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我為王 » 第六百四十一章 先鋒城頭論短長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我為王 - 第六百四十一章 先鋒城頭論短長字體大小: A+
     

    相比起中原內地的諸多城池,先鋒城的存在似乎只是為了一個目的,那不是應對戰爭,他的每一個設計,每一處建設,無不是以戰爭中的有效性為目的,這樣的城池,自然談不上什麼舒適性,但作為一個應付戰爭而生的城池,卻是高效,快捷,把一切有可能影響到戰爭效果的東西,都摒棄到了最低。

    「這座先鋒城,是許原督造的。他只是高遠諸多部將之中,一個名聲不顯的人,想不到也有這樣的真材實學。」寧馨嘆了一口氣,看著身邊的牛奔牛騰,「反觀我大燕那些將領,當真是從井觀天,一個個談起兵法來口若懸河,可是落實到實際之中,卻是紙上談兵。」

    牛奔微笑道:「小姐,我們現在已經加入了征東府,高都督麾下的將領越厲害,大燕的將領越平庸,我們應當越高興才是。這樣,將來我們的復仇才會更順利一些。」

    寧馨展顏一笑,「是啊,我是應當高興,可是做燕人做得這麼久了,心裡總是會在有意無意之間,仍然無法丟掉這層桎梏,」

    「小姐,我有些不明白。」一向沉默寡言的牛騰看著城下被小姐稱許的那個許原,正在挑牲口一般地挑選著戰俘,那個叫羅尉然的將領一臉無奈地跟著他,直到許原挑完了一隊,他便大手一揮,將剩下的人歸攏到另一堆去。

    「有什麼不明白的?」寧馨看了他一眼。

    「小姐為什麼非得到這先鋒來?」牛騰遲疑了一下,接著道:「小姐,不是我說喪氣話,這場征東府與東胡的戰事,高都督著實落在下風,勝利與失敗。只在兩可之間,小姐到此,是將自己置與險境。而且,也沒有個這必要。那個高夫人與蔣議政。為什麼一定要求小姐到前線來,是懷疑我們的加入抱有其它的目的么?」

    牛騰心中有些怨憤,「要知道,小姐剛剛幫助他們在漁陽擊敗了檀鋒,為他們奪得了至關重要的安陸鐵礦,下頭這些俘虜,可就是那一戰的戰利品呢!」

    聽到牛騰的話,寧馨的臉上掠過一絲紅暈。葉菁兒的目的很明確,只是這一條,她卻無法向下屬們明說,便是自己,也覺得有些難為情。

    「牛騰,你說得不錯,這一場仗,征東府不僅不佔上風,甚至可以說是危機重重,但唯有如此。才能顯現我們的價值啊!」寧馨微微仰起頭,「與東胡一戰,可以說是高遠真正踏出燕國。爭霸天下的第一步,這一戰,如果勝了,高遠必將脫胎換骨,如果敗了,下場自然不言而喻,我們也只有在這場對他生死悠關的戰爭之中,投入自己的力量,才能在勝利之後換取豐厚的回報。牛騰,你仔細想想。如果等到高遠擊敗了東胡,大勢已定的情況之下。我們,還能有這樣體現自己力量的機會嗎?」

    「這便是投注,只有在對方本錢還微薄的時候,幫助他助入大量的賭本,最後才能得到的回報更多,錦上添花,哪裡比得上雪中送炭呢!」

    「我現在所要的復仇,已經不僅僅是要了檀鋒的命那麼簡單了,我要摧毀整個燕國,顛覆姬氏家族對燕國長達數百年的統治,讓這片土地上的王朝換一個名字。高遠,便是我最佳的選擇,當然,如果我選擇加入趙國或者秦國,或許也能達到目標,可是,我卻不想自己被人唾罵,想想荊如風現在的名聲吧,可謂是頂風臭三里了。換作高遠,可就不一樣了,一個燕國的大將,平滅東胡的英雄,由他來替代暴虐的現在大燕朝堂,那是再合適不過了,民間的抵觸情緒不會有那麼濃厚。只消善加疏導,必然水到渠成。」

    牛騰恍然大悟,「是屬下愚笨了。小姐親自到此助高遠成功,高遠必然會在事後難予小姐足夠的回報,小姐需要更重要的權利,更高的地位,來實現自己的報負。」

    「報負?!」寧馨臉上顯出一片苦澀,如果有的選擇,我當真願意當一個居家過日子的小女人呢!相夫教子,彈琴烹茶,那才是得意人生,可是那一切,都在檀鋒揮兵沖入寧府的那一刻,統統不復存在了。寧氏被連根拔起,僅僅剩下了自己這個女人來撐起局面,所幸的是,爹爹一生的經營,最終沒有落到檀鋒的手中。

    「牛騰,我讓你做的事情,現在怎麼樣了?」回過頭來,寧馨注視著牛騰。

    「小姐,我已經調集了我們所有能調動的人手,現在正通過各種渠道向東胡境風集中,可是小姐,這是我們所有的行動人手,行動一旦展開,就再無收手的餘地,只怕他們最後能活下來的會很少,此戰過後,不論勝敗,我們用於行動的人手就幾乎沒有了,僅僅只剩下那些暗釘和網路了。」

    「我先前就說過,這是關鍵一戰。征東府在東胡境內的情報網幾乎是空白,這是征東軍的危機,卻也是我們的機遇,所以,即便是投入所有的力量進去,也是值得的,該是他們體現自己的價值了。牛騰,你是這一次敵後行動的總指揮,我與你所講的一切,你都要牢牢記著。」

