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我為王 » 第六百三十四章 美人計是如何練成的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我為王 - 第六百三十四章 美人計是如何練成的字體大小: A+
     

    酒意微醺,不由有些亢奮,手腕一抖,那片藏於袖中的薄薄的刀片,靈巧的滑動在指間,五指轉動,刀片在手指間化為一道繞指白光,這門手藝是他在前世之時,陰人的絕佳法寶之一,往往在對手認為他已毫無反抗之力的時候,這片薄如蟬翼的刀片總會適時出現,將志得意滿的對手送進陰曹地府。

    只不過現在這門手藝已經快成了高遠自娛自樂的遊戲了。這個時代,個人之間的角力,是那些草莽匹夫們好勇鬥狠的勾當,像高遠這個位置的人,別說與人鬥狠,就是上戰場的機會也渺茫得很,好不容易掙取來一個機會,類似上官宏這樣的貼身打手總是衝鋒在前,狠不得把擋在他身前的對手一掃而空,而讓高遠縱馬跑跑便好。

    而如蔣家權這樣的老頭兒,但凡知道高遠又有了親自衝鋒陷陣的念頭,立即便會火燒眉毛地跳到他跟前,跟他大講一通道理,末了,往往會加上一句,如果事事都要上位者去親自拼殺,那我們征東府養那麼多軍隊幹什麼?養那麼多將領做什麼?吃乾飯么?

    蔣家權的語氣往往極不客氣,但高遠卻只能捏著鼻子聽著,這個小老頭在個人這方面,簡直無欲無求,唯一的念想,就是要扶著高遠一路前行,最終將他的師兄李儒所扶助的秦國擊敗,面對這樣一個幾乎是完人的傢伙,高遠想找他碴子都沒門兒。

    更何況,高遠亦知道,蔣家權是對的。征東府現在看似百業興旺,軍隊強盛,但這一切,全都繫於自己一身。麾下將領,可謂是山頭林立,匈奴一系。葉氏一系,扶風老兵一系。再加上類似於孟沖,許原,嚴鵬等外來系,可謂是各自都有自己的圈子,自己在,這些人都能團結在自己的周圍,心往一處想,勁往一處使。但如果自己不在了呢?

    葉菁兒雖然已經懷著了孩子,但一個小娃娃,你能指望他撐起大局?

    戰場之上,意外數不勝數,防護再嚴密,也擋不住百密一疏,更不可能預測到那些突發事件,一枚冷箭,便足以讓自己一命歸天。

    高遠搖搖頭,嘆息一聲。征東軍越來越強大的同時,自己也離戰場越來越遠了。像賀蘭燕還能在自己面前任性一下子,自己卻沒有可以任性的地方。每走一步,都得如履薄冰。

    「教頭,你來了?」外頭傳來上官宏的招呼聲,今天居然是他親自當值么,高遠先前倒是沒有注意到。這幾天上官宏也忙得緊,嚴鵬那裡調了十幾個紅衣衛過去充任軍官,郭老焉又帶著十幾個人去了許原哪裡,準備著保護賀蘭燕,紅衣衛本來就缺編嚴重。上官宏這幾天是上竄下跳地四處搜羅人手,不過以紅衣衛的標準。想要補齊這幾十個缺額又那裡是容易的事情,恐怕上官宏今後有他上火的時候。

    紅衣衛。本身就是高遠為部隊貯存的軍官,多幾個少幾個人保護自己,高遠並不在意,真有人殺到自己面前,想過自己這一關,這世上,可也沒幾個人。

    「嗯,你們都督在裡頭嗎?」賀蘭燕的聲音響了起來。

    「在呢!不過今兒個整整半天似乎都不太高興,晚上還多喝了幾杯酒。」上官宏刻意壓低的聲音響了起來,「教頭也知道,都督的酒量嘛,本身就不咋地,所以我便親自來輪值,那些小子們,不太了解這些啊!」

    屋裡頭的高遠不滿地哼哼了兩聲,什麼叫我的酒量不咋地,找個時間教訓他一下,當然,自己是不能親自上陣的,論起打架,兩個上官宏也干不過自己,不過說到喝酒,兩個自己也干不翻上官宏,還多半被他干翻。

    酒量,好像便是高遠永遠的痛啊!

    「看來是真有點生氣了哈!」外頭賀蘭燕嗬嗬地笑了起來,「許原那小子跑了,今個下午都過江跑到陳斌那裡去,說是去視察,其實是逃難,當時我還笑他呢,現在看來,這小子還真是了解你們都督啊,他要還留在先鋒城,你們都督鐵定要收拾他。」

    「教頭這時過來向都督道歉得么?」上官宏嘻嘻地笑道。

    「道什麼歉?」賀蘭燕得意地道:「我是來安慰他的。」

    外頭響起上官宏的乾咳聲,半晌,上官宏才道:「那好,那好,教頭去安慰都督吧,我先去瞧瞧下頭兒郎們。」

    上官宏的腳步聲遠去,門去吱呀一聲被推開了,跟著又是轟地一聲,很明顯,是賀蘭燕進來的時候,反腳踢在門上。

    不過此時的高遠卻是四仰八叉地躺倒在大案前鋪著的氈毯之上,本來就渾身酒氣,這個時候有意裝醉,倒也是像模像樣。

    走進來的賀蘭燕明顯沒有想到是這種狀況,吃了一驚,蹲在高遠面前,伸手推了推他,高遠紋絲不動,鼾聲反而還更響了一些。

    「真是生氣了啊?」賀蘭燕自言自語地道:「這得喝了多少酒才能醉成這樣啊?哥哥說我是一碗倒,你是三碗倒,瞧這模樣,倒是不止喝了三碗。」

    閉著眼的高遠心中暗恨,看來自己酒量不佳,已經成了征東軍公開的笑話了,先是上官宏,接著又來一個賀蘭雄,居然說自己是三碗倒。

    感覺到賀蘭燕伸手摸了摸自己的額頭,又推了推自己,高遠卻仍是閉目裝睡。

    「這樣可不行呢,躺在地上,會著涼的。」賀蘭燕摸著自己的腦袋,「看來是真將他氣著了,得,管他呢,先將他弄到床上去,等明兒醒來后再跟他道歉吧?不過這傢伙向來有些軟硬不吃,要怎樣才能讓他答應我去當這個師長呢?」

