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我為王 » 第六百五十三章 風雪連天刀鋒寒(5)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我為王 - 第六百五十三章 風雪連天刀鋒寒(5)字體大小: A+
     

    上百支弩箭撲向聳立在空中的望樓,嗡嗡的嘯叫之聲,蓋住了城上城下所有的聲音。

    「跳下來!」宋宏新大聲吼道。

    小海子已經嚇得目瞪口呆,耳中傳來宋宏新的聲音,不假思索,他翻身便跳出瞭望樓,直接向城牆上墜來,下頭,十數個士兵張開雙手,飛奔著向前,想要接住他下落的身形。

    「不!」鬍子凄厲的慘叫起來,就是小海子小落的瞬間,一支弩箭如飛而至,巨大的矛鋒掠過小海子的一條腿,半空之中,血霧爆散,伴隨著小海子的慘叫聲,他的身子猶如一塊翻滾的石頭,被這一擊足足向一邊撞飛了十幾米,鬍子吼叫著,飛奔著,兩手摟住半空之中的血葫蘆,兩人一起在城牆之上翻滾著。

    「小海子!」兩人身形最終停下來時,鬍子也被染成了一個血人,他將小海子摟在懷裡,手忙腳亂地想要按住小海子的傷口,但那創口太大,小海子的腿幾乎從腿根被截斷了,鬍子手拿起來數次,終於還是無法落下去,不由嘶聲嚎哭起來。

    「連長,連長,你快來啊!」

    宋宏新幾步竄到兩人跟前,看到小海子的傷勢,臉色唰地一下就白了。他單膝跪在小海子的面前,兩手扶著小海子無力垂在一側的腦袋,看到那因大量失血而蒼白如紙的臉孔,宋宏新的眼眶通紅。

    「小海子,你,還有什麼話要留下嗎?」

    聽到宋宏新的話,周遭的士兵都難過地別過頭去,他們都不是新兵,看到小海子這樣的傷勢。都知道無力回天了。

    小海子吃力地舉起手掌,「五個,連長。五個,我一共殺了五個東胡人。我夠本了。」

    宋宏新連連點頭。「我知道,小海子是條好漢子,你一個人殺了五個東胡蠻子。」

    小海子蒼白的臉上綻開一絲笑容,用力偏轉頭,看著抱著他的鬍子,「鬍子,你說得沒錯,你的那傢伙。真是比我很大一些啊!」

    鬍子大哭起來,「小海子,你的大,你的大,我的就是一小蚯蚓罷了。你別死,活過來,路們再站到牆頭上比誰尿得遠,你不想贏我嗎?」

    小海子吃力地抬起手,捂住了自己的檔部,「才不跟你比了。你那麼大,我怎麼比得……」最後一個字還沒有吐出來,小海子的頭已是垂了下去。不過臉上,卻仍然帶著微微的笑意。

    「小海子,小海子!」鬍子瘋狂地大叫起來,搖晃著小海子的身體,「你快醒過來,醒過來,咱們再比,你是條漢子,怎麼能未戰先認輸?」

    宋宏新默默地站了起來。「弟兄們,小海子先行一步。我們會在不久之後,跟著他一齊上路。他不會寂寞的,現在,每個人將自己的遺言留下來吧,汪老二,就你識得幾個字,將所有人的話都記下來。」

    汪老二是一個年過四十的中年人,聞言擠了出來,「連長,咱們只怕沒人能活著出去了,這遺言留下來,也沒有帶出去啊!」

    「讓你寫你就去寫。」宋宏新一瞪眼睛,「老子會將他瞞在這裡,等咱們的軍隊反攻之時,收復了這裡,自然會來尋找咱們的遺體,然後便有可能發現咱們的這些最後的要求,以高都督的仁心,自然會替咱們去完成最後的心愿。」

    「是,我馬上去寫,兄弟們,有話留下來的到我這裡來,每人少說兩句,撿最重要的說啊!」汪老二大聲道。

    宋宏新轉頭看著抱著小海子,張著大嘴似乎在乾嚎,卻沒有絲毫聲音發出來的鬍子,大步上前,一腳便將鬍子踹翻在地,「鬍子,將小海子抱到下頭去,嚎什麼嚎,用不了多久,咱們就下去陪他了。」

    一天的平靜,蘊藏著的卻是接下來的急風驟雨,這天傍晚,連續數道紅色的煙柱從遠處拔起,直上雲宵,紅色的煙柱代表著的是一個堡寨被攻破了,宋宏新數了數,一共五道,也就是說,就在這一天中,有超過半數的堡子已經被東胡兵攻破了。

    不知道他們殺了多少東胡蠻子,自己可得爭氣一點,不能殺得少了,下去在黃泉會合的時候,被他們笑話,宋宏新在心裡想著,仔細地將腳下的柴堆攏了攏,再將一個小盒子放在了一邊,這盒裡的粉末灑在柴禾之上,燒起的煙柱就是紅色的。

