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我為王 » 第六百一十九章:出手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我為王 - 第六百一十九章:出手字體大小: A+
     

    監察院衙門裡單獨辟出了一個小院,即便是在監察院內部,這個小院裡面的人也是神秘的,他們唯一知道的是,主持這個小院的是一個年紀很輕,而且長得極是俊俏的公子哥,至於他的部下是誰,他們是做什麼的,卻是無法知曉,更何況,能在監察院里供職的,也知道一條鐵律,那就是能讓你知道的,自然會讓你知道,不讓你知道的,你絕不能打聽。.知道了不該知道的,那你也就快活到頭了。整個監察院里的老人們,能夠進入這個小院的,便只有曹天賜與張一兩個人,張一去得更多一些。

    「蔣家權真是為老不尊,給我們取個名叫野狼,這是在罵我們嗎?」牛奔一臉的不樂意,顯然,他對於野狼這個稱呼極度不滿。「還是在示意我們這些人是外來者?」

    「名字什麼的重要麼?」坐在書案之後的寧馨抬起頭來,淡淡地道,「監察院給了我們足夠的信任。」她揚起手裡一疊厚厚的卷宗,「監察院這些年來安插在燕國內部的孤狼,全都在這些卷宗內里,真是難以想象,在高遠還僅僅是一個小人物的時候,居然就已經開始著手這些事情了,牛奔,你猜我看到了什麼有趣的東西?」

    她抽出了一張紙,沖著牛奔揚了揚。

    牛奔湊過去,掃了兩眼,兩眼也是瞪得溜圓,「這,這也太狗血了吧?怎麼會有這種事情?」

    「就是有這種事情。有心栽花花不活,無心插柳柳成蔭啊,終有一天,檀鋒都不知道他是怎麼死的。」寧馨冷冷的一笑。

    燕都,薊城。

    校場之上,上萬士兵正在演練陣勢,喊殺之聲震耳欲聾,而在校場的一邊高台之上。周玉全身戎裝,肅然挺立,在他的一側,一名將領正揮動旗幟,指揮著士兵們往來衝突。

    征伐東胡之戰,十萬燕**精銳盡皆失陷於東胡,彼時國內,可謂是一片凄惶,近兩年時間過去,周玉與檀鋒殫精竭慮。終於是有了一些起色。看著校場之上精神抖擻的兒郎,周玉滿意的點點頭,這一年多來,他卻是瘦了許多,但卻顯得更精悍了一些。

    他退回到檯子的後方,坐了下來,看著一邊整個身子偎在椅子之中,精神有些萎靡不振的檀鋒,衷心道:「檀兄。真是辛苦了,這些士兵,便是比起高遠的征東軍來說,也不差了。」

    檀鋒搖頭。「還是差了一些。」

    「是啊,但是也就差了那種在戰場之上歷練過的殺氣,這卻是沒法子的事情,不過打上幾仗。也就成了,一年多了,這是你練出的第三批戰士了。我總算是可以睡個安穩覺了。」周玉深深地吸了一口氣,「這兩年多來,我可真是沒有睡好過一天。」

    「沒有安穩覺可以睡!」檀鋒斷然道:「齊國田單哪裡,是該給他一個教訓了,你在固城一呆就是一年多,這一年多受的委屈,豈有不找回來之理。」

    周玉先是一楞,接著大笑起來,「你可真是小心眼,我都沒有生氣,你倒生氣了。現在是時候了么?我們手中除去鎮守四方的軍隊之外,能動用的,也不過只有二萬餘人,還是先忍忍吧!」

    「不能忍了!」檀鋒道:「田單的氣焰愈來愈囂張了,秦國被荊如風打了一悶棍,王逍被革職,李信重回函谷關,不過秦人被荊如風殺了數萬精銳,元氣大傷,而藉此時機,韓國境內的反對者起義的浪潮一波接著一波,秦人是手忙腳亂,李信即便手眼通天,一兩年之內,想要扳回局面也難。周兄,你說趙國會不會藉此大勝之威,將眼光又轉到我們這邊來?」

    周玉眼睛一眯,「你又了這方面的消息?」

    「不錯,趙牧是這般想的。」檀鋒深吸了一口氣,「我們現在虛弱得很啦,他打上我們的主意,那是再正常不過了。」

    「王上準備怎麼辦?」

    「與趙國開戰,我們根本無法與其對抗,如果打起來,姜新亮那小子又哪裡是靠得住的,趙牧的使者,這幾個月來,往漁陽郡跑得可是勤便!」檀鋒冷笑道。

    「姜新亮要反水?」

    「這小子有奶便是娘,誰的腿粗壯就去抱誰的大腿,假如現在有信使來告訴我姜新亮的漁陽郡已經掛上了趙人的旗幟,我毫不意外。」

    周玉的拳頭猛地捏攏,發出卡卡的聲響。

    「我與王上商議良久,與趙人硬抗根本沒有辦法,我們唯一的辦法,就是挑起他們的內部的矛盾,如果他們內部先鬧起來,短時間內,也就無法他顧了。」

    「內部矛盾,你是說趙王與子蘭之間?」

    「不錯。」檀鋒蒼白的臉色,陡地浮上了一層紅暈,「子蘭在拿到山南郡之後,趙無極下令讓子蘭的兒子入薊城任職,這是明擺著的人質啊,可見兩人之間的不信任已經到了一個臨界點,這個時候,只要一點火星,便足以讓趙國內部燃起熊熊大火,趙牧現在已經到了全城,不在邯鄲,正是我們下手的好時機。」

