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我為王 » 第六百三十三章 心嚮往之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我為王 - 第六百三十三章 心嚮往之字體大小: A+
     

    回到先鋒城中的高遠,仍然感到很鬱悶,賀蘭燕跟著自己來到河套,自己就知道她懷著心思,這個女人自小便跟隨著兄長顛沛流離,人生的大半時間,倒是在戰馬之上渡過的,戰場於她而言,跟普通的生活並沒有什麼兩樣,在平常人看來避之不及的戰爭,於她而言,卻是有著非同尋常的吸引力。

    這是一個根本閑不下來,也過不了安生日子的女子。

    可是現在她的身份不同了,她不僅僅再是賀蘭一族的小公主,更是匈奴與征東府聯結的重要紐帶,更重要的是,她是自己的妻子,作為一個男人,高遠自然不希望自己的女人,仍然拿著刀去戰場之上去拼殺,去搏命。

    戰爭,是男人的事情,哪怕來自一個文明高度發達的時代,這一點,在高遠的心中,仍然不可更改。

    將賀蘭燕拘在積石城過了一年多,她終於是無法忍耐不住了。這一次帶著親手訓練出來的四百黑衣衛在大雁城小試身手,不但沒有解了她的饑渴,反而更勾起了她對戰爭的渴望。

    許原是自己的心腹愛將,賀蘭燕定然是不敢先去找許原,而是跑去嚴鵬哪裡遊說,不過她也不想想,嚴鵬是何許人也,那是河間郡前郡主,先在征東府的副議政的嚴聖浩的大公子,家學淵源,對於自己的心思也猜得很准,雖然也垂涎賀蘭燕的這四百黑衣衛,但卻絕不會答應賀蘭燕這樣的要求。可恨許原,看似多智,實則不然,被賀蘭燕耍得團團轉,現在木已成舟。要是自己強行將賀蘭燕拘回來,只怕後院馬上要起火。

    賀蘭燕那性子,真要吵將起來。自己真還無可奈何。也罷了,只能叮囑許原。一定要保護好好,賀蘭燕是萬萬不能出事情的。

    心裡不舒坦,便再懶得出城去巡視,而是窩在屋裡出理積石城轉來的一份份的文件,倏忽之間,一個下午便這樣過去了。

    天黑得挺早,鬱悶的高遠在晚飯的時候,不由多喝了幾杯。可恨的許原身為先鋒城的駐守大將,居然躲得遠遠兒的,整個下午都沒有露面,叫人來問,這小子居然出城過河去陳斌的駐地視察去了。

    狗屁的視察,擺明了是要躲自己,生怕自己秋後算帳,找他的麻煩。

    攤子大了,各人都有各人的想法了,反不如先前當兵曹的時候。孫曉他們幾個對自己言聽計從,自己使一個眼色,他們便能知道自己想什麼。哪像現在?

    高遠搖搖頭,這便是發展的代價吧,現在北方野戰集團軍直面東胡,第一軍和第二軍又頂在最前沿,下屬的將領們想法設法地增強自己的實力,以期在接下來的戰爭之中立下頭功,也是無可厚非的事情。

    想起孫曉,高遠心中不由一動,從大雁城這一戰。充分看出孫曉對於全局把握能力的不足,作為一個集團軍的部指揮。孫曉欠缺得很多,是不是換將呢?

    想了一會兒子。搖搖頭,將這個想法拋開,

    自己手下四個野戰集團軍,賀蘭雄無可替換,因為自己需要樹起賀蘭雄這面匈奴旗幟來吸引更多的匈奴人投到自己的麾下,再說了,由孟沖和他搭檔,自己也放心,從目前來看,效果極佳,賀蘭雄雖然也對大集團作戰並不擅長,好在他虛言納諫,大型作戰的規劃,完全交給了孟衝來做,這使得孟沖對於東方野戰集團軍的控制力,比起賀蘭雄這個名正言順的集團軍司令官還要強。兩人互相制約,正好湊成一對。

    而葉重,葉真,兩人都是葉府家將出身,底蘊深厚,大局觀極強,自身本領也過得硬,說起來也算得上是自己的家臣,忠心勿容置疑,等收拾完東胡謀奪琅琊等地之時,葉重葉真的身份便是一個響亮的口號。

    孫曉雖然能力不足,但卻是自己麾下平民將領的領頭者,顏海波,步兵,那霸,雖然現在分屬不同的集團軍,但毫無疑問,他們都是以孫曉為首,自己不能寒了這些人的心。孫曉雖然能力略欠,但現在自己在北方集團軍坐鎮,倒是可以幫他掩飾了這一點,便讓他坐鎮在大雁城吧,還是干他的老本行。等自己拿下了東胡,便讓他坐鎮大雁城,替自己經略河套和一部分遼東地區。

