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我為王 » 第六百二十五章:早有防備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我為王 - 第六百二十五章:早有防備字體大小: A+
     

    曾憲一從外表上來看,就是一個四肢發達,頭腦簡單的武夫,但實則上,這副純粹的,粗豪的外表之下,掩藏得是一個七竅玲瓏心,否則,他也不可能當年瞞過姜大維,成為了姜大維信任的親衛統領,從而在姜新亮推翻他父親的政變之中,起到舉足輕重的力量。.[23][wx].

    所以,當葉真與牛奔出現在他面前的時候,他是相當冷靜的,並沒有喊打喊殺。

    「葉真將軍,我需要你給我一個解釋。」他看著葉真,「我們家郡守與高將軍是有協議的,近一年來,我們雙方也合作愉快,高將軍眼下正與東胡鏖戰,我可不信在這個時候,高將軍會讓你們大舉入侵漁陽郡,漁陽兵雖然比不得征東軍善戰,卻也不是繡花枕頭。」

    葉真微笑著,雙手一攤,「曾將軍,如果我說,我們這段日子以來的舉動,都是為了救你,你會信么?」

    曾憲一眉頭跳動了一下,強自壓下了心中的怒氣,派往郡城的信使一去了無影蹤,也不知是不是落到了征東軍的手中,如果不是現在自己後路斷絕,面前又頂著征東軍數千步卒,自己又何須與葉真虛以委蛇?手裡這三千人馬,是漁陽郡兵之中的精華,如果沒有必要,曾憲一是絕不想與征東軍開戰的。

    「葉將軍在說笑么?我有什麼需要你救的?」他冷冷地道。

    「我就知道你不信。」葉真搖搖頭,「曾將軍,姜新亮要帶著漁陽郡一齊投奔趙國,你當真以為他做得神不知,鬼不覺么?」

    曾憲一臉色大變,手已是握上了刀柄,險些便脫口叫出來人兩字,看著對面泰然自若的兩個人。他生生地把涌到了嘴邊的兩個字又吞了回去。

    「葉真將軍,你在胡說些什麼?」他一字一頓地道:「飯可以亂吃,話不能亂說,你莫道我不敢將你們怎麼樣,葉真,你在征東軍中地位極高,又與高夫人關係非同一般,我拿下了你,征東軍還敢對我如何?」

    葉真哈哈一笑,「曾將軍。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為,說實話,姜新亮讓我家將軍很失望。本來呢,我們征東府與燕國朝廷的關係也不怎麼樣,姜新亮就算是拉旗叫喊要脫離燕國自立為王我們也沒啥好說的,但你要投趙國,那可就不一樣了。我們不能不管啊,再則。你即便要做,也要做得隱秘,做得神不知鬼不覺才好,可現在。搞得路人皆知,曾將軍,我們站在你面前,對你說出了這個你們認為的大秘密。那麼,你認為燕國朝廷不知道?檀鋒不知道嗎?」

    曾憲一的臉色慢慢地變白,一點一點。慘白的臉上開始滲出大滴的汗珠。

    「你們想幹什麼?檀鋒是不是已經調集大軍開始進攻漁陽了,你們將我困在這裡,是想讓我不能回援漁陽,對不對?葉真,如果真是這樣,那我可要不客氣了,拿下你,逼征東軍讓路,我要回漁陽郡去。」曾憲一厲聲叫道。

    葉真搖搖頭,走到一邊,徑自拉了一把椅子坐下,「曾將軍,你把事情想得太簡單了。檀鋒,如果我們的情報沒有錯的話,此時,他就應當在漁陽郡城裡,他一旦動手,你的姜郡守是不是還活著,我都有疑問。」

    「漁陽郡在郡守的掌控之下,檀鋒如果真敢進郡城的話,那是他自投羅網。」曾憲一難以置信。

    葉真哈哈一笑,「曾將軍,請恕我直言,如果檀鋒出現在漁陽郡城,便代表著姜新亮已經根本無力控制郡城,也無力控制麾下軍隊了。不用指望趙軍了,檀鋒老謀深算,連施巧計,此時,趙國已經後院起火,趙牧心急火燎地回去撲火了,剩下一個周長壽,不被檀鋒打得滿地找牙那才是怪事呢!」

    「我還是難以相信。」曾憲一緩緩搖頭。

    「曾將軍,我說我們是來救你的,此話並沒有水份,你是姜新亮的心腹,檀鋒不會忘了這一點,如果他已經殺了姜新亮的話,那就絕不會放過你,或許下一刻,要你帶兵回漁陽城命令就會抵達,到時候,你只要拿下送信來的信使,一切便真相大白。」葉真道。「曾將軍,現在看起來,你並不會信我們,我也不再多說,這便回去,如果一切如我所言,我在城外大營里等你,何去何從,曾將軍你自己拿主意吧!」

    看著兩人施施然離去的背影,曾憲一的手幾次舉起,又終於放下,到了這個當口,他已經是信了六七成了,葉真到自己這裡來,無外乎是眼饞於自己麾下這三千兒郎還有安陸這塊地方,征東軍想要進入漁陽郡,也不是今天才有的事兒。只是眼下高遠與東胡打得熱火朝天,征東軍力有未逮,只能按兵不動,要不是因為這樣,郡守也不會讓自己帶著三千兒郎駐紮於此,不就是為了防備征東軍么?

