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我為王 » 第六百四十九章 風雪連天刀鋒寒(1)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我為王 - 第六百四十九章 風雪連天刀鋒寒(1)字體大小: A+
     

    雖然只穿著一件單薄的褂子,宋宏新卻依然汗流浹背,奮力地揮動著手裡的鐵鍬,將地上的積雪鏟進筐子里,然後由手下的士兵將雪壘到堡壘之上,幾天的功夫,他這個只能容納一百多人的堡塞塞牆變厚了整整一尺有餘,長高了米許。

    將鐵鍬插進地上,宋宏新看著堡寨周圍被自己挖得東一塊,西一塊的瘡痍,滿意地笑了起來。「行了,差不多了,寨子差不多了,將剩下的這些積雪壘成砣子,敲緊一點,這是老天爺送給我們的禮物,讓我們不用費勁便可以做成無數的拒馬,鹿角,攔樁,讓東胡騎兵吃屎去吧!」宋宏新粗魯的話語,讓一百多條漢子都大笑了起來。

    又是半天功夫,寨子周圍,樹起了無數千奇百怪的雪砣子,一人來高的雪砣子亂七八糟的星落棋布,形成一道天然的屏障。一夜寒風,就能讓這些雪砣子變得比石頭還要堅硬。

    宋宏星巡視著兄弟們的成就,看著那些奇怪的造型,不由大笑起來,「這是那個王八蛋弄得,居然還將五官也活靈活現的給做出來了?有這功夫,你不知道多壘幾個么?」

    「連長,是我!手藝不錯吧!」一個年輕的士兵跳了出來,看起來,是一點也不怕連長。

    「手藝是不錯,特別是下頭這玩意兒有特色,一柱擎天,小海子,你氣血壯,這傢伙是不是你每天早上的造型啊!」宋宏星指著這雪人兩胯之間那根柱子,笑問道。

    「小海子的還沒有長成呢,蚯蚓一般,那裡有這雄壯,這是小海子在臆想呢!」另一邊,一個絡腮鬍子不懷好意地道。

    「你的才像蚯蚓呢。鬍子,敢不敢當著大夥的面,掏出來比比!」小海子滿面通紅。

    「比比就比比!」大鬍子作勢去解褳腰帶。小海子卻是一轉身,一溜煙地跑了。引得眾人都是狂笑起來。瞧兩人的身板和年齡。那鐵定是沒得比的了。

    「走,回寨子去,估摸著,也就這兩天,東胡蠻子就要來了,咱們好好歇兩天,迎接這些惡客吧!」宋宏新很滿意於手下兄弟的輕鬆,大戰之前。這種輕鬆,代表著大家高昂的戰意和必死的決心。

    回到寨子里,大家立馬便換下了身上已經有些濕噠噠的衣服,加入征東軍之後,宋宏新最大的最直觀的感受,就是每個士兵手中的裝備實在太好了,看著手下弟兄們戴上只露出眼睛的頭套,才套上頭盔,厚厚的棉衣雖然看著有些臃腫,但在對戰之時。卻頂得上一層皮甲,人手一雙手套,使得士兵們即使在滴水成冰的天氣之中。仍然保證能將刀柄槍桿握得牢牢的。再看看密布在寨牆之上密密麻麻的床弩,以及後方整整齊齊碼在一起的臂張弩,他不由得感嘆,戰鬥力有時候與士兵的勇氣無關,而取決於手中殺人的利器,當是他這個百多人的寨子,所裝備的這些遠程武器,在以前的燕國常備軍中,足以裝備半個軍。

    「殺傷。」這便是團長陳斌給宋宏新下達的任務。「兄弟,我不想瞞你。你們是最前頭的寨子,說九死一生都是輕的。如果你不能活著回來,那麼,我希望你能拿下十倍於你的敵人來為你填命。」

    「死嗎?」宋宏新笑了起來,自己早該死了,能多活這些年,實在已經是賺翻了。十多年了,在自己的內心,一直有一條毒蛇在啃嚙著他的內心,讓他日夜難安。那時的他,與一隊弟兄奉命去山中捉拿一個盜匪,高山密林之中,他們中了匪人的埋伏,全隊都陷入了賊匪的包圍之中,唯有他一人,做為哨探,走在隊伍的最前方,匪徒放過了他,誘使後方幾十個兄弟落入了包圍圈。

    這些年來,宋宏新一直都在痛恨,自己為什麼沒有發現敵人的埋伏,兄弟們是那樣的相信自己,結果自己將他們帶入了死地,而戰鬥爆發,弟兄們陷入苦戰之後,他卻並沒有回身去救援,而是可恥地逃跑了。

    最後,幾十個兄弟,除了他,全軍覆滅在那座山上。

    這是他心中最大的魔障,以後的十數年中,正是這股魔障讓他不得安寧,每當夜深人靜的時候,那些血淋淋的兄弟,總會出現在夢中。

    出征東胡,他奮勇向前,每一戰都沖在最前面,他想用自己的勇猛,鮮血,或者是敵人的腦袋來證明自己不是懦夫,他甚至想就這樣倒在衝鋒的路上,死在敵人的刀下,如此,他便有臉面去見那些過去的老兄弟了,但命運就是這樣奇怪,他不畏死,不怕死,卻偏偏每一戰,都能安然無恙,雖然遍體鱗傷,但卻沒有一處是致命的,身邊的兄弟一個接著一個的倒了下去,他仍然活得好好的。

