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我為王 » 第六百一十四章 最後的華麗之舞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我為王 - 第六百一十四章 最後的華麗之舞字體大小: A+
     

    宇文垂率部作最後一擊,自然其勢洶洶,只是他們面對的是高遠的親衛營,這一千餘人在數天之前,剛剛在正面作戰之中擊潰了宇文明率領的三千東胡騎兵,又哪裡在乎這些雖然在作困獸猶鬥但實則已是強弩之末的對手。<-》

    以楊大傻的第一連作為鋒矢的紅衣衛如同一把燒紅的大鑿子,輕而易舉地鑿穿對方的陣形,將東胡兵切割成一片一片,然後,黑衣衛便來了。

    一個打散,一個收割,紅衣衛與黑衣軍雖然是第一次作戰,但卻配合的異常默契,與其說這是一場戰爭,倒不說一場屠殺,只不過被屠殺者仍在竭力反抗而已。

    宇文垂手裡的大刀已經被斬去了半截,剛剛紅衣衛才擊穿了他的中軍,他親手訓練出來的親衛們,在對方摧枯拉朽的攻擊之下,只是稍稍支撐了片刻,便被打散,他雖然親手斬下了兩個紅衣衛的腦袋,但卻無法保住自己的中軍,當紅衣『浪』『潮』從他眼前掠過之後,他的身邊,只剩下了十數名親衛,孤零零的宇文大旗仍在空中飄揚,卻顯得那樣的凄厲無助。

    「高遠,可敢與我一戰?」宇文垂扔掉了手裡斷了半截的大刀,反手拔出腰間彎刀,猛摧戰馬向前狂奔,高遠的帥旗,此刻距離他只有不到千米,快馬衝刺,也不過是幾個呼吸之間的事情。

    宇文垂知道自己今天要死了,但他不想死在這些默默無聞的大頭兵手中,即便是要死,他也希望斬下自己腦袋的人是一個赫赫有名的大人物,自己是高高在上的貴族,怎麼死在賤民手中?

    他沖向高遠,他希望高遠能夠前來迎戰,他希望高遠能一刀斬下他的頭顱。

    眼前陡地出現了一股黑『色』的旋風,一排排身著黑衣的騎兵,排山倒海地向著他壓了過來,那些舉著長長的鐵槍,臉上毫無表情的士兵,半俯著身子,眼睛雖然看著前方,但實則根本沒有將焦距對準任何人,他們的作戰信條之中,任何擋在他們前方的,都是敵人。

    「殺!」宇文垂厲聲怒喝著,向著這些黑衣軍人衝去,在他看來,他與高遠之間,只剩下這些討厭的黑『色』了。

    最後的十數名親衛簇擁著他,向著這片黑『色』猛衝過去。

    長槍凌厲,迎面刺來,宇文垂彎刀左擊右擋,兩柄長槍被『盪』開,彎刀在空中閃過亮麗的弧線,兩名黑衣軍人的『胸』腹立即出現一條長長的血線,卟哧一聲,鮮血噴出,與血一齊出來的還有無數的內臟,兩個黑衣軍人翻身栽倒在馬來。

    彎刀還未收回,又是數柄長槍迎面而來,宇文垂上身後仰,整個後背幾乎都貼到了馬股之上,幾柄長槍從臉上刺過的同時,他已是側身翻到了戰馬的一側,再也現時,竟然在馬脖子下面,一手挽著馬脖子,一手揮刀,又是兩名黑衣衛栽下馬來。

    但這也是宇文垂最後的華麗演出,兩柄長槍貼著兩個被殺死的黑衣衛的身體直刺過來,而此時,那兩具屍體剛剛往馬上落去,兩柄長槍幾乎就在同一時間,從他們背手刺了過來。就好像這兩槍,原本是要將這兩個黑衣衛直接『洞』穿一般。

    宇文垂怪叫一聲,一刀削斷一根槍頭,但另一柄槍,卻哧的一聲所進了他的『胸』腹。此時,他的左手還挽在馬脖子之上。宇文垂聽到卟的一聲響,似乎是一個皮囊被刺破,裝在裡面的氣體陡地噴了出來。

    他大叫一聲,丟下了變刀,一手握住了那柄正在向回『抽』的長槍,厲聲吼叫著,他竟然是站到了馬鞍之上,兩手握住那柄長槍,用力一扳,將手握槍柄的黑衣衛從馬上硬生生地挑了起來。

    「你們殺不死我!」他嘶聲吼道。

    哧哧連聲,又是兩柄長槍,這一次毫無阻攔地刺入到了宇文垂的『胸』膛,戰馬向前,宇文垂卻在向後,他向高遠所在之處奔行了不到十步,但此時,只是一眨眼工夫,他便被串在長槍之上,向後飛退了數十步。

    兩名長槍手手腕一擰一抖,從宇文垂『胸』前拔出了長槍,失去支撐的宇文垂從空中飄落下來,眼中神彩慢慢消失,卻還死死地瞪著不遠那在風中獵獵作響的高遠帥旗。

    他墜落在馬陣之中,無數的馬蹄從他身上踐踏而過,但黑衣衛衝過這片區域的時候,他與所有倒在地上的士兵,一齊化為了滋養這片土地的『肥』料。他的部下,他的敵人,在這一刻,不分彼此。