    「你已經開始動手了?」

    「當然,這幾個月,我可是在邯鄲花了數十萬兩銀子啊。你便瞧著吧,趙國內部,馬上就有樂子了!」檀鋒得意地笑了起來。

    「我喜歡看趙人的樂子!」周玉也笑了起來。

    「但這只是其中的一步,另一步,就需要周太尉你了,與趙國打,我們不是對手,但田單也想欺負我們,未免也太小瞧我們了,即便我們現在是下了山的猛虎,脫了丟的鳳凰,也不是一隻草雞能欺負的,周太尉,如果將我們能調用的二萬兵馬盡數與你,能狠狠地啃田單一口么?」檀鋒問道。

    「田單肯定無法想到我們在現在這樣一個困難的時候,竟然敢發動對齊國的戰爭,這一仗,只要王上能下定決心,全力以赴,我們當然能打贏。但是如果時間一長,恐怕就撐不住了。」周玉沉吟道。

    「田單在齊國權力凌架於齊王之上,國內可是不乏反對者,這一戰只要將他打狠一點,他損失得慘一點,那齊國內的反對者必然會趁勢而上,這個時候,田單還顧得上與我們死纏亂打么?恐怕他收拾國內的反對者,才是重中之重吧。」檀鋒微笑著道,「周兄,你氣勢擺得足一點,樣子再凶一點,我與王上在這頭在為你搖旗吶喊一陣,保管田單要縮頭回去。這一戰,不僅是為了將齊國伸出來的頭打回去,更重要的是,要讓趙國看看,我們燕人,可不是那麼好欺負的。」

    「那漁陽郡那頭,王上準備怎麼辦?」

    「豬已經養肥了,自然要殺來吃羅!」檀鋒笑了起來,「姜新亮那傢伙吃著碗里的,看著鍋里的,對王上一副服服帖帖的樣子,與趙國眉來眼去,又與高遠勾勾搭搭,與葉真還時不時地弄一些雙簧出來給我們瞧,當真是以為我們是傻子呀。準備了快兩年,也差不多了,本來呢,再養上兩年最好了,但趙牧咄咄逼人,也就顧不得了,只能提前收割了。我準備在你對田單動手的時候,去漁陽郡一趟。」

    「你的身體撐得住?」周玉有些擔心。「寧馨這個女人,我們以前可都是小瞧她了,都以為她不過是寧則誠養在深宅大院里一個嬌滴滴的小姐,哪裡想到她竟是不鳴則已一鳴驚人,這一次對你的刺殺,布置得可真是周密,我事後聽到了詳細過程,也是嚇出了一身冷汗。你能活下來,當真是運氣不錯。」

    「我的運氣一向不錯!」檀鋒勉強笑了笑,「既然老天不讓我死,那自然是要我做一番大事業的,高遠那傢伙曾對我說過幾句話,我記憶猶新,天將降大任於斯人也,必先勞其筋骨,餓其體膚,空乏其身……」

    「你恨她么?」周玉打斷了檀鋒的話。

    檀鋒的眼神更是黯淡了一些,「恨她作什麼,我殺了她爹,她恨我才是啊,我不恨她,我只是擔心他逃到了高遠哪裡,如果高遠得到了她手裡的東西,可就是如虎添翼了,只可惜,直到現在,我連她的影子都沒有抓到。」

    「當年抓寧則誠的時候,你太心軟了一些。那時如果心狠一點,哪有今天這樣的麻煩。」周玉搖搖頭道:「當斷不斷,反受其亂啊,你其實應當清楚得很,當我們決定做這件事情的時候,你與她,就已經註定了是這個結局了。」

    「如果那時候知道,寧則誠還伏下了這樣的暗手,我是怎麼也不肯放她走的,再說了,當時,不是還抱著萬一的希望嗎,這對我來說,是一個最為沉重的教訓。我會記得一輩子。」檀鋒的眼中閃過一絲陰戾。

    「忘了她吧!」周玉嘆道。

    「怎麼能忘?說不定以後就是對手了。」檀鋒搖搖頭。

    「聽說王上準備為你介紹一門親事,是一個宗室女,你準備應下么?」

    「我已經答應了,等你教訓完田單之後,便請你喝喜酒!」檀鋒的手放在胸前的傷口之上,只感覺到哪裡又在絲絲作痛。

    「哪我儘快地趕回來。」(未完待續。。)



    上一頁 ←    → 下一頁

    逆天武神武神空間星辰變蜜寵田園:山裡漢子俏廚另類保鏢:龍潛都市
    一窩三寶:總裁喜當爹桃運雙修末日樂園蓋世雙諧絕世狂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