    他心中沒有慶幸,只有更深的痛苦。

    這一次守衛這個寨子的任務,是他向團長陳斌討來的。也正是因為他歷來作戰勇猛,毫不畏死,陳斌也放心地將這裡交給了他。

    「十倍的敵人!」想起陳斌的話,他不由得嗬嗬笑了起來,「老陳還真會給我出難題呢,我這兒一百多人,十倍,就是千多東胡人,這個任務有點難。」

    一陣寒風吹來,宋宏新打了一個哆嗦,臉上像小刀子刮過一般,這才反應過來,自己走了神兒,頭套拿在手中,竟然沒有套上去,自失地笑了笑,套上頭套,一股暖意由心底而生,他大步走到寨牆之上,吆喝著手下的弟兄:「喂,都歇夠了吧,弄水來,澆牆,咱們把寨子弄得再牢固一點。」

    一桶桶水被抬上來,然後澆在外頭的雪牆之上,瞬息之間,便化為了一層亮晶晶的冰層,一層又一層,士兵們不厭其煩地為他們的寨牆穿上了一件鋼鐵般的外套。

    堡塞被冰雪盔甲圍住,除了防禦上的增強之外,還有一個更重要的好處,就是保暖,這幾天,寨子里比起先前,要暖和多了。

    吃過晚飯,宋宏新坐在堡寨最高的望樓之上,瞭望著遠方,做為一個十幾年的老兵,他總有感覺,戰爭,應當就在這幾天要爆發了。

    「鬍子,弟兄們都做好準備了嗎?」他回頭看向大鬍子。

    鬍子用力點點頭。

    「食物,水,柴禾,弩箭,這些東西,我們能支撐多久?」

    「很多,只要不被敵人攻破,我們可以至少頂一個月!」

    「一個月啊!」宋宏新臉上露出一絲微笑,「那可真有可能拉十倍的敵人來填命呢!鬍子,也許今夜,也許明天,我們這裡周圍,都會是密密麻麻的敵人,我們看不到援兵,只能孤軍奮戰,你怕嗎?」

    「有什麼好怕的!」鬍子臉上的絡緦鬍子似乎一根根多硬了起來,「來多少,殺多少!」

    宋宏新大笑起來,「好,就是這樣,鬍子,呆會兒你帶幾個人去將寨門封起來吧。堵死,澆水凝冰,我們不再出去了,就在這裡,戰鬥到最後勝利,或者死亡。」

    「是,連長!」鬍子用力地點頭。

    「小海子,今天的瞭望任務就交給你了,我去睡一會兒。可別睡著了,小心地瞧著你那個一柱擎天吧!」用力地拍拍小海子的肩膀,宋宏星哈哈大笑的走下瞭望樓。

    這一夜,宋宏新睡得很香,那些經常在夢中來看望他的血淋淋的戰友們,沒有再來打擾他。他反而夢到了自己縱馬在冰雪之中狂奔,手裡的大刀割韭菜一般地將東胡人砍翻在地,一馬縱橫來去,好不快哉!

    自己的戰馬好厲害,每一腳踩下,都似乎在地動山搖。

    地動山搖,宋宏新霍的睜開眼睛,腰身一挺,從床上蹦了起來,不錯,堡子似乎在搖晃,猶如發生了地龍在翻滾,那是騎兵,成千上萬的騎兵造出來的動靜,宋宏新剛剛從床上挺身而起的時候,望樓之上,示警的軍號已經響起。

    安警的堡寨之內,立時沸騰起來,一百多士兵這些日子以來,一直枕戈以待,聽到警號,大家立即便提著傢伙,沖向寨牆。宋宏新一邊隨著大夥向寨牆上衝去,一邊聽著手下的弟兄們正在興奮地喊著。

    「狗日的,終於來了。」

    「殺光這些蠻子,可等死老子了。」

    「干翻他們。」

    一百多士兵衝上了寨牆,床弩之上的氈衣被掀開,一根根嶄新的保養的極好的弓弦被從盒子里取出來,小心地安裝了上去,然後搖動手柄,將巨大的弩箭安裝了上去。征東軍經過改良的床弩,發射速度已經大大提高了。。

    一些士兵蹲在地上,正從盒子里取出一根根小的弓弦,安裝在臂張弩上,這鬼天氣,有好處,自然便也有壞處,比如這些弓弦,便需要小心保養,否則在這極冷的天氣之下,很容易便損壞,而這些東西,卻是他們殺傷敵人最大的利器。

    宋宏新站在城牆之上,遠處還在黑暗之中,已經能聽到如雷的馬蹄之聲,卻還看不到敵人的蹤跡,他抬首向天,天空的雪花飄得比白天更密集了一些,在堡寨的燈火映照之下,猶如一片片舞動的精靈。

    「兄弟們,看著我殺敵吧!」他在心裡默然道。(未完待續)



    上一頁 ←    → 下一頁

    叢林戰神聖光絕世武聖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我在異界有座城
    蜜吻小青梅:傲嬌竹馬,田園嬌寵活人迴避逃婚33次:棄后帶娃不有個總裁非要娶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