    孫曉的忠心自己是放心的,將這片自己規劃中的糧倉交給他,亦能令人不再擔憂,而且拿下遼東之後,再向外擴展勢力,敵人便不算太強,他也應當能勝任。

    東胡,當務之急還是征服東胡啊!想到這一點,高遠的腦袋不由有些隱隱作痛,宇文恪大敗而回,東胡之主索普大怒,已是剝奪了宇文恪的一切職務,賦閑投置,轉而任命了顏乞為河套行營大將軍,集結了數部近五萬騎兵,準備再入河套。而其中讓高遠頭痛的,便是這五萬騎兵之中,有著多達五千人的宮衛軍。

    整個東胡,宮衛軍也只有三萬人,除開鎮守和林的兩萬人之外,另有五千人,駐守在東胡勢力的起源地,白山黑水之間的那片區域。

    看來索普這一次是真正開始認認真真地對付自己了,而自己現在河套的兵力並沒有任何的優勢,整個北方集團軍,現在只有三萬人左右。其中許原麾下一萬五千餘人,嚴鵬麾下一萬餘人,大雁城的孫曉的司令部直屬軍隊只有五千人。而騎兵,更是只有五千餘騎,這還得算上自己的紅衣衛與賀蘭燕的那四百多黑衣衛。

    就實力而言,仍然是東胡占著絕大的優勢,也難怪包括檀鋒在內的所有人,都並不看好自己的征東之舉啊。

    高遠不由笑了起來,誰都想等著自己兵敗之後,來痛打落水狗呢。

    雖然如此,但高遠卻絲毫沒有氣餒,自己在河套也不是沒有優勢的,先鋒城,統萬城,已經像兩棵釘子一般扎在了河套,東胡人想要擊敗自己,首先得拿人命來填這兩城,更何況,兩城的前面,還有一條遼河呢。想要過河,便等著將河水染紅吧。

    相比於遼河西岸自己的重點經營,在東岸,征東軍則是採取的摻沙子戰術,一個個的堡寨每隔十數里便有一個,內里駐紮著數十名到一百名不等的兵力,人不多,但武器卻是最好的,磨!這便是高遠在東岸的策略,顏乞想要完全控制東岸,便得將這些堡塞一個個的拔除,而拔除這些堡塞的代價,想必會讓他心痛肚痛的。

    東岸的這些士兵,其實便等於是棄子,他們唯一的作用,便是用來消耗東胡的兵力,在平原上作戰,恐怕五到十個步兵,才能換到對方一個騎兵,但有了堡塞和犀利的武器,一個步兵甚至能換到幾個騎兵的性命。這是一筆劃算的買賣。

    自己在東岸投入了三千兵力,由許原麾下陳斌統一指揮,相信以陳斌的能力,不會看不出這內里的玄機,但此人毫不猶豫地便接下了任務,倒也是個人物,如果這一次他很好地完成了任務,此人倒是可以重重提拔。

    高遠覺得隨著自己的地位越來越高,心腸也越來越硬了,三千士兵的性命,自己竟然隨意便將他們碼上了賭檯,賭得就是他們能消耗掉更多的東胡騎兵,給敵人造成沉重的打擊。

    他揉揉隱隱作痛的太陽穴,一將功成萬骨枯,現在自己終於是能深刻的體會到這句話了。對於東岸的三千駐軍,自己唯一能做的,就是在適當的時機,派出麾下騎兵,去支援他們的作戰。有了第一橋的存在,使得自己能夠隨意進出東西兩岸。

    今年,顏乞是來不及發動攻勢了,他能在今年將河套大營立起來就不錯了,東胡初創,那些來自各部的軍隊,他需要用來整合的時間就不少,開春之後,便是兩方的較量了。

    想起來年的戰事,高遠不由笑了起來,說來自己距離河套平原的距離要遠得多,但到了明年開春,自己已經能做到糧食自給自足,不再需要長途補給,積石城只需要給自己運來足夠的武器就好了,這大大減輕了積石城的轉運壓力。

    而相比於自己,顏乞的後勤卻完全需要長距離的運輸,這其中耗費的錢糧,也不知現在的東胡能撐多長時間。

    索普現在意識到自己奪取河套平原的決心,未免太晚了一些,自己可以拖,東胡人卻是拖不起的。戰事每膠著一天,戰爭的平衡便會向自己傾斜一分。

    想到這裡,高遠不由又得意起來,一般人走一步看一步,有眼光的人走一步看三步,而自己,走一步看十步,自然要佔據上風,現在自己都有些迫不及侍地想要與顏乞交手了。當年在遼西城,自己領教過了顏乞的個人武力,自己廢了他一隻手,現在,自己要再次領教他的統兵能力了,卻不知他對不對得起東胡第一大將的稱號。(未完待續)



    上一頁 ←    → 下一頁

    最強神話帝皇快穿:虐渣指導手冊光腦武尊我全家都是穿來的隱婚神秘影帝︰嬌妻,玩
    屠神之路無敵升級系統狂神進化快穿炮灰女配這裡有妖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