    賀蘭燕乾脆盤膝坐在了高遠身邊,想開了心事,要是高遠鐵了心要作梗的話,許原還真不敢留自己,就算自己強留在哪裡,他也能輕而易舉地架空自己的兵權,讓自己成為一個花瓶的師長,哪有什麼意思?

    想了半天,不得要領,末了,賀蘭燕突然發起恨來,明天早點來,施一個美人計,釣這個傢伙上鉤,不怕他不上當。

    想到得意處,不由伸手揪了揪了高遠的耳朵,還左右擺了擺,「明兒個一早,便讓你占點小便宜,然後再跟你說這事,不怕你不答應。」

    耳朵被揪得生疼,高遠心裡卻是笑開了花,讓我占點小便宜,哼哼,那有這麼便宜的事,我是鐵定要佔點大便宜的。

    心思一定,賀蘭燕便站了起來,兩手伸到高遠脅下,一發力,便將高遠半抱著拖了起來,向著不遠處的大床拖去,高遠的腦袋正好擱在賀蘭燕高高鼓起的胸脯上,隨著賀蘭燕艱難地向前,一下一下地體會著那高高峰巒的柔軟,高遠的身體頓時燥熱起來。腦袋左搖右擺,借酒裝瘋,肆意地佔著對方的便宜。

    「啊呀,你這個壞傢伙,醉成這樣還不忘佔便宜?」賀蘭燕看著高遠的腦袋不停地往自己的懷裡拱,頓時臊了個大紅臉,雖然與高遠定了毀,但她還結結實實是一個黃花大閨女呢,與高遠最親昵的舉動,也不過是發乎情,止乎禮的輕輕地擁抱一下,高遠也規紀得很,哪裡像今天這般放肆。

    身體有些發軟,險些便將高遠重新丟到了地上。

    從高遠躺著的地方,到大床還有十幾步的距離,賀蘭燕雖然不乏力氣,但這樣拖著高遠這樣一個昂藏大漢,仍是是吃力的緊,這可不關功夫的事情,打架除了力量,還講究技巧,有時一巧破千均,但現在賀蘭燕卻是全仗著力氣,這也就是他,要是換了如同葉菁兒那樣體質的,別說拖動高遠,只怕想將高遠移動一下也是休想。

    好不容易挪到床邊,拖著高遠,將他的屁股先擱在床上,然後彎腰想將高遠的頭放到枕頭之上,剛剛俯下身去將高遠的腦袋放好,賀蘭燕正準備鬆手,高遠一直吊在兩邊鬆鬆垮垮的手突然反抱上來,一下子摟住了賀蘭燕的腰,一個側身,已是將賀蘭燕扳倒在大床之上,一個翻身,竟是毫不客氣地將賀蘭燕壓在了身下。

    賀蘭燕一聲驚叫,瞪著眼睛看著睜開雙眼,眼中一片清明的高遠,「你是裝得?」

    高遠嘿嘿地笑了起來,兩個鼻子對著鼻子,臉與臉之間,只有那麼幾寸的距離,「要不是裝得,怎麼能知道你們這些傢伙在背後是怎麼說我的?燕子,你先前說要給我施美人計,這美人計兒怎麼用啊?能不能先說給我聽聽!」

    賀蘭燕粉臉通紅,直狠不得找個地洞鑽進去,只想馬上跑得遠遠的,但現在這個樣子,別說跑,就是移動一下也困難,除了兩隻手臂還是自由得外,身體其它的地方,都被高遠壓得死死的,該死的,是什麼東西硬-梆梆的頂著自己的小腹?賀蘭燕腦子裡剛剛轉過這個念頭,便已經明白那是什麼?

    輕嗯了一聲,全身都在這瞬間,似乎失去了所有力氣。

    感受到身下女子顫抖著突然軟下去的身軀,高遠霎那之間,雄性荷爾蒙大舉爆發,頭一低,張開大嘴,將對方的一張小嘴,整個地含在了嘴裡。

    賀蘭燕身體只是輕輕地扭動起來,雙手卻是環抱著了對方的腰身,兩條腿盤上來,緊緊地絞著高遠的雙腿,兩人毫無縫隙地緊緊地貼在了一起。

    屋外,上官宏巡視完回來的時候,剛好聽到屋裡賀蘭燕的那一聲驚叫,他先是一楞,接著便吐了吐舌頭,悄悄地打了幾個手勢,將周圍幾個崗哨的紅衣衛招了過來。

    「後退三丈設崗。」(未完待續)



    上一頁 ←    → 下一頁

    快穿:虐渣指導手冊光腦武尊我全家都是穿來的隱婚神秘影帝︰嬌妻,玩屠神之路
    無敵升級系統狂神進化快穿炮灰女配這裡有妖氣瘋狂升級系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