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我為王 » 第六百二十二章:四方雲動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我為王 - 第六百二十二章:四方雲動字體大小: A+
     

    周長壽轉身便嚮往走,眼下顯然已經到了最危急的關頭,他們要是反應慢一點,到嘴的肥肉便會被別人搶走,這種煮熟了的鴨子飛走的事情,趙牧不想再讓自己碰上第二次,檀鋒雖然年輕,但趙牧卻絲毫不敢小視於他,這個年輕的燕國權臣,在無聲無息之中,可是讓燕國權傾朝野數十年的寧則誠一朝垮台的傢伙。既然他已經下手,只怕姜新亮便危在旦夕。

    周長壽大步走到門邊,卻險些與門外一個飛奔過來的傢伙撞了一個滿懷,周長壽眼急手快,一閃一拉,已是將來人生生地抓住,看到來人的臉龐,周長壽心中不由格噔一下,飛跑過來的正是趙牧要找的何開來,可看此人臉上的驚惶,只怕是出大事了,何開來是虎豹騎中的高級將領,很少有事能讓他如此動容的。

    「出什麼事了,何將軍,如此匆忙?」趙牧也站了起來,與周長壽一樣的感覺,他的神情也極其的嚴肅。

    「太尉,邯鄲傳來了消息。」何開來的聲音有些顫抖,身體也在顫抖,顯然,這個消息讓他有些驚惶失措。

    「邯憚出了什麼事?」趙牧厲聲喝道,邯鄲乃一國之都,如果出了事情,那可就非同小可。

    「趙拙死了。」何開來像是用盡了全身力氣,才迸發出這一句話。

    聽到何開來的這四個字,一隻腳已經跨出門去的周長壽霍地轉過身來,瞪著何開來,滿臉的不可思議,而趙牧聽到這四個字,亦是呆了片刻,然後卟嗵一聲,跌坐在了椅子之上。

    趙拙死了,對於外人來說。趙拙是一個陌生的名字,但對於趙人,特別是對於屋內的這幾個人來說,趙拙卻代表著趙國之內一股強大的勢力,一股可以與趙王趙無極分庭抗力的勢力。因為趙拙是子蘭的長子。

    代郡增兵,便是以趙拙入薊城任官,其實也就是作為一個人質方才換來的,因為趙拙入邯鄲,趙王趙無極不得不同意了子蘭擴充代郡郡兵到五萬的奏請,當時也讓包括趙牧在內的所有人。都大大地鬆了一口氣,子蘭既然讓趙拙入邯鄲,可見還是沒有反意的,只不過是因為趙王無極的咄咄逼人,所以才想要擴軍自保,趙拙在邯鄲,便等於是趙王與子蘭之極的一個緩衝,雙方都能因為他的存在,而保持微妙的平衡和有限的相互信任。

    但現在。趙拙死了。

    「是秦國人下得手,還是燕國人下得手?」在這一瞬間,趙牧似乎又蒼老了好幾分,這些年來。他一直小心翼翼地維護著對趙國的忠誠,同時又維繫著與子蘭的友情,但現在看起來,這一切的努力都將化為泡影了。

    「都不是!」何開來低下了頭。

    「那趙拙是怎麼死的。難道是你們虎豹騎么?趙杞他的腦袋裡就算是進了水,也不可能去做這種愚蠢的事情吧?」趙牧猛地揮臂,將大案上的所有東西都掃到了地上。劈里啪啦一陣亂響之中,將周長壽與何開來都嚇得心驚膽戰,兩人從來沒有看到過趙牧如此失態的時候。

    「是公子鈺。」何開來低聲道。

    身後傳來咕咚一聲吞咽口水的聲音,那是周長壽,顯然,他被這個答案給驚著了。公子鈺,是趙王趙無極的第二個兒子,生性勇武,但卻脾氣暴燥,是個一點火就著的傢伙。

    「公子鈺怎麼會動手殺害趙拙?」趙牧深深地吸了一口氣,雖然作好了一些心理準備,但所得到的結果,果然是最壞的那個。

    「十數天之前,也不知是巧合還是其它的原因,公子鈺與趙拙兩人同時都在金滿樓酒樓里飲酒聽曲,席間卻起了衝突,後來調查知道,是公子鈺因為子蘭在代郡擁兵自重,意圖對抗邯鄲一事質問趙拙而起,趙拙反辱相譏,公子鈺大怒,兩人便動起手來,他們所帶的護衛也加入了進來,混亂當中,趙拙也不知被誰捅了一刀,正中要害,當場就死了。」何開來道。

    「好巧,真是好巧啊!」趙牧冷笑起來。「趙杞是吃乾飯的么?這還用問嗎,公子鈺的身邊,肯定有姦細,不是黑冰台的人,就是燕翎衛的人,說不定兩方面的人都有,抓起來了沒有,一個也不能讓他們跑脫,一個個的審。總能查個水落失出。」

    何開來咽了一口唾沫,看著趙牧,「公子鈺發現趙拙死了之後,怕他的護衛們去報信,將趙拙的護衛殺了一個一乾二淨,雙方打鬥激烈,公子鈺的手下也是死傷慘重,當天公子鈺帶著他倖存下來的人跑了之後,趙大人知道大事不好,立即派出虎豹騎去拿那些護衛,可就在短短的一個時辰當中,那些護衛們全都死了,只剩下了公子鈺一個人,也是重傷,這些護衛都是在隨著公子鈺逃跑的過程當中被刺殺的。」

    趙牧閉上了眼睛,只餘下胸膛不停地起仗,好算計,當事人全死光了,只剩下一個公子鈺,可這人全死了,拿什麼來審出真相,說是有人挑撥?有人離間?光憑嘴么?子蘭會信?

