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我為王 » 第六百四十五章 血流成河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我為王 - 第六百四十五章 血流成河字體大小: A+
     

    天上沒有下雨,但街道之上卻有著沽沽的流水聲,一隊隊的士兵手持刀矛,戒備地行走在街道巷陌之間,臉上沒有勝利的喜悅,卻是無盡的惶恐和無盡的憤怒。

    地上流動的不是水,卻是血,沿著略微有些傾斜的街道,向著低洼之處流去,在哪裡匯聚成一團團,一汪汪的,尚自冒著熱氣的血泊,更多的地方,卻是已經凝結成了一簇簇的紫黑,地面上,牆壁上,街道當中的築壘之上,猶如來自地獄的惡之花,盛開的殘忍而又妖艷。

    一腳踏下去,感到有些沾稠,趙牧提起腳來,看到的卻是靴子上牽牽絆絆的血絲,久經沙場,見過無數鮮血的這位老將,禁然有了一種反胃的感覺。

    這裡是鶴峰縣城,代郡的一座小城,但就是這座小城,卻將趙軍足足地拖了半個月的時間,直到最後兵盡糧絕,趙軍終於破城而入,等待他們的不是迎接王師的鮮花與歡呼,而是男女老少的奮起反擊,街道上早就築起了街壘,每一個巷道,每一間房屋,都成了殺人的陷阱。

    毫無防範的趙軍在這座城市之中,遭遇到了慘痛的損失,攻城半月,他們只不過死傷千餘人,但在破城之後,為了全面地佔領這座小小的縣城,他們竟然又死了千餘人。

    絕大部分,都是在初入城時,猝不及防之中被殺死的。

    趙軍入城,在攻擊那些街壘的時候,也在逐屋搜索守城的叛軍,是的,現在代郡的軍隊都是叛軍。那些看起來瑟瑟發抖的女人,那些蜷縮在角落裡的老人。甚至那些尚是垂髫的童子,會在趙軍毫無防備的時候,從暗處抽也刀矛。狠狠地捅進這些士兵的胸膛,砍下他們的腦袋。

    趙軍前鋒將領趙尚。第一個攻入鶴鋒縣城的人,還沒有體會到首功的喜悅,便遭受到了慘痛的損失,看著自己的精銳,沒有死在城牆之下,沒有倒在敵軍士兵的刀槍之下,最後卻莫名其妙地被老弱婦孺所殺,不由紅了眼睛。立即便下達了屠城的命令。

    鶴峰縣城,陷入了血的汪洋,等到趙牧聞訊從後方大本營趕來阻止的時候,鶴峰已經剩不下幾個人了。

    趙牧行走在血泊之中,整個人都覺得麻木了,眼前的鮮紅似乎在無限制地擴大,睜眼看去,似乎世界都變成了紅色,高大的身軀搖晃了幾下,在親兵的驚呼聲中。險些一頭栽倒。

    「沒事兒,沒事兒!」在親兵的扶持之下,趙牧勉強站直了身子。定了定神,「走吧,去縣衙。」

    士兵們在打掃戰場,收拾屍體,每一具屍體從趙牧身前抬過,他都感到心中陣陣絞痛,這都是大趙的子民啊,他們本應當同仇敵愾,本肩站在抗擊外敵的戰場之上。而不應該自相殘殺啊。

    縣衙近在眼前,那裡的建築比別處要更高更結實。是以這裡的血也流得更多,空氣之中。濃郁的血腥氣揮之不去,每踏上一階台階,都會在台階之上留下一個血紅的腳印,本台的台階顏色早就看不見了。

    趙牧踏進了縣衙,首先映入眼帘的便是跪在院子當中的趙尚,同樣的,院子里,也是血流成河,屍體摞著屍體,一層層一疊疊,竟然碼得如同圍牆一般,那裡面,有代郡的郡兵,也有身著普通服色的老百姓。

    趙牧沒有看直挺挺地跪在院子里的趙尚,徑直走到了這幢屍牆之前,他伸手,觸及到了一個十四五歲的童子,那個童子被一柄長矛自胸腹之間洞穿而過,他一手緊緊地握著矛桿,另一隻垂在下頭的手,卻還緊緊地抓著一柄刀,雖然死了,卻還圓瞪著眼睛,慘白色的眼睛茫然地看著前方,趙牧從中讀到了仇恨。

    趙牧身子搖晃了幾下,這一次,他沒有撐住,而是緩緩地坐了下來,坐在了滿地的血泊之中,雙手抱頭,淚流滿面。

    「太尉,你殺了我吧!」趙尚膝行而來,跪倒在趙牧面前,放聲大哭,「我不能不下這個命令,因為我的士兵在死亡,我不能讓我的兄弟們白白地死在這裡,都是我的過失,你殺了我吧!」

    趙牧抬起頭,看著趙尚,緩緩地搖頭。

    「趙尚,即便要處置你,也不是我了,我已經接到了王上的命令,要我回京述職,接替我的是趙杞,他將指揮你們討伐趙郡,你,等他來后,向他請罪吧!」趙牧的聲音幾不可聞。

    「太尉!」趙尚頓時瞪大了眼睛。

    「還有活著的人嗎?」趙牧沒有再說這個話題,而是直接問道。

    「接到太尉的命令之後,我軍便停止了屠城,但剩下的人也不多了,這城裡所有的人都被抓了起來,只是這縣衙里的抵抗最為強烈,末將親自指揮進攻,最後活捉了十數人,其中便包括這鶴峰縣的縣令林森。他自殺未果,被我軍拿住了。」

