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我為王 » 第六百二十七章 過河?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我為王 - 第六百二十七章 過河?字體大小: A+
     

    易水河畔,三千鐵騎矗立,周長壽勒馬立於河堤之上,看著身前那一座架於河上的浮橋,卻遲遲沒有下達渡河的命令。

    這座浮橋是在趙國重新取得對全城,渭城等五城的控制權之後新建的,名義上是為了方便兩岸之間商業的交流,人員的往來,但實則上,那個時候,姜新亮便已經有了投趙的心思,這座橋的搭建,便是為了方便趙軍能在必要的時候,迅速地通過易水河,進入到漁陽郡中。

    橋就在眼前,漁陽郡也似乎就在手中,但是,周長壽卻在這個關鍵的時候,躊躇了。

    四周的將領心中雖然焦急,但卻無一人發聲,只是將目光投注在他的身上,拿下漁陽郡,燕國最後一支能戰的郡兵便將不復存在,周玉與檀鋒這幾年雖然拼盡全力,練出了一支新軍,但這支軍隊,目前卻被齊國牽制著,另一支強軍征東軍,只怕恨不得燕國早早就垮了,更不會在這個時候插手,所有的一切都顯得那麼順利,那麼遂人心。但正因為一切都太遂心了,周長壽反而猶豫了。

    跟著趙牧久了,周長壽也明白,但凡看起來美好的東西,內里說不定就包裹著要人命的玩意兒,檀鋒不是笨蛋,相反,這個人是讓太尉也刮目相看的人物,這一回趙拙遇刺,如果說背後沒有檀鋒的影子,周長壽是怎麼也不會相信的。

    燕國勢弱而趙國勢強,這個當口,檀鋒沒有理由去招惹趙國,如果他偏偏不顧一切這樣做了,那肯定是因為他已經知道趙國在打漁陽郡的主意,他要讓趙國自顧不遐。可僅僅就是這樣么?周長壽沿著這個思路想了下去。

    僅僅是這樣嗎?

    會不會這是一個巨大的誘餌。甚至連姜新亮也是這個誘餌的一部分?

    太尉帶著一萬精銳離開,,留給自己的便是這三千鐵騎還有一萬守軍。但一萬守軍分佈在五城,平攤開來。每城不過只有二千餘人,唯一能機動的便是自己現在帶的這三千騎兵。

    邯鄲出了大亂子,而風暴的中心漁陽郡卻一如平常,平靜得讓人感到不可思議。

    姜新亮可信么?

    如果他可信,檀鋒有什麼后招?

    自己一旦過河,會有什麼後果?

    看著面前的這座巨大的浮橋,周長壽突然打了一個寒噤,假如。假如自己一旦過河后,這座橋突然沒了,自己怎麼辦?

    越想越是驚悚,周長壽不由想起趙牧臨走時說過的話,臨可放棄,也不能冒進。直到此時此刻,周長壽方才明白作為一個決策者有的時候該有多麼為難。以前他在趙牧的麾下,趙牧說什麼,他就去做什麼,很少有自己需要決策的東西。即便有,那也是在戰場之上,臨時的戰術變化。但現在,趙牧給了他一個兩可的建議,到底怎麼做,卻需要他來拿主意,這個主意一旦拿錯,付出的可就是無數人的性命。

    趙國內亂將起,自己這裡決不能出漏子,假如這真是一個圈套,針對的就是自己麾下這數千騎兵的話。一旦中計,不僅是這幾千騎兵不保。好不容易重新奪來的全渭五城,也必然守不住。而此時此刻,國內是斷然沒有足夠的力量發起反擊的。

    或者,這才是檀鋒想要的。檀鋒不但想要挫敗趙國侵奪漁陽的謀算,甚至還打算著反咬一口。

    「將軍!」身邊一名將領低聲提醒道:「要不要現在就過河?」

    周長壽吸了一口氣,巨大的誘惑就在眼前,如果不試一試,總是不甘心的。

    「甘寧,你帶五百騎兵先過河,剩下的,先駐紮下來。」周長壽吩咐道。「何開來,你的虎豹騎動作太慢了,我要知道九原方向燕軍的動向,漁陽郡的具體情況,還有,漁陽郡兵各支部隊的動向。」

    「遵命!」兩個將領同時躬身領命。

    趙騎開始渡河,看著一個接著一個的騎兵牽著戰馬,走在隨波起伏的浮橋之上,周長壽亦是重重地吐出一口氣,是騾子是馬,總得拉出來騮騮才是。

    距離易水河邊不遠的一處小村子之中,檀鋒皺著眉頭聽完了哨探的回報,扼腕嘆息,「我小瞧周長壽了。此人是趙牧麾下猛將,向來以猛打猛衝而聞名天下,想不到,獨擋一面的時候,卻是如此一個謹小慎危的性子,難怪趙牧將他留下來。」

    「大人,此人不過河,只是派出小股人馬前來試探,我們可就有些為難了。」寇寒楓:「出擊,最多吃了這一小股人馬,於事無補,不出擊,任由這股騎兵深入的話,我們的布置可就要暴光了。」

    「再試一試吧,寇寒楓,你親自去,迎上那支先過河的騎兵,告訴他們,姜新亮的圖謀已經被我發現了,我策反了幾支漁陽郡兵,現在正向漁陽郡城進發,準備進攻漁陽郡城,姜新亮危在旦夕,請周將軍迅速過河援助郡城。」檀鋒道。