    他想死在高遠手中,但最後,殺他的卻是幾個不知名的小兵,是真正的默默無聞,在征東軍,這些人就是因為不出『色』,才被集中到了一齊,練習這種不需要什麼出『色』的武藝,過硬的騎術,只需要服從命令,無畏生死的馬陣。

    騎兵敗得快,步兵則根本是毫無鬥志,許原與嚴鵬從兩個方向之上,向著步兵陣地緩緩推進的時候,東胡步卒們不是像他們的騎兵一樣,奮勇迎上去,而是在一陣嘩『亂』之後,一部分人轉頭奔向遼河,一部人雖然還拿著武器,但卻茫然不知所措,最後一部人竟然是直接抱頭蹲在了地上。

    想逃的人自然沒有什麼好下場,公孫義摧動騎兵追了上去,一刀一個,直接了帳。

    最後的這一場決戰,只用了不到區區一個時辰,宇文垂與他的兩千騎兵盡皆戰死,而剩下的五六千步卒,倒是死傷極少,幾乎都成了俘虜。

    「此戰過後,河套平原定矣。」孫曉喜形於『色』,這一仗打得實在是有些驚險,如果不是在關鍵時刻高遠率兵趕到,那麼大雁湖就完了,而大雁湖被敵人佔領,則先知城,統萬城便成了孤城,必然不能久守,從失敗的邊緣到最終的勝利,其實相差也就只有那麼短短的幾個時辰而已。

    「不,只能說,遼河以西已經基本安定!」高遠搖搖頭,「索普不會放棄河套平原,接下來,我們會碰到更難纏的對手。孫曉,讓你手上所有的騎兵,加上上官宏,賀蘭燕手中的騎兵,過河,掃『盪』兩百里之內的所有東胡人,毀掉他們的大帳,殺掉他們的牛羊,砍光他們的戰士,驅趕他們的『婦』孺老弱不斷向東。」

    「是,都督!」

    「搶在索普之前,讓對岸兩百里之內,再無一個東胡人。」高遠冷冷地道。「索普即便想再與我戰,沒有半年以上,他就休想再在對岸站住腳跟。」

    遠處馬蹄聲響,許原,嚴鵬帶著他們麾下的將領,正向著這裡奔來。

    「抓住那個指揮東胡步卒作戰的齊國將領沒有?」看著兩人,高遠問道。

    「沒有!」許原搖搖頭,「遍尋軍中,也沒有找到這個人,好不容易逮著了一個齊人,只是他的護衛,審問了一遍,才知道這個齊國將領將田宗敏,還是齊國國相田單的族人,不過在他們發起進攻之前,這個田宗敏便在自己的帳內自殺了,死前吩付這名衛兵縱火焚燒了他的大帳,本來田宗敏讓他在完事之後也自裁的,不過這傢伙怕死,『混』在東胡兵中當了俘虜。」

    「自殺了?」高遠詫異地問道。

    「是,我們審部了這個衛兵,他說,田宗敏知道自己絕不能落在我們手中,甚至連屍體也不能落在我們手中。」

    「倒也是一條漢子!」高遠沉默片刻。

    「這樣的人,就該殺個七八遍才好。」一邊的陳斌咬牙節齒地道。

    「國戰無正義,內戰無英雄!」高遠緩緩搖頭,「我們與東胡之戰,談不上誰是正義的一方,爭奪生存之地,立基之地,你死我活而已,我們可以殺死他們,卻不必唾棄對手。許原,厚葬了這個田宗敏的屍骨,至於哪個衛兵,也殺了吧,算我替這個田宗敏完成遺願。」

    「遵命!」許原回頭打了一個手勢,身後的一名親衛立即如飛而去。

    「都督,這些俘虜怎麼辦?他們當中,東胡人不多,大部分人都是東胡控制下的一些蠻族,還有一些竟然是中原人,不過在東胡住得太久,身上已經沒有一點中原人的味了。」嚴鵬看了一眼遠處的戰場,那裡,數千名俘虜正在戰戰兢兢地等待著他們的命運被決斷。

    「都送到大雁湖去吧,那裡正在建的大雁城,缺乏大批的人手,多了這些人,想來郭荃一定喜出望外,等到大雁城建起,如果他們還沒有死,就放他們一條生路。」高遠揮揮手。

    大雁城是高遠規劃之中控制河套平原的樞紐大城,比起內地任何一個郡城都不差,光是內城的建設,以現在數萬民夫,只怕就要年余時間才能修好,而外城綿延十數里,將整個大雁湖都包裹在其中,真要修好,沒個三五年,那裡有可能。這些俘虜押到哪裡,郭荃自然會往死里使他們,能不能熬過這三五年,還真不好說。

    不過眾人可沒有同情這些人的意思,讓這些人來建城,便可以解放出一些民夫來從事其它的工作,大大地緩解了人手,更何況,這些俘虜不要工錢,也不會挑剔飯食,每天只要餵飽就行。

    雖然聽起來殘酷了一些,但對於這些俘虜來說,未嘗不是一條生路,三五年的苦役,還有盼頭,總比現在被一刀砍了腦袋要好上太多。(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m.***.***閱讀。)。.。



    上一頁 ←    → 下一頁

    美漫生存指南全能運動員極品美女愛上我神門超神建模師
    逆天武神武神空間星辰變蜜寵田園:山裡漢子俏廚另類保鏢:龍潛都市