    「今兒晚上,菜弄好一點,不要捨不得的藏著掖著了,另外,酒也拿出來,一人能分多少?」看著連里的伙夫,宋宏新問道。

    伙夫沉默了片刻,他從宋宏新的話里,聽出了潛在的意思,「全拿出來,每人能有一斤吧!」

    「晚上一人半斤,明兒個早上,每人再發半斤,喝完幹活,了無牽挂。」

    整整一個晚上,堡寨里燈火通明,大傢伙排著隊到了汪老二面前,說上幾句自認為最要緊的話,然後便去啃骨頭吃肉,喝酒,幹完這些,倒頭便睡,而連長宋宏星則提著酒壺,坐在城頭之上,凝望著遠處。喝一口酒,罵一聲,啃一口肉,又罵一聲,他將所有值勤的士兵都趕去睡覺了,今天,他一個人值勤。

    東胡兵這第二次進攻,無論是進攻手法,還是進攻的能力,都突然之間有了極大的提高,而這些熟悉的手法,毫無疑問,出自中原人之手,他不願意在士兵們面前提到這個問題,甚至不願意去想這個問題,因為對面的這個在籌劃著進攻寨子的人,說不定就是他以前的上司,前燕軍的將領。

    「狗日的王八蛋!」將手裡的骨頭狠狠地砸向寨子外,他吐了一口唾沫,「等以後你死了之後,卻瞧你如何有面目去見死難的兄弟。」

    雖說晝長夜短,但黎明仍然在宋宏新的凝望之中,不期而至。他站了起來,用力地揉揉有些發麻的大腿,一絲不苟地整理著自己的軍服,順手將盔甲之上的那些冰屑清凈,扶正頭盔,走向了他的弟兄。

    伙夫正抱著罈子,將裡面的酒注入到面前一個個在大碗之中,生怕灑了一滴,宋宏新在他的身後,每斟滿一碗,他便雙手捧起,珍而重之地將他奉到士兵手中。

    端起最後一碗,宋宏新將酒碗高高舉起,「弟兄們,滿飲此碗,儘力殺賊,下一輩子,還跟你們做兄弟,做戰友。」

    「干!」他吼道。

    「干!」一百多條漢子齊聲怒吼,一仰脖子,將碗里的酒咕咚咕咚地一飲而盡,隨即用力將碗摔在地上,一片砰砰的聲響之中,宋宏新大聲道:「弟兄們,殺敵羅!」

    「殺敵!」

    一百多人奔上城牆,沉默地開始做著最後的準備,而在此時,對面軍營之中,悶雷似的戰鼓之聲響起,這一次,東胡騎兵沒有任何的遲疑,排頭的數百騎兵弛電掣而來,繞著城牆急速奔走,在他們的後方,上千東胡人下了馬,舉著一面面的大木盾,推著弩車,向前緩緩移動,而最出奇的是,其中數百人,竟然扛著一根根碗口粗細的毛竹。

    「自由射擊。」宋宏新怒喝道。

    臂張弩發出啉啉的鳴叫之聲,雖然對於那些高速奔行的騎兵,效果不佳,但每一輪射罷,總會掃下數個到十數名倒霉鬼。

    一面面木盾剛剛被立起來的時候,城牆之上的床弩便開始發力,每將一面木盾射散,立馬就會跟上一輪弩箭,將木盾之後的敵人射倒。

    東胡人在西南角契而不舍地築起了木盾,而在他們身後,一排排的碗口粗細的毛竹被深深地埋進了地里,看到那些被拉成反弓狀的毛竹,宋宏新知道了對方想幹什麼了。

    「將西南角所有的弟兄都撤下來。」他對鬍子道。

    西南角那裡戍守著二十幾個弟兄,布置著近十台床弩,是火力最強的地方,但同時,那裡卻又是整個寨子最脆弱的地方,因為寨子的主樁就在哪個方向,一旦那個地方被打破,那麼整個寨子,就算是破了,接下來,就必須要短兵相接了。

    先前的戰鬥之中,宋宏新一直在竭力掩蓋著這個弱點,布置在西南角上的強大火力便是向敵人昭示著這裡不可侵犯,同時在相反的方向上故意露出弱點,但顯然,這些花招在對面那個敵人眼中,根本沒有起到任何作用,他直接將攻擊重點放在了西南角上,這是一個極其熟悉燕軍土木作業的行家裡手,否則,不會就在僅僅數次試探之中,便能準確地摸出寨子的弱點。

    那些毛竹被拉得幾乎要貼近了地面,然後猛地反彈回來,頂端的網兜里裝著的一塊塊石頭,帶著強大的力道呼嘯著落在西南角上,整個寨牆都在顫抖,沒有來得及撤回來的十數台床弩,被砸得稀亂,外頭的冰雪盔甲被生生的剝離了一層。

    幾乎沒有停歇,一輪又一輪的石彈呼嘯著落在西南角上,堡寨之內,所有士兵都明白,最後的時刻就要倒了,他們沉默地將手裡的弩箭一支一支地射出去,同時在心中默默地計算著自己到底殺了幾個人,可是夠本了,賺了多少?

    轟隆隆的巨響聲中,西南角在東胡人的歡呼聲中崩塌下來。宋宏新提起身邊的鋼刀,徑自向著西南角衝去,「鬍子,這邊交給我了,我去缺口那裡!」(未完待續)



    上一頁 ←    → 下一頁

    我在異界有座城蜜吻小青梅:傲嬌竹馬,田園嬌寵活人迴避逃婚33次:棄后帶娃不
    有個總裁非要娶我轉生眼中的火影世界神級兌換系統玄渾道章朕有子民千千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