    可現在,征東軍沒有動手,漁陽郡卻要丟了。

    做事怎得如此不機密?曾憲一在心裡哀嘆一聲。看征東軍的架式,是絕不會放自己回援漁陽的,如果真如葉真所說哪般,自己回去,除了羊入虎口,還真有用么?

    如果漁陽已經落到了檀鋒手中,那麼曾憲一可以肯定,漁陽郡中,只怕大部分的軍隊早就倒戈了,只是瞞了郡守與自己兩個,那個檀鋒,恁地陰險,只怕早就開始布局了。

    心中七上八下,但曾憲一卻仍然抱著萬一的指望,萬一郡守識破了對方的陰謀呢?

    心中患得患失,便只覺得時間異常難熬,葉真離開安陸已經整整一天了,漁陽郡城方面,依然沒有絲毫的消息傳來。這已經是極不正常的了,如果一切無事的話,與漁陽郡城之間,每三天,便會有一撥信使來到安陸的。葉真說他並沒有封鎖馳道,那信使便應當如期出現。

    獨對面前上盞孤燈,曾憲一如坐針氈。

    「將軍,郡城方面來人了。」門外匆匆進門的衛兵,一句話便讓曾憲一如同觸電一般跳了起來,抬步便向衝出去,跨出去一隻腳后,卻又收了回來。

    「來了幾個人?」

    「七八個人。」

    「你可認得?」

    「認得倒認得,不過不是以前的鐘闊鍾校尉,而是姜郡守親衛營里的人,以前在郡城的時候,也見過幾次,有點映象。」衛兵道。

    曾憲一深深地吸了一口氣,壓低了聲音,對衛兵說了幾句話,衛兵驚訝地瞪大了眼睛,不解地看著曾憲一。

    「去,照我所說的去做,這幾個人,只怕已經背叛了郡守。」曾憲一手扶著腰刀,眼神之中,閃過一絲絲殺氣。

    「明白了!」衛兵打了一個顫,飛快地跑了出去,按照曾憲一的要求去做布置。曾憲一則是定了定神,大步向著外廳走去。

    「屬下親衛營校尉韓定,見過曾將軍!」廳中,一名校尉看見曾憲一走進來,趕緊上前一步,向曾憲一見禮。

    「嗯,怎麼是你來,以前不是由鍾闊負責與這裡的聯繫的么?」曾憲一點點頭,走到中間的主位之上坐下,伸手出去,「郡守的信呢?」

    韓定微笑著從懷裡掏出一封火漆密封的信封,雙手呈給曾憲一,「本應是鍾校尉來,不巧這兩天鍾校尉也不知吃錯了什麼,拉肚子拉得人都脫了形,哪裡還騎得馬出得門,郡守便讓我來跑這一趟。」

    「是么?」曾憲一皮笑肉不笑地撕開火漆,看似隨意地問道:「郡城裡這段時間有什麼事情么?」

    「沒有,只是聽說檀鋒突然出現在九原郡,朝廷駐紮九原的軍隊也動了起來,聽郡守說,似乎是不懷好意。」韓定道。

    「真是如此啊!」曾憲一感嘆地道:「郡守可是要我率軍迴轉?」

    看到曾憲一併沒有看信,而是看著自己,韓定楞了楞,道:「屬下倒是聽寇將軍說起過,郡守似乎是想讓曾將軍去往九原方向,以防備檀鋒有可能的進攻,必竟這當口,出不得任何差錯啊!」

    「這當口,什麼當口啊?」曾憲一冷笑道:「看來你知道得不少啊?」

    韓定臉上微微變色,「是,寇將軍一直對在下頗為信任,所以,與趙國相商的那些事情,屬下也是參與了的。」

    「原來如此!」曾憲一哈哈大笑起來,拍拍巴掌,嘩啦一聲,從門外,立時便湧進來數十名全副武裝的士兵。

    「將這人給我拿下!」曾憲一喝道。

    韓定大驚之下,卻是沒有束手就擒,身子一聳,腳下用力,卻是向著曾憲一急衝過來,腳跨出一步,腰中鋼刀已是出現在手中,徑直一刀,便向著曾憲一刺來。

    「鼠輩敢爾!」曾憲一怒喝一聲,側身,拔刀,當的一聲響,韓定手中的腰刀已是被一斷為二,跟著一腳飛起,正中韓定胸腹,平平地摔了出去,重重的落在地上。衛兵們蜂湧而上,將他牢牢地按在地上,轉眼之間,便已是五花大綁起來。

    被按著跪倒在地上,一名衛兵揪著韓定的頭髮,將他的頭拉起來面對著曾憲一。

    韓定嘴角里,鮮血沽沽地流出,看著曾憲一,卻是在笑著:「原來,原來曾將軍早有防備了。」(未完待續。。)



    上一頁 ←    → 下一頁

    桃運雙修末日樂園蓋世雙諧絕世狂仙生活系男神
    合體雙修怪談專賣店劍道通神最強神話帝皇快穿:虐渣指導手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