    「太尉,眼下恐怕只有一個辦法,能消除子蘭的怒火。」周長壽走到了趙牧的面前,「也只有這樣,能維持我們大趙好不容易才有的眼下局面,不另生事端。」

    趙牧睜開雙眼,看著周長壽,「你是想說,讓趙王將公子鈺交給子蘭處置?」

    「不是交給子蘭處置,而是立即將公子鈺交付有司,以最快的速度審理結案,明正典刑,子蘭死了一個兒子,那便陪上一個公子鈺,子蘭死得是長子,繼承人,王上賠上一個次子,一個沒有腦子的傢伙,但換來全天下的交口稱讚和子蘭的怒氣平復,這是值得的。」周長壽搖頭道。「子蘭不是一般的王族,太尉,這是我們換取趙國穩定的必要代價。不管這件事是誰做的,能不能查出最後的真相,趙拙總是死於邯鄲,死於公子鈺的手下,這一點,是無法改變的。」

    趙牧長嘆了一口氣:「你說得都是對的,我們都知道要這麼做,但是,王上會同意嗎?不,他根本就不會同意,甚至都不會往這上面想,或者,王上認為這是一個絕佳的機會,以我對王上的了解,他甚至會以趙拙試圖謀刺公子鈺為借口,趁機對代郡開戰,現在秦人服軟了,王上認為機會來了,代郡剛剛擴軍,兵力並不強勁,戰鬥力也相對較弱,王上認為這是機會,如果過上幾年,讓這五萬士兵練成了精銳,經歷了戰火的淬練,就更難對付了。」

    周長壽臉上變色,「太尉,你要阻止事件向這個方向上發展,這於趙國來說,是災難。」

    趙牧搖搖頭,苦笑道:「只怕來不及了,恐怕王上討伐子蘭的檄文馬上就會發出來,長壽,你什麼時候見過我們的王上是一個聽勸的王上,他忍了子蘭這許多年,現在,他不會再忍了。政事之上,他有趙杞,子章等人相助,軍事之上,現在也有了荊如風,所以,他不會再忍了。」

    「太尉,那現在怎麼辦?」周長壽臉上變色,如果事情真如趙牧所預料的這般,趙國內戰,馬上就要開始了。

    「怎麼辦?還能怎麼辦?以最快的速度擊敗子蘭,將代郡拿回來,這是避免趙國蒙受更大損失的唯一方法了。」趙牧霍地站了起來,「長壽,我要回去了,我還要帶走一萬常備軍。對代郡的這一仗,我親自來指揮。這漁陽之事,只能全部交給你了。」

    事情到了這一個地步,周長壽還能有什麼話說,只能唏噓不已,「太尉放心吧,我會將事情辦好的。」

    「如果整件事情是檀鋒策劃的,那麼漁陽之事,恐怕我們也撈不到多少好處了,能拿多少地盤就拿多少地盤吧,千萬不要貪,不要因為貪而失了先機。」趙牧叮囑道。

    「是,我明白,如果事不可為,末將不會勉強,就算什麼也得不到,只要將五城守好,等太尉打完這一仗,我們再來謀算漁陽也不遲。」周長壽道。

    「就是如此!」趙牧欣慰的點點頭,「謀天下,豈是一朝一暮,不要僅看眼前,要看到幾年甚至幾十后的格局來謀算。這一局,我們大趙已失了先手,如果扳不回來優勢,也要將損失減到最低。」

    漁陽郡城內,一處毫不起眼的四合院內,一身便裝的檀鋒看著手中剛剛傳回來的情報,不由哈哈大笑,「趙牧,我倒想看看,如此情景之下,你還有沒有心思來謀奪我大燕的漁陽郡,你一走,區區周長壽豈在我眼中,他要是敢來,我就敢一口吞下。你奪了我大燕的五城,我大燕豈會心甘情願,總有一天,你拿了我們的就得給我還回來,吃了我們的,就得給我吐出來。」

    幾乎與此同時,在函谷關中,鍾離一臉輕鬆,正與李信兩人對奕,「這件事,候爺可有插手?」李信笑地問道。

    「稍稍使了一點點力!」鍾離拈起一顆黑子,放入棋盤,「趙無極使荊如風殺了我大秦健兒兩萬餘人,我便要想法讓他趙人流數倍的鮮血。」

    「果然好手段啊。」李信將白子放入棋枰之中,微笑著看著鍾離:「候爺,你輸了!」

    鍾離端詳著棋局,搖頭嘆息,「將軍縱橫天下,胸有戰法萬千,與將軍在這棋枰之上較量,我哪有什麼贏得機會。」伸手拂亂了棋子,「不過這檀鋒,倒是一個好對手。這件事,倒是讓我刮目相看啊!」(未完待續。。)



    上一頁 ←    → 下一頁

    蜜寵田園:山裡漢子俏廚另類保鏢:龍潛都市一窩三寶:總裁喜當爹桃運雙修末日樂園
    蓋世雙諧絕世狂仙生活系男神合體雙修怪談專賣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