    「屬下遵命!」寇寒楓用力地點點頭,轉身便欲離開。

    「寒楓!」檀鋒突然叫住了他,看著他的眼睛,道:「你這一次去,是有性命危險的,如果周長壽瞧破了,必然不容你回來,但你是姜新亮的親衛統領,也只有你去,方才能取信於他,你明白我的意思嗎?」

    寇寒楓微笑道:「大人,寒楓明白,不過為了大燕,寒楓並不怕死,只要能誘使那周長壽過河,我雖死猶榮。」

    檀鋒點點頭,「我會調集人馬,做出攻擊漁陽郡城的假象,希望能夠成功。只要周長壽的騎兵過了河,我埋伏在易水河左近的燕翎衛數百精銳便會出擊,燒掉浮橋,那個時候,周長壽之三千騎兵便會成為翁中之鱉,滅了這三千騎兵,他分駐於全渭五城的那些守軍便不足為慮,我們就可以揮動漁陽郡兵和九原郡兵,將這些故土再次收回我們大燕的懷抱,嘿,趙國內亂將起,等他們平定國內的亂子之後,這五城,他們卻是再也拿不回去了。」

    「大人放心,寒楓一定不辱使命!」寇寒楓深深一揖,轉身大步而去。

    一天之後,易水河畔,趙軍大營地,周長壽看到了寇寒楓,寇寒楓先是找到了過河的甘寧所部,然後再由甘寧派人陪同,找到了周長壽。

    「周將軍,請救救我們郡守吧!」一看到周長壽,形容狼狽,憔悴不已的寇寒楓當即拜倒在地,「我們郡守快要堅持不住了。」

    「起來說話,說詳細一點。」周長壽扶起寇寒楓,溫言道:「姜郡守那裡出了什麼事情?」

    寇寒楓悲聲道:「周將軍,本來一切都在按照計劃行事,可是不知為什麼,檀鋒卻得到了風聲,竟然親自到了漁陽郡中,策反了郡守麾下數位將領,連城門將軍陳宮也被他拉了過去,若不是郡守反應迅速,當即便斬了陳宮,漁旭郡城已經丟了,但即便如此,郡城也已經大亂,因為陳宮的死,城門守軍發生嘩變,雖然被鎮壓下去,但卻十去五門,現在,數支駐外的郡兵在檀鋒的指揮之下,已經逼近郡城,一旦檀鋒開始進攻,郡城危矣,郡守危矣,請將軍速速發兵,救援郡守,漁陽郡上下,無不感恩。」

    「原來檀鋒親到漁陽郡啊!」周長壽驚嘆道,「我現在過河,還來得及嗎?」

    「來得及的,將軍麾下,鐵騎無雙,過了易水河,全力赴援,最多一日,便能抵達郡城之下,那個時候,內外合擊,當能擊潰叛軍。」寇寒楓肯定地道。

    「九原那邊的燕軍現在是個什麼動靜?」周長壽問道。

    「九原郡兵,現在也應當在向漁陽郡移動。」寇寒楓道:「雖然我們被困於城中,不知道詳情,但檀鋒肯定會調集九原郡兵來加強對漁陽郡城的攻擊,周將軍,現在我們就是要搶時間啊,如果九陽郡兵先到,郡城肯定就守不住了。」

    「好!」周長壽霍地站了起來,「寇將軍,你卻先回去告訴姜郡守,我部將立即過河,馳援漁陽郡城,最多一天功夫便能抵達,你讓他無論如何也要堅持下去。」

    「將軍答應過河了?」寇寒楓大喜。

    「當然,姜郡守一心要歸我大趙,我大趙軍人,怎麼能寒了姜郡守這一片赤子之心。來人,給寇將軍準備兩匹馬,讓寇將軍先回去報信,各軍立刻準備渡河!」

    「喏!」四周傳來趙軍將領們如雷一般的回聲。

    寇寒楓大喜過望,向著周長壽深深一揖,「寒楓替郡守謝過周將軍大義,如此寒楓便先回去報信了。」

    「寇將軍請!」周長壽微笑著道。

    寇寒楓騎上趙軍換給他的戰馬,踏上浮橋,徑自過河遠去,看著寇寒楓遠去的背影,周長壽臉上的微笑漸漸消失。

    「來人,傳令給甘寧將軍,讓他馬上回來。」周長壽冷冷地道。「檀鋒小兒,竟敢如此欺我,難道我是白痴么?」

    正在摩拳擦掌的一應趙軍將領聽到周長壽的命令,頓是大為驚訝,「將軍,不過河了么?這是為什麼?」

    周長壽冷笑,「過河?只怕檀鋒已經給我挖了一個大大的坑在等著我跳下去呢?寇寒楓說他是自漁陽郡城一路飛奔而來,但你們算過時間嗎?其次,像他這樣一路飛奔,如果真是自漁陽郡而來,他胯下的戰馬早就廢了,可是你們瞧瞧,那匹馬可有要廢的模樣?」

    眾人回頭,看著寇寒楓騎來的那匹戰馬,正在悠閑地啃著青草,雖然全身上下都是汗津津的,但絕不是跑廢了的模樣。(未完待續)



    上一頁 ←    → 下一頁

    蓋世雙諧絕世狂仙生活系男神合體雙修怪談專賣店
    劍道通神最強神話帝皇快穿:虐渣指導手冊光腦武尊我全家都是穿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