一回見到數萬騎兵連營呢!」

    他回顧四周將領,全然不顧他們臉上有些緊張的神色。

    「他們的主將顏乞,與我是老相識了,當年我還是一個兵曹,在遼西城見著了此人。一言不合,大打出手,結果。我廢了他一隻手,右手,從此以後,他再也不能握刀了,也不知這些年,此人的左手刀法練成了沒有?」高遠笑吟吟地道,「要是他練成了,我倒是不介意與他再比一場,將他另一隻手也廢了。」

    作秀的自然需要捧哽的。一邊的許原立馬便心領神會地接著問道:「都督啊,您還是手下留情吧。留他一隻手,他生活還能自理。上個茅房擦個屁股什麼的,還能自己解決,您要是連他另外一隻手也廢了,他可怎麼辦?人家好歹也是大將軍,總得留幾分顏面,乾脆宰了他算了。」

    許原這幾句話說完,城頭頓時爆發出轟堂大笑之聲,大笑聲中,卻又夾雜著一個咳漱聲音,高遠回頭,看見身邊面紅耳赤的寧馨,不由有些尷尬,倒是忘了身邊還有寧馨這樣一個女人,不過自從那一晚拼酒嚇跑眾將之後,只怕這城上的將領沒人將她當女人看了,這樣的酒量,便是英雄好漢也架不住啊。

    有些人天生便是喝酒的料,高遠自然明白這是因為有些人體內的肝功能異常強大,貌似是某種酶分解酒精,不過這事兒說來其它人也不明白,像自己,在這一項上,便天生是弱者,哪怕自己已經刻意練習過,但亦然是三碗即倒的傢伙。這碗,還不能是大碗。

    「軍中就是這樣,粗魯慣了,你要是不習慣,便去後頭歇著,有時候粗言穢語,反而更能拉近與普通士兵的距離。」高遠壓低了聲音,對寧馨道:「你肯定不習慣這些,聽得快吐了吧?」

    寧馨眨著眼睛看著高遠,笑道:「沒事,吐啊吐啊,也就吐習慣了。我啊,現在是征東府監察院的副院長,可不是大門不出二門不邁養在深閨人未識的大小姐,身在軍中,與軍人打交道,便得習慣這些。」

    聽了寧馨這話,高遠不由在心中拍手叫絕,人才啊,這樣的話,在他的上一世,那可曾經是一句風靡一時的名言,但現在,他居然從一個曾經的豪門貴族的小姐嘴裡聽到了。

    許原自然不會注意到這些細節,看著對方軍營之中,一隊人馬魚貫而出,便湊近到高遠身邊,「都督,定是那顏乞來觀城了,要是走得近些,一弩箭結果了他,那可真是省事了。」

    「你想得倒美!」高遠笑道:「顏乞是軍中老將,豈會連這些都不注意。不過等他走近些,你便讓一些嗓門大的漢子去叫喊,就說我高遠問候顏乞將軍,左手刀可練好了么,可敢再與高某單挑?」

    「他要是真答應了呢?這些東胡人,可最愛面子了。」許原瞪大眼睛問道。

    「你覺得我會在意再廢他一隻手么?」高遠笑咪咪地問道。

    「那是,他肯定是不答應的,當年都打不過都督您,現在上來,只能是白給。」(未完待續)



    上一頁 ←    → 下一頁

    有個總裁非要娶我轉生眼中的火影世界神級兌換系統玄渾道章朕有子民千千萬
    都市神級高手超級微信天生至尊不朽神途農女有田:娘子,很彪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