    「把他帶上來,我要問問他,為什麼?為什麼要這麼做?」趙牧幾乎是從喉嚨里迸出這幾句話來。

    林森幾乎是被腳不點地的拖進來的,趙軍對他的恨意看來相當強烈,粗麻繩深深地勒進了他的肉內,越發地凸現出他胸前的鮮血淋漓和那個有些觸目驚心的傷口,傷痕正在心口之上,只是入肉甚淺。他的衣服被撕得稀亂,露出了瘦削的身軀,此刻被捆得甚緊,那一根根的脅骨都突現了出來。

    趙牧看著這個文弱書生,他曾在代郡駐紮多年,對於這位縣令也曾有過一面之緣,趙牧記性極佳,但凡見過一面的人,基本上都不會忘記,此時,他看著這個渾身血污的俘虜,眼中卻儘是厭惡之色。

    「趙太尉!」林森脫口叫了一聲。

    「跪下!」拖著他過來的士兵厲聲喝道。

    林森看到趙牧,先是一個短暫的失神,但在聽到士兵的厲喝之後,反而仰頭大笑起來:「跪,為什麼要跪,太尉已不是我等的太尉,而是我們的敵人,我林森死則死耳,豈肯跪自己的敵人。」

    趙尚狂怒,一刀鞘便砸在林森的膝彎里,林森膝蓋一彎,就要向地下跪去,但此人也真是強項,身子猛扭,竟然側身重重地摔在地上,腦門嗑在地面之上,頓時見血,他終是沒有跪倒在趙牧面前。

    看著如此強項的一個書生,趙牧即便厭惡,終也動容,揮了揮手,「扶他起來吧。」

    兩個士兵將林森挾了起來。

    「為什麼?」趙牧直視著林森的眼睛,手指著滿院子的屍體,指著那個死不瞑目的童子,「為什麼要這麼做,你在鶴峰當縣令十數年,我也知你愛民如子,在鶴峰民望甚高,如果不是你組織這些百姓,煽動這些百姓,他們會這樣送死嗎?你們,也是大趙的子民!他們都是你害死的。」

    林森看著趙牧,卻突然爆發出鬼一般的桀桀笑聲:「大趙的子民?太尉,你是這樣認為的么?好,那麼我來問你,二十年前,那時我還只是一個十餘歲的童子,代郡那一年碰上了百年罕見的大旱,赤地千里,糧食絕收,卻還要供養你在代郡的數萬駐軍,那時,朝廷對代郡可有一粒糧食的賑濟!」

    趙牧閉上眼睛,他當然不會忘記那一年的大旱。

    「十年之前,一場蝗災又讓代郡受災嚴重,但供應軍隊的糧食卻一粒也不能少,你知道,那一年,代郡餓死了多少人嗎?那一年,我已經是鶴峰的縣令了,我來告訴你,光我鶴峰一縣,便餓死了一千五百四十八人。那時,朝廷在哪裡?」

    「大趙常備軍數十萬,都有朝廷供養,憑什麼代郡卻要以一郡之力,供養你數萬大軍?」他霍然回頭,指著趙尚和周圍的士兵,「你,你們,那一個沒有喝過我代郡子民的血?」

    趙牧長長地吐出一口氣,只覺得一陣陣燥意在心頭升起,「我要抵擋匈奴人,只能如此。」

    林森大笑之聲不絕,「是,你要抵抗匈奴人,再窮,再困,我們代郡人也認了,自己餓死,窮死,可也沒有少過你們一顆糧食,一文餉銀,但是五年前,匈奴人來的時候,你們在哪裡?匈奴人席捲我代郡的時候,你們在哪裡?」

    林森此時的模樣甚為可怖,拚命掙扎,眼眶睜得極大,兩個士兵拼盡全力才按住了他,「趙牧,這幾十年來,如果不是子蘭郡主,代郡早就活不下去了,二十年前那場旱災,子蘭郡主散盡家財,十年前的那場蝗災,子蘭郡主餓死了一個兒子,現在,你們又殺死了他的長子,你們還想要殺死他,我來告訴你,我們不許,代郡人不許。」

    趙牧沉默了,不僅是他,連趙尚也沉默了,院子里死一般的寂靜。

    半晌,趙牧揮揮手,「放了他吧!」

    趙尚一驚,「太尉,這個人如同瘋子一般。」

    「他不過是一個文弱書生,難道還能對我怎樣?」趙牧冷然道:「林森,我放你走,替我代一句話給子蘭。」

    「這句話就是,子蘭,這便是你想要的么?」(未完待續)



    上一頁 ←    → 下一頁

    少年歌行穿越農女之楊柳兒腹黑總裁心尖寵清宮熹妃傳叢林戰神
    聖光絕世武聖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我在異界有座城蜜吻小青梅:傲嬌竹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