    「小姐放心吧,哪怕牛騰死在東胡,也會將小姐的吩咐一一完成。」牛騰點頭道。

    「盡量活著回來吧,我身邊的老人兒已經越來越少了。」寧馨嘆氣道。

    遠處有悶雷一般的聲音響起,這是冬天,自然不會電閃雷鳴,這是大規模的騎兵抵近的響動,眼前還沒有騎兵的蹤影便傳來如此的震動,顯然這股騎兵不少於數千騎,幾乎在地面震動的一霎那之間,城頭便響起了凄厲的軍號之聲。

    軍號,亦是征東軍的一大特色。除開徵東軍,幾乎所有國家的軍隊,都是擂鼓進軍,鳴金收兵,也只有徵東軍。採用的是一種鐵喇叭,不同的曲調代表著不同的含義,起床吹喇叭。集合吹喇叭,吃飯吹喇叭。進攻吹喇叭,撤退也是吹喇叭,這些不同的曲調,讓初入征東軍者,往往被弄得頭昏腦漲,不明所以。

    到了征東府,特別是加入監察院之後,寧馨包括牛奔牛騰。都接觸到了不少以前根本都沒有想過的新生事物,這些喇叭聲便是其中最淺顯的一種,只要每日聽得幾遍,自然都熟悉了,雖然曲調都特別古怪,這一點,精通音律的寧馨更為清楚。而像監察院著用以傳遞密信的密語,更加讓她覺得匪夷所思。密信,她很清楚,因為她與她的屬下。也經常採用密語傳信,但征東軍所使用的是一些數字,這種曲里拐彎的數字寫起來簡單至極。代表著的意思也是她所熟悉的壹貳摻四伍等意思,但更簡潔,每一個字,都有四個這樣的數字組成,一封密信,外人打開來看,完全不明所以,倒更像是鬼畫符一般,只有內行人。才能通過些數字的組合將其翻譯成具體的內容,這些東西。寧馨等人雖然已經知道,但卻還沒有在自己的部下採用。因為要培養這樣一個精通這些密語的人,所需的時間並不短。

    不過寧馨也知道,這種加密方式,顯然比起燕翎衛,虎豹騎包括黑冰台所使用的要更加安全有效。

    收回有些飄遠的思緒,寧馨注視著示警號音之後,瞬間便沸騰起來的先鋒城,一隊隊的士兵從城內各個方向向著城頭匯聚而來,每一隊都有軍官帶領,雖然事發突然,但卻井然有序,從這些戰士臉上,看不到任何慌亂的情緒。上得城來,士兵們立即便奔向自己的崗位,顯然,事先都已經劃分了各自的職責。

    而與城內的有條不紊相比,城外頭卻顯得亂了一些,那些正在被挑選的戰俘們,雖然聽不懂喇叭聲響的意義,但他們卻也能感受到大規模騎兵抵達的震動,再一看城上士兵的忙亂,那裡還有不明白的道理,頓時便慌亂了起來,周圍警戒的那些士兵則揮舞著鞭子,劈頭蓋臉地鞭打著那些著了慌四處奔走沒頭蒼蠅的傢伙,一邊鞭打一邊大聲地喝罵著,指揮著這些人,向著城內撤退。

    從警號開始響起,寧馨在心裡默默地計算著時間,不到一刻鐘的功夫,先前一片詳和的先鋒城,陡然之間,便變得戒備森嚴,城上,士兵林立,弓弩齊備,無數台床弩都上好了弩箭,一排排巨盾被推上了城頭,士兵伏於大盾之後,在他們的腳下,放著一柄柄上好弩箭的臂張弩。而在城內,所有的非戰鬥人員,都回到了家中,關門閉戶,先前還川流不息的街道,瞬息之間便變得安靜了下來。

    什麼是高效,這就是!

    許原急步走上了城樓,向寧馨躬身行了一禮:「寧副院長,可能有敵來襲,請副院長先去將軍府中休息吧,這裡,就交給我們了。」

    寧馨卻是抿嘴一笑,「許軍長,不必了,我就在這裡等著。」

    「等著?」許原有些不解,「寧副院長,東胡人弓箭厲害,城上著實有些不安全啊。」

    寧馨笑著搖搖頭,「我猜,來的不是敵人,或者是都督回來了,估計他是想檢閱一下你們應變的能力吧。」

    許原眨巴著眼睛看著寧馨,也就在這個時候,城樓最頂處,又響起了喇叭的聲音,這一次,卻是解除警報,也就在這個時刻,一片紅衣佔據了眾人的視線,這片紅色在一片雪白之中格外顯眼,外加上那面在風中獵獵作響的大旗,一下子就讓城頭之上所有人明白了來者是誰。

    「果然是都督回來了,這玩笑可開得有些大!」許原低聲道,有些敬佩地看了一眼寧馨,自己都沒有想明白,這個剛來先鋒城一天的寧副院長怎麼就看得這麼清楚。

    「這不是玩笑!」寧馨搖頭道:「這是檢閱先鋒城戰鬥力的一種方式,我想,都督會很滿意,許軍長,你要被褒獎了。」(未完待續)



    上一頁 ←    → 下一頁

    快穿炮灰女配這裡有妖氣瘋狂升級系統我們是兄弟少年歌行
    穿越農女之楊柳兒腹黑總裁心尖寵清宮熹妃傳